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甘马挽补选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巫统要归咎的是它自己,从大选以来,它没有改变,和马来社会距离越来越远,领导人愈发让人失望,如此下去,选票怎么可能不付之流水,不可收拾! 甘马挽补选之后,安华、扎希,以及法米有共同的败选理由:“巫统的忠诚支持者没有出来投票。” 老天,否认症候群(Denial Syndrome)又再复发。 我弱弱的问两个问题。一、巫统还剩下多少“忠诚支持者”,特别是在东海岸如登嘉楼?二、华叔、扎叔和米哥,又如何鉴定“忠诚支持者”未有出来投票? 先看看补选投票成绩:a.伊党得票6万4998(70.1%),b.国阵2万7778(29.9%)。投票率65.76%。 再回顾去年大选成绩:a.伊党得票6万5714(58.1%),b.国阵3万8535(34.1%),c.希盟8430(7.4%)。投票率81%。 理论上,国阵和希盟联手,如果基本盘不变,国阵可以得到41.5%(b+c)的选票。但是,结果并不是如此,选票少了万张,得票率也下跌至29.9%。 结论是,1+1不等于2,反而是1+1小于1。 问题来了,原有的国阵和希盟选票去了哪儿? 只有一个答案,那就是投入了伊党的怀抱。 甚至有阿Q们却说,伊党的票数没有增加啊,而且少了716票,这“显示”伊党也流失支持。 阿Q发挥精神胜利法;只是,现实不容许自我催眠。 大选投票率是81%,约11万3千有效票;补选投票率是65.76%,有效票是9万2千多票。 补选投票率永远低于大选,特别是东海岸地区,很多人口在外工作求学,补选少了很多游子票。 这些未投票(主要是游子票),包括众多年轻选民票,都倾向国盟,从大选、6州选、补选皆是如此。他们并不是华叔、扎叔、米哥说的是“没有出来投票的国阵忠诚支持者”。 可想而知,如果游子大举回乡,补选投票率是80%,那么,伊党山苏里得票就不只6万7,多数票也会轻易越过4万。 与其采取否认症候群态度,或是阿Q胜利法,倒不如正视问题,找出症结,克服挑战。 这方面,反倒是巫统署理主席末哈山比较勇于面对。他说,巫统尚未重新获得马来人的信任,以致落败。 这是比较正确的剖析,也是更为正面的态度。巫统要归咎的是它自己,从大选以来,它没有改变,和马来社会距离越来越远,领导人愈发让人失望,如此下去,选票怎么可能不付之流水,不可收拾! 扎希还没苏醒,他想像中“巫统的忠诚支持者”还遍布全国,一旦他找到那颗按钮,一按下去,忠诚支持者就会出现,挽救巫统于万难。 真实世界里没有这颗按钮,巫统也已经没有多少支持者,更遑论“忠诚”。剩下为数不多的支持者,只是期待巫统会改变,领导会换人。如果期待落空,他们也会跟随马来社会主流,迁移到绿潮去。 另一个值得团结政府正视的是中选的山苏里。如果伊党候选人不是他,很可能不会如此狂胜。 山苏里没有头戴白帽,身穿长袍,满口宗教教义,完全不是传统的伊党形象。相反的,他身穿衬衫,谈的是政策,关心的是民生。 暂时撇开“未来首相”的呼召,伊党这一次不是靠宗教和保守主义取胜,而是靠提供人民需要,接近人民想像而获胜。 这才是得到人民支持,换取人民忠诚的条件。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要入主布城执政中央,伊党必须转型,不能再独守宗教意识形态,也不能只是宗教司治国,而必须结合世俗政策和理念,以及让专业和技术从政者领导。 