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罗马尼亚

  无论以下的文字对您来说有多离奇,又或多离谱,请相信,它都真实地发生在我身上。尤其,当邀请我前去采访的主人家表示自己400年前就不再以“人类”自居时。还记得那天是5 月20日。一位自称“吸血鬼伯爵”后裔的“神秘男子”,通过电邮邀请经常撰写游记的我访问他的故乡。基于强烈好奇,我竟着了迷 似地答应只身赴约。    如今想起来,我依然无法解释那仿佛被远距离蛊惑的状态,可以确定的是,这场旅程却让我进一步了解吸血鬼始祖德古拉,也发现了有别于红花国度认知下的罗马尼亚……   “吸血鬼”对许多人来说并不陌生,但,鲜少有人知道德古拉的故乡就在罗马尼亚。当大家以为德古拉只是虚构角色之际,却不晓得他是真实存在的人物——弗拉德3世(Vlad III)。   据说,这名行径残忍的暴君爱使用酷刑,甚至还列出一个酷刑目录,其中,最令人闻风丧胆的就是穿刺刑法,即,用削尖的木桩从肛门直插穿肠,复从体内直冲口腔,破口而出后再高挂起来。这也是为何,弗拉德有个外号叫“穿刺公”(Vlad the Impaler)。现在想起来,吸血鬼的英文“Vampire”或许就是“Impaler”的谐音吧。   这是公元15世纪的事了。曾有记载,弗拉德执政下,就连百姓撒谎、偷窃也被酷刑严惩,而当年贵重物品放在街道上一周也不会失窃。看似安全的背后,其实尽是一片紧张,全民笼罩在高压紧绷的氛围下,活得透不过气。   有说,弗拉德还喜欢拿面包沾血来吃。正因为这种种的血腥举动,爱尔兰作家布兰·斯托克在1897年推出了以弗拉德为原型人物的小说《德古拉》。   傳說中的吸血鬼聚集地—布朗古堡   小说中,德古拉住在罗马尼亚布朗小镇(Bran)上的布朗城堡,而这建在山坡上的古堡也是传说中的吸血鬼聚集地。我造访古堡时正好阴天,拾级而上的路中就耸立着一个大大的铜制十字架在城门前,令古堡更显阴森。而我独自参观,自然倍感毛骨悚然。   是的,邀请我到访的“神秘男子”因为不屑,所以没随我一同造访。不为什么,因为弗拉德原来与该城堡根本没有任何关系,而斯托克更从未到访过这古堡。就只因为古堡被写了进小说,这里才成了著名景区。   有趣的是,尽管弗拉德与古堡没有史实关系,但来到罗马尼亚的游客多半都会到访这里,否则就如来到中国没登长城,到了西藏没上布达拉宫般可惜。   既然是假的,那我又怕什么?据悉,该古堡原是匈牙利国王在1377年为抵御土耳其所建,之后则成为集军事、行政、司法于一身的政治中心。当年,古堡主人杀人无数,为避免有人寻仇,城堡最初的设计并没有城门,想进去的人都得跑到城堡南边,待里头的人抛下绳梯后才能爬进去。或许因为这个说法吧,总有感里头阴气甚重,一个人造访多少还是会头发麻。据说,这里还常年都乌云密布呢!   过去数百年来,古堡数次易主,辗转赠予罗马尼亚皇室后又归政府掌管,最后再因《德古拉》而打造成景区,供民众参观。如今,里头展示的东西多为当年的兵器或古堡前主人的遗物,但为配合吸血鬼这个旅游卖点,城堡设专区展示“吸血鬼”“狼人”,以及民间传统邪灵的相关资料和道具。 吸血鬼迷的朝圣地   讽刺的是,吸血鬼专区里头有个装着十字架、圣水、大蒜、圣经、银子弹、铁锤铁钉等对付吸血鬼的武器八宝箱,许多人明知道是道具,却都像看待古文物般争相拍照。我自己也不禁拍了一张,但快门按下后却也莞尔起来。因为我们明知道弗拉德未曾来过这城堡,却又深深为此着迷。   类似的矛盾何止在布朗城堡?我们明知道真人秀是假的,却为此热捧;就算知道网红操作存在虚构成分,却可以消耗许多不必要的情绪,所以,一本《德古拉》带动了罗马尼亚旅游业近200年,甚至连虚构场景也能成为吸血鬼迷的朝圣地,人类就是那么有趣。   无论如何,布朗城堡还是有造访价值的,尤其我们能了解约700年前匈牙利与罗马尼亚的百年事迹。或者该这么说,若你为了历史上的弗拉德而来的话,那布朗城堡确实少了真正的历史意义;若是冲着小说中的德古拉而来,那这里绝对能满足你对吸血鬼的想像。 大時代下的悲劇人物—弗拉德 若真要走一趟德古拉足迹,那弗拉德的出生地锡吉什瓦拉(Sighisoara)山城就绝对不能错过。   这也是邀请我前来的男子,坚持要我到访的地方,因为这里才能让我认识弗拉德,也才能进一步了解吸血鬼。   这百年山城淳朴宁静,氛围十分祥和,山脚下还有一条河流,波光粼粼,煞是好看,偶尔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甘草味。据 悉,弗拉德三世就出生在当地山城大钟楼旁的木屋里,每每钟声响起,不吵,倒还能回荡出一番静谧。但,这样的环境怎会孕育出嗜血暴君呢?   这得追溯公元1431年。