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炸鸡

1星期前
4星期前
浓浓椰浆香的椰浆饭佐以特调“参峇(sambal)”、鲜嫩多汁的鸡肉,香脆不油腻的鸡皮沾上自制辣椒酱,让初尝“天赐良鸡”椰浆饭和炸鸡的饕客,迅速爱上这道国民美食。 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本期的〈食客指路〉,食客陈莘雅要介绍的是位于士姑来皇后花园88美食阁的“天赐良鸡”椰浆饭档位。 哥哥主外弟弟主内 “天赐良鸡”椰浆饭由林冠廷(30岁)和林冠誉(25岁)两兄弟共同经营。 哥哥林冠廷主外,负责档口的运作,包括炸鸡肉、盛饭夹料、打包、结账等;弟弟林冠誉则主内,负责烹煮椰浆饭和参峇、腌制鸡肉、特调辣椒酱、炸江鱼仔和花生等。 林冠廷说,他会把在家里用秘方腌制鸡肉带到档口,然后涂上蛋液、裹上特调的炸粉,接著放入热油中炸约12分钟即可起锅。 他说:“炸鸡的油温很重要,一般介于摄氏150度至160度,视鸡肉多寡而定。” “油温太高,鸡肉会变得柴,而且鸡皮会黑和乾,变得不吸引人;油温太低,不但鸡肉不熟,而且不够香,鸡皮也不脆,软软的。” 他说,特调的炸粉包括面粉、薯粉、粘米粉和秘方。” 林冠廷:迎合顾客口味调整参峇 林冠廷表示,椰浆饭一份是3令吉50仙,包括饭、黄瓜、参峇、江鱼仔和花生,有鸡蛋的则是4令吉50仙;炸鸡一块卖4令吉至4令吉50仙,视部位而定。 他说:“平日可以卖出40至50份椰浆饭,周末则可以到60份至70份。炸鸡每天会准备约100多块,包括鸡翅、鸡腿、鸡胸等。” 林冠延说,为了迎合不同顾客的口味,他们在参峇上作调整,不怎么能吃辣的顾客可以选择偏甜的参峇,爱吃辣的顾客可以选择偏辣的参峇。 他说:“配炸鸡和炸料的辣椒酱也是特制,味道属于酸甜,与一般的甜辣椒酱不同。” 林冠誉:每天备料需逾4小时 林冠誉说,每次备料需4至5个小时,包括清洗和搅拌参峇的配料、炸花生和江鱼仔等。 他表示,烹煮参峇需3小时,配料放入锅中煮后,过程中得不断搅拌,避免参峇粘底;参峇的材料包括大葱、辣椒乾、虾米等。   他说:“这些配料每2至3天就得煮一次,避免久放影响味道和口感。” 传承结业妇女椰浆饭味道 林冠廷说,他和弟弟是在2021年3月,向一名售卖椰浆饭已30年的妇女,学习如何烹煮椰浆饭和炸鸡。 他表示,该名妇女打算结束营业,而妇女的炸鸡和椰浆饭是他们从小吃到大的味道,觉得就此结业很可惜,所以便和弟弟向后者学艺,传承这个味道。 他说:“我用了约两个月,炸鸡才算上手。” 林冠誉表示,他用了约3个月,熟煮配料方面才算上手,却用半年改良配料,不一味“复制”原本味道,所以才会有偏甜或偏辣的参峇、酸甜口味的佐炸鸡辣椒酱。 他说,为了确保椰浆饭、配料、炸鸡的味道一致,水准不会有太大的落差,配料时都依循规定的标准和份量。 陈莘雅:浓浓椰浆香味越嚼越香 陈莘雅表示,她的住处靠近“天赐良鸡”档位,去年5月吃过后就很喜欢,除了让她觉得很古早味,饭还带有浓浓的椰浆香味,越咀嚼越香。 她说,炸鸡也十份美味,鸡皮十分香脆,却不会油腻,鸡肉也鲜嫩多汁,完全不会柴,非常爽口,所以几乎是天天去吃或打包。 她也和同事分享,同事同样喜欢,经常托她打包,每次打包都是三四十人份。 我是指路人: 指路食客:陈莘雅(38岁,在医药公司任职) 推荐理由:椰浆饭带有浓浓的椰浆香味,炸鸡皮脆不油腻,鸡肉也鲜嫩多汁 推荐美食:椰浆饭、炸鸡 食客打星: 美味指数:5颗星 环境卫生:4颗星 服务态度:5颗星 价格水平:5颗星 美食哪里找? 店家:天赐良鸡 地址:88美食阁92,Jln Pahlawan 2,Taman Ungku Tun Aminah 81300,Skudai Johor. 电话:014-333 5299 营业时间:早上8时30分至晚上8时30分(星期五休息)
