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消费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月前
(北京24日综合电)拼多多今冬的市值超过阿里巴巴,中国银行又一轮降息,钱袋子小了,直接反映在购买行动上。中媒报道,在收入减少或不稳定之下,消费回归理性,许多人收紧钱包,改当“不买族!” 《界面新闻》报道,今年双11期间,包裹数量增长23至24%,总交易额的年增速却仅有2.1%,远低于包裹增速;这不光说明每个包裹的平均单价变低,也说明对于大单的消费,更多人的选择是不买,或转而选择低价商品。 在豆瓣“不要买”消费主义逆行者小组里,已经聚集了约37万名“理智鹅”。小组创建于2020年10月,成员们主打“理性消费,物尽其用”,各种购物清单,在这里转变成不买清单。他们是双11的局外人、消费主义逆行者,如今也有了一个新的名字:“不买族”。 在选择不买的人群中,不买衣服或许只算得上是入门,进阶玩家即使在双11,也能忍住什么都不买。平日里则能不买就不买,实在不行再找平价替代品。例如仰仗星巴克提神的打工人,改绕道走进瑞幸。 小组中,有人发布“挑战2023年一年不买”贴文,不买的物品涵盖服饰鞋包、奶茶外卖零食、家电;这一年中,只消耗存货与购买必需品。许多人不买的理由很简单,“还是存起来更有安全感。” 这些不买族各出奇招,有人使用“等量换算法”,例如“买下来要打几天工”、“能买几斤牛肉啊?”还有人找到代替购买的方法:加入旧物群“以物换物”,群里的大家会互相赠送闲置物品,只需要在群里“许愿”即可。 不买族的背后,最直接指向是收入。浙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殷剑峰,在研究居民的消费习惯后发现,居民消费率的高低由两个因素决定:第一,是在整个国民收入中,居民可支配收入究竟占了多少比例?第二,则是消费倾向。也就是说,在可支配收入中,人们有多少比例愿意用来消费? 在这两个因素中,收入是决定性因素。因为消费倾向依赖于收入,如果收入高,并且稳定,对未来有信心,消费倾向自然也就高,反之就低。(中时新闻网)
2月前
2月前
杯葛行动已经造成人们进一步分裂:参与杯葛者vs去光顾被杯葛商家者。 网上流传着一幅幅Yes和But的理想完美与残酷现实对比梗图,往往令人莞尔一笑。梦想很美好,现实很残酷。最近的杯葛挺以商品行动造成被杯葛的连锁快餐店为了减少损失、刺激销量,部分商品减价促销,使正在面临通胀之苦的消费者,特别是低收入群体意外得到小小的渔人之利。 随便举个例子:麦记的某些套餐售价才不到11令吉,即有一碟“辣死你妈”椰浆饭、一块炸鸡、一杯饮料。这个价钱比在一般熟食食肆来得便宜,又可以在舒适的餐厅内享受冷气及享用美食。吃腻了小摊档熟食的外食者,正好试试转换口味。 杯葛导致套餐减价促销对于外食群体来说,尤其是一家几口人的家庭,一餐大概可省下几令吉到十多令吉。通胀居高不下之际,大家能省则省(当然不是叫你餐餐都吃快餐),这真的是意外收获啊!我还发现,麦记还有3款很多店家现在都因为成本高涨支撑不了而取消了的5令吉爱心餐呢! 本地穆斯林杯葛挺以商品不仅见效,似乎还会持续直到这场远在千里之外的战事结束为止。凡事有利必有弊,杯葛行动导致某些商品被逼降价促销,使某些消费者得以用更少的钱买到同样的商品,同时做到开源节流,也满足了消费者捡便宜的心态。这也许是杯葛行动的另一种反效果吧? [vip_content_start] 我并非跟杯葛者唱反调,只是从精明消费的角度来看待这事实。我是反对战争的和平爱好者,对于杯葛行动没有意见。我跟其他人一样,只想保持平常的生活节奏。 事实上,杯葛行动已经造成人们进一步分裂:参与杯葛者vs去光顾被杯葛商家者。这种“你不帮我杯葛敌人,没关系;但是,你却去帮我的敌人,那等于你就是我的敌人”的战略思维,真是后患无穷。 这种根据本身利益目标和敌人的关系而决定对待别人的态度及行动的“敌我论”或“敌友论”,不止分化人们而且还会产生寒蝉效应。 时事触觉敏感的网民,近来已不太敢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他们光顾被杯葛快餐店和商品的图文动态,以免刺激到网民的穆斯林朋友。我倒觉得,人们用自己的钱,买想要的商品,又不犯法,绝对心安理得,不必躲躲藏藏,但也无需大唱反调。 这场杯葛行动有没有吓退外国投资者,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此事反而促进了少数本地快餐饮食商家顺势而起。人们也开始意识到,某些饮料食品其实平时少吃甚至不吃也没有关系,可能还因祸得福而保持健康饮食习惯呢! 此外,杯葛行动也凸显了自由经济市场的重要性,消费者的选择权及购买力更是关键。 部分穆斯林转向光顾本地商家,能否带动内需,刺激国内经济增长?由于事情还在演进中,一切都言之过早。身为消费者小人物的我们,固然无法改变大趋势,也不能置身事外,在完美结果出现之前,惟有只顾眼前利益,尽量捡便宜?