当时,罗马尼亚分成3大公国,即,瓦拉几亚、摩尔达维亚与特兰西瓦尼亚,前两者是奥斯曼帝国(如今的土耳其)的自治附庸国,而弗拉德则来自瓦拉几亚。   当年,弗拉德的父亲为了稳住政权,将年纪小小的弗拉德和弟弟寄养在奥斯曼帝国以表忠诚。据说,自此兄弟俩便接受非人般训练,造成心理扭曲,也痛恨奥斯曼。直到弗拉德的父亲被贵族谋害后,他才以‘傀儡大公’的姿态遣送回乡。也从这时开始,人类掀开了酷刑新篇章。   首先, 弗拉德在古堡举办盛宴,当数百名贵族盛装出席后,佳肴还没吃几口,城门便关了起来,然后一个个接受审问。无论答案是什么,贵族们都一个个以穿刺刑来对付。   “就算贵族们还没痛死,也会挂至血流尽为止。”当自称是吸血鬼后裔的神秘男子如此向我描述时,我只希望自己英语不好而错误诠释这番话。   弗拉德还曾用穿刺刑来对付试图入侵的奥斯曼大军。据悉,当年整整有二万多奥斯曼士兵被穿刺后高高矗立在林间,尸体腐烂后犹如一具具丧尸,尸臭味遍布整个森林,就连乌鸦也发出凄凌叫声,令想再入侵的奥斯曼人吓得魂不附体,完全不敢替同伴收尸。   “你看过地狱吗?当时,整座森林就像人间炼狱那样。”   我对这样的描述并不是很舒服,但也正因为当下的不适,我深刻地了解当年的那种血腥恐怖,以及弗拉德令人闻风丧胆的程度。   不过,罗马尼亚人对弗拉德是报以同理的。除了因为他带动旅业发展,大家也学会宽容明理地看待历史。当年,他的血腥残暴能威震四方,阻止外敌入侵;他的冷酷无情,源自从小以人质姿态在敌国求存,而他的心狠手辣,无疑是他回应命运的方式。说白些,弗拉德其实只是大时代下的悲剧人物。 没有人一生下来就是坏人   如今,弗拉德故居被改装成餐厅,前方还有石头铺成的欧式广场供大家喝喝咖啡,或尽情地享受天光。走一回他的故乡,宁静雅致,最吵的或许只是小孩嬉笑或大人们的闲谈声。   在想,曾经,弗拉德一定也有过一段无忧无虑的童年吧。也许,他曾在石头路上追逐过一场天光、在大树下躺着仰望一 季浪漫。他可能也曾在阁楼上,顽皮地对着广场上的陌生路人打招呼。他还可能曾在草坪上救过一只受了伤的蝴蝶,然后为它的离世垂泪。   诚然,没有人一生下来就是坏人,弗拉德的残暴应该为后世带来启发,而不是茶余饭后的谈资;他的血腥与冷酷,更应该成为我们的警世教训。一切,在我亲临其故居后有感。 神秘男子會是吸血鬼嗎?   尽管嗜血残暴,但弗拉德无疑拯救了罗马尼亚的旅游业,除了山城与布朗城堡外,多处更设有德古拉主题餐厅。   其中,由他故居打造的餐厅就推出了德古拉菜单,如德古拉红酒、德古拉咖啡,以及番茄酱调配而成的德古拉蘸酱,餐馆甚至连面包也不涂抹蒜蓉,硬是要将“德古拉”进行到底。   很少人选择到德古拉故居用餐,除了因为菜色一般外,价格也偏高,其中,我点的番茄蘸酱一小碟就要价近30令吉。显然的,我也被“吸血”了,不过,能亲临弗拉德故居,历史感无价。   餐厅楼上还有博物馆及纪念品销售处,里头卖的全是吸血鬼相关的纪念品,而博物馆还有人披着斗篷,戴着假牙扮演吸血僵尸和你合照。 罗马尼亚人敬仰弗拉德   我和站岗的年轻人聊天时发现,罗马尼亚人其实并没有很喜欢德古拉,尽管这小说人物带动了当地经济百余年,但他毕竟是爱尔兰作家的产物。倒是弗拉德,当地人始终敬仰,一些角落还能看到他的石像或画像。 “至少他曾让外敌不敢入侵,也曾让我们在东欧威震一时。”站岗青年如此说道。   我不确定弗拉德在世时是否痛恨黑化后的自己,但可以肯定的是,若他知道罗马尼亚人接受他,也理解他的话,一定会很感动的。而这,或许也是为何邀请我前来的神秘男子坚持要我到访山城的原因。因为你会对德古拉改观。   那,邀请我前来的朋友究竟是不是吸血鬼?坦白说,我也有这疑问,尤其当我发现他不爱入镜,情绪与表情也少得可以。甚至我到访的这几天,他只有入夜后才能与我会面。但,这个问题我始终不敢抛出来,除了生怕彼此尴尬外,在这个是非对错扭曲到不行的今天,我不敢说自己是正常的。   记得与他交流的那几晚,我总将白天的所见所闻与他分享,他则给了我更多的补充与解释,说着说着,他那蓝色眼睛会不自觉就飘向了某个不知名的远方。每每看着他若有所思,我想,他或许在思念些什么吧,如,白天的山城街道、或午后的广场角落,而,若他真是吸血鬼,那400年前那最后一抹夕阳,会是他这辈子看过最美也最难忘的一次吗?   行文至此,我也思念起山城的天光与静谧,想起城堡的阴森与苍凉了。更重要的是,我重新定义了认知中的吸血鬼。一切,从到访罗马尼亚开始,也从夜访“吸血鬼”后开展…… 下周预告:   揭晓神秘男子身分前,我竟着迷似地三访同一个墓园……
5月前
8月前
9月前
1年前
1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