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晨运

1天前
3星期前
2月前
2月前
(马六甲14日讯)马六甲家长教育行动委员会主席麦志坚表示,自上星期五以来,爱极乐植物园有3条不同的路径被倒下的树木挡住了去路。事隔3天,至今仍没有见到有关单位清理有关树木。 “尽管星期天是屠妖节,星期一也是公共假期。为何无人在星期六展开相关的清理工作?” 他说,作为爱极乐植物园的常客,本身对于管理植物园单位的懈怠态度,感到非常失望。 “政府对于提供人们便利性和和安全的休闲区,似乎毫不在意。如此,也会破坏甲州的形象。” 他说,正是在公共假期,会更多的人和有小孩的家庭,都会去休闲场所锻炼和娱乐。 “我认为,为了公众的便利和安全,以及保护甲州的形象,倒下的树木必须立即清理,即便是在公共假期。” 他说,本身亲眼目睹,多名不论是步行者、慢跑者,甚至是骑自行车和乘坐小车的人,来到树倒的地方,都被迫掉头离开,真是扫兴。 “人们甚至别无选择,只能用手拨开树枝,以便通过。” 建议设应急单位巡查 他说,有关当局应设有一个应急单位,会在每次大雨后检查倒下的树木和树枝,或者,至少每24小时进行巡逻检查。 “我认为,现在是时候设立一个相关的应急单位,还要确保员工轮流上班,以便在公共假期也能采取行动。” 他说,工作人员需定时检查和清理任何倒下的树木和树枝。检查是否有任何树木或树枝对人们构成危险。如果有风险,需立即告知公众不要进入。 “这并不是首次发生这种情况。去年7月,也曾发生过类似的事故,有关当局花了很多天才展开清理工作。” 他促请有关当局不要等到发生事故后才急于亡羊补牢,确保使用者的便利与安全是当局的责任,希望管理层今天能将枝桠清理干净。  
3月前
(新加坡10日讯)晨运女每天在公园撒面包饼干,引来乌鸦、八哥和野鸡,引起当地居民不满。 住在榜鹅一带苏芒巷(Sumang Lane)第223A座组屋的陈先生(38岁,清洁工)告诉《新明日报》记者,过去半年来,一名看似三四十岁的女子每天会在早上8时到10时之间,到组屋区的游乐场运动。过后,她会留意附近是否有人,若没有人,她便会从包里掏出食物喂鸟。 据他观察,女子会绕着游乐场转一圈,随手扔面包、饼干或是饭,引来大批乌鸦、八哥和野鸡啄食,也造成环境不卫生。 陈先生说,这名女子相信是住在附近的居民,他多次向当局反映问题,但情况没有获得改善。 另外,他也指昨日早上8时许,从窗户发现女子依旧在运动后,从包里掏出面包喂鸟,不过这次还乱丢垃圾,把一个粉红色物品扔在地上。 由于他看不清物品,下楼查看,才察觉那竟然是女性使用的震动器,当下倍感震惊。虽然陈先生想上前质问女子,但担心对方反咬自己骚扰,只能事后举报女子乱丢垃圾。 曾有男子喂鸟被罚款 两年前曾有一群男子在公园喂鸟被罚款。 《新明日报》记者昨日走访时,发现游乐场附近的草坪有野鸡出没,周遭的草地也遍地垃圾,包括被人丢弃的纸巾、纸袋等。 陈先生指,两年前也曾有一群阿叔在游乐场喂鸟,事后被当局罚款,因此才消停,但近期又出现另一批男子喂鸟。 居民李女士(42岁,家庭主妇)也指出,虽然当局在游乐园设置告示牌,告诫公众不要喂鸟,但不时还会看到有人丢面包等食物。 频现高楼抛物 居民担忧 公园成为高楼抛物黑区,甚至有人把脚踏车丢下楼。 《新明日报》多次报道该组屋出现高楼抛物事件,近期也有一名29岁男子疑似从榜鹅组屋高处抛下脚踏车被捕。 早前也有居民透露,曾有人把一辆推车从高楼抛下,所幸没有砸伤路过的居民。 居民露娜(28岁,家庭主妇)说,常有人抛下食物残渣、纸袋或是使用过的卫生棉等,对周遭的卫生情况感到担忧。 “我带小孩外出时,也会避开该地区。”
5月前