1月前
(新加坡20日讯)女人瑞首次感染冠病后送院,因肺部感染而去世,享嵩寿105岁,逾百名亲人送行。  《新明日报》报道,这名于1919年在新加坡出生,祖籍晋江的女人瑞苏莲治于星期二(1月16日)晚上10时40分逝世。 外长孙陈启楠(62岁)和媳妇黄晓凤(69岁)昨天晚上在灵堂受访时指出,外婆是童养媳,在18岁时和外公吴庆年结婚,婚后两人育有7女1男,而外公在1973年时就已经去世。 陈启楠说,外婆生前性格非常开朗且好客,每次家人回来探访,她都会亲自下厨,但凡有客人上门,更会用丰盛的菜肴款待。 “她100岁时还能自己煮饭和走动,过后因跌倒送院治疗数个月,可能因此肌肉退化,行动力才减弱。” 他指出,外婆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做事马马虎虎,随便随便就好”,也不会过于担忧生死的问题,或许就是这种乐观的性格,才让她保持长寿。 记者到灵堂访问时,气氛闹哄哄,百名家属齐聚一堂,包括儿孙、媳妇、女婿等等,总共102人。众人在灵堂合照,向阿嬷做最后的道别。 陈启楠说,他们并没有安排特别的陪葬品,而且近年来,凡是家人赠送的礼物或金饰等,外婆都会逐一归还。“她说自己已年迈,留着也没用,交回给子孙,让他们留作纪念。” 首次染冠病    入院3周后逝 首次染冠病,圣诞节出现症状,隔天入院,3周后过世。 陈启楠说,外婆是于去年圣诞节当天出现流鼻涕和感冒等症状,于是他们就为她做抗原快速检测(ART),并在证实确诊后,隔日送院。 “住院期间,外婆大部分时候都在昏睡,即使清醒时也没说太多东西。去世当天,医生建议我们将她带回家,原本我们打算在星期三(17日)征询她的意见,没想到她当晚就离世。” 洋人家当帮佣    工作到60岁退休 年轻时曾在洋人家做帮佣,会烹煮西餐,也爱吃炸鸡。 陈启楠说,外婆从年轻时就在别人介绍下,分别在实里达和金文泰一带为洋人担任帮佣。 “外婆本身没有受过教育,起初她只能和洋人比手画脚,但后来工作久了,她也能说和听简单的英语,并一直工作到约60岁才退休。” 他透露,当时由于外婆忙于工作,所以都是由家中比较年长的孩子负责照顾弟妹,有时候遇到洋人雇主在家中举办宴会,外婆也会带他们到雇主家过夜。 “外婆在做帮佣期间学会煮西餐,而她生前最爱的就是吃炸鸡,且只吃特定品牌的快餐炸鸡,若是买到别的品牌,她一尝就能知道味道不对。” 长女已85岁    最小玄孙1岁 长女已经85岁,最小玄孙刚满1岁。 陈启楠说,外婆的8名子女年龄介于62岁至85岁,其中最小的阿姨和自己同岁。 “我母亲是长女,她和7名弟妹都还健在,最小的外玄孙则刚满1岁。” 他说,外婆生前非常疼爱小孩,她80多岁时,还为孙女做陪月。 黄晓凤则指出,家婆生前最大的心愿,就是能看到她的两名内孙结婚,由于孙子比较晚婚,所以她生前经常会叨念这件事,直到后来孙子结婚并诞下孩子,家婆也为此倍感高兴。
1月前
3月前
4月前
4月前
