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机器人

3天前
3星期前
1月前
(依斯干达公主城19日讯)古代有大禹治水,现代有高科技治水。 《史记夏本纪》有关大禹治水13年,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故事,相信大家或多或少都有听过,那么,用现代科技治水大家又知道多少呢? 士姑来州议员玛丽娜向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披露,去年11月开始,她与一家实行企业社会责任(CSR)的私企AL PINE UTILITY SERVICES有限公司合作,以高科技方式查找当地水灾黑区,即士姑来傅子龙新村和八星广场前士姑来大道发生闪电水灾的起因,以便能够对症下药,解决上述两个地区长期面对的水灾课题。 玛丽娜说,有关地区经常性发生闪电水灾,问题可谓是周而复始、年复一年,数十年来都没有解决。难得今次获一家企业献议展开“洪水研究企业社会责任计划”(Program CSR Kajian Banjir),她便一口答应,希望采用新科技挖掘更深入的东西。 “我们之前都是从表面来看问题,但透过这家企业的协助,他们可使用机器人(robot)和无人机(drone)深入到水沟或涵管深处,查找问题根源。” 她举例,早前,有关公司便使用无人机在傅子龙新村周围堪察,发现毗邻的军营发展地段,是造成该村落低洼区发生水灾的祸首之一。 “这个地段约20年前原本要发展为军营,树已砍了,泥也推了,但相关计划中途却被搁置。因此,下雨的时候,这里的泥和沙便会流向傅子龙村的沟渠,日积月累,囤积的泥沙也令当地的沟渠越变越浅。” 据了解,由于无人机可从高空鸟瞰,其所发送的画面能一目了然观察到周边情景,这个发现也为过去多年来怀疑军营地段带来泥沙的猜测,找到了相关证据。 据知,高空鸟瞰方式,同时也用在视察傅子龙新村的上游──马星花园。在这里,勘察小组同样发现了遭黄泥和泥沙覆盖的沟渠,由此可以判断处在中游位置的傅子龙新村是遭军营和马星花园冲刷下来的泥沙“双面夹攻”,无怪乎遇上大雨来袭,村里的低洼区 无一幸免遭洪水袭击。 与此同时,同一公司今次也动用机器人“钻入”地下涵管和水沟深处,勘察了地底的情景,除了发现傅子龙村的一个U型涵管出现地底镂空、石灰崩裂的架构问题,也探查出造成八星广场前士姑来大道往古来方向路段经常发生闪电水灾的原因,相信与该处沟渠底下堆积的枯叶和泥土有关。 玛丽娜指出,该路段的沟渠原来囤积了约2呎高的泥沙,也就是说,它有50%的空间已被泥沙覆盖。然而,依斯干达公主城市政厅委托的承包商,其工人在清理的时候一般只是把表面上看到的杂物清理掉,却未能留意到沟盖下方还有堆积的枯叶和泥土等。 玛丽娜强调,之所以要找出问题的根源,是不希望当局每次只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花费了极大的资源却治标不治本。 “我希望通过这个方式能够更全面地观察这一带的排水道,不要解决了A区的问题,B区又冒出问题来。” 她特别提醒,该与傅子龙村和丽宁镇相近的军营地段,有部份土地日后将发展为新山苏丹后阿米娜第二医院(HSA 2),换言之,政府必须在展开医院的建设工程前先解决这一带的排水问题,以免往后影响医院的建设或运作。 日前,玛丽娜在助理王槐逸陪同下到访了AL PINE UTILITY SERVICES有限公司,并听取了相关汇报,出席者包括该公司的总裁沙里克、行政兼财务总监莎丽娜、战略规划主管K.马蒂文森以及运营经理阿兹米尔。 汇报会上,沙里克也捎来好消息,即该公司将会采用另2项先进技术进一步查找影响傅子龙新村和八星广场前士姑来大道闪电水灾的根本原因,以通过比较可信的证据来协助州政府克服该两大难题。 据介绍,近期,该公司的勘察小组将会动用一部从挪威引进的最新款无人机,再次展开上述地区的勘察任务。 “一般无人机在运作时需要有卫星导航(GPS),但这部无人机即使没有卫星导航也可以完成任务。”沙里克这么说。 同时,他们也会采用“数字高程模型“(Digital Elevation Model,简称“DEM”)进行更有力的数据分析,以找出洪水的“水源”。 根据网上资料,所谓的“数字高程模型”,其实是通过有限的地形高程数据实现对地面地形的数字化模拟,也即是地形表面形态的数字化表达。 据了解,该“洪水研究企业社会责任计划”不只是在士姑来范围进行,它也将惠及另一个州选区甘拔士。 玛丽娜表示,一旦接获相关勘察报告后,她将把报告提呈给柔佛州务大臣拿督翁哈菲兹、依城市长及州行政议员,以进一步讨论如何克服有关地区的水灾问题。 同时,她也感谢AL PINE UTILITY SERVICES有限公司能推行该造福人民的企业社会责任计划。 “其实,不久前,水灾黑区甘榜拉勿再度遭水淹时,该公司也迅速行动提供相应的援助,今次的会面,他们也赠送2台高压清洗机(water jet pump)给士姑来州议员办公室,这是很难得的。”              
