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潜水

2天前
3天前
4天前
1月前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4月前
4月前
6月前
6月前
6月前
7月前
生活在海洋中的鲨鱼多达500种,形态习性各异,从小至比成人手掌还小到大至足与鲸比拼,从绵羊般温驯到狼虎似的凶残,然而一般人在海里最怕遇到鲨鱼;太多鲨鱼攻击人的故事在人脑里烙印了挥之不去的错觉,以为鲨鱼都是极度嗜血的人类天敌,好莱坞电影《大白鲨》加深了鲨鱼大家族的污名。 鲨鱼中的巨无霸鲸鲨也是最大的鱼类,只有某些鲸的体型超越它,但鲸不是鱼,而是和人类同属哺乳动物,需不时浮上水面来呼吸。鲸鲨鱼如其名,身长可达12米,比某些鲸还要大。它蓝灰色的背部密布浅色斑点和线条,头部扁平,阔嘴巴,专吃磷虾和小鱼,对庞然大物的人类毫无兴趣,因此潜水员如有幸在海里和这温驯的巨无霸相遇,尽可放心和它近距离交流,但切忌干扰它,否则他尾鳍摆一摆便消逝无踪了,岂不可惜? 我在1991年5月受训成为认证潜水员后,除了和同伴一起到国内各地潜水,多年来也结伴去了海外十几个国家,窥探世界各地的缤纷海底世界,看到了许许多多生活在珊瑚礁的动植物,也看到不少平素在深海游弋偶尔出现在珊瑚礁附近的远洋鱼类,包括金枪鱼、梭子鱼、杰克鱼、鬼蝠魟、白鳍鲨、黑鳍鲨、灰礁鲨、豹纹鲨、双髻鲨等,就是没见过鲸鲨影踪,留下个巨大遗憾。 2009年12月中,我和一众14个同好飞往印度洋蕞尔岛国马尔代夫,乘坐船宿潜水船在几个环礁的海域潜水。那是我第二次造访马尔代夫,选择年终去是因为据说那是鲸鲨出没的季节。我于2002年6月首次到该岛国潜水,和几个伙伴带了各自的另一半住在一个礁岛上的度假村,度过一段美好时光。 有机会和鲸鲨同游 旧地重访的前后6天时间里,我们在不同地点共潜水17次,结果神出鬼没的鲸鲨只现身一次,还是大伙全留在船上,四处巡航寻找,才让潜水长望见鲸鲨影子,叫大伙跳海。我当然也马上跨大步跳进海里,透过近视面镜在水里东张西望,哪有什么鲸鲨?潜游寻找了好一阵子,终归还是失望!整团人就只有几个幸运儿惊鸿一瞥地捕捉到鲸鲨的影子;那么多人骤然噼里啪啦跳进海里,什么东西都被吓跑啦!巨无霸的胆子也不见得很大。 2014年2月中,我再次出击,和内子美英从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乘坐10小时夜班巴士到吕宋岛南端的黎牙实比市(Legazpi),再改乘个半小时小巴前往董索(Donsol),一个人口5万的滨海小镇。它以观赏鲸鲨闻名,有“世界鲸鲨之都”的雅号,每年2至5月乃鲸鲨出没的季节。 安排住宿后,我俩乘三轮车到3公里外的游客中心,购买了观鲸配套,和4个白人游客共坐一艘舷外浮杆木舟出海寻鲸鲨去。我自备有近视度数的面镜,其他浮潜配备则是租来的。一起出海的除了船夫,还有个鲸鲨交流官和两个瞭望员。在整个搜寻鲸鲨芳踪的过程中,他们3人分头站在船首、帐篷脊梁前端和尾端,眼观四方,结果我们从上午10点1刻开始,在茫茫大海巡航了3个钟头,一无所获,连海鸟也没一只。来自南非的船客投诉说这已是他的第三次观鲸鲨尝试呢! 正当大伙感到绝望烦躁之际,另一艘船向我们传来见到鲸鲨的讯号,船夫飞速过去,船上的3对“千里眼”搜素一番,终于找到了鲸鲨,交流官叫我们跳海,我最后下水,刚来得及看到鲸鲨的大头在我身下1米处滑过,转瞬即下潜不见了。南非客较机警,成功潜泳到鲸鲨下面,摄录了其泳姿,可惜海水浑浊不清,影像不太清晰。 返回黎牙实比市后,我们在早上7点左右走到离客栈不远的海堤边,循当地人指示,获得意想不到的惊喜,看到了几尾在离岸不远的海面忙着来回觅食的鲸鲨,尾鳍、背鳍和大嘴巴不时露出水面,有时还游得挺靠近海堤呢!几艘小船的船夫把握时机,载客出海与鲸鲨近距离浮潜,每人收费1000比索(约76令吉),十分吸引人,可惜我泳裤和近视面镜都留在客栈,只能扼腕唏嘘。和董索相比,这儿只需区区小费即肯定有机会和鲸鲨同游,真是太棒了,而我竟错过了这难得机缘! 我并非宿命论信徒,但生活中可遇不可求的事太多了,有时真不由得不遵奉“命中无时莫强求”的训诫。然而,不经过锲而不舍的追寻和争取,又怎知道命中有无呢?
8月前
8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