(依斯干达公主城21日讯)“我想吃炸鸡和冰淇淋!” 日前被邻居发现遭生父虐待并报警救出的7岁男童,见到久未见面的生母后,向母亲提出的要求就如一般的孩子一样,其母亲阿娜(34岁)相信,儿子应该是太久没有吃到美味的食物了,所以才要求她买炸鸡和冰淇淋。 阿娜告诉马来文报章《大都会日报》,孩子目前还在新山苏丹后阿米娜医院(中央医院)接受治疗,惟情况已逐步好转,而且,除了胃口大开,孩子看起来也更有力气了。 她指出,孩子也非常想念其他家人,并想要尽快见到大家。 她说:“虽然一开始他看起来很沉默,但现在已开口说话,胃口也很好。” “他想吃炸鸡和冰淇淋,因为太久没有吃这两样他最爱的食物了。” 阿娜有信心,只要给予孩子更多关怀和爱,孩子会逐渐转变,并指儿子过去是一个性格随和、喜欢唱歌和跳舞的男孩,深获马来邻居及其他人的喜爱。 “我祈求他能早日康复重返学校,如同其他孩子一样。” 此外,她也补充,孩子从小就立志当一名军人。 住在埔来的7岁男童,于本月13日被邻居发现遭生父虐待,遂投报非营利组织和警方救出男童,众人因此才揭发男童全身赤裸被锁在住家厕所内,身上也有多处伤痕。 警方接报后随即也逮捕了男童的37岁生父和其39岁的女友,并援引2001年儿童法令第31(1)(a)(父母和监护人疏忽照顾孩子,导致孩子暴露在危险下)条文调查此案。 依斯干达公主城警区主任拉末受询时指出,涉案男女嫌犯的延扣期将在明日(22日)到期。
4月前
6月前
几年前刚嫁来马来西亚,有次与家人外出到煮炒店用餐,一上桌便送来新鲜红辣椒末,以及蒜头末。看着夫家人,拿起酱油碟,放入辣椒末及蒜头末,再淋上酱油,我开心地想着“等下应该有白斩鸡、蒜泥白肉等美食,可以大快朵颐”。 滑蛋河、咕咾肉、蚵煎、炸鸡、炒青菜等,一道道菜被送上餐桌,就是盼不到我所期待的佳肴。看着家人每一道菜几乎都可以搭配着辣椒蒜头酱油吃,内心嘀咕着这些菜都很有味道了,怎么还要沾酱油吃? 台湾料理搭配蒜头辣椒酱油,都是属于清蒸,水煮等没有过多的调味料理,因此台湾的白斩鸡,必定搭配蒜头酱油,喜欢辣的加点新鲜辣椒,完美绝配。如同这里的鸡饭,一定要搭配辣椒酱和黑酱油,一样的道理。 喜好蒜头的我,当时只能将调好的蒜头酱油,捞起蒜头末配着饭一起吃,当天实在没有一道料理我可以沾着酱料一起吃的。逐渐地,我才明白大马人饮食习惯,不管是吃粉类,或是吃饭叫菜,甚至是一些小食,无论order什么食物,不管调味是否为重口味料理,一定会附上一小盘辣椒才算完整,不然好像没有味道似的。 连当时我去速食店都被吓一跳,台湾速食店附的酱料都是番茄酱,薯条搭番茄酱就是绝配,大人和小孩总喜欢一根根薯条沾着番茄酱吃,非常过瘾!然而大马人不仅吃薯条,连吃炸鸡都要沾着辣椒酱吃,小小年纪的孩子便很会吃辣,而且速食店不是随餐附上几包酱料包,竟然是一大瓶酱料摆在一旁,人人各自拿着小碟自己去按压盛装酱料,看着大家一盘接着一盘拿着辣椒酱,被无辣不欢的场景吓一跳。再说,我们吃炸鸡都撒上胡椒粉,怎么来马来西亚变成辣椒酱了! 没有最辣 只有更辣 此外,初次在速食店点餐,倒是被搞混了,这里一律给辣味炸鸡,除非点餐时特别强调要点original口味的,完全颠覆想像“原味不是理所当然,辣味才是正常版。”可见辣椒扮演着多么重要的角色,它们在大马人的心目中占了十分重要的地位,辣椒就是整份食物里面的灵魂,不同的辣椒酱会搭配出不同的味道,如云吞面搭腌渍过的青辣椒,吃椰浆饭少不了Sambal(参巴)辣椒,肉骨茶要加蒜头和小辣椒黑酱油,印度煎饼配咖哩酱汁和参巴辣椒酱…… 因应不同的食物,配上不同的辣椒,没有了辣椒,似乎食物也失去了灵魂,连水果(Rojak)吃起来也能是辣的。