1月前
1月前
唐彩英和唐家纬的相遇,是在2006年。 那时候作为单亲妈妈多年的她,在女儿年满18岁,羽翼渐丰准备离巢飞向更广阔的世界时,心里不免空落落。 此时,她的友人问她是否有意收养一名男婴,她不假思索地同意了,于是只有四、五个月,小小的唐家纬来到唐彩英的怀里。 两个原本毫无血缘关系的陌生人,因为命运的安排,人生不但有了交汇,更是紧紧地拧成一根绳,从此相依相伴。 报道:本刊 叶洢颖 摄影:本报 黄志汉 某天的下午3时,我来到唐彩英在蕉赖租住的公寓,彼时距离她接唐家纬放学回家不久,唐家纬正坐在沙发上用手机看日本动漫视频。 房子非常整洁,整洁得显得有点空旷,最显眼的装饰是贴在冰箱上,由唐家纬亲手画的机器人卡通。 唐彩英来自霹雳州瓜拉江沙,为了解决唐家纬上学的问题,不惜化身“孟母”,从老家搬到雪隆一带,为何要如此周折,一切不得不从唐家纬4岁开始说起。 4岁那年,唐家纬迟迟不会说话,唐彩英以为就像老人们常说的“发育慢”,便不以为意,直到将他送到幼儿园上学,老师才发现端倪。 “他在幼儿园里无法融入其他小朋友,有自己的世界,一直在吵闹。” “老师就告诉我,他应该去特殊儿的学校。” 她叹,瓜拉江沙是小地方,她遍寻不着特殊儿的幼儿园,后来朋友推荐她到一家政府运营的特殊儿学校试试,但是当她到实地观察时,却被眼前混乱的画面震慑住了:许多年纪大的孩子不断地发出叫喊声,还有的当众脱裤随地小解…… 此情此景已让她心生犹豫,而唐家纬的反应则更为直接。 “他看到也会觉得害怕,我开车载他进去学校,他拉手煞(handbrake),不让我开车进去,没几天我就替他办退学了。” 一直等到她的父亲仙逝,已经无牵挂后,她决定带着唐家纬离开家乡南下到吉隆坡,寻找更好的就学环境。 “那时候要找学校很难,连私塾(Home school)也很少,现在他读的这家私塾,是通过朋友介绍的。” 唐家纬从5岁开始入学至今,询及何时毕业,唐彩英笑笑说:“没有毕业的时候。” 相比起许多特殊儿的家长会不断地为孩子寻找更适合的学校而转校,唐家纬能在一家私塾就读12年,且可能持续更长时间,算是罕见的情况。 “因为我在这里没有认识的人,我的学历又不高,有个地方能让他上学就很好了,就不需要换学校。” 她坦言,她对于儿子的学习成果要求并不高,但求他能自己冲凉、穿衣、吃饭,会写自己的名字,生活自理即可。 在还未发现他是自闭儿以前,她也曾望子成龙,对他抱持着高期望高要求,将他与“别人家的孩子”对标,希望他学习成绩优秀,出人头地。 可是在得知他是自闭儿后,美好的梦想幻灭,她的心情堪称一落千丈直堕谷底,只能迅速调整期待值。 湿润的眼眶是喜悦的泪水 在我们交谈期间,唐家纬只是偶尔在屋内走动,发出意义不明的声音,更多时候是坐在沙发上看视频,并没有又吵又闹,积极配合摄影的拍照要求。 “他以前很抗拒拍照的,可能是后来发现照片里的自己很帅就不抗拒了。”她笑道。 实际上,小时候的唐家纬让她着实头疼过一段时间。 “小时候什么都No。他的脾气很坏,尤其是去到陌生的地方,你知道有多辛苦?”她叹气,“他不愿意去陌生的地方就大吵大闹。” “听到那些鼓声,好像很害怕,就一直在那里叫。” 由于他表现出强烈的抵触情绪,以至于不敢带他出门,他就在房里持续发出喊叫声。 可奇怪的是,这种激烈的反应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消失了。 “他小时候真的很难带。” 她笑说,也许是因为与佛有缘了。曾经一见佛寺就大喊大叫的他,忽然在某一天自动走入佛寺双手合十拜拜,如今还会在视频网站上听佛经,每日早上给菩萨上香,堪称180度大转变。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尽管他语言能力有所欠缺,却在一定程度上能表达自己的意愿。比如唐彩英曾送他到大城堡的培训中心上课,想通过学习敲击乐开发大脑又或者肢体锻炼,结果到了中心后,他流眼泪说“No”“Stop”。 “因为放学后就带着他去培训,他就在车上哭。” 10岁时,在一次向妈妈表态拒绝学打鼓后,他拿起一根马克笔在白板上一口气画了50至60个机器人,当下她和老师以为“画画”才是他情之所钟,然而送他去画画后,就意识到他确实喜欢画画,但仅限机器人。 