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网课

9月前
9月前
10月前
10月前
1年前
别担心,这次的网课不是瘟疫再次撒下天罗地网的困境,只是远程的教与学。年杪假期为自己报读杭州线上研习班。为期9天的课程表排得不算满,但坐在家中上课难免俗务牵缠,好好上完一堂两个小时的课是难以触及的目标,所以常在晚上到重播间倒带重温。虽然原本宽裕的清闲私人时光变得窘迫,但学习就得付出一些什么,后来才能得着想要的。 第一天的课讨论传统文化中的女性与儿童,关于伦理规范与真实社会生活的距离。讲章上有古代诗人如李商隐、杜甫、王冕的诗句名言,有近代的胡兰成、鲁迅再到现代的高彦颐教授的思想理论,我提出来的是略懂的人物,没提出来的还有好多。老师还用了《孟子》《周易》《礼记》《论语》等典籍强调讲题,愚钝如我在短时间内实在难以消化晦涩的文言文。 正题记不住多少,开始讲课前聊起的寻常小事倒让我难忘。某天上着课,窗外忽然飘雪,课室里的孩子们开心得不住扭头张望,口中亦是惊叹声不绝。望着一颗颗蠢动的脑袋,老师下一句就说:“我们下一堂课去看雪吧!”话语刚落,我仿佛看见一群孩子蹦跳着奔出课室,欢快的笑声在雪地上开出朵朵洁白的小花。若老师把躁动不安分的心力压在小课室里上课,那不光是难受的事,我想,当天的教学成效也会苍白似窗外片片的雪花。老师满足了孩子的愿望,后来再把孩子们圈回温暖的课室,他们上课的目光才会专注在前方。第一堂课结束后,我无法不回想雪地中盛开的纯真笑靥。 有一堂儿童诗的创作教学课,主讲者是年轻的女老师,甜美柔和的声音听着如沐春风。课间屏幕展示老师和学生班级活动的照片,还有一首首孩子们自己书写的诗歌。老师告诉我们,儿童诗就是孩子灵魂的歌唱。女老师给我们读孩子们的作品,她的声音跳着喜悦的音符,让诗歌的意境都变成了一首首动听的歌。老师后来还跟我们分享一本由三年级学生一手包办的班级刊物。刊物内容是孩子们一年来用心书写的童诗和文章,连设计绘图也是孩子们的创意,老师扮演的只是挑选作品及监督进展的角色。那是一本融合了努力与希望的刊物,里头有重量,有温度。对孩子们的才华与创意,老师讲课的脸上有无法掩饰的快乐与自豪。除了诗,认真且用心的老师也让孩子的灵魂快乐歌唱。 保有一颗能感受美的心灵 在儿童文学课堂上,主讲老师叮咛教育工作者必要保有一颗能感受美的心灵,这样才能带领孩子们一同阅读,一同感受生活的美。若在教育圈子丢失了初心,教学会变得麻木无感甚至厌烦愤恨,总要记得适时清扫心灵的灰尘,让它回到执教当初的窗明几净。除了教学知识,还有姓氏文化、美食、景点、茶道甚至养生的指导,字正腔圆的老师都认真积极,甚至抱恙仍坚持讲完两小时的课。 几天的线上课程结束后,中午搓了汤圆迎冬至,裹上花生粉的糯米丸子在糖水中滚动,甜甜的香气弥漫厨房。汤圆出锅和家人围桌同吃,感恩一年将逝,一家人仍安康,圆满。当晚边回忆学习点滴边书写学习心得,再把邮件发送到遥远的另一端,学习旅程也得到了圆满的落幕。 再过几天就要迈开步伐跨入新一年,期许短暂的充电与学习给自己和孩子们带来一些改变。
1年前
我用身子顶着厚重的木门,以方便搬家工人从我的单位搬出一个个四方箱子。 对门的阿姨透过他们家敞开的大门,看见排列在我家门前的箱子,她惊讶地问:“你要搬家吗?” 校方宣布要把线上课全都调回实体课。为了方便上班,我从原本的公寓搬到靠近学校的公寓。这个搬家原因,我也跟对门的阿姨说了,换来她的连声附和。 “对啊,这个地点实在太远,去哪里都远。” “而且我又不会驾车,住在这里哪都去不了,要出门只能等我的儿子载我,每天都好无聊啊……” 我知道。我差点脱口而出。 阿姨约莫六十几岁,看起来是我母亲的年纪,常年穿着短袖T恤与及膝棉裤,一身居家打扮。我不曾见过她穿居家服以外的服装,碰到过她的儿子媳妇从外面回来,就是不曾见过她出门。