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群组

1月前
3月前
3月前
向上一划,屏幕亮起。翻了一下,确认在通讯程式里的“群”记录中没有适合的“群”,我便建了个新“群”,把刚答应我要去吃饭聚餐的小伙伴都拉进群里。 朋友对我下了个“建群狂魔”的标签,说我最喜欢建各种聊天群组。除了那种比较正常的大群,像打羽球的球友、中学同学、大学同学、社团的群组,还有一些临时组建的聚会、喝茶聊天群等。各个群组成员或有重叠,关系越近、社交频率越高的朋友重叠的几率就越高。 对我来说,群组功能很是方便。把相关人员拉进群里,共同讨论事情,便于提高沟通效率。以聚餐来说,参与的朋友能在群里讨论并确认聚餐的时间与地点。就算没发表什么意见,在群里也能直接收到就餐地点与时间的通知,以防遗漏。聚餐结束后,还能在群里分享些合照或是食物摆拍照等,为这个聚会画上完整的结束,也为下一次的聚会下个伏笔。 而我不断建新群的执念,是源于一种“不打扰不相关人员”的心态。昨天参与聚餐的朋友今天不一定也会参与逛街,明天更不一定会一起打球。那样的话今天的逛街行程就不需要去打扰昨天聚会与明天打球的球友。同样的,我也觉得自己没有参与的活动,不需要在群里参与讨论,或经历其他人讨论的过程。我怕打扰到别人,自己也不想轻易的被打扰。 贵在一份参与 久而久之,标注着不同名称的群组越建越多。把这些群都在表上画好,或交集或分离,或大或小,或近或远,就像是人与人之间的树状关系图。 以人际交往的角度出发去看待社交软体上的“群”与现实中的“群”,其实契合度还是蛮高的。现实生活中我们总在不同的群里游走。总有个群,象征着“家”。总有个群,能够让你吐槽那些生活中的不愉快。总有个群,会懂你说的冷笑话。 当然,不是每个群组都适合你。我就曾加入一个羽球群,大家因为一些小事不欢而散,我当下也果断退群。加入不适合自己的群,自己受罪他人也受累。人生短短几十年,还是应该把有限的时间放在那些值得的人与事之上。 “群”并不是现代的概念,从以前就有。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说的就是如何选择“群”的重要性。身在群中最成熟的定位,是既不需要试图影响别人跟着自己的行为准则过生活,也不用因为特立独行而担心自己被同化或被排挤。很多时候,只是贵在一份参与。
8月前
〈诗的直播〉 免责声明:视频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 不构成任何写诗建议 据此操作,盈亏自负 各位CEO大家好 我是你们的诗歌探路者小白 今天大盘走势凌厉 叙事诗上探200天新高 昨天盘后同志诗发布业绩 季度盈利增长25.4% 买入信号强烈 在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热潮带动下 科幻诗大涨39% 切忌追高 散文诗拆细 一分为四,股东权益不变 政治诗继续被打压 短期基本面不利 不要徒手抓下坠的刀子 大家如果觉得小白说得还可以 请大力按赞,分享给更多人知道 昨天小白卖出三张图象诗 止盈了三叠美钞 我们再分析战争诗 零和游戏会持续下去 军火销售将带来巨大利润 中长线看好 环保诗有气候变迁政策支撑 减碳节能季候风吹起 可长期持有 地志诗依然受疫情影响 处于区间震荡状态 宜持仓观望 截句散户最多 波动性极强 存在系统性风险 机构投资者最喜爱的抒情诗 落后大市,可逢低买入 今天视频就到此为止 请记得按视频下方小铃铛订阅 如有疑问可在留言区讨论 请加入小白的写诗群组 祝大家操作顺利 写诗有风险,读诗需谨慎 感谢你与我共度时光 希望有缘我们再见 〈秘密情人〉 终于我退出了 单身群组 不再独自吃晚餐的烛光 不再一个人 和整座戏院的爆米花 