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椰浆饭

浓浓椰浆香的椰浆饭佐以特调“参峇(sambal)”、鲜嫩多汁的鸡肉,香脆不油腻的鸡皮沾上自制辣椒酱,让初尝“天赐良鸡”椰浆饭和炸鸡的饕客,迅速爱上这道国民美食。 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本期的〈食客指路〉,食客陈莘雅要介绍的是位于士姑来皇后花园88美食阁的“天赐良鸡”椰浆饭档位。 哥哥主外弟弟主内 “天赐良鸡”椰浆饭由林冠廷(30岁)和林冠誉(25岁)两兄弟共同经营。 哥哥林冠廷主外,负责档口的运作,包括炸鸡肉、盛饭夹料、打包、结账等;弟弟林冠誉则主内,负责烹煮椰浆饭和参峇、腌制鸡肉、特调辣椒酱、炸江鱼仔和花生等。 林冠廷说,他会把在家里用秘方腌制鸡肉带到档口,然后涂上蛋液、裹上特调的炸粉,接著放入热油中炸约12分钟即可起锅。 他说:“炸鸡的油温很重要,一般介于摄氏150度至160度,视鸡肉多寡而定。” “油温太高,鸡肉会变得柴,而且鸡皮会黑和乾,变得不吸引人;油温太低,不但鸡肉不熟,而且不够香,鸡皮也不脆,软软的。” 他说,特调的炸粉包括面粉、薯粉、粘米粉和秘方。” 林冠廷:迎合顾客口味调整参峇 林冠廷表示,椰浆饭一份是3令吉50仙,包括饭、黄瓜、参峇、江鱼仔和花生,有鸡蛋的则是4令吉50仙;炸鸡一块卖4令吉至4令吉50仙,视部位而定。 他说:“平日可以卖出40至50份椰浆饭,周末则可以到60份至70份。炸鸡每天会准备约100多块,包括鸡翅、鸡腿、鸡胸等。” 林冠延说,为了迎合不同顾客的口味,他们在参峇上作调整,不怎么能吃辣的顾客可以选择偏甜的参峇,爱吃辣的顾客可以选择偏辣的参峇。 他说:“配炸鸡和炸料的辣椒酱也是特制,味道属于酸甜,与一般的甜辣椒酱不同。” 林冠誉:每天备料需逾4小时 林冠誉说,每次备料需4至5个小时,包括清洗和搅拌参峇的配料、炸花生和江鱼仔等。 他表示,烹煮参峇需3小时,配料放入锅中煮后,过程中得不断搅拌,避免参峇粘底;参峇的材料包括大葱、辣椒乾、虾米等。   他说:“这些配料每2至3天就得煮一次,避免久放影响味道和口感。” 传承结业妇女椰浆饭味道 林冠廷说,他和弟弟是在2021年3月,向一名售卖椰浆饭已30年的妇女,学习如何烹煮椰浆饭和炸鸡。 他表示,该名妇女打算结束营业,而妇女的炸鸡和椰浆饭是他们从小吃到大的味道,觉得就此结业很可惜,所以便和弟弟向后者学艺,传承这个味道。 他说:“我用了约两个月,炸鸡才算上手。” 林冠誉表示,他用了约3个月,熟煮配料方面才算上手,却用半年改良配料,不一味“复制”原本味道,所以才会有偏甜或偏辣的参峇、酸甜口味的佐炸鸡辣椒酱。 他说,为了确保椰浆饭、配料、炸鸡的味道一致,水准不会有太大的落差,配料时都依循规定的标准和份量。 陈莘雅:浓浓椰浆香味越嚼越香 陈莘雅表示,她的住处靠近“天赐良鸡”档位,去年5月吃过后就很喜欢,除了让她觉得很古早味,饭还带有浓浓的椰浆香味,越咀嚼越香。 她说,炸鸡也十份美味,鸡皮十分香脆,却不会油腻,鸡肉也鲜嫩多汁,完全不会柴,非常爽口,所以几乎是天天去吃或打包。 她也和同事分享,同事同样喜欢,经常托她打包,每次打包都是三四十人份。 我是指路人: 指路食客:陈莘雅(38岁,在医药公司任职) 推荐理由:椰浆饭带有浓浓的椰浆香味,炸鸡皮脆不油腻,鸡肉也鲜嫩多汁 推荐美食:椰浆饭、炸鸡 食客打星: 美味指数:5颗星 环境卫生:4颗星 服务态度:5颗星 价格水平:5颗星 美食哪里找? 店家:天赐良鸡 地址:88美食阁92,Jln Pahlawan 2,Taman Ungku Tun Aminah 81300,Skudai Johor. 电话:014-333 5299 营业时间:早上8时30分至晚上8时30分(星期五休息)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双溪大年12日讯)没把利润摆在第一位,只担心老街坊是否会挨饿!单亲妈妈蕉叶椰浆饭坚持卖1令吉20仙多年不涨价,只因她吃过苦,知生活不易。 百大年花园清真寺旁有个不起眼的小摊位“Nasi Lemak Pisang Mak Som”,摊主高宋阿末(66岁)在当地卖蕉叶椰浆饭已十多年,不管是江鱼仔鸡蛋(切片)、鸡肉、咸鱼或鱿鱼组合,搭配辣咸味十足的叁巴,每包只售1令吉20仙。 这档便宜好吃的蕉叶椰浆饭,也是当地街坊百姓心中的“米其林”。 凌晨2时30分备食材烹煮 高宋阿末每天凌晨2时30分左右起床准备食材及烹煮,清晨4时许与独子聂慕斯达法(29岁)开档,一般上午8时便结束营业。 她说,她年龄渐长,体力有限,每日只卖400包椰浆饭。 “以前一天煮20多公斤椰浆饭,如今年事高体力不支,每天只能准备15公斤左右的椰浆饭。” 坚持双层蕉叶裹住香气 高宋阿末说,之所以一直坚持用最传统的包装,即双层蕉叶来包裹椰浆饭,因为要锁住椰浆饭的香气,以及确保食材维持半天都不变质或变味。 “若找不到香蕉叶,我宁可休业。” 她说,目前一公斤香蕉叶的售价为4令吉,她每天要用到约10公斤香蕉叶,不仅比用油纸包饭的成本要高些,也增加工作量。 “每天结束营业后,我至少要花4至5小时剪蕉叶。”   离婚 失业才萌起做生意 高宋阿末在儿子3岁时便与丈夫离婚,原本家住班茶渔村,为了讨生活搬到双溪大年斯里布特拉花园租住在当地的廉价屋。 当时她在一家塑料制造厂当主管,月领逾千令吉工资。惟公司2002年突然宣布停业,未对员工作出任何补偿。 “我当时也不知所措,但因为还要抚养儿子,只能四处打工。” 她当过清洗工、食店助理及厂工等,工资也从原来的上千令吉降至数百令吉,这才让她有了自己出来做生意的念头。 她的儿子后来也继承了母亲的厨艺,每日到摊位帮忙。 儿子放弃专业接手生意 聂慕斯达法毕业于玛拉技术学院汽车系,曾在汽车维修厂工作,2015年经朋友介绍下,到澳洲采果,当时月入2500澳币。 “我在澳洲打了3年工便回国帮母亲做生意,希望减轻母亲的负担。” 他说,在国外时经常听母亲抱怨工作很累,才有了致辞回国接手椰浆饭生意的念头。他表示会延续母亲的理念做生意,照顾街坊百姓。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4月前
4月前
4月前
4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