她是在冠病疫情期间搬到我对门单位去的,我对于她的入住时间点也掌握得非常精准,因为打从她搬来以后,他们家紧闭的大门便会在白天时大大敞开,飘出食物香气、唱机歌声与说话声。 我一打开我家木门,映入眼帘的先是他们家供奉的观音像,我偶尔会对观音礼貌地点头打招呼。而当我转动钥匙开铁门时,听到声响的阿姨总会冲到门口探头看,看到是我她也会点头打招呼。 当我从楼下取回我的餐点或包裹,再次闪身入屋要转动钥匙锁上铁门时,阿姨又会从家里冲到门口看是谁。毫无疑问,当然是我,一直都是我。 阿姨喜欢盯着我手上的东西看,问我买了什么。 有时我还有点不好意思,也许我连着好多天都吃同样的食物。这么千篇一律的场景,毫无惊喜的答案。 我猜阿姨可能住惯了有左邻右舍的排屋。以前小时候我们家也是住排屋的,隔壁住着的两母子吵架了我家也听得见。还有隔壁的隔壁养了一只垂着奶子的母狗,她有时会趁着我家篱笆门没关冲进来串门子,甚至陪我走路去附近杂货店买东西。家里的大门在最后一个人睡觉以前,都是敞开的。而我母亲就像对门住着的阿姨那样,听到门外有声响,便冲到门前去看。如果她忙着炒菜,会叫我去看。可能是送报纸的人,可能是手里拿着福音传单来布道的人,可能是请求募捐神庙香油钱的人,可能是突然兴起想来送榴梿的远方亲戚。 一整条巷子的人总是走来走去,有时到东家听一个八卦又到西家去说。最后整条巷子的人都共享了秘密。 曾经一天听两个版本。早上一个街坊阿姨坐在我们家的客厅里,悄声跟我母亲说巷尾那一家的兄妹啊,他们的父亲不是同一个人,甚至都不是现在这位父亲。但下午那一家的老奶奶也来了,说街坊们乱传孙子们的父亲是印度人,其实是华人。后来我学校的同学也在电话中跟我说,她暗恋的男生与我巷尾的女生正在交往,她相信对方就像谣传的那样是华印混血儿,不然眼睫毛怎么可能那么密那么长。她的语气中透出一丝嫉恨与侥幸。不过她的皮肤好白啊,我说。 不只是人,连家里的猫也爱好看热闹。我傍晚时会和猫坐在家里那扇敞开的大门前一起看风景,看走过这条巷子的人和动物。家里的猫看路人一般只是瞇着眼,安静蹲坐不太上心,但如果看到狗追摩托骑士或猫与猫激烈吵架,猫会站起身来瞪大眼看,尾巴立起来硬挺挺的。我也俯下身子,用手撑着下颌,尝试用猫的高度往外看,像一个邻居一样跟猫一起八卦街坊。 如今在公寓单位里,有时隔着落地窗往下看,会看见楼下的小公园有人戴着口罩来回绕圈散步,小朋友们在玩羽毛球,负责修剪草木的印尼劳工坐在石头椅子上休息按手机。有几次还看见一群约有五六人的肌肉男穿着黑色背心在做伸展动作,全都是健美先生般的身材。我站在窗前看了一会儿,主要是疑惑他们到底是屋友,抑或是其中一位住户约了他的健身友人们一起来运动。疫情期间健身房不开,可能他们无处可去,只好穿着平时健身的服装,到公寓公园里锻炼身体。 不过即使我不往外看,单凭声响依然能掌握周围住户的一些线索。 透过天花板传来追逐与奔跑的声响,我知道楼上单位起码住有两个小孩。他们平日常玩类似玻璃弹珠那样的玩具,落在大理石地板上会有清脆的咚咚声,一声接一声地弹跳。隔壁那对夫妇也有了新生婴儿,总在半夜哭泣,从我卧室的浴室传进来,潜入我的梦中。而我洗澡时候随意哼的歌:“看我乘风破浪,多诚实的欲望,努力唱摇一摇一摇一摇一摇一摇……”说不定隔壁邻居也知道我正在追哪一档综艺。 随着疫情渐趋缓和,政府把行动管制令放宽,只要确保同一空间里人与人能保持一米的社交距离即可。多人的公司会采用轮班的方式错开群聚,让员工轮流回公司上班。 从那时候起,我一周会去校园打卡两次。 回到久违的校园,我的车子停在校园内的红绿灯前等绿灯。结果不是人在过马路,竟是成群结队的猴子浩浩荡荡地过马路。 下车后走在空荡荡的校园里。太空了,空得不像校园,像电影中的无人城市。听见远处传来脚步声,忍不住心惊,以为丧尸出没,赶紧找个转角躲起来。这么一躲,却又觉得自己才像见不得人的丧尸。 我提着装有鱼罐头的袋子到处找猫,嘴里喊着咪咪,双手掩护着袋子怕半路被猴子抢劫。但没有,我饶了好几圈都没遇到以前熟识的黑白母猫。瞬间感受到了末日,也许猫在这里有过一场浩劫而我不知道。 