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纸扎

10月前
高永杰除了继续传承父亲“糊纸”行业,也将之发扬光大,让“糊纸”行业不再只是“糊纸”那么简单。 报道:刘黄来 照片:刘黄来/受访者提供 过往的畓田仔(Carnarvon Street)除了书店多,棺材店也鳞次栉比,到了现在,老一代的人都还称那条街为“棺材街”。 高明福:赞叹拟人似物纸扎品 高永杰(38岁)的父亲高明福(67岁),小时候总爱溜到棺材店里玩,家里也百无禁忌,任他自由来去。 高明福喜欢看老师傅“糊纸”制作纸扎品,从平平无奇的原材料,在老师傅的巧手下变成拟人似物的各类纸扎品,让高明福啧啧称奇,15岁那年也开始拜师学艺。 老师傅因为没有子嗣,高明福就继承了老师傅的“衣钵”,传承老师傅的技艺。 在“糊纸”界,高明福已做了约50年,儿子高永杰从原本只爱看,到现在越做越有趣。 高永杰除了继续传承父亲“糊纸”行业,也将之发扬光大,让“糊纸”行业不再只是“糊纸”那么简单。 [nonvip_content_start] 高永杰:忧全年无休幼时爱看糊纸不动手 高明福告诉儿子,做“糊纸”业是没有休假的,若周末想休息,那就去叫死人不要在周末去世。 高永杰接受星洲日报《大北马》社区报专访时说,他小时候只喜欢看父亲“糊纸”,但不喜欢做,因为做了就不停手,没有休假或假期。 他说,他的父亲日以继夜地“糊纸”,全年几乎无休,所以他没兴趣学习“糊纸”,学校毕业后去学烘焙,在面包店上班。 “但后来,因为爸爸年事已高,又没有工人帮他做,我决定辞职,帮爸爸‘糊纸’。” 他指出,由于是全职做“糊纸”,他全心全意地投入,并从中发掘创新的灵感,将父亲传授的“糊纸”技艺发扬光大。 高永杰除了跟随父亲投入“糊纸”业,也入股棺材店,从事殡仪生意。 比陶瓷合成树脂更坚硬改良技艺 神像更灵活 “糊纸”业除了做烧给逝者的纸扎品,原来还有制作供祀奉的神像,也意外发掘高永杰的雕塑天分。 寺庙或家里供奉的神像,原材料不是只有陶瓷或合成树脂,原来还可以用“纸糊”的,制成品甚至比陶瓷和合成树脂还坚硬。 高永杰说,父亲专做纸扎品之余,也有帮神坛制作“糊纸”神像,但传统的神像比较不生动,动作也僵硬。 经过高永杰的改良,他“纸糊”并雕塑的神像渐渐开始出神入化,加上生动的动作,神像也活灵活现。 他说,除了雕塑,他还会为神像加入背景和意境,让神像注入“灵魂”似的,开始“活”了起来。 偶尔获神灵托梦 他声称,当他要开始动工前,偶尔有关神灵会托梦给他,或是他灵感乍现,所制作的神像就会栩栩如生,犹如有生命一般。 “我制作的每一尊神像都是独一无二,做不出一模一样的作品。” 他说,若神像经过开光,神情会更加生动。 无惧顾客模糊说辞涂鸦也能化生动神像 高永杰在4年内,共制作超过300尊各式各样的中华神像。 他可以单靠顾客的模糊说辞,涂鸦式的作画,雕塑出栩栩如生的神像。 他的作品主要是“纸糊布塑”,意思是“纸糊”加上布料的塑造,再绘上颜料。而纸张和浆糊的混合技术,关系到作品的成败。 高永杰强调,除了很快就烧的纸扎品,“糊纸”的成品,最怕就是虫蛀,但只要技艺精湛,成品保存几十年都没有问题。 “爸爸的老师傅,当年制作的纸扎品已经保存60年,目前摆设在槟城(娘惹)侨生博物馆。” 他说,除了技艺,做神像也得看天气,热天的话,浆糊干得比较快,完成作品的速度也可以加快,但天冷就相反。 “别学几成就创业”拜师学艺要有始有终 高永杰说,从事“糊纸”业要先理解其传统文化,做好基本功,就算是拜师入门,也得有始有终。 他说,他在“糊纸”界见证许多事,包括许多半路出师的学徒,最后落得败坏自己名声的后果。 “‘糊纸’技术只学到几成的技艺,有些人就迫不及待地要离开创业,但最后做出来的作品惨不忍睹,靠偷工减料是撑不久的。” 他认为,不管做任何行业都必须有始有终,拜师学艺,成为学徒至少要三年四个月,才算是名副其实的“出师”。