仔细一想,不难发现大马三大民族饮食习惯都离不开辣,把辣混合在当地传统的美食内,形成不同的风味,导致辣的食物形形色色,对于辣椒的追求也非只限于味道或单一的辣味,更讲究辣椒和香料的调配,以及辣酱与食物的组合,各家甚至有自己的祖传秘方,无形中培养出大马独有的“吃辣”饮食习惯。 再则,随处都能找到辣的相关食物,大马饮食文化与环境从小培养嗜辣高手,即使对于辣没有特别的偏爱,却也已习惯每餐都有辣椒的踪迹。我时常看见大家吃辣吃到痛哭流涕,一边嘴里喊着辣,一边又大口吃着,再灌下几口水。不吃辣者,感觉他们是自虐,对吃辣者而言,则是享受着味蕾的冲击,吃辣的爽感。 婆家餐桌也时常出现自制辣椒酱或是辣椒酱油,患有胃痛毛病的家婆,总是抵挡不了辣的诱惑,每每嘴里喊着“很辣,不能吃太多!” “吃一点点可以,不要吃太辣就好!”但是下一餐,餐桌依然会出现超级辣的辣椒。虽然要不要加辣、要配哪种辣终究是个人偏好,但不可否认,大马人吃辣就是吃大马独有的饮食味道,对于辣“没有最辣,只有更辣”的热情,随着岁月不曾削减。
7月前
“我想吃汉堡。”难得平日不做选择的女儿开口说想吃,当天的午餐就敲定麦当劳了。 推开玻璃门,迎接我们的是一排整齐竖立的自助点餐机。对着机器按按点点了好久,终于点餐完毕,付款时却出了点状况,结果刚刚的订单闹失踪,怎么也寻不回了。我们只好从头开始。店里的服务员看我们磨蹭许久也没过来协助的意思,有种“会点餐就吃,不会就往别处去”的冷漠。 点餐机真的方便吗?其实我更怀念往昔推开大门有“欢迎光临”的笑脸相迎。那时候,柜台点餐只花一分钟。来到科技领航的今天,我却花了5至10分钟点餐。当然,不熟悉科技是点餐变慢的原因,但智能点餐真的让一切变得更方便快捷美好吗?我还是认为值得深思。 我们点了一个汉堡套餐和一个三人份的家庭套餐。家庭套餐包括3块炸鸡、两包薯条,两条苹果派,两杯汽水和一盒6片装的小炸鸡块。 说起小炸鸡块又得提幼年的往事。务农的父亲常年忙于菜园,母亲也只管基本的衣食住行,喂饱家里5张不断要求食物的小嘴已是不易,对孩子们内心的渴望只能有心无力。90年代的电视广告威力无穷,那些好吃到吮手指的炸鸡薯条、滴着巧克力酱的饼干、盒子里藏着神奇玩具的零食等等,举凡广告出现的食品都能把我们撩得心痒难当。由于电视广告的推波助澜,家里几个小家伙向往连锁餐饮店的食物,但也只能盯着电视广告的炸鸡薯条狂咽口水。除了贫困,我们住的地方是远离市区的村庄,那些高端的连锁店根本不会进驻消费力薄弱的地区。那些年就像困在狭小空间的小树,无从伸展。后来,姐姐上了中学,得到了母亲赋予的自由出行“准证”,我们终于有机会透过姐姐向外伸出枝叶。 姐姐偶尔会在周末和友人搭乘巴士到市区逛街,那是圆梦的时刻。我们叮咛姐姐回来时务必给我们带回某出名炸鸡店的小炸鸡块——只能是小炸鸡块,因为它的价钱最便宜。 射出金光的黄金肉 广告里手握鸡腿撕咬的画面只能留待梦里寻。那天的午后,那条连接巴士站的斜坡小路尽头是我和弟妹的聚焦点。望着盼着也担心焦虑着,因为那盒小炸鸡块有时还未必如愿买得着,如果卖完了或姐姐没去那家店,盼头就落进绝望的深渊了。买回来的炸鸡块小小一盒,一人只能分得一块,那射出金光的黄金肉块必须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地咬着吃,唯有这样才能延缓金光消失的速度。肉块的美味已经不在记忆里,但仍记得吃的快乐和吞咽的满足。 不想今天连锁店炸鸡块飞入寻常百姓家,如今已是家家户户都吃得起的廉价美食。当初的小村庄现在变成繁荣的小市镇,所有大型连锁店都抢着在这里占一块地,好分一杯经济起飞的羹。今天,无论想吃什么都变得方便,我也没有父母当初被贫困压弯的腰,只是来到点滴油盐也要斤斤计较的年岁,幼年渴盼美食的味蕾竟再也无欲无求。 成长中的两个孩子常年不缺美食,母亲当年魂萦梦牵的食品当然不是他们的心头好,结果4人份的食物还剩汽水、炸鸡、薯条、苹果派和一块炸鸡块。只好收进盒子,连着幼年的回忆一并打包带走。