清晨赶赴古城马六甲两小时多的车程,大都走在晴雨交替间,到达酒店正赶上分配住房,会场呈现一片久别重逢的欢笑声。 已延迟3年的聚会,对这群体质大多亚健康型的老同学来说,却也等得有点焦虑了。放眼望去,大家头顶的灰白色素似乎更多了;手握拐杖者也不寂寞,人数增加中;在后辈协助下,坐轮椅的也出席了。传唱六十多年的〈生活营歌〉再度响起,百人大合唱让这里成了最激动人心的一刻,今夜将会有好些人忘记了睡眠时间。 11楼房间落地玻璃窗外不远的马六甲海峡,雾霾浓得化不开,期待初升朝霞穿越海平线,散发出碧绿耀眼金光的日出景象顿成泡影。清晨这场绵绵细雨,打乱了好些脚力仍好的老同学前往马六甲河畔晨运的计划。原定8点左右集合的早餐时间变得更早,让酒店服务员有点忙不过来。餐后紧凑节目、欢腾的气氛让大家有重回年少的感觉。 期待的还是夜游马六甲河。灯光下河两岸朦胧景色配合船员的讲解,让人如进入时光隧道,穿越了强大的明朝郑和舰队,见证马六甲王朝的辉煌。而后经历葡萄牙、荷兰、英国殖民统治者的巧取豪夺,更让我们珍惜今日的繁荣热闹,更用心守护古城的世界文化遗产位置。 非常感激这次“情牵古城”之约,让一位失联近半世纪、原居马六甲,当年金马仑文青团队的老战友吴校长闻讯找了上来。彼此相望好一阵,方从惊讶中浮现那熟悉的轮廓。这一幕很自然地勾起当年在金马仑高原多次为艺文活动筹备工作,挑灯夜战的画面。 1972年4月15日,金马仑文青团联同霹雳和丰文艺组呈献的一场文娱演出,其中一个哑剧《求你动手要晚一点》让剧中男主角戚佳安(文青团秘书)主席朱清发被有关部门请去解释剧情是否宣扬共产主义,甚至还惊动了时任县长,幸之后大事化小,平安无事。随后在金马仑再也没有民间团体公开举办此类文艺演出。事件以后,文青团活动进入了冷却期,在那政局敏感的年代也是无奈之事。随后几年,这群年轻的朋友也为各自的理想生活散落国内外,除少数继续保持联络,大部分却是失联了近半世纪。 偶尔短聚 温暖久久 无法解释这种隐藏的情愫,每回途经马六甲总不期然想起1976年就回家乡为艺文和教育工作默默付出,现已退休多年笑容可掬的吴校长。半生缘一世情,50年弹指间,老天怜悯让我们有生之年仍能重逢话当年。我坚信经得起岁月考验的亲情友情不管分开多久多远,偶尔相约一句问候、一次短聚,总会温暖人心久久不散。热情始于那无悔沸腾的年代,祈愿这熟悉场景让生命光环持续绽放,直到挥手人间那一刻。 临别当天有幸借酒店高楼住房俯视一群白鹭从远而近,目送它们消失在那海岸填土方向。此时更远处的红树林一只掉队白鹭,正沿着大队航线努力追赶而去,在这雨后,天色朦胧景象显得是如此孤单落寞,画面甚是感人。 数十年友谊岂能相忘,感恩岁月让我们在黄昏之年,还能相遇白头话当年,让泛黄照片话题不断,让回忆充满激情,让生命不孤单也不落寞。因为有黄昏,才能遇上艳丽的夕阳红! (后记:吴校长在一次机缘巧合下终于联系上戚佳安,原来他随工作迁居马六甲已经30年,而文青团主席朱清发多年前已离世。)
7月前
(马六甲28日讯)爱极乐植物公园是马六甲市民心中的宝,它是一个晨运和运动的自然天堂,更是一个让人享受森林浴的免费环境,当然也是休闲旅游的好去处。 来到植物公园,可以享受热带森林的宁静氛围,伴随着虫鸣声和鸟叫声,等待着大家去探索及感受;同时,那些带有标签的树木,让人了解马来西亚丰富的动植物群,既有趣又科学。 而且,植物公园也是丛林徒步、爬山、慢跑和骑自行车的理想场所,也可以在这片天然森林中进行休闲活动、运动及有趣的游戏等,吸取自然环境中的新鲜空气。 《用眼睛去旅游》本期带读者走一趟家喻户晓的植物公园(Taman Botanikal),如果大家在忙碌生活中想要透透气,不妨在闲暇时间来这里走走看看,为自己的身心灵充电,当流了一身的汗后,神清气爽回家去。 含各类打卡点与冒险设施 植物公园入口树林围绕,大自然气息满分,旁边的空地经过提升和美化,可以让市民拍照、打卡、休息或骑脚车,而另一旁的租车处提供脚车、电动滑板车、电动车及电动摩托车,供大家选择各种零碳排放的休闲方式。 走入植物公园,迎面而来的是壮观高耸的大树、巨大叶子的植物,也备有“森林中的凉凳”让大家一尝被树木围绕的休闲感,部分树木附上了资料牌,介绍其树种、颜色和用途;同时,设有林间步行道和柏油路两种路线,供市民去探索不同的运动步道。 除了森林环境的美好,园区里设有Skytrex高空挑战游戏,如高空踏脚车、步行和飞狐滑行,体验穿梭在森林的冒险游戏,吸引各族年轻人参与。 自然疗所消磨烦心 园区里的游乐设施相当“复古”,颇有小时候回忆的氛围,而“侏罗纪公园”的恐龙塑像群,更是一个大惊喜,当局也贴心附上恐龙资料牌,让大人小孩有机会进一步认识这些地球绝种生物。 