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柔佛水灾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柔佛大水灾已过近两月,上个星期起峇株已开始陆续发放水灾援助金予灾民。面临水灾,成为灾民已是万分的不幸,然而在水灾结束后还不得安宁,灾民还得为水灾援助金兜兜转转、耗时耗神,深感惶恐、猜疑与无助。 首先撩起的课题,是有住在临时疏散中心与无住在疏散中心的区别。一些灾民因为临时疏散的拥挤、卫生、不便而选择暂住在亲人或朋友家。这一次的水灾影响人数甚众、甚大,已不能用有居住在临时疏散中心与否作为发放援助金的考量点。然而就因为没有及时宣布如何取得申请,没住在疏散中心的灾民四处探听如何注册为灾民,往临近的疏散中心填表格、交表格,加重了中心的负担与不必要的工作量。 等到大水退去,回到家园清除、清理干净后, 水灾援助金申请详情才出炉。他们就忙着报警、打印照片、找见证人(村长、市议员)签署,我的办公室当时涌上来询问各区村长、市议员联络号码的灾民。 申请表格填妥了,事情就完毕了吗?还没呢! 接着要如何能得知表格有无受理、何时能得知自身的申请批准与否、何处可以查询结果、何时发放,这些问题接踵而来。灾民问我,我只能问县署,从那里探听点消息。 援助金以现金发放,首批援助金发放时,不管有在名单或没在名单内的灾民,挤得整个发放地点人山人海。如何得知你是否在名单内,你得找你的市议员或村长询问,或亲自到县署的布告板上查看,若你是村长或市议员,想必你也被询问得无言以对! 这个发放机制存在太多不透明之处,使人联想没出现在发放名单内的灾民是不是申请不受理、亦或没被通知到如何领取援助金,会不会被人偷龙转凤了?尔后又有讲好是1300令吉的,为何只有1000令吉的问题,是州政府的援助金没了吗?有的已经可以拿2500令吉,那怎么得知有没有被批准?问题似乎没完没了! 一份援助金不只将灾民搞得团团转,连村长、市议员及州议员也被这些发放机制搞到一头雾水。这个发放机制务必要检讨,成为灾民已很无奈,不应让他们再感到无助。 再者,若你是灾民,没居住在临时疏散中心但还没呈上申请,或你是居住在临时疏散中心但还没申请家具损坏的2500令吉援助金(所谓的BBKA),水灾援助金申请目前还没截止,何时截止还没得到指示,但请您尽快!
9月前
11月前
11月前
(新加坡20日讯)马来西亚柔佛近期雨水不断,洪灾波及州内多区的榴梿园,料导致榴梿收成暴跌超过五成。新加坡榴梿商家预计,这会使今年榴梿旺季推迟至6月初左右开始,每公斤榴梿售价比上个旺季增加5至10新元。 近期,柔佛的水灾和大雨刚好碰上榴梿树的开花季,不少花瓣被打落而无法结果,不少榴梿园的收成料将骤减。 《新明日报》报道,马来西亚果农总会副会长韩山河说:“大水也将一些较小的榴梿树冲走,我们预计今年柔佛的榴梿产量会下降超过50%,造成价格波动。” 他指出,柔佛是马来西亚最大的榴梿产地之一,州内昔加末、峇株巴辖、古来和哥打丁宜区的榴梿果农都受这次水灾影响。 柔州榴梿收成减半,预计会推高新加坡来临旺季的榴梿价格。 大巴窑一名榴梿业者黄明义指出,目前是榴梿的散花季节,即使有商家开始卖,货也比较少。 猫山王料每公斤25新元 他说,去年旺季时,猫山王每公斤卖十几新元,但预计来临五六月会起价至每公斤二十五六新元。 “五六月如果天气好,那么七八月份的收成就会比较好。”   在马里士他营业的榴梿业者洪篥铵则表示,水灾影响这一两个月的收成,本来5月开始的旺季可能会推迟到六七月。 榴梿业者蔡承材说,他在彭亨州的供应商通知,5月底就会有榴梿到货。“所以旺季可能5月底、6月初开始,猫山王一公斤预计最高卖到25新元左右,普通种类则在每公斤15新元上下。” 另一名榴梿业者吴奎龙则认为,比起价格,水灾等极端天气更有可能影响榴梿的品质。 进口自大马多州   狮城不缺货 新加坡的榴梿进口自马来西亚多个州属,因此供货不会受水灾太大影响。 黄明义认为,虽然5月份进口自柔佛新山等地的榴梿会减少,但4月末开始彭亨也会来货,所以供货上会有缓冲。 也有狮城商贩从大马各地,包括槟城和彭亨等地进口榴梿,货源广泛。蔡承材说:“前两个星期天气比较热,一些榴梿树还是能赶得上开花,而且种植在山上的榴梿树不会被淹。”他说,即使柔佛的榴梿供货少,预计进口自彭亨的货量多少可以弥补。  
11月前
12月前
12月前
12月前
12月前
12月前
12月前
12月前
过去两个星期,全马多州包括:柔佛、彭亨、森美兰、马六甲、雪兰莪都面对水灾。 柔佛州不幸成为全国灾民人数最多的州属,全柔10县都面对程度不同的灾情,尤以峇株巴辖、昔加末、三合港等地的灾情最为严重。 近年来,柔佛水灾灾情不断加剧。今次,灾黎人数更在短短数天内激增至4万4860人,共1万3029户家庭获安顿在10个县的260个临时疏散中心。 从联邦政府到州政府、安全机构、警方、军方,以及消拯局等全都出动赈灾。 此外,如民主行动党特别行动队、慈济、佛光山等许多非政府组织及来自各地的志工都陆续前赴灾区施援,让灾黎感受满满的温暖。 然而,当我们思考导致水灾发生的原因时,不难发现柔北区在今年1月方才遭遇一场规模较小的水灾,相隔不过1个月,谁能预料到灾情竟然恶化至斯? 这也让我们不禁得问,为什么马来西亚不同州属几乎每年都面对如此严峻的水灾? 我们的气候变化适应(climate change adaptation )能力的上限多高?而我们应对危机的韧性,是否已经足够面对未来10年将更严峻的全球气候变化问题? 根据天然资源、环境及气候变化部长聂纳兹米说,柔佛在2月28日至3月3日的异常降雨量为54.8公分,比柔佛州3月的长期平均每月降雨量19.5公分,高出35.3公分,导致水位突然上升。 根据政府数据,大马半岛数个州属有1000所学校,“经常”在水灾期间充当临时疏散中心。 我曾在第15届柔佛州立法议会第1季第4次会议上,参与辩论柔佛州2023年度财政预算案环节时,呼吁州政府立即成立防止闪电水灾特别行动小组,检讨所有水灾黑区、因气候变化导致的雨水过量问题、排水系统问题,避免闪电水灾持续发生。 我建议,马来西亚不妨学习日本政府采用天灾管理资讯与通讯科技,通过识别、降低和准备原则了解危机,并在危机出现时做出正确决定。 全球气候变化是未来发展的重要趋势之一,政府应当提前为此做好准备。 一方面,政府应当未雨绸缪,加大基础设施投资,利用现代技术手段保证社区,尤其是弱势社区应对极端天气的能力。 另一方面,政府也应当从气候变化中看到新的经济增长点,将气候应对措施与产业机遇挂钩,并由此鼓励私营部门主动参与到建设低碳发展的行动中来。 气候变化适应能力是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必须关注的当务之急,我们必须立刻拟定政策、采取有效措施,减缓迫在眉睫的下一次水灾发生。   更多报道,请留意星洲日报、星洲网。
12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