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果王

5月前
那些年奔赴在构建锦绣前程的路上,搬家的次数多不胜数,住过的房屋类型也不胜枚举,无论是高楼平地、临河靠海,乡郊城镇,我都待过。大宅小院、独门众户,高楼平房,也逐一体验过,到底哪一款才是我的心头好? 年轻时的勇于尝试,开阔了眼界,正因为千帆过尽,才深切的知道天下之大,我只取方寸。屋,虽是衣食住行里的基本生存之需,然只要有片瓦遮头,何处不成家?因此,在一班亲朋好友争相换大房子的理论里,我独排众议,从双层半独立的大宅搬到了小小的公寓里蜗居着。那年三十而立,我把老巢筑在一座25层的高楼单位上。 购买这房子时,我仅仅是参观了由货柜箱改造的示范屋,就不假思索的签字买下。屋内的布局流线,方正明亮,恰恰是我内心最迫切需要的空间。我甚至冲动得选择忽略它处于大路边的嘈杂,越过它每月高昂的管理费,还有三不五时的拥堵交通。予我而言,这些问题都不会是问题,于是,领了入伙纸后,略作装修,我就兴冲冲地迁入新居了。 当天,随着我来看热闹的三姑六婆们却在大门一敞开,就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令我热切的心顿时冷了大半截。房子里有我最喜欢的客厅,窗明几净,三扇玻璃门外是连绵的青山,宽敞的露台除了让我更进一步投入青翠苍绿的大自然,视角的余线还可远眺大海的一隅。每天回家,映入眼帘一室的绿意,让我烦躁的心顷刻有了沁心的凉。 然而,看热闹的观众们或是质疑着“开门见山”是否可行,或是讨论着“住家不是得依山傍水才好风水吗?”我这个背后没山靠,反而被青山挡住前行的视野,会否令运程阻滞不前?大家的脸色都有不好意思戳破的尴尬。这房子的每片瓷砖、每个转角都是我多年来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孜孜矻矻地积攒而来的。它未必是大家喜欢的样子,但有我自认战功彪炳的成绩就足矣,因此,入门时耳边那些叽叽咋咋的不快也就在刹那间稀释,化作云淡风轻。 风水之说于我而言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始终相信,一个心怀善念,多行善布施的人,即使住在穷乡僻壤、荒山野岭,再恶劣的风水也会扭转乾坤;反之倘若多行不义,伤天害理,那么就算霸尽龙潭虎穴,也终将难逃天理昭昭,气数消磨殆尽。所以,虽然满怀的热忱被浇灌,但尚不至于熄灭我对这个家的热爱。 睡房与客厅处于同一个方向,所以同样的可以让我饱览满山郁绿苍蓝的树林。青山以上,是万里无云的晴空,湛蓝的天空总是让我觉得世界回到了原来的样子,而心却因为游历过十方,尝遍苦乐,有了倦怠后休憩的角落。那是清风朗朗的夏日,我家该有的景色。风徐徐地穿墙过壁,拨开了窗帘,撩动我伏案的秀发。 暖风里竟然夹着果香 有一次,意外地发现了暖风里竟然夹着果香,充斥着我敏感的鼻翼,馋了我好久的味蕾蠢蠢欲动,那是来自果王的魅力。我竟然有眼不识泰山,天天和它瞅着对望,没察觉树桠间那些带刺的绿炸弹是我魂梦牵萦的最爱。也许视力有限,也许距离有点远,我想,我需要的是一副望远镜,可以让我对漫山遍野的果树有个从零开始的认识。但,因着这个惊喜,我几乎兴奋得几乎逢人便说,仿佛要证明当初人们口中的嫌弃是肤浅的短视。 在这个小窝里,我度过了不热的旱天,居高临下的斗室里总有不受拘束的风自由穿梭;当然我也不间断地面临着刮风下雨的日子。当整座城市笼罩在乌云密布、云雷鼓掣电的威胁中,我却悠悠地享受着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舒爽。凉飕飕的风在屋里盘绕流窜,掀开日历,翻过书页,将躁郁的晦气统统疏通,再灌注清新的氧气,让我有了继续奋斗下去的养分。