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海洋

1星期前
3星期前
曾经听朋友提及这一篇小故事,有一个小男孩在沙滩上漫步,突然,他看见被海水冲上岸的海星。小小年纪的他,虽然爱玩,虽然未曾听过小沙弥把叶子放在水面上的故事,但,和小沙弥一样,他也拥有一副菩萨心肠。小男孩捉起一只还在动的海星,使劲把这只棘皮动物往水里扔,他捉了又扔,扔了又捉,马不停蹄的重复着好似机械人的动作。他的动作深深吸引了一位好奇的旁观者,旁观者步行到小男孩面前。目睹眼前满滩的海星,旁观者告诉小男孩,以小男孩一个人的力量是救不了所有海星的。旁观者的提示令小男孩更加不快乐,但固执的他还是继续把海星往水里扔,并告诉自己,能救多少,就救多少(而小沙弥成功救了一窝蚂蚁。)就算被骂,也没有关系。 如果鲸鱼可以由大变小,再由小变大,当它搁浅的时候,它们的体积可以变成和海星一样,那该多好啊!如果鲸鱼也是那么小,那该多好啊!因为每当鲸鱼搁浅,人们面对的其中一个问题是,如何让这庞然大物(蓝鲸体长可达31米,体重150吨,那可需要集合多少只蚂蚁或多少只海星才得到一条鲸鱼的重量?真令人惊讶!)重归大海怀抱,尤其并不是每一条鲸鱼在听到音乐时都愿意很理智地游向海中央。 自盘古初开,鲸(Cetacea)就是世界上最大的动物,其实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属于哺乳类动物的鲸,也和人类一样,生活在陆地上,只是它们转换了居住的地方,所以目前我们所认识的鲸都是生活在水里,和人类一样,鲸也是用肺来呼吸,鲸的体内含有大量可以保暖的鲸脂。 现今,鲸的亚目可被归类为,须鲸亚目(Mysticeti)与齿鲸亚目(Odontoceti)。抹香鲸、独角鲸、逆戟鲸、瓶鼻鲸、海豚都来自于齿鲸亚目;座头鲸、蓝鲸、灰鲸、长须鲸、北极露脊鲸则来自于须鲸亚目。蓝鲸(Balaenoptera musculus)不只是最大的须鲸,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动物,而贵妇们所熟悉的抹香鲸则是最大的齿鲸。 齿鲸是有固齿的鲸鱼,虽然须鲸同齿鲸一样有胚齿,但,也唯有齿鲸的牙齿可以长大。齿鲸和肉食恐龙一样需要牙齿来捕食,而须鲸不需要借助牙齿来捕食。靠食物链中小小个体的浮游生物赖以维生的蓝鲸,其上颚长有鲸须,进食时,它只需要张开大口,把海水连同浮游生物一齐吞进嘴里,然后,用它的舌头把海水由嘴里压出,而被鲸须挡在嘴里的浮游生物就被它吞下了。 座头鲸是天生的表演家 华人把春天视为非常重要的季节,但,在蓝鲸的字典里,排行第一的季节却是夏天。每一头蓝鲸都很期待夏天的到来,它们会在极地度过它们的夏天,每到夏天,南极的海面布满浮游生物,如磷虾(属于甲壳类动物的磷虾也是人类捞捕的生物之一)。夏季的到来可以让蓝鲸饱餐一顿,随着季节的转变,蓝鲸必须离开南极,它们将会游上几千公里的水域,才可以在温暖的水域度过寒冷的冬天。迁移途中,蓝鲸会遇见其他的海洋生物,当然也包括其他的鲸群。 鲸鱼可以互相沟通,蓝鲸也不例外,但,最爱讲话的却不是蓝鲸,如果鲸鱼中也有很多人类的不足之处,那最多话的鲸鱼非座头鲸(Megaptera)莫属。座头鲸是天生的表演家,它的歌声也很动人,听它唱歌本应是一件很令人着迷的事,但,要是必须听上长达15个小时,那将不会是一件令人陶醉的事。地下喷泉(美国黄色公园)、人造音乐喷泉等都是游客向往的景点,而在茫茫大海中,善于喷水的鲸,也能为人类带来无穷的乐趣。 蓝鲸、抹香鲸、北极露脊鲸等都是捕鲸船力追的对象,鲸脂、鲸肉以及抹香鲸体内的龙涎香都可以为业者带来可观的收入。初期,人们用小船出海捕鲸,随着科技的日益先进,大型的船只也加入捕鲸行业,它们的加入为业者带来更多的战利品,鲸的数量也曾一度滑至最低点,随着人类对鲸鱼的重视,很多捕鲸船都不再出海捕鲸了。 和其它动物一样,造物主也让鲸鱼拥有独特的一面。这也促使人们成功开发了观鲸业,观鲸的地区包括昆士兰(澳洲)、纽芬兰(加拿大)等地,观鲸业也受季节所限制,有的地区只能欣赏某一种鲸鱼,再加上自给自足的鲸鱼(不包括水族馆)习惯了自由的生活方式,有机会看到这巨兽的人说:“当它把头、鳍和身体升出水面的那一刻,惊讶的同时,我也体会到人类真的很渺小。”
