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狮子头

在线上为美国客户当远程口译,常常会听到居住在当地的年长中国人说着一口流利自如的方言。 电话甫接通,一位声音洪亮的大叔开口劈里啪啦说个没完没了。翻译系统里明明显示对方选择广东话翻译,但我怎么没听懂。这方言听起来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听过。 啊,想起来了。是台山话。 台山话是四邑方言,据说中国珠海有一半的人口讲四邑方言。我有个朋友是台山人,在家跟长辈之间用纯正的台山话沟通。至于我对台山话的印象,就是香港演员麦嘉在电影里不时操着的一腔浓重台山乡音。 美国台山大叔说了一大串,我大概只听懂了一半,心虚得很。所幸这通电话很短,只是交待一些事项,并没有太复杂的资讯,勉强过关。 没想到同一个晚上,先来了个“光头佬”麦嘉,后来又出现了“狮子头”岑建勋。(欸,不小心就暴露了自己的年龄,年轻一辈的大概不知道谁是光头佬谁是狮子头) 这是一名前来医院看诊的潮州大叔,当他用那浓浓潮州腔的广东话叙述自己的病情时,我将耳机声量调大,异常专心地聆听。但我脑袋里一直闪现岑建勋活灵活现的模样。 80年代初,岑建勋在电台中扮演一个从潮州移民到香港的新移民,操着潮州口音的广东话,嬉笑怒骂针砭时弊,大受欢迎。后来他将这个角色延续到电影中,以一头蓬松发型的“狮子头”形象和潮州口音广东话,打造了脍炙人口的银幕形象。 我本来是翻译普通话和英文,后来客户说,美国有大量年长的中国移民在日常生活中只讲广东话,如果我可以同时翻译广东话,将会获得更高的薪酬。 自小跟长辈朋友都说华语(即普通话),广东话对我来说,是小时候汲取自港剧和香港流行曲的养分。想不到无心插柳柳成荫,这段成长经验会成为我今天的衣食父母。能够说方言,竟然成了赚钱维生的工具。想当年国内华校为了严禁学生讲方言,还展开了“讲方言,要罚钱”的运动,现在回想起来真是荒谬至极。 不过,我只负责翻译普通话和广东话,其他的方言我可没办法。 凌晨两点半,电话另一端芝加哥某家医院的值班医生用英语对我说,不好意思,病人说他只会说福州话,你能帮忙翻译吗? 要命,那对我来说更是另一种完全听不懂的方言,饶了我吧!这次不敢怠慢,马上向客户表明我帮不上忙,再将电话转至客户服务部另请高明。   更多文章: 彭健伟/西贡的混乱、活力与美味 彭健伟/早餐来两碗越南河粉 彭健伟/远方的红气球 彭健伟/如果有一种适合写作的氛围
11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