翻开唐家纬的画册,他笔下的机器人长相各异,从事着不同的职业,进行着形形色色的活动,讲述着各种故事。 原来他脑海里有一个机器人的平行宇宙,他每天在和他们对话。 “他只要拿起手机,音乐一响起,他就会有很强的灵感开始画画。” 唐家纬所穿着的T恤上印制的机器人图案正是出自他之手,这难道是唐彩英自掏腰包为儿子定制的吗? 她摇了摇头说,是一个机构到他的学校,想要寻求特殊儿的绘画作品来合作,结果选中了他。 “老师打电话给我说:‘家纬妈妈,他的画被选中,可以印T恤、印包包。’我一听感动得眼泪都流下来。” 在述说着辛苦过往时,她显得云淡风轻,可是重提家纬的画作被选中来制作周边产品时,她的眼眶竟湿润了,抚养过程的心酸远远不及儿子被认可的喜悦。 “老师说让他以后有一条出路。” 她曾以为这只是儿子兴趣爱好,不料却有可能成为他日后的谋生技能,对她来说是一种意外之喜。 “我没有想到他在学校、家里这样画画画,也能被选中,你说是不是很感动?” 此外,唐家纬亦参加了去年举办的“破蛋2.0” (Telur Pecah 2.0)艺术展,并且在展览中成功出售两幅画作,虽然价格不算高,唐家纬对金钱也没有概念,可是于他而言,画作得以出售是一种鼓舞。 “他很开心。” 不悔建立母子缘 纵使这一路走来艰辛,可是唐彩英从未后悔,哪怕一丝悔恨的念头都未曾在脑海中浮现。 “因为我领养他时,是希望还有个孩子与我作伴。” 也因此,她不曾想过将照顾他的责任托付给长女,而是早早做好安排。 “我已经安排好了,做好一份信托保险,一旦有什么事情发生就会开始运行,应付他的学费、生活费等等。” 她思索着,等唐家纬到了一定年龄,便为他寻找技职培训的机构以得到一份稳定的工作,但先要解决他语言沟通的问题。 “现在除了语言能力有障碍,其他方面没有问题。我只是担心他以后不会跟别人沟通,会被人欺负。” 对于未来,她无法做再多的安排,只能由衷希望社会对特殊儿有更多的包容和体谅,足矣。 更多相关文章: 孩子出现分离焦虑 该怎么办? 我正在努力 走进你的电竞世界 面对压力 学会与身心灵和谐相处 正视孩子负面情绪问题
2月前
4月前
4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新加坡24日讯)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6人团队,打造了新加坡首个会洗厕所的人工智能机器人。这个机器人会清洗洗手盆,也会刷马桶,预计洗一个马桶只需2分钟,解决了业内没人愿干的脏活,目前已有超过30家海内外企业表示感兴趣。 今年初从国立大学毕业的帕瓦里告诉《新明日报》,他在上大学时到美国参加交换计划,但却因遇上冠病疫情而被迫从硅谷返回新加坡。 他说,在酒店隔离期间,他听经营清洁公司的好友说,由于到处都要频繁消毒,业内面临严重的人手短缺,尤其是没人愿意洗厕所。他于是萌生用机器人代替人工洗厕所的想法。 他在上机器人课程时,遇见志同道合的合伙人。两人在学校的帮助下,去年7月成立了新创公司,经过一年半的研发,目前已制作出洗厕所机器人的原型机(prototype)。 据他介绍,这款机器人能自主进入厕所隔间掀起马桶盖,利用蒸汽喷头清洁马桶内的污垢以及把马桶座擦干。 帕瓦里说,机器人每两分钟就能清洗一个马桶,电池能连续供电6至8小时。届时,员工只需替机器人换电池和做相关检查。 帕瓦里也指出,员工的职务获升级,从之前人工洗厕所变成管理机器人,相信更多人不再排斥加入这个行业。 虽然距离机器人正式面世预计还有一年,但目前已有30多家海内外政府机构和私人企业表示有兴趣,洗厕所机器人的需求超过1000台。 至于价格,帕瓦里说目前唯一的业内同行是一家美国公司,每台机器人月租1000美元(约4700令吉)。他们若要实现这样的价格,会需要津贴或是补助才能办到。 四成狮城清洁工    表明不愿洗厕所 保洁公司董事经理谢男骏(42岁)受访时说,即使清洁公司通过社媒等渠道提升品牌形象,年轻人对清洁工还是存在很大偏见,导致清洁工多为年长者和外劳。 “至少有30%至40%新加坡人应聘清洁工时,明确表示不愿洗厕所。但客户和我们签的合约大多包括洗厕所的工作,导致我们聘请不到新加坡人,外劳名额也相对减少。” 谢男骏认为,如果这个趋势持续,在科技上又没有突破,新加坡建筑内的清洁水平将走下坡,所以洗厕所机器人这个想法的确很吸引人。
5月前
6月前
6月前
7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