3月前
3月前
4月前
5月前
6月前
疫情三年多后,我们3兄妹第一次带年迈母亲出门,目标是亲临双武隆渔村体验天空之镜,夜赏蓝眼泪,品尝海鲜大拼盘。我充满期待,两腿早已跨出去,味蕾更是全开花。 母亲在渔港长大,对海水沙滩一点都不陌生,然而,这趟行程却别有一番滋味…… 晚餐享受了丰富的海鲜火锅料理,我们走在木板桥上,海风轻轻吹送,领我们到凉亭观赏夕阳美景。骄阳如赤红眼瞳高挂青空,转眼已分化成夺目金黄,穿透波光粼粼海面,我的心情为之激荡。吸引我的是浩瀚无垠的青空?还是辽阔无际的大海?又或者只是美得醉心的夕阳红?此时,藏在谷底的繁琐事务,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心思还未了,金黄之瞳已缓缓没入海平线,天色开始灰朦,导游召集大家穿上救生衣,准备下船。 渔船在大海中冲浪,马达声与潮水搏击,浪花在船尾翻滚,此起彼落。冲了约莫半小时,行驶速度逐渐缓慢,犹如渔人划桨前行,没入黑夜。我们停驻海中央,环顾四周,漆黑如墨,只有船头灯闪烁,时暗时亮,俯身船沿向下望,不禁怀疑:蓝眼泪在哪? 坐在船头船尾的渔夫,手握长柄渔网,往海水里捞,星星点点的浮游生物,稀稀落落黏附网中,船上的游客兴奋得拥前扑后,我探头探脑,只望见星点靛蓝,闪着荧光,渔人来回几次打捞,数量依然稀少,一阵兴奋一阵失落。其实蓝眼泪的多少有赖于气候,这回宛如羞答答小精灵,不愿浮出水面打招呼。 船上只有两位老人家——母亲和一位身材中等的老夫人。老人家不能像小孩和年轻人那般拥到网前,只能静候。善解人意的船夫突然将捞起的星点蓝眼泪撒向她们,哇声四起,两老成了“蓝精灵”,欢笑声划破黑夜,萦绕小船。 我们想将蓝眼泪捧在掌心,然而,点滴数量只落在指间,柔软如琼脂,当手机闪光灯一亮,不及一分钟蓝光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们像玩捉迷藏,你躲我捉,我捉你躲,蓝光闪速落入暗幕里。即使不能将蓝眼泪拥入怀,能荡漾海中央,享受片刻宁静,不失一种愉悦。 我思忖:落在游客手中的小东西,是否意味着生命快结束?若欣赏一瓢发光的蓝后,再将你们送回海洋,是否能延续浮游生命?希望欣赏大自然之余,莫忘爱护海洋,生物才得以生生不息。 这趟行程的第二个卖点是天空之镜。朋友群分享的照片太吸睛,我期待梦幻之美。早餐后,船再度驶入大海,船身越来越近大浅滩却无法前行,我们必须步行前往目的地,眼前所见,是凹凸不平,色泽暗淡的泥滩,浅水都在泥塘窟窿里,与想像中薄薄又平静的浅水滩差距千里,要如何使真实景象,完全对称如清晰镜子反射出来?脑海打着问号。 工作人员吩咐大家先去挖蚌,他们需要做些准备。只见员工拿了耙子扒平泥滩,挖出一个弧形洞,洞里有一窝浅水,再将泥泞堆成小丘围绕洞口阻挡水流,又用类似锌板薄片,面向人造弧洞插入泥滩,形成“天空之镜”。一切就绪后,摄影师躲在彩虹伞下,吩咐游客站在那窝水前,摆出各种姿势,再借助智能手机创造奇迹。当一张张色彩鲜丽,倒影对称的作品展现眼前时,“天空之镜”也结束了。 回到渔村,午餐是海鲜大拼盘,我们品尝各种鲜味,煎炸、炒煮,香辣、干湿,都是海洋子女精心炮制的渔港风味。游这一趟渔港,除了带一瓢蓝,也收获了渔民淳朴敦厚的情谊。
7月前
8月前