3月前
3月前
4月前
4月前
4月前
4月前
求人不如求己,我们可能必须更激进的改变自我去适应无法制止的通胀生活。 我国当前经济局势,表面上风平浪静,多项数据指数皆处于受控制的正常水平。实际上,大马经济前景随着国际时势发展暗流涌动,大部分人承受通胀之苦,并把希望寄托于政府。 某些人一针见血指出:问题在经济,笨蛋!经济问题就是钱的问题。只可惜,单靠个人力量,无法解决钱的问题,人们唯有苦中作乐:既然是钱可以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问题是没有钱。其实,通胀问题从来都不止是钱的问题而是人的问题。 面临世局动荡与国际经济不明朗造成的通胀难题,大家把矛头指向政府,不止希望政府加倍努力解决问题,还期待政府高抬贵手,提供相应补贴的同时也设法为民增加收入。 政府固然有多项政策可管控经济发展,而且在数字经济和知识经济时代之前,都发挥了作用且取得良好成果。 然而,随着IT发展带动了世界经济环境产生变化而出现了不少新事物,包括这些新事物所带来的负面经济,则是传统经济政策无法管控的。例如:共享经济、加密货币、区块链技术、人工智能、物联网、虚拟商品等,还有负面的:电讯诈骗、洗黑钱、网络赌博、侵权盗版等,各国至今都还没有一致且有效的解决方案。 据我所知,经济学的核心是研究资源的分配与利用,并专注于3个大问题:如何生产产品?谁获得这些产品?人们如何使用这些产品?通胀显然是一个重要的经济问题。 [vip_content_start] 以我浅见,政府不太可能短期间解决通胀难题,因为日趋严重的国际经济环境、天灾人祸战乱等由不得政府管控。 凡事都怪罪于政府,这是人之常情,我也一样。若think outside the box是否有不同的结局?面对通胀,人们依然想靠仅有的稳定收入过着跟平时一样的生活水平,是不是个人就没有责任去降低甚至化解通胀所产生的困境呢? 我以前说过,疫情期间无奈之下的降级消费,或可应对通胀。如今,大局势恶化,政府也帮忙不了多少。求人不如求己,我们可能必须更激进的改变自我去适应无法制止的通胀生活。 譬如,通常人们外卖一杯十多令吉的品牌咖啡,反而甚少打包几令吉的ikat tepi咖啡。多付的十多令吉到底买到别人对我们的羡慕眼光?或者是我们在别人眼中身价高人一等?若别人的印象可以使你活得更愉快、更满足,那么你变成“月光族”还算是物有所值,就别再喊通胀害惨你了! 依此类推,衣食住行,各项消费都顺应而改或缩减消费次数,撇除华丽的虚荣外表,回归现实的实际本质,势必可减低通胀的影响。 我知道这是忠言逆耳,人们通常都无法也不想脱离舒适区。话虽如此,如果你仅靠一份稳定的收入而坚决要维持现有的生活消费水平,则必须承担后果。这种逆势而上的毅力,值得赞许。但是,我不得不说,那是传统思维的赞许,以目前局势而言,我唯有献上一句:祝你好运。
4月前
4月前
4月前
4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