除了打卡的那两天,其他时候我还是一整天的待在我的公寓单位里,继续线上购物与点外卖。我习惯坐在厨房的木桌做事,手指打在电脑键盘上像弹奏乐曲。这种无内容的声音让人着迷,类似小时候睡房中老风扇的哒哒声,或母亲在我房外踩踏缝纫机的声音。 但有些声音是有内容的。 我听见对门阿姨坐在他们家的客厅讲电话。因为大门敞开的缘故,听起来就像坐在我家客厅跟我讲话。想必她的儿子媳妇已经回去公司上班,家里只剩下她照顾还未上学的孙子。中午孙子在午睡,她的时间不好打发,便开始聊电话。她常拨电话给她家乡的亲人,从说话口气我猜对方是她的女儿。阿姨会巨细靡遗地诉说她在吉隆坡的生活。 我被逼暂停手上的工作,托着下颌听阿姨讲电话。 你要吃补啊,阿姨说。阿姨会顺着自己的建议聊起今天的菜色。 我打开Grab点餐,竟然就点了一盅人参鸡汤。 想起以前和室友同住,她比我迟睡,有时在我睡觉的时候看电影。如果看的电影是我听得懂的语言,我即使闭着眼睛,脑中也会有一幕幕的剧情在上演,往往她看完了一部电影我都还没睡着。隔天精疲力尽,脑袋重重的,毕竟我耗费脑力脑补了一部电影。我后来拜托她看欧洲电影,听不懂的语言就是无意义的声音,无意义的声音对我不会产生任何影响。 生活是逐渐回到轨道的。 我让自己在脸书上浮出脸来作为一种重启。接着开始与人在校园中隔着口罩寒暄,慢慢进阶到相约吃饭,最后又回到以前那样脱下口罩拍合照。 我从一周去学校打卡两次过渡到3次,后来校方规定我们5天都要去。 我在中文系楼层惊喜地发现好久不见的黑白母猫。她的身体是白色的,唯独一管鼻子是黑的,特别好认。我叫她无尾熊。无尾熊带着7只也是黑白色的小猫躺在走廊的木桌底下。我赶紧从包包中取出鱼罐头,倒在小盘子上给她吃。我的手指在地板上拨弄逗小猫,一只只小猫弓起身子要从桌子底下扑过来玩。我想像如果我有一个后院,或许可以把它们全都接回去,让他们瞇着眼在草地上晒太阳。8只黑白猫在草地上的画面,大概就像乳牛在大草原一样。 无尾熊吃完鱼肉后满足地舔身体。我摸摸她的头,问她:“你都过得好吗?” 她突然咬了我一口。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居銮7日讯)居銮中华中学2023年初一新生将在1、2月份,在每周一至三下午上网课,周五和周六则需要返校上实体课。 銮中校长廖伟强今日在2022年居銮中华中小学四校联合毕业典礼后,接受媒体询问时作出上述宣布。 居銮中华中学今日共有460名高三学生、406名初三学生,加上居銮中华一小40名、中华二小94名和中华三小90名小六毕业生,一共有1090人在典礼上高唱骊歌,毕业生代表郑宇乐和陈靖彤也分别代表中小学毕业生致辞。 廖伟强在致辞时也表示,疫情封锁和经济影响下,该校62%的毕业生都选择在国内升学,该校为了让学生达到基本要求,从2014年开始协助学生考取马来西亚大学英语检定考试。 他表示,该校在不妨碍以中文为主要教学媒介语外,也注重英语和国语,并保住学生考取确保未来升学就业的大马教育文凭(SPM)。 “如果将来有需求,我们还可以开办其他符合国际标准,以及能达致毕业学生有更好条件的任何评估或考试。” 因此他欢迎小六毕业生在毕业后到该校升学。 居銮中华二小校长陈元城在代表小学部致辞时表示,小学6年生活即将结束后,将踏上人生新的旅程。 他表示,毕业典礼也是见证新的开始,并为大家的成长感到快乐。 陈元城也表示,中学的学习生涯将是全新的,更有更加激烈的竞争,而也只有教育才能改变自己的一生,并期待学生不要辜负师长的期望。 居銮中华一小校长陈大金、董事长林吉泉、中华二小董事长卓金华、中华三小校长朱秀玲、董事会总务章井锺等人也出席毕业典礼。 董事长戴国光在致辞时表示,该校因为疫情的缘故,已经2年没有举行4校联合毕业典礼。 他希望高三毕业生能够谨记校门口“自强不息”4个大字,不论升学或就业都秉持优良中华文化、六育修养和銮中精神,以杰出表现和成就荣耀母校,做好銮中代言人。 居銮中华学校校友会主席陈子良致辞时呼吁高三毕业学生可以意识到,随着中国的和平崛起,特别在5G和通讯科技领域已经领先全球,中文的应用必将在全世界更上一个台阶。 他认为,拥有精湛的中文同时掌握国语和英语的人才,必定是未来社会和世界最受欢迎的人才,而銮中设立的黄亚枝奖学金已经为学生前往中国深造提供了有力的支持,铺下了直通大道。