植物公园里有那么多特色,肯定可以花上好几小时的时间,若当下觉得烦心,走不出困境而情绪不佳时,大家不如换上休闲运动装,去走一趟植物公园,接受大自然的疗愈吧! 另一方面,研究报告指出,森林中会释放抗菌精油,称为“植物杀菌剂”,为人们带来许多益处,而这些精油又可增进个人的情绪和加强免疫系统的功能,同时降低压力、焦虑、改善睡眠、调整混乱思绪等,所以森林也是一座自然疗所,且免费不收钱。 【新闻背景】 位于爱极乐大道的马六甲植物公园,前身为爱极乐休闲森林,开设于1984年4月。其面积多达359公顷,其中10公顷被用作露营地。 在国家推行国民服务的时期,休闲森林中的部分面积也开设国民服务营区,让学员在自然森林中学习团体纪律和生活。 2006年6月起,这片森林的一部分被用作马六甲植物园,并重新开放给公众,同时也陆续增设了更多设施、打卡点及挑战极限游戏。  
10月前
10月前
12月前
1年前
年近70,近来晚上睡觉时总觉得右臂传来微微阵痛,整晚睡得不安宁,在床上不断翻来滚去,以致第二天精神不振无精打采,双眼仿佛有人趁我入睡时,把我双眼偷偷涂上熊猫眼,难看死了!初时怀疑搬运时不小心扭伤,没有后续调理引起不适。接下来几天睡眠时右臂处多垫个柔软的忱头大概就无事了。 连续两三晚相安无事,蛮以为从此高枕无忧可以一觉睡到天明,不再为晚上睡觉一事大动脑筋! 也许是机缘,一天翻阅医药杂志时,始知这不速之客有个怪异的名字叫:五十肩!一个上了50岁以上老者常患的病患。我想找出它的来龙去脉,为何特别喜欢欺负老人家,以及防御治疗方法,却都不得要领。无计可施下,每天晨运时特别加上一个针对性的动作——忍痛不停挥动左右手臂,右手越过头颅触摸左耳,左手越头触摸右耳,来回各30下!抱着只问耕耘不问收获的态度,希望至少减轻睡觉时的不适。 靠运动不药而愈 人常说死马当作活马医,希望奇迹会出现。横竖我每天风雨不改都会晨运,借此锻炼身体,多加些时间并不碍事。别看我身材瘦小弱不经风,身体可硬朗得很,鲜少生病啊。 老天没有辜负有心人,经一番努力,我的右臂如有神助,竟然挥动自如好了起来,睡觉时也不再有痛楚不适的感觉! 从整个事件及过程看来,身体不适未必一定要寻求中西医治疗。诚如某名医所言,最好的药就在自己身上吧。 自从我的五十肩只靠运动不药而愈后,朋友闻讯,纷纷前来向我请益,我也乐得毫无隐瞒钜细靡遗向他们说个一清二楚。对一些平日疏于运动的老者可能一时无法适应早起晨运的习惯,我也无能为力啦。其实这种意想不到的效果,让我一时也大感意料之外。然而既然能帮助朋友,何乐而不为!
1年前
1年前
(新山22日讯)行动党柏伶州议员刘镇东办公室特别助理廖勇胜呼吁地方政府以人道方式对流浪狗进行管理(manage),以减少流浪狗的数量并保障居民安全。 晨运者遭流浪狗咬伤 廖勇胜今日发文告指出,办公室日前接获一名李姓女士投诉,指位于新山武吉英达的英达路1/5与英达路1/6之间有大约6只流浪狗出没,李女士在日前晨运时遭到流浪狗咬伤,而这群流浪狗至今仍在邻近的社区徘徊。 “刘镇东办公室接到投诉后,立刻向依斯干达公主城市政厅反映,遗憾的是一个月的时间已经过去,但办公室尚未接到当局已经处理的回复。” 反对当局进行捕杀 廖勇胜强调,其实大部分流浪狗都对人类没有威胁,他因此呼吁市政厅对流浪狗的管理必须以人道方式进行,在没有任何传染病或危险的情况下,坚决反对当局进行捕杀。 他也呼吁政府应该采取捕捉、绝育、施打疫苗、回置(Trap Neuter Vaccine Return)的方针去管理流浪狗,这在国际上已被证实为既人道又有效率的方针,足以将人类与流浪狗的冲突降到最低。 应拟定长期管理计划 廖勇胜表示,他将会继续跟进,要求市政厅尽快安顿好这些流浪狗,同时市议会也应该拟定长期的管理计划,譬如物色合适的地点兴建流浪犬收留中心、与非政治组织合作举办“领养,不弃养”的醒觉运动,结合社会各界人士的努力,创造更动物友善的城市。
1年前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