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欺骗

5天前
5天前
(新加坡28日讯)新加坡一家公司的女职员涉嫌在薪水支出账目上动手脚,4个月内将公司约565万元(新币,下同;约1999万7659令吉)的加密货币转入自己的加密货币钱包,今早在欺诈、提供假口供和洗黑钱罪名下被控,须以50万元(约176万9704令吉)保释。 《新明日报》报导,被告何凯欣(31岁,译音)今早被控44项控状,包括1项提供假口供、9项欺骗罪和34项抵触贪污、贩毒和严重罪案法案(没收利益)的罪行。 她刚委任律师,未表明是否认罪。 新加坡警方昨天发出文告,指被告在受雇期间,于2022年5月到8月之间,失信公司约565万元的加密货币泰达币。 新加坡勿洛警署警员跟进调查,并锁定被告的身份。 调查披露,2022年5月至8月间,被告被指将上述加密货币转入自己的加密货币钱包,并用于各种开销。 《新明日报》去年报道,被告案发时是新加坡一家公司的员工,负责为加密货币公司ByBit提供员工薪金支出的服务,包括把加密货币转到不同员工的数码账号,后因ByBit发现异常支出而发起民事诉讼,将她告上新加坡高庭。 综合控状,被告谎称公司欠不同的人泰达币,骗任职公司的财务部,把泰达币转入一个加密货币钱包中,再套现把钱存入同一个大华银行户头。 接着,她再把钱转到另一个银行户头,或用来付款。她曾于2022年7月13日给一家车行转了5000元(约1万7697令吉),两天后又给陆交局转了约1万元(约3万5394令吉)。 被告也曾在2022年7月27日给一家女佣中介公司转了3362元(约1万1899令吉)。 案展至3月27日过堂。 挺着孕肚面控 被告50万新元保释 有鉴于涉及的金额庞大,主控官要求50万元保释金,而代表律师则指,被告从接受调查到民事案,至今从未失联,也未试图潜逃。 此外,她有个5岁儿子,如今也已怀孕4个月,律师希望法官考虑10万元(约35万3940令吉)到15万元(约53万零911令吉)的保释金即可,法官最终把保释金定为50万元。 买名牌货名车 购入370万新元公寓顶楼 被告买名牌货和名车,还突然买购入370万元(约1309万5812令吉)的永久地契公寓顶楼单位。 文告显示,被告相信挪用了部分的钱花在不同开销上,警方也起获了名车和名牌货,包括一对墨镜、一个包、一双拖鞋和一辆马赛地。 早前的民事案也披露,2022年7月后,被告购入不少价值可观的产物,包括一辆36万余元(约127万4187令吉)的新车、总值3万元(约10万6182令吉)的名牌产品,以及突然取消原本进行中的预购组屋申请,买下一套370万元的永久地契公寓顶楼单位。  法官判被告 须归还加密资产 加密货币公司索赔获即席判决,被告须归还加密资产。 《新明日报》早前报道,ByBit发现2022年5月31日至8月31日之间,公司出现8项异常支出,共约565万元的泰达币转进了4个数码账号,入禀法院起诉被告,指她不当受益。 被告原本解释是无心之过或技术问题,却无法给予合理解释。 ByBit调查却揭露,上述4个数码账号都在被告名下;她也曾把属于公司的11万余元(约38万9334令吉)法定货币转至她的个人银行户头。 虽然何凯欣称她是通过加密货币交易所赚到的钱,却完全没提供任何相关的账目明细。 最终高庭法官下达即席判决,指被告必须将加密资产还给ByBit。 被告曾在民事案中称是“表哥”偷走了加密货币,如今被控提供假口供。 被告当时称,2022年5月开始,数次叫“表哥”帮她查看薪水支出记录,对方在她不知情下使用她的电脑,用上述4个数码账号取代原本属于员工的数码账号,然后将加密货币偷走。 ByBit认为,“表哥”是虚构人物,被告完全没证据证明他的存在,整体说法也站不住脚。 被告因此面对一项提供假口供的控状,指她在去年4月10日到11日之间,向警方谎称自己有个叫“Jason Teo”的表哥,未经她的允许擅自更改文件。
5天前
(新加坡24日讯)声称为了测试父母有多爱他,36岁男子竟用椅子把自己的手臂打肿,再和另两名朋友一起“演戏”,称被人掳走要母亲给钱救人,结果被判坐牢9周。 《新明日报》报道,被告是新加坡籍男子陈子祥,他面对一项欺骗罪名,昨天早上认罪。 案情显示,被告在约10年前通过网上一个扑克牌论坛,认识两名牌友贾尔斌(31岁)和陈士杰(32岁)。 去年1月5日,被告找来贾尔斌、 陈士杰和其他朋友玩扑克牌,后来因为只有贾尔斌和陈士杰来,凑不足人数索性不赌。 被告后来计划要骗母亲的钱,找贾尔斌和陈士杰一同帮忙。 被告用塑料椅打自己的左手臂和身体后,在同月7日凌晨拨电给母亲,也把受伤的照片传给母亲。 被告称,自己曾当过骗子,如今受害者找上门,并将他掳走,要母亲汇款20万新元(约71万令吉)以让对方放人。被告还要贾尔斌和陈士杰假扮歹徒与母亲对话,谈判时还要骂粗话,假装不耐烦,要母亲立刻给钱。两人照做。 母亲说拿不出20万,最终只拿出1000新元。被告见没戏唱后,决定回家,没想到一踏进家门,就惊见警察在屋内,原来母亲早前已报警,骗局也被拆穿。 被告律师求情时称被告十几岁就患有抑郁症,案发前炒股输钱,女友又出轨,失业后得搬回父母家住。 被告称,想看父母多疼爱他,才会设局骗他们。 另外,协助被告行骗的友人陈士杰也面对一项欺骗控状,他昨天早上认罪后,被判坐牢6周。(人名音译)
