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漫画家

3月前
陪伴过无数小学生的《哥妹俩》月刊,将在2023年中迎来第两百期。作者徐有利多年前曾经说过,当《哥妹俩》来到第两百期就会停刊,所以果果和美美真的要跟读者说再见了吗? 2023年,儿童漫画《哥妹俩》月刊迎来20周年,出版社为此举办盛大的庆祝活动,毕竟中文儿童漫画要在本地生存已经很艰难,还要能畅销20年就更不容易。 这20年,作者徐有利从有利哥哥变成有利叔叔,一直看着读者群的变化。如果要说最大的变化,他认为是现今读者对文字的理解能力比以前进步了。 “我们做过统计,《哥妹俩》早期的时候,主要读者群是五六年级的小学生,那时候一年级学生基本上都看不懂《哥妹俩》的内容,他们对文字的理解还停留在“爸爸早,妈妈早”这种程度,所以当时几乎没有一年级学生会看《哥妹俩》。”他说:“可是这20年来,尤其这七八年来,五六年级的读者开始少了,因为手机时代来了嘛,反而一二年级的读者群正在增加,他们基本上都看得懂内容,这表示他们受的教育越来越深了,也因此可以想像他们的压力很大一下。” 身为作者,他没有想过要为了迎合读者变化而改变创作内容和风格,因为他很清楚《哥妹俩》就是要画给小学生看,不可能大小通吃,否则定位会很模糊。也因为这样,他从来没有想过哥妹俩长大后会是什么样子,尽管很多读者经常问他为什么不画大人版的《哥妹俩》。 从幼稚园课本插画家到哥妹俩作者 今年6月的吉隆坡海外华文书市,徐有利在《哥妹俩》20周年庆典上分享创作历程,从头说起《哥妹俩》如何诞生。 想当年,他离开学校后做过很多工作,却始终找不到人生方向,于是决定给小时候的梦想一个交代,想要尝试创作漫画。但他当时连要用什么样的纸张和什么样的画笔都不知道,所以他希望学习出版的流程,就去应征了联营出版社的美术员一职。 进入出版社之后,他为相当多幼稚园书本画插图,而幼稚园书本最常出现的人物是小孩子,无形中训练了他对小孩子造型的绘画功力。“当时候的马来西亚市场,漫画家都喜欢画青少年漫画,没有人愿意画儿童漫画,因为儿童漫画感觉很幼稚。我在出版社10年后也算是交出了一点成绩,幼稚园的书卖得蛮不错,我就趁势跟出版社王经理要求圆我小时候的梦想,要画自己的漫画。” 出版社当时很爽快地答应了他的要求,他就开始构思漫画大纲和思考自己的强项究竟是什么。他说:“我的强项就是画小孩子的造型,既然如此,我不如画给儿童看的漫画,《哥妹俩》就是这样诞生。” 人在江湖 身不由己 1997年,《哥妹俩》单行本面世,销量并不理想,所以他一度怀疑起自己的能力。到了2002年,他不甘心一辈子就只为课本画插图,于是决定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心想如果又失败,那就以后再也不画漫画。 后来的故事我们都知道,《哥妹俩》自2003年以月刊形式出版以后,不但深受小学生喜爱,也得很多老师和学生家长的正面评价。但这些对徐有利来说都是后话,因为他坦言,1997年推出第一本《哥妹俩》就真的为了圆梦而已,《哥妹俩》能有今天的成就其实远远超出了他的估计。 许多年前他曾经说过,当月刊更新至第两百期就会完结,这一点维基百科也有记载。2023年中,《哥妹俩》终于来到200期的里程碑,但忠实读者可以稍微放心,《哥妹俩》暂时还不会停刊。 徐有利接受【新教育】专访时解释,《哥妹俩》没有办法在第两百期停刊,因为他还没想到一个可以让读者留下深刻印象的结局。但更重要的原因是所谓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之前合作的出版社卖给了另一个出版集团,换言之他的合作方换了老板,如果他这时候说不再画《哥妹俩》,影响的会是编辑、销售员、印刷、物流等产业链,他会因此觉得过意不去。 “现在来到这样的阶段,我基本上是放慢了创作的步伐,因此,月刊方面可能再画两三年我就要给它停刊,改成不定期(出版),因为月刊的话其实压力很大,没完没了,画完这个月又要准备下一个月,画完下一个月又要准备再下一个月,这种压力压了我20年,所以我打算够了,要给它停。” 坚持手绘 不曾脱稿 除了赶稿压力,他还有部分压力可能来自社会对他的期待。当《哥妹俩》被视为儿童的优良读物,他身为作者仿佛得背负社会责任,不能有误人子弟之嫌。 对于背负社会责任这一点,他心里其实颇无奈,因为他当初纯粹想要画漫画,无形中却被赋予社会责任,形成一股压力。他说:“早期我甚至很抗拒读者称呼我老师,我受不了这个称呼,因为我小时候其实算是一个很顽皮的学生,见到老师我都要躲开,现在反而我变成老师,我很不习惯。所以坦白讲,我有点无奈,背负社会责任我不敢说,但应该画怎样的内容给小孩看,这点我还懂。” 这20年来,哪怕他经历过3次心脏手术,他都不曾脱稿。但他慨叹3次手术“不是开玩笑”,尤其2022年最近一次的心脏绕道手术更是回想都觉得可怕,如今他画久了视线会慢慢模糊,坐久了身体也会酸痛,“不像年轻的时候一天画四五张原稿都没问题,现在一天画两张都觉得很辛苦。” 尽管电脑绘图的效率已远远超越手绘,但他至今仍然坚持手绘。他所谓的手绘不是完全抗拒电脑辅助,而是手绘过后,经电脑扫描和用电脑上色,以及通过电脑添加一些效果和处理文字。他坚持手绘原稿,因为他觉得手绘的作品独一无二,不像电脑绘图的作品能够轻易地被无限复制。 不只影响孩子还有父母 《哥妹俩》陪伴无数小学生成长,包括他本身4个孩子。他的孩子是否曾经给过任何反馈?他说没有,孩子通常都是看完了就把书放一边。 他的孩子似乎对绘画没有太大兴趣,更不用说有意接手《哥妹俩》。他猜想,这可能因为他在孩子小时候跟他们说过:“你们在学校的时候,如果有同学拜托你们把《哥妹俩》带回家给爸爸签名,你们不要答应,我不会帮你们签的。”他如此坚决,只因为担心孩子会仗着爸爸是有利叔叔而变得狂妄自大,才下了这种禁令。可能因为这样,他的4个孩子都只乖乖当爸爸的读者,并没有要继承衣钵的意思。 可他毕竟还是影响了很多别人家的孩子,经常会有家长告诉他,说他们的孩子都不看书,因为《哥妹俩》才愿意拿起书本阅读,看在家长眼里很是欣慰。 这让他不禁感慨,说他小时候的那个年代,漫画在父母眼中都是不良读物和浪费钱的东西。“可是当以前的小孩变成现在的父母,漫画就不再是洪水猛兽,反而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手机,漫画跟手机比起来根本威胁力很弱,如今父母亲看到孩子愿意拿起书来看,即使是漫画都会很开心,至少孩子可以从漫画认识一些中文字。” 害怕想像哥妹俩长大后的模样 身为一手孕育哥妹俩的作者,在《哥妹俩》月刊迎来20周年之际,他了无遗憾,因为《哥妹俩》带给他的成就感已超越他的预期,当初他没想过画一本漫画居然可以变成一项事业。 问他可曾想过果果和美美长大后的样子,他说完全没有想过,也不敢想,因为担心破坏哥妹俩在读者心中的形象,而且他身为角色的创造者,如果角色长大后的样子在他脑海定型,“那就是很可怕的事情了。” 也许,每个人心中都真的住着一个孩子,而住在他心中的孩子,肯定包括那一对长不大的哥妹俩。 更多【新教育】点看: 饥饿30自办营营长分享“传承”经验 流量真能转化成资金吗?媒体应思考自己的定位! 【研究故事】利用稻壳灰  减少混凝土生产中的二氧化碳排放 十年深耕沙巴土立  灌输营养均衡、改善社区贫困 AI当道人人担心饭碗不保 拉曼大学助学生掌握软技能
8月前
8月前
9月前
9月前
11月前
11月前
12月前
1年前
1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