1年前
1年前
2年前
2年前
全国学校被迫数次停课,对学校的运作、老师的教学和学生的学习带来了深远影响。面对线上线下混合式教学与校园新常态,很多老师措手不及,但教学工作依然不能停歇,学生须投入全新的学习形态,家长们也为此焦虑忧心。来到后疫情时期,全面恢复实体授课,打破过去师生与家长居家上课所建立的默契与规约,又得再度调整与重新适应。 教总较早前配合2022年教师节举办一系列活动,其中包括“微笑的力量”照片征集和“在教与学里,你不知道的事”图文故事征集活动。 透过特设的“教总暖驿站”(https://padlet.com/jzedu/5162022),让老师、学生和家长发表心声。 从多篇文章中,可读到过去两年学校“开开关关”的过程中,老师、学生和家长在疫情挑战下,仍坚守岗位确保学子无论在任何环境下都能好好上课。那段上网课的日子,在后疫情回想起来,大家犹如打了一场仗,有笑有泪有收获,也练了一身好功夫。   【老师篇】 文:傅凯翔副校长(霹雳司南马志成华小一校) 网课上体育课 体育课是孩子最为振奋的科目。草场,永远是任由孩子发挥好动本色,与朋友较劲,与队友合作的道场。 要是体育课换成独自在狭小的房间、在网络摄像机的拍摄下进行呢? 首先要克服的,是面对摄像头的压力——课堂成了直播,观众可能是活泼可爱的小朋友,还有他们偶尔来望一眼的家长。生怕说错了哪些句子,成了孩子和家长茶后饭余的笑料;生怕摆出不太标准的姿势,被摄像头老老实实记录下来,成了误人子弟的教材。那一刻,深深体会到直播间YouTuber的不易。 其次,必须重新构思新活动,好让孩子能单独在狭小的空间,学习基本的体能活动,光是这一点,我得引用网络流行潮语:我太难了。所幸童年的玩意,在这个科技时代里发挥了作用。学习跳的技能?就玩跳房子吧;学习抛的技巧?纸球加上一个桶,足以让孩子们玩上一整天;要是学习踢的技能?这太容易了,纸球一个,孩子们是懂得盘球、拦球和进球的球员。 当然,孩子的配合是老师教学的动力。当他们交上在家进行活动的视频时,我知道,他们都乐在其中。虽然都在各自的家里,但家人的陪伴,成了他们快乐的来源;虽然摄像头学习的体育技能,少了在草场上活动的机会,但在科技的协助下,找回了孩子们的童年。 随着回到实体课,网课上体育课是我与孩子们共同的记忆。   文:洪佩珊副校长(霹雳甘文丁培才华小) 网课让我贴近学生的圈子 上网课,没有互动,怎么办? 上网课,不开镜头,怎么办? 上网课,学生沉默,怎么办? 英文课,进入“Food”主题,就来一起隔着镜头自己给自己准备好吃的food! 设计了感觉上搭配起来味道会怪怪的面包香蕉卷,制作起来完全可以让7岁的学生自己动起手来,吃起来让学生啧啧称奇为什么味道配起来那么的刚刚好! 是不是开始好奇我们的food recipe?白面包搽上巧克力酱,放上一片芝士,把香蕉剥皮,放在面包上,卷起来,用牙签把面包卷固定。把面包卷当寿司卷似的切段,好啦,就这么简单的小活动!学生从此爱上了面包香蕉卷,爱上了英文课,也爱上了他们的英文老师,Miss Ang!(我很臭美吧!) 最重要的是,整个过程我都以英语为媒介语,大家都能跟上步骤呢!   文:许秀凤老师(吉隆坡中国公学) “罩”夕相对 “许老师,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看到你没戴口罩的脸啊?” “是啊,我们好久没看到老师整张脸了……” “我们就上网课哦!那么就可以看到许老师没戴口罩的样子了!” 