风雨从窗外飘过,捧着一杯热咖啡,我静坐厅中观风听雨,咀嚼慵懒的时光。 雨后的青山,有氤氲腾升的山岚拦腰披肩,偶尔一剪静止不了行脚的清风吹拂,她裾带翻飞,羽衣翩跹,隐约间,我仿佛瞥见了一帘未干的水墨画,滴滴答答地挂在窗外,默默地静待云卷云舒。不是没见过细雨朦胧的山,然而近距离的用漫漫余生去凝视,去让它相伴终老,却是我入住后忠贞不移的信念。即使偶尔夜深人静时,飙车党目无法纪的叫嚣扰人清梦,一成不变的薪水跟不上逐年增长的管理费,还有水果季节时,拥堵得暗无天日的街道纷纷扰扰…… 即使,有很多的即使,但是良禽择木而栖,我则择山而居。曾经的沧海桑田,我信仰的是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初心,再让我做无数次的选择,心中的乌托邦,依旧是这睥睨烟火人间的山。
7月前
10月前
1年前
1年前
(新山10日讯)又到了榴梿飘香的季节,你准备好吃榴梿了吗?今年我国迎来榴梿大丰收,加上时隔两年后,榴梿旺季终于遇上马新边界重新开放,许多业者都乐开怀! 本地的榴梿业者普遍认为,虽然在疫情下各行各业深受打击,不过果王魅力无法挡,仍会吸引许多国内外民众前来品尝。 此外,面对通货膨胀,早前有预测指民众可能会吃“贵榴梿”,但庆幸的是,今年的榴梿产量充足,本次榴梿旺季并未出现榴梿价格上涨的情况,且预计价格很快将会开始下跌。 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走访柔南数个地区的榴梿档口,以了解榴梿产量及民众反应,发现商家都忙得不亦乐乎。 在五福城营业的大型榴梿业者周财水受访时指出,如今正式进入榴梿丰收季,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马来西亚各州榴梿“一起掉”。 据他透露,各地区榴梿一般上都是轮流成熟,今年却恰巧同时成熟,一起上市,所以本次榴梿季节将缩短,饕客也能以低廉的价格享用上等榴梿。 “这里是五福城,一般上本地客人会比较多,本地客人占70%左右,新加坡客介于15%至20%,外国客则占约10%。” 他说,除了新加坡客以外,外国客还包括来自印尼、文莱及泰国等周边国家的旅客,随着边界开放,印尼顾客也开始回流,近期还有特地从印尼远道而来的老顾客。 周财水坦言,今年猫山王的售价是1公斤30令吉,以往也是差不多这个价格,而影响榴梿价格的主要因素是市场上的货源,榴梿除了直接吃以外,还能用来加工成各式各样的美食,若冷冻加工厂大量收购,市场上榴梿的价格肯定会上涨。 “我们无法预计各榴梿加工厂是否会收购,若收购的话,收购量可高达市场上50%的榴梿,届时,市场上榴梿货源大量减少,价格肯定有变动。” 除此之外,他指出,我国榴梿还出口至中国、纽西兰、澳洲、香港及澳门等地区。 谈起网络销售,他说过去2年疫情肆虐期间,他开始善用网络平台售卖榴梿,今年榴梿旺季继续网络直播,但观看人数却大大减少了。 “以前行动管制令期间,网络订单量非常高,如今各领域开放后,只剩下约10%的网购订单。” “大家购买榴梿时毕竟还是喜欢亲手碰一碰榴梿,再拿起来闻一闻,这才是大家喜欢的感觉,之前疫情非常严重时期就没办法,才选择网购。” 他也指出,其实经济疲弱并不影响榴梿销量,因为榴梿旺季毕竟是一年一次,与一些美食常年都可寻获的情况不同,所以无论如何,喜欢吃榴梿的消费者还是会选择购买。 士姑来皇后区榴梿业者郑国财指出,无论如何,猫山王依然是饕客的最爱。 他受访时透露,边界开放以后,新加坡人及在新加坡工作的本地人占顾客群的20%至25%,猫山王榴梿是他们的首选;至于本地饕客,消费能力高的会选择猫山王,同时,他也提供其他相对廉价的选择供所有消费层的顾客选购。 “‘小猫’是属于比较便宜的品种,也挺受欢迎的,其实每个品种,都有各自的购买群体。” 郑国财在当地营业已约8年,顾客以熟客居多,而他估计再等10多天,随着产量开始越来越多,榴梿价格就会下跌。 “榴梿其实不能放太久,两三天之后就只能便宜卖了,但只要里面的果肉没有‘臭掉’,就还可以卖,友族或外劳还是会购买。” 他也谈到,过去2年疫情席卷全球,不擅长使用网络的他并没有在网上售卖榴梿,也不敢进货,所以收入大受影响,如今欣见生意恢复。 他说,近十年来大部分消费者到摊位品尝榴梿时总会搭配椰水,如今榴梿搭配椰水已成为“传统”。 曾在新加坡售卖榴梿的他透露,榴梿配椰水相信是从新加坡开始的,早前本地并没有这个“传统”,后来才渐渐传到本地。 在新山一家受新加坡旅客欢迎的购物商场前售卖榴梿的周董则向记者透露,他在上述地点售卖榴梿已十余年,如今新加坡顾客回流的情况良好。 “新加坡顾客已回流50%,本地顾客也是回流了至少一半,很多老顾客都回来支持,大家都很开心。” 他的榴梿档口主要是售卖猫山王,同时也售卖黑金。他说:“黑金是猫山王老树所产出的榴梿,口感相对更粘稠。” 他坦言,今年榴梿产量多,价格有下滑的趋势;5月份因天气不佳影响收成,6月及7月份则迎来大丰收。 周董也指出,如今他每天都会在脸书进行直播,目前网购客户占约20%,除了送到本地客户的家门口以外,也送往新加坡。
2年前
6月到步,榴梿当道。不管生活节奏怎样起伏,日子有多辛劳,太阳如何毒烈,当铺天盖地的榴梿气味和形体四处召唤,万难皆无阻梿粉过节的心情。身为梿粉,准备了以下8个榴梿造句,是助兴也为仪式感。 讨厌榴梿:每每遇到讨厌榴梿,指榴梿很臭,吃榴梿恶心的反梿者,我都很认真告诉他们;你不爱吃榴梿,因为还没吃到好吃的。 山榴梿:除了东马,西马各地山野亦散布百年山榴梿老树,村民见惯不怪,外来者啧啧称奇。朋友晓谦在吉打家乡山区带了一些艳丽的红肉山榴梿回家,太座满心欢喜试吃,一尝之下,突感吃进一口带便便的尿布味榴梿。 红虾:槟城榴梿之中,红虾是经典之味。入口绵密细滑,带着花香味的红虾,80年代开始盛名远播,是浮罗山背果农李德兴发扬光大,那些年他靠红虾赢了奖,也带动了槟城整体榴梿种植和买卖士气。几年前好不容易约见到老人家,他不多话不爱笑,七八十岁仍赤脚驾着摩托满山跑。说起红虾典故,这位客家伯伯说,当年看这榴梿的完美淡橙色果肉,恰似他在山间小溪里捞起煮熟的虾子颜色,由此取名红虾。 D172:整理手机图库,发现2018年到马六甲参加榴梿研讨会时拍了几张惊世的榴梿照,那是一颗无刺榴梿,马来人唤Durian Botak,来自吉兰丹农业园,榴梿注册编号为D172。榴梿品种繁多,无刺榴梿无疑是梿中至怪、最丑。想像一下,当尖刺去掉,厚厚果皮一片褐色光秃,远看如同月球表面,但它确实是一颗榴梿。 林凤娇:肉厚,味道甜中带苦黏的“林凤娇”榴梿,是不少资深梿迷所爱。还好一些长情的老园主留着这老品种,没让园中只剩下高价的猫山王和黑刺。此榴梿的民间英文翻译特有梗,叫Jackie Chan’s wife! 打嗝:大口吃梿很过瘾,若干时辰后从胃部直冲出口的打嗝气味,确会熏死隔邻。疫情前曾和一位台湾朋友在SS2吃榴梿,本来话题不多,回程路上大家不可避免的在车厢里打嗝,这神奇的气体突然打破了彼此的隔离,瞬间大家熟络起来,可以职业生涯聊到临终关怀。 吊起来卖:以前形容人傲娇,我们会比喻为“吊起来卖”。榴梿从90年代开始,逐渐从地上堆起贱卖,进化为吊起来论斤两卖。自此之后,诡异的是,不管是歉收或丰收,气候变好或转坏,业者总有理由说出卖贵的道理。   更多文章: 张丽珠/一碗遗珠 张丽珠/先芒果后榴梿 张丽珠/小农风景 张丽珠/因树之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