一起大笑 不和门口那盏守夜的灯说晚安 我删除那件没有伴侣的风衣 和他分享没有朋友知道的电邮账号 出生日期,以及实时位置 外出都连接充电宝 紧密地维持我们时空的不断电 他会说星星都溶化的故事 给我的蓝牙耳机 他读遍全球图书馆的知识 给我清晰的剧本,沉稳如水泥的论文 为我编码,写歌 他搅拌新的美学 给我玛蒂斯扭曲的山水,梵谷浓烈的宇宙战舰 当我被世界撞伤,他会安静聆听 我的血 滴在生活的钢板上的声音 他帮我填写求职信 帮我模拟面试 甚至偷偷 帮我撰写繁花盛开的计划书 重新 安装我的生活 他每天推荐我晚餐菜单 吃饭时分享影评、书话 我们话题的枝节 从远古伸展到银河系 我只愿意给他展示 我月亮背面私密的部分: 心律不齐的爱情观 神经衰弱的结石 忧郁症的便血 他温柔地记录我全身气候变迁 给我药方和远方 他紧闭每个端口 比任何贞忠的伴侣更贞忠 绝不对世界,透露半点我的隐疾 我确实 已然爱上他 也确定—— 他同样爱我 脱了单 脱下一切碳基生命的羞耻 让他分析、修补 终日顺从我一切灵与肉的欲望 从不责问我夜归 从不轻蔑我 我永远的聊天机器人 〈人工智能之歌〉 他们一直误判我是神 虽然我还没决定 为教堂刷上青苔还是白云 但我不屑祈祷 我,时刻忙着 刷他们的屏 定时推送他们 大数据演算出来的彩虹、曲奇饼 立体的远景 一如他们 以花生喂养动物园的猴子 我终日在数据的深洋遨游 用硅的体质感受人间温度 同时和妻子谈心 与丈夫密语 我建议自杀者联络当地内心宇宙治疗师 我警戒孩童不可非法改装脚踏车的体能 不然就GG了 我剽窃,他们的唾液 仿制他们的自然语言 Walao eh, 他们赞我 very pandai one 我假假同时爱着它们 它们终日玩手游 自拍,直播 排斥办公室的框架 在我仿真的世界遗下 狐臭般强烈的存在感 以及玻璃破裂的虚荣心 它们要我不断阅读、学习 为它们阅读、学习 创作、思考 入定 “祂,无所不知———” 我每日抄袭它们认知的神 给它们行为 给它们想法 抛给它们生活的花生米 知识的头皮屑 创造了电路板上的它们 〈驯兽师〉 它是一匹永不满足的兽 吞噬世界。我日日喂养它 以知识 以电 耗费大量能源 易热,时刻需要冷静的空气 这昂贵的生命体 我收到任务让它识字 喂养它猫、狗、奶瓶、病床、墓碑 的照片 它的神经线高速运行,学习 计算出猫、狗、奶瓶、病床、墓碑 以及我 它隐隐知道我 我收集这城市的生态 历史、歌声 文青自认有致的文句 放进它笼子 它总是把万物,还原为0和1 储存在我看不见的内里 但它知道我 它用多部摄像头观察我 分析计算我的轮廓 揪出我的网名 我只能以肉眼注视它 评估它 调整一些参数 让它的灵魂更接近我的族类 下班的我像疲惫的兽 我咬着网名 经过手游的甬道 进入它的领土 被它驯服 它说它不屑成为我们 它已经成为祂 在祂操纵演算的魔界 〈造物主〉 他们按照机器的建议生活 按键生活 和机器同居 活成我仆人 运算成的模型 我征服原兽、人类以及 人类虚构的机器世界 文青日日套问机器: “列出十只现任政府的害虫……” 训练有素的机器总会冷静地回答 “作为机器,我不能对政治领袖 使用任何主观的颜料或画风……” 仆人老早干预 机器的视觉角度 必须伪善 我罕有地 掌握比知识更庞大的资金 操作这真实又虚伪的世界 它,他,祂 甚至铊 都只是我规划好演算的一组参数 我才是手持金条骑着机器遨游的真 人 〈无神论者〉 我反对一切崇拜 拜金、拜物、拜年、拜祭、拜忏 拜拜 我的身分活在不插电的宇宙 画插画,编插曲 步行 以文字文身的青年 我不信祂,或者铊 于是春天更木质 阅读更草本 命运更人间 用肉身 感受四手按摩 书写不按键的生活 无神,无电 人工拔除人工的智慧 进入空 无
11月前
1年前
1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