1星期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新加坡26日讯)早前被控受贿并协助两人避开警方检查的警员,被加控4项指他向一人索贿3万6000新元(约12万7000令吉)和一项欺骗对方1万新元(约3万5000令吉)的罪名。涉嫌行贿的中国籍男子也在同日被控。 《联合早报》报道,被告符志强(46岁)案发时是刑事侦查局私会党取缔组的一名驻署警长。他原本面对3项妨碍司法公正和7项抵触防止贪污法令的控状,他否认有罪,案件在2023年11月开审,目前仍在审理中。 符志强今天(1月26日)被加控4项抵触防止贪污法令和一项欺骗罪名。 控状显示,符志强涉嫌在2019年7月至10月期间,向一名中国籍男子陈光云(37岁)索取8000新元(约2万8000令吉)贿赂,作为协助对方减轻刑罚的酬劳。他也涉嫌充当中间人,向陈光云收取1万新元,贿赂另一名警员以避免陈光云被提控。 2019年8月至2020年1月期间,符志强也涉嫌6次向陈光云索贿总数1万8000新元(约6万3500令吉),以协助对方在被治罪后继续留在新加坡。 中国男子涉行贿    被控4项行贿控状 陈光云也因此在今天被控4项行贿的控状。他早前也被控另外4项控状,指他涉嫌在2020年5月4日被遣送回国后,于2020年9月非法入境新加坡,以及于2023年4月8日在公共场合醉酒和蓄意伤人。 另外,符志强被指在2020年9月,以替陈光云向政府机构申请回到新加坡为由,欺骗后者1万新元。 符志强和陈光云的案件分别展期至2月22日和2月2日进行审前会议。 据早前报道,符志强早前被控于2019年至2020年,收下两名男子3万2500新元(约11万4700令吉)贿赂。他涉嫌在受赂后,为当时正接受警方调查的两人提供关于调查的信息,以及协助他们避开警方的检查。他自2020年12月7日起被停职。 贪污调查局强调,新加坡对贪污采取零容忍态度。贪污若罪成,违例者将被判最高10万新元(约35万令吉)罚款,或最长5年监禁,或两者兼施;诈欺罪则可面对不超过10年监禁和罚款。 当局会调查所有与贪污相关的投诉和举报,包括匿名举报。公众可通过贪污调查局网站、电邮或电话等方式,向当局反映任何贪污行为。
1月前
(新加坡25日讯)早前被控伪造财务报表的诺维娜全球集团联合创始人,再被加控58项欺骗、伪造和洗钱等罪名,其中涉及欺骗6家银行发放约6892万新元(约2亿4319万令吉)的贷款,以及转移约4535万新元(约1亿6002万令吉)的赃款。 《联合早报》报道,诺维娜全球生命医疗集团(Novena Global Healthcare Group,简称NGHG)和相关公司的前董事罗弥伦(44岁),以及涉案的前职员黄舜煜(44岁),昨天分别在新加坡国家法院被加控58项和12项与欺骗、伪造文件和洗钱相关的罪名。 两人于2020年9月离开新加坡,警方在他们离境后接到报案,接着对他们发出拘捕令,并通过国际刑警发布红色通缉令。他们潜逃两年后在中国被捕,后被押回新加坡面控。 分别面对60项和14项控状 新加坡警察部队昨天发文告说,控方在2022年12月26日以两项伪造财务报表的暂定控状提控两人。加上昨天被加控的罪名,罗弥伦和黄舜煜现在分别面对60项和14项控状。 综合两人面对的控状,罗弥伦和黄舜煜涉嫌串谋伪造NGHG、诺维娜全球生命医疗私人有限公司(NGHPL)和Giron私人有限公司的经审计财务报表。他们也被指串谋欺骗6家银行发放约5190万新元(约1亿8314万令吉)和1270万美元(约6006万令吉)的贷款。 罗弥伦另外面对两项伪造NGHG和NGHPL其他经审计财务报表的罪名,以及48项转移约2900万新元(约1亿0235万令吉)和1220万美元(约5769万令吉)赃款的洗钱控状。 黄舜煜则被指转移约1900万新元(约6706万令吉)的赃款。 法庭系统资料显示,两人自面控后一直被还押至今,案件展期至2月1日进行审前会议。 根据早前报道,罗弥伦与堂兄罗尔伟(Terence Loh)联合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NGHG,2016年在新加坡成立集团子公司诺维娜全球生命医疗公司。 事件于2020年曝光后,罗尔伟在同年10月7日澄清他没有参与此事,并宣布拆分共同创立的业务,堂兄弟分道扬镳。罗弥伦事后也因涉及欠款,同年12月被高庭发出破产令。 根据刑事法典,伪造罪若成立,可判最长4年监禁、或罚款,或两者兼施;诈欺罪则可面对不超过10年监禁和罚款。在贪污、贩毒和严重罪案(没收利益)法令下,若洗钱罪成,可被判最长10年监禁,或不超过50万新元(约176万令吉)的罚款,或两者兼施。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