10月前
清明时节,纸扎店成为市区的故事回收站,前来光顾的顾客多了,原本摆在店铺的纸扎用品渐渐被赋予情感,成为顾客家里的“纪念品”。 扫墓前一周,我陪妈妈和小阿姨到纸扎商铺采购清明用品。踏进纸扎商铺,琳琅满目纸扎服饰悬挂在门梁上,仿佛在提醒在世的子孙,记得替祖先买新衣。严格来说,这家纸扎商铺属于菜市场的其中一个摊格,它坐落于药材铺对面,生与死的距离挨得很近。我经常陪妈妈到菜市场,几乎都会快速略过这个摊位,不过今天,我们必须驻足。 走进纸扎店,映入眼帘的是生活的仿造。在这里,人们无法停止对死亡的想像,子孙选购的纸扎用品即将在拜祭之日化为一份心意,以有形代替无形,转送给第二国度的先人。 我走到纸衣区,为我家的先人选购纸衣。店家将形形色色的纸衣分类成箱,摆在商铺外的走廊,男的、女的、传统的、新潮的,各个款式可谓应有尽有。我蹲在一整排的纸箱前,翻找最适合我家先人的纸衣。妈妈说,买纸衣要找最适合他们的风格:男祖祖穿唐山装、女祖祖穿娘惹装、公公穿深色衬衫、婆婆最爱花边翻领套装,一人两套。 每买一回纸衣,仿佛都在复习祖先们的穿衣风格。生前,他们穿的衣服,代表他们走过的路;死后,我们选的纸衣,象征我们脑海里他们最美好的模样。我不曾见过男祖祖与女祖祖,但是偶尔从阿姨口中听闻他们的生活。 据闻,男祖祖当年穿着单薄的外衣和一双拖鞋下南洋,利用唐山习得的茅山术民众治病。女祖祖是被娘惹家庭收养的印度人,男祖祖早逝后,她便四处到烹煮月子餐赚钱,用娘惹式的厨艺把公公养大。女祖祖晚年患上糖尿病,妈妈说她时常身穿一袭纱笼卧床。男女祖祖双双下葬后,公公扛起祭祖的责任,操办祭祖用品一事自然落在他的肩上,直至公公双腿一伸,这责任兜兜转转来到妈妈这一辈人身上。 写上先人姓名才不会拿错衣 在我记忆中,妈妈也曾是不会购买纸衣的女儿。那时,老家门外每个星期六都会有一名叔叔,开着一辆兜售纸扎用品的货车到我家门外停放,附近的邻里纷纷从家里走出。我跟着妈妈和婆婆到货车选购纸衣,只见妈妈负责付钱;婆婆负责置办。后来,婆婆年岁渐长,行动不便,我成了那位负责拎物品的女儿,妈妈代替婆婆的职务。 两年前,婆婆撒手人寰,家族上一代人的档案正式存档。婆婆不在的第二个清明,妈妈叮嘱我必须为婆婆选最漂亮的纸衣。婆婆生前讲究服装品质,每个新年都亲自挑选布匹,让老朋友为她量身定做衣服,所以身为后辈的我们,绝对不能轻怠婆婆的纸衣。 我还记得收拾婆婆遗物当天,身为孙女的我第一次“鉴赏”婆婆衣柜里的衣服,摸到了婆婆的温度。也许那一刻,我已经把所有婆婆穿过的衣服款式,烙印于心。 挑选完婆婆的纸衣,妈妈说我忘了一位很重要的人——我的爸爸。8年前,爸爸意外死亡,当时还是中学生的我不曾替父亲购买衣服,于是我只能在每个清明节与忌日替他挑选质料最好的纸衣。我永远无法忘记爸爸穿着深蓝色衬衫和长裤入殓的画面。即使那身衣物是爸爸最喜爱的服装,但比起老年人穿的寿衣依然不够体面。50岁的他走完他的一生,我竟在不知不觉中替他买了8年的纸衣。至今,每回我替他挑选衣服,我都会默默在心地他问一句,这件衣服,你喜欢吗? 买完纸衣后,我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回家时,我还得在一套又一套的纸衣上写上先人的姓名与忌辰。我不晓得这是公公自创的习俗,抑或大家的传统,写名字成了我家祭祖的文化,也是我的工作。大约一、二年级开始,妈妈开始教我怎么写祖先的姓名。年幼的我总是混淆祖先们的忌日,每换一个祖先的衣服,我都得跑去厨房问妈妈,祖祖是什么时候离世的?于是我记忆中童年的清明,便是这样问过来的。纸衣上留下字迹,对我而言是使命,我把每个名字写得又黑又大,希望祖先不会拿错新衣。 这几年清明,家里购买的纸衣数量又提升了。我想每个购买纸衣的顾客都一样,带着缅怀先人的情感逛纸扎店。就像我家,每增购两套纸衣,代表家里又失去一个人。