登嘉楼甘马挽补选明天(星期六)投票。但是,选情不热,关注者也少。 很多人尚且不知道甘马挽举行补选,还有人问说:甘马挽在什么地方? 这并不奇怪。国阵候选人,大有来头的前武装部队总司令拉惹莫哈末阿芬迪,毫不讳言说,他之前还不清楚甘马挽是国会补选,还是州会补选呢! 候选人迷糊得可爱,不过,投入竞选之后,他倒是全力以赴,特别是凭过去在军中的地位,以及频跑选区展现的亲和力,改变了部分选民对国阵的既定印象。 国阵巫统这次没有再让登州巫统主席阿末赛益上阵,的确值得掌声。阿末赛益上届在甘马挽上阵,结果惨输2万7179票,说明选民已经厌倦了巫统的地方政阀,再回来也不会投你。 巫统派出退休将领拉惹莫哈末,因为是政坛新兵,所以才有国会州会不分的糗事;不过,好处是社会地位崇高,形象清新,没有沾染腐朽之气,希望可以挽回一些选票。 不过,要谈翻盘胜选,则是遥不可及。只要国阵得票能够多过上届,拉近和国盟的距离,就已经可以鼓舞士气,下届再来了。 关键倒不是绿潮坚不可摧,而更加是国盟派出现任登州大臣阿末山苏里来捍卫这个国席。大将军出马,意义大不同。 很多人不免要问,阿末山苏里是现任登嘉楼州务大臣,为何还要淌这趟水?难道伊党已经没人,需要他国州兼任? 当然不是。接受补选和提名阿末山苏里,其实是伊党的一个布局,为日后的伊党领导人作铺路。 首先,几个月前登嘉楼选举法庭裁定上届大选甘马挽伊党候选人贿选,导致胜选无效。伊党并没有进行上诉,而是接受判决。伊党宁可接受贿选之污名并举行补选,显示它另有更重要的安排。 来到提名日,伊党的候选人是阿末山苏里。这时候,政界人士才摸清伊党在下什么棋。 阿末山苏里是伊党新生代领袖,也是党主席哈迪的亲信。近年很多伊党的重要决策,背后都有山苏里的影子,有人形容他是伊党的脑袋。 山苏里可不是一般人想像中的伊党领袖。他不是宗教司出身,而是毕业自英国里兹大学的航天工程博士,曾经担任国立大学教授,之后获得伊党青睬,一路擢升。 他的专业背景并非伊党的正统,却也正好弥补了伊党的不足,也填补哈迪在政策的空白。 而他领导国盟大选在登嘉楼大获全胜,创造了历史,让他风头之劲在党内一时无两。 全国大选和6州选举,伊党几乎横扫千军。伊党的格局从乡村扩大到城市,从地方政党跃升全国政党,目标从州政权推进到全国政权。 要入主布城执政中央,伊党必须转型,不能再独守宗教意识形态,也不能只是宗教司治国,而必须结合世俗政策和理念,以及让专业和技术从政者领导。 哈迪和端依布拉欣都不符合伊党的大未来。两人要成为首相,非但非穆斯林会强烈反弹,很多穆斯林也无法接受。 与此同时,伊党和土团在国盟内部的势力也越来越悬殊,伊党不会把主导权和首相人选交给弱势的土团。 所有条件的衡量,一切形势的配合之下,把阿末山苏里推向政治金字塔顶端。 阿末山苏里是现任伊党副主席,继哈迪和端之后的第3号人物,也是党内最有专业背景和决策能力的领袖。山苏里成为伊党未来的领袖,乃至首相人选,契合了伊党的转型和愿景。 阿末山苏里要成为全面的领袖,第一个门槛就是国会,而甘马挽国会议席补选成为他的台阶。 一旦成为国会议员,他有更加宽广的舞台,也可以提升全国知名度,伊党也期望他带领伊党走向全国。 放眼第16届,或是第17届全国大选,或许他是国盟/伊党的首相人选。土团总裁慕尤丁在竞选中也承认说,山苏里是国盟未来的首相人选之一。 甘马挽补选看来不影响全国政局,但是,却是伊党的重大布局,而山苏里正从容的走在这条大路上。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