去年的某一天,几位一年级小可爱在课堂上突然嚷着想看我没戴口罩上课的模样。听着他们的对话,虽然很好笑,但心里不是滋味。这班小可爱入学第一天就被迫上网课,直到两个月后才回到学校上实体课。复课返校后,对着每一位只露出双眼的老师,他们有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孩子小小的心愿什么时候才能实现呢? 虽说上网课时对着冷冰冰的荧幕,缺少了与孩子们互动的温度,然回到实体课后,与孩子们“罩”夕相对,种种防疫措施,也一样拉开了师生之间的距离,你、我、他都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如今,师生都戴着口罩上课,只能四目相望,看不清彼此的脸部表情,这其实为老师们的教学带来了全新的挑战。老师们都抓爆脑袋瓜,想尽办法“穿越”口罩,读懂每个孩子脸上细微表情。为了弥补师生在课堂互动上的不足,老师们更是尽全力把课说得生动有趣,努力透过双眼和肢体动作来传递出许多难以用言语表达的特定信息和情感。老实说,戴着口罩授课也无形中加重了老师们的声带负担,大家被迫提高音量讲课,同时还要确保声调抑扬顿挫,以调动孩子们听课的积极性。 何时才能摘下口罩为孩子们上课呢? 何时才能看到每个孩子可爱的脸孔呢?   【学生篇】 文:张忻惠同学(霹雳太平华联三校) 学涯因您而美 疫情来袭,最喜欢去上学的我被迫宅在家里。虽然安心,但也失去了校园的欢乐。 感恩学校里有我好喜欢的多位老师,他们让我欢愉地度过6年学涯! 级任老师的爱心教育让我沉浸在她的每一堂课里。上网课时,老师会时常分享很多有趣的故事,我们都听得精神抖数。遇上不会做的习题,更不需发愁空白怎办,因为KBAT的一些课程太难啦!而老师每一次一定会和我们深入探讨理解答案!有需要的同学,老师都会主动给予额外指导。 我想对老师说:“我很荣幸是您的学生!谢谢您蔡晓立老师,我的学涯因您而美!” 借此机会,向各位老师说:老师幸苦了,谢谢您们!   【家长篇】 文:郑丽金女士(霹雳太平华联三校) 疫样的学习 疫样的体验 冠病疫情确实让师生和家长迎来了一场全新的大考验。网课考验师生和家长的耐力,也影响学生的学习进度,大家都摸索与适应。 还记得网课在筹备当中,孩子的级任黄桂莲老师马上做了一个令全班家长倍感窝心的小举动。黄老师为了不耽误学生的学习进度,极力配合学生的住址让孩子拿回之前已呈交的课业,甚至还亲手送到无法前来的家长手中。 感谢黄老师在那段时期用心与耐心地一一解答家长的疑问,也认真看待网课的逃学威龙与没交作业的学生。她尽法宝确保每位同学不会错失学习机会。 行动管制令期间有一大憾事,就是让许多老师在退休之际,都默默地退出了杏坛。这种告别仪式让许多同学对恩师感慨万分。 刚好在正式复课之前,孩儿的级任黄老师也稍来了退休的消息。当时我的心情倍感暗涌,心里翻腾了好久。孩子对她的喜爱与思念,我们合集了一个感恩短视频来留下师生之间最美的回忆。   “微笑的力量”照片征集 《微笑的力量》教总2022年教师节特别企划,于4月20日至5月1日展开照片征集活动,旨在寻找老师在校园的欢乐时光与靓丽身影,透过他们的微笑面容传达教育者时刻保持的正能量,把老师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展现在镜头前面,呈现最美的风采。 报名期间共收到约120张照片,最终10幅入选照片于5月10日至16日做网络公开投票,经过6天投选,投票次数超过2300人次。以下为最高票的两张照片:   更多文章: 青年为气候变化发声,用行动保护地球! 办活动要成功 公关角色重要 3项奖学金等你申请! 【2022年饥饿30】线上线下 一起热血沸腾! 用美术与科技,驾驭当今的创意时代 【读者投稿】写给老师的学习报告  
2年前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