11月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新山16日讯)距离清明节正日尚有两个星期,一些民众开始购买祭品、到墓园拜祭先人。据受访神料业者透露,由于受到运输费涨价和兑换率等因素影响,纸扎等祭拜用品价格上涨介于5%至15%。 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记者走访神料店业者获悉,目前市场买气已逐渐热络,有的民众或因过去两年无法如愿祭拜先人,今年普遍多添购,令纸扎祭品销量较去年增加。 业者也希望当局进一步放宽民众上山扫墓的SOP,让民众有较宽裕的时间进行祭拜。 在众扫墓用品中,除了传统金银纸和纸扎品之外,厂家在疫情期间也推出“应时”祭品,如冠病疫苗、治冠病药物、消毒液和口罩等。 沈修华:添购数量增加 神料店业者沈修华受访时说,传统神料店业者早在去年10月就已向进口商订购今年清明节神料用品,民众于近日陆续前来选购扫墓用品,市场买气开始缓缓上升。 沈修华透露,去年限制上山扫墓时间为90分钟,人数也有所规定,因此,民众无法带太多祭品上山祭拜。 他认为,随着政府对各方面措施逐步放宽,相信今年的扫墓SOP将有所调整,因此民众添购扫墓用品的数量也有所增加。 他表示,业者在过去两年,饱受疫情和不同情况的行管措施影响,皆采取谨慎财务调度管理,以渡过难关,所幸纸扎用品耐放,也容易收藏。 至于4月1日政府开放马新边境,会否出现新加坡客回流新山,推高扫墓用品销售量时,他认为,这尚需观察,还不知最后情况如何,目前主要先锁定本地顾客。 询及今年可有新产品时,他指出,不少人会好奇询问和冠病防疫用品有关的纸扎用品,厂家也顺应市场需求,推出这类产品。 陈耀宽:销量比去年好 疫情带给马来西亚的零售业者不小的冲击,但如今已能够看到曙光。今年的清明节落在4月5日(农历三月初五),根据神料店业者拿督陈耀宽表示,除了每个月的初一十五以外,清明节的前后十天生意会较为热络。 陈耀宽认为,今年扫墓纸扎用品销量比起去年有所上涨,其中一个原因是一些人在行动管制期间错过了祭拜。 除此之外,他表示,因马币兑换率下降,再加上汽油价格上涨推高运输费,从而导致本地和中国的金银纸料价格调涨。本地金银纸料上涨5至15%,而中国进口的纸料则增15到20%。 他透露,一些神料零售业者因为尚有库存,只调高价格5到15%。 往年的纸扎行业都会推出应时的新产品,例如智能手机刚普及的时候推出了纸扎手机、纸扎平板电脑等等。 他解释,近几年因疫情关系,导致新产品减少,再加上万物上涨,也削弱顾客消费力,也因此,顾客更加注重和优先添购传统纸料祭品,包括金银纸和衣箱等,大部分业者唯有谨慎进货。 他说,如果是在骨灰塔祭拜的话,所需使用的祭品比较简单,至于在墓地祭拜,所需纸料则会增加,譬如衣箱。 他相信只要政府放宽上山扫幕的防疫管制,再加上4月1日有望全面开放马新边境,将能进一步带动神料纸扎业市场。 张锦昌:做好防疫措施 另一方面,柔佛州华人注册神庙联合总会总会长拿督张锦昌表示,随着政府宣布将于4月1日全面开放马新边境,相信当局也将放宽扫墓的SOP。 张锦昌认为,虽然大部分民众已接种疫苗,惟民众仍要做好防疫措施,注意防范。      
2年前
纸扎是华人传统的祈福、祭祀用品,用于传统节庆和宗教仪式上,通常是通过焚烧,以传递给神明或亡灵。 我的工作圈工作圈地点:五条路第358座组屋楼下工作圈特色: 为传统注入新气息受访者:高永杰 高永杰今年36岁,单看外表的话,很难猜到他的职业。 他身材高大,蓄长发留了山羊须,右臂有文身,看来比较像是现代高级餐厅的厨师,或者摇滚乐团的成员。这个年轻人却是做纸扎的,但他还真的有搞摇滚乐团。 纸扎是华人传统的祈福、祭祀用品,用于传统节庆和宗教仪式上,通常是通过焚烧,以传递给神明或亡灵。 [nonvip_content_start] 千万别以为在这个科技时代,纸扎会是个夕阳行业。