生活在海洋中的鲨鱼多达500种,形态习性各异,从小至比成人手掌还小到大至足与鲸比拼,从绵羊般温驯到狼虎似的凶残,然而一般人在海里最怕遇到鲨鱼;太多鲨鱼攻击人的故事在人脑里烙印了挥之不去的错觉,以为鲨鱼都是极度嗜血的人类天敌,好莱坞电影《大白鲨》加深了鲨鱼大家族的污名。 鲨鱼中的巨无霸鲸鲨也是最大的鱼类,只有某些鲸的体型超越它,但鲸不是鱼,而是和人类同属哺乳动物,需不时浮上水面来呼吸。鲸鲨鱼如其名,身长可达12米,比某些鲸还要大。它蓝灰色的背部密布浅色斑点和线条,头部扁平,阔嘴巴,专吃磷虾和小鱼,对庞然大物的人类毫无兴趣,因此潜水员如有幸在海里和这温驯的巨无霸相遇,尽可放心和它近距离交流,但切忌干扰它,否则他尾鳍摆一摆便消逝无踪了,岂不可惜? 我在1991年5月受训成为认证潜水员后,除了和同伴一起到国内各地潜水,多年来也结伴去了海外十几个国家,窥探世界各地的缤纷海底世界,看到了许许多多生活在珊瑚礁的动植物,也看到不少平素在深海游弋偶尔出现在珊瑚礁附近的远洋鱼类,包括金枪鱼、梭子鱼、杰克鱼、鬼蝠魟、白鳍鲨、黑鳍鲨、灰礁鲨、豹纹鲨、双髻鲨等,就是没见过鲸鲨影踪,留下个巨大遗憾。 2009年12月中,我和一众14个同好飞往印度洋蕞尔岛国马尔代夫,乘坐船宿潜水船在几个环礁的海域潜水。那是我第二次造访马尔代夫,选择年终去是因为据说那是鲸鲨出没的季节。我于2002年6月首次到该岛国潜水,和几个伙伴带了各自的另一半住在一个礁岛上的度假村,度过一段美好时光。 有机会和鲸鲨同游 旧地重访的前后6天时间里,我们在不同地点共潜水17次,结果神出鬼没的鲸鲨只现身一次,还是大伙全留在船上,四处巡航寻找,才让潜水长望见鲸鲨影子,叫大伙跳海。我当然也马上跨大步跳进海里,透过近视面镜在水里东张西望,哪有什么鲸鲨?潜游寻找了好一阵子,终归还是失望!整团人就只有几个幸运儿惊鸿一瞥地捕捉到鲸鲨的影子;那么多人骤然噼里啪啦跳进海里,什么东西都被吓跑啦!巨无霸的胆子也不见得很大。 2014年2月中,我再次出击,和内子美英从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乘坐10小时夜班巴士到吕宋岛南端的黎牙实比市(Legazpi),再改乘个半小时小巴前往董索(Donsol),一个人口5万的滨海小镇。它以观赏鲸鲨闻名,有“世界鲸鲨之都”的雅号,每年2至5月乃鲸鲨出没的季节。 安排住宿后,我俩乘三轮车到3公里外的游客中心,购买了观鲸配套,和4个白人游客共坐一艘舷外浮杆木舟出海寻鲸鲨去。我自备有近视度数的面镜,其他浮潜配备则是租来的。一起出海的除了船夫,还有个鲸鲨交流官和两个瞭望员。在整个搜寻鲸鲨芳踪的过程中,他们3人分头站在船首、帐篷脊梁前端和尾端,眼观四方,结果我们从上午10点1刻开始,在茫茫大海巡航了3个钟头,一无所获,连海鸟也没一只。来自南非的船客投诉说这已是他的第三次观鲸鲨尝试呢! 正当大伙感到绝望烦躁之际,另一艘船向我们传来见到鲸鲨的讯号,船夫飞速过去,船上的3对“千里眼”搜素一番,终于找到了鲸鲨,交流官叫我们跳海,我最后下水,刚来得及看到鲸鲨的大头在我身下1米处滑过,转瞬即下潜不见了。南非客较机警,成功潜泳到鲸鲨下面,摄录了其泳姿,可惜海水浑浊不清,影像不太清晰。 返回黎牙实比市后,我们在早上7点左右走到离客栈不远的海堤边,循当地人指示,获得意想不到的惊喜,看到了几尾在离岸不远的海面忙着来回觅食的鲸鲨,尾鳍、背鳍和大嘴巴不时露出水面,有时还游得挺靠近海堤呢!几艘小船的船夫把握时机,载客出海与鲸鲨近距离浮潜,每人收费1000比索(约76令吉),十分吸引人,可惜我泳裤和近视面镜都留在客栈,只能扼腕唏嘘。和董索相比,这儿只需区区小费即肯定有机会和鲸鲨同游,真是太棒了,而我竟错过了这难得机缘! 我并非宿命论信徒,但生活中可遇不可求的事太多了,有时真不由得不遵奉“命中无时莫强求”的训诫。然而,不经过锲而不舍的追寻和争取,又怎知道命中有无呢?
8月前
8月前
9月前
9月前
10月前
10月前
10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