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理论

事情看起来很复杂,但其实也很简单。 我的心为事情所动,因而泛起了无数的波澜,她不像平常一样平静了,而我知道我害怕,因为我习惯了平常的平静。波澜让我明白我的心并不可能保持永恒的平静。我以为我淡定从容,那是因为我没有亲身或用心的体验事件。 从前的我,心里有一道我没有察觉到的屏蔽墙。那道墙会挡下对我内心会造成伤害的事件,然后事件会在墙外累计,直到超过墙的高度后,事件就会越墙直击我心里。那时,我的难过受伤就会被触发而无法抵挡。回想从前,我从不直视那些我知道会伤害到自己的问题,然后与其面对,我学会了逃跑。 我不明白从前的我,怎么不允许自己难过,拼命想保护自己脆弱的心导致我误会了我自己是怎么样的人。我以为我很坚强,但我只是掩盖内心不适的想法,我不接纳自己脆弱和不完美的那一面。我想,或许是因为害怕被大家孤立,害怕没有人和我玩,害怕大家不喜欢真实的我,所以我大多时候只展现了亲和的那一面。 书上的理论就只是理论 小时候,曾经有个朋友说过我总是忽冷忽热。现在看来,忽冷忽热的我,才是真实的我。除了亲和的那一面,我也有很冷酷的一面。我以为我冷酷的那一面已经不复存在了,但其实,我觉察到了,她还在。而冷酷可以帮助我自己一个人安静下来思考,排除外界的声音,专心听自己的声音。冷酷有时候是自我保护的机制。其实,不管冷或热,都是真实的我,这让我不那么的绝对。 让我觉察到这道墙,逃避,还有自己的其他面貌的缘由,都是因为外界的事物让我的心有所动,我也选择了不逃避而去面对,然后心中泛起更大的波澜。波澜给我机会去觉知,去聆听心里的我。这只是开端。有趣的是,我以为我很了解自己,却原来我不完全是我想像的那样子,我也才开始慢慢的认识自己。 我想找出造成波澜的原因,向内寻找。但答案从来都不是瞬间就知晓的。也没有什么绝对的答案。我之前对于修心有个错误的迷思,就是要修炼到心灵上不受任何事情的影响,而不起任何波澜。我试图强迫自己的心不为任何所动。可我又不是石头。心就像水一样,除非处在虚空,不然怎么可能不泛起一丝的涟漪? 书看得再多,理论真的就只是理论。只有亲身体验,才能悟到那些理论真正的含义。其实只要诚实的面对自己,那复杂就可以变得简单。波澜只是一个契机。
6月前
(新加坡14日讯)新加坡一名76岁老汉开车右转时和直行的摩托车相撞,导致摩托车上的一对兄弟被抛飞,其中哥哥因脑损终身无法自理,但是老汉却称是摩托车超速撞上他,法官判他罪成后还喋喋不休和法官理论。 《联合早报》报导,这起车祸于2019年12月30日晚上9时11分,发生在新加坡蔡厝港路与格利士坦道(Galistan Ave)的交界处。 被告是76岁的叶英吉,他面对一项抵触公路交通法令的控状。被告不认罪,案件经审讯后,法官昨日发表裁决。 根据控方结案陈词,被告当时在蔡厝港路往武吉班让路方向行驶,当车子开到事发交界处时,被告打算右转驶入格利士坦道。 不过,他没有注意路况,在右转时也没有停在“暂停线(Stop Line)”,结果一辆在蔡厝港路朝武吉巴督路方向行驶的摩托车撞上被告车子。 摩托车骑士和乘客是一对兄弟,骑士黄龙威(24岁)和乘客黄龙祥(29岁)被抛飞。 黄龙威左手腕骨折,动了两次刀;黄龙祥头颅骨折,住院5个月,至今依旧有认知障碍,无法分辨环境、时间和人物,更无法工作,需要看护照顾生活起居。 医生认为黄龙祥的认知障碍是永久性的。 被告:骑士超速驾驶所致 被告不认罪,表示摩托车骑士超速驾驶导致车祸。 承审法官昨日裁定被告罪成,不过被告还喋喋不休和法官理论,称审讯中提到的许多细节是“错误”的。 法官表示已发表裁决,将案件展至下个月17日下判。(人名译音)
8月前
10月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