7月前
(新加坡24日讯)产后体重飙升,为了自身健康和筹备创业,美女小贩10个月减瘦26公斤,今年4月在熟食中心开摊卖炸鸡,岂料起步阶段生意惨淡,一天收入仅有100多元(新币,下同),入不敷出。 在众多卖海鲜、烧烤的摊位中,许静慧(31岁)的炸鸡摊在忠忠熟食中心一枝独秀。 她接受《新明日报》访问时透露,她从下午4时开始忙,到午夜才能回家。 若有食客在收档时来买炸鸡,她也会热情招待,“你买,我就开!” 很难想象,一年前的许静慧体重一度达到76.2公斤,“我生完孩子体重就飙升,直到医生跟我说,再胖就会出问题。” 许静慧天生患有心室中膈缺损,体重超标会加重病情。医生的话敲响警钟,许静慧毅然开启减肥之路。 她遵守自己制定的饮食计划,10个月狂瘦26公斤,并在社媒平台上分享减肥诀窍。 瘦身后,许静慧认为自己体能变得更好,可以轻松应付小贩工作。她告诉记者:“现在,我可以长时间站立,脚不像以前一样容易浮肿。” 瘦下来后的许静慧身手敏捷,从招客到备餐、收账,各个环节都由她一人包办。 选择在忠忠熟食中心卖炸鸡,除了离家近,也是因为男友发现这里几乎没人卖炸鸡,加之她本人爱吃炸鸡。 许静慧在开业前尝试7种不同的腌料,仔细研发菜谱,菜单则是由男友策划。手头没有资本的她,为了开摊,向亲友借了1万多元。 前期工作完毕,许静慧于今年4月出摊,却被现实冲击。摊位的日收入仅有100多元,完全无法抵消租金和食材的成本,还债更是无从谈起。 若要抵消3180元的月租成本,她预计一天须挣250到300元,而她自己还没有收入。 创业之路波折多,许静慧却直言:“我不后悔。”摊位目前已吸引一些熟客,加上利用社媒引流获客,生意正在逐步起色。 自制甜品 带动生意 为带动生意,许静慧在摊位推出自制甜品,每天甜品菜单变着花样,采访当天提供的甜点就包括豆花、雪兔慕斯、芒果西米露和雪燕雪莲银耳桃胶甜品。 “我发现小贩中心很难找到售卖甜点的摊位,所以决定要推出甜点,让食客聚餐后也可以吃到。” 摊位正常营业至午夜12时,若有顾客则可能延迟营业至凌晨1时许,经常到家就已经凌晨2时许。 为了准备甜点,许静慧到家后又继续工作直到清晨5时许。之后睡觉到下午再继续开档营业,日复一日。 身体虽累,档口前的她,待客时仍是乐呵呵的。 19岁就出外打拼 当过列车监督员 19岁出外打工赚钱,曾是滨海市区线的列车监督员。 有着甜美外貌的许静慧实则有着比同龄人更丰富的社会经验。19岁为了生计,曾当过汽车零件销售员、银行出纳员和信用卡销售员等职业。 她后来经朋友介绍到滨海市区线,担任无人驾驶地下地铁线的列车监督员。 为了胜任这份工作,她经过3个月培训并通过考试。她坦言,这份工作没有想象中乏味,不过日夜颠倒轮班,加上当时体重过高,身体逐渐吃不消。 工作2年后,她决定辞去稳定收入的“铁饭碗”,勇敢追逐“老板梦”。
7月前
8月前
9月前
10月前
10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