请到各购物网站看看,就会知道纸扎行业其实也在改变,跟上了时代。 目前槟岛共有7家纸扎店,当中两家还是近两年来才冒起的新店。 高永杰:纸扎品未必都拿来烧 358亚福糊纸店是高永杰父亲营经了32年的生意,高永杰于12年前入行,也为父亲的生意带来了改变。一开始时,父亲不太能接受,但市场证明了高永杰是对的。 高永杰说,纸扎品未必都用来烧掉,有人在安奉某种神明时,会用纸扎神像,而不是土制或木雕神像。 “一纸,二木,三土。” 纸扎神像最灵 他说,民间信仰相信纸扎神像最灵,连木雕神像师父在自己家中安奉的神像,都是纸扎的。 纸扎神像的历史悠久,他父亲有制作,父亲的师父也有制作。父亲的师父于40多年前的作品,目前还被收藏在槟城峇峇与娘惹博物馆中。 他说,传统的纸扎神像不太有市场。以前的纸扎神像看来没那么立体感,颜色也不鲜艳。但他在3年前开始动手改进纸扎神像,这2年来接获了约60项订单。 颜色鲜艳 与模型无异 他做的纸扎神像小至如一个打火机,大至7呎高。 高永杰做出来的纸扎神像,与模型爱好者收集的模型无异,3D立体,颜色鲜艳,放在360度旋转盘上每个角度观赏,都经得起考验。 他用的原料与传统原料一样,主要是纸、布、竹和纸糊,但上色的方式也引进了模型爱好者常用的喷笔。 加入表情动作 场景更生动 高永杰制做的纸扎神像,有很强的戏剧感,除了仔细勾画神像的表情、动作,他还赋予场景,他的作品看起来更像是从一部电影中取摘出来的立体片段。 他扎了一个济公,济公用赤着的右脚托着葫芦,脱下的右边鞋子被束在腰间。 济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疯疯癫癫的特质从神情、姿态、被凝固的动作,显现了出来,活灵活现。 他的作品“五鬼运财”展示的是一个场景。纸扎模型上除了有正搬运金银珠宝的五鬼,焦点是坐在一副棺材上的大伯爷。 高永杰说,传统上的纸扎品不那样做,但他觉得应该改变,不一定要照足前人的做法。 印裔顾客也订制“牛神” 丧礼中用来烧给亡者的“佣人”,他也为他们加了表情、站姿,让他们穿上较摩登的服装。他在制作时,甚至幻想他们在说台词,比如:“今天真的好累,先抽根烟”。 除了华人,其实印裔兴都教徒在一些祭神仪式上,也会燃烧纸扎品。高永杰的父亲有一名印裔老顾客,每年都会订制一尊约7呎高的“牛神”。他也改变了“牛神”的造型,加入了更多“戏”,让那名老顾客大感惊艳。 大二伯爷 济公最热销 因为社交平台,高永杰发现有华人的地方就有同行,香港、台湾、新加坡、印尼、菲律宾都有,他们在WhatsApp还有一个叫“国际纸扎交流区”的群组。也因为社交平台,更多人通过“358亚福糊纸店”脸书专页看到了高永杰的作品,而向他订购。 他也是在3年前通过社交平台看到了一些前辈的作品,才开始制作纸扎神像的。威省、巴生,都有一些前辈在突破传统,精益求精,把纸扎品推上艺术的层次。他个人则更喜欢制作神像,台湾一些前辈是他学习的对像。 过去两年来,最多人订制的是大二伯爷和济公。顾客来自槟州、国内,如今也有新加坡人订购。虽然如今很多人已在购物平台售卖纸扎神像,但高永杰坚持只接订单,他比较喜欢为顾客特制。 半睡醒间获神明提示 高永杰是一名英校生,被送入英校是因为父母觉得家里要有个人会读英文信件。 他中五毕业后在手机店打工一阵子,过后转当面包师,一做就是9年。 他觉得父亲的手艺和生意都需要传承,于是在12年前开始在父亲的纸糊店工作,如今在开拓纸扎神像的市场。 他受访时说,有时候在半睡醒间会接到提示,他把这些讯息看成神明的提示、神明的喜好,提示他该如何制作神像。 与其说是神明显灵,不如说是高永杰非常用心,无时无刻不把心思放在工作上。 由于他欣赏台湾一些前辈的作品,因此他去了台湾考察并拜访了前辈2次,也在当地买了一些原料回来用在自己的作品里。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