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满月

6天前
(新加坡19日讯)新手妈妈潘嘉丽的儿子转眼满月,不过由于与儿子还在月子中心,因此没有大事庆祝,但仍有准备弥月礼盒送给新加坡的亲友们。 潘嘉丽接受《新明日报》访问时透露,弥月要剃头的习俗,她和丈夫决定不跟从,“因为我们不舍得剃掉他浓密的头毛。” 谈到升格当妈妈的感觉,她笑言前觉得自己有点像乳牛。 “努力确保自己的奶量往上升,但也不勉强自己,因为我觉得妈妈要保持心情愉快,所有事情才会顺利,然后也时刻提醒自己不要急,也不要因为小孩躁动就很心急,一直跟自己说稳扎稳打才是王道。” 除了喂母乳,新手妈妈的她觉得最大挑战就是替儿子换尿布和洗澡,“因为现在宝宝不管是洗澡或是换尿布都很容易大哭,自己就会手忙脚乱!但每天都在进步中!” 潘嘉丽是剖腹生产,她告诉记者目前外在的伤口愈合得不错,但医生还是嘱咐她现阶段要好好休息。 她坦言每天看到自己的身材有点发胖,就迫不及待想要运动减肥,“现在应该是我看过最胖的自己,然后肚子的部分松弛,让我有点焦虑,虽然这么说,但我还是会以健康为优先!” 这个月来,潘嘉丽忙得“团团转”,幸好身边有老公游政豪。潘嘉丽说:“老公也在身边帮忙照顾,如我亲喂儿子,老公拍嗝;我换尿布,老公负责帮儿子洗澡,慢慢地找到了彼此的节奏。” 潘嘉丽对于老公肯伸出援手帮忙表示欣慰,她说:“他愿意帮忙一起努力照顾好宝宝,这真的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安慰!” 潘嘉丽看着“醋咪”(暂时取的昵称)一天天的长大,心中满是兴奋,她开心地分享:“每天成长样子都会稍微有一些变化,一开始的嫩婴就是吃睡拉撒,但过了两个星期后感觉他好像更有意识了,有更多的表情,会皱眉头会发出不耐烦的声音!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脑补,就会觉得他吃手手表示饿?手也会反抗,就是say no的感觉?也会觉得他某一些小哭闹是想骗抱,哈哈哈!”
2月前
7月前
9月前
南安旧俗,婴孩出世满月要搓满月丸,4个月要做蟠桃粿,周岁要做红龟粿,连同红鸡蛋、麻油饭等物,用来拜床母的。床母只有婴儿看得见她。婴儿一个人躺在床上,有时会自己发出笑语,仿佛有谁在对他说话、在逗弄他似的。那就是床母在教婴儿说话了。 满月洗儿,用荆芥草泡水,浴桶内放置熟鸡蛋,唤邻里众小童各来捞蛋吃,谓之捞“缘卵”,借此结缘,望日后多多疼顾之意。光复之初,谁家逢到捞缘卵,或有小缘友缺席,探问之下,原来已在战乱时罹难,大家无不落泪。 周岁拜过床母,要让婴儿“踏红龟”,即让婴儿的脚踩在红龟粿上。表妹周岁拜过床母,犹未及踏红龟,忽闻警报,大人抱之逃难。俗有“补生日,无补度晬”(泉州话,意思是“[照例]只有补做生日,不补做周岁”)的规矩,表妹因此永远错过了踏龟祝福的仪式。 表妹长到10岁,渐渐懂事,听阿妗说她是没有踏龟的孩子,不免耿耿于怀。有一个在街边替人占鸟卦的伯伯曾说,表妹前生是天上的仙人,只因犯了天条,所以到人间来受罚的。表妹信以为真,闷闷不乐。阿舅问明原委,不禁笑道:“那卦佬哪里真懂算命?不过混口饭吃,随便哄你,你倒信他!” 阿舅告诉我们,他自幼体弱多病,南安洪濑有一个神算子,算他活不到1万1000天。有一天,阿舅遇见有人卖龟,其中有一只伤弱的乌龟,阿舅一见,起了怜悯之心,便买了下来,打算放生。有认识阿舅的人,说他该买一只健龟,放了才有功德,那只弱龟放了也活不了多久,放生还不等于放死呢!阿舅对那人说: “比如你不幸染病,又遇到土匪要来害命,有一个武艺高强的壮士要帮你打退悍匪,旁边忽来一人阻止道:‘壮士请三思!就算壮士从土匪手中救了这人,壮士能保证他过后不会病死吗?’请问,你这时是希望壮士听那人的话,还是不听好呢?” 阿舅深信,对乌龟而言,能争取多活一刻,总胜过被人宰了下在滚沸的水里煮。于是,阿舅不顾他人讥笑,悄悄把弱龟带到河边放生,那龟还浮出水面看了看阿舅。 说也奇怪,打那以后,阿舅的病便见好了。到17岁上,泉州匪患、兵患闹得很凶,时兵时匪,亦匪亦兵。阿舅只好告别洪濑中厝的祖居,与外婆同赴厦门,搭船下南洋来。转眼过了一纪(1纪=12年),年将30,阿舅咳病复发,自忖:“莫非神算子的话要应验了?”却在这时,日本兵忽然到来,阿舅和其他华人男丁一起被押上兵车。 命,不算也罢 兵车往破舯舡(Tongkang Pechah,舯舡破碴,今称中江)方向驶去。阿舅在车上,自恨何不早一天死去。心里一急,咳得越发厉害了。日兵嫌阿舅吵,喝骂阿舅。车行颠簸,阿舅咳个不停,其中一人便将阿舅踢下车去。当时,兵车正越过左新邦(Simpang Kiri)河,阿舅跌落桥下,受了点皮外伤。阿舅害怕后面还有别的车队,一直等到太阳下山,才摸黑从桥下爬上来。 以后才知道那天车上的华人一去不返,恐怕是终结于乱葬坑(俗称万人坑)了。阿舅认得踢他下车的人是个台湾兵,并形容那人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仔细想想,阿舅如若不病,台兵便不会踢他下车。真正救了阿舅一命的,其实正是阿舅的病哩! “我今年已42,超出了从前算定的命数,”阿舅说。“就算活100岁,也不过三万多天的光阴,何况活到3万天的人非常稀少呢?” 其实,不该知道或不必知道的事,还是不知道的好。命,不算也罢,尤其是在乱世。(明日续) 【阿舅的故事三之二】夫子不轼/鹰童(居銮) 【阿舅的故事三之三】长城/鹰童(居銮)
1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