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胎儿

6月前
6月前
6月前
7月前
(新加坡25日讯)二胎妈妈在怀孕22周时验出腹中胎儿患有先天的心脏缺陷和罕见的内脏异位,尽管命运多舛,她勇敢决定保胎,所幸儿子术后状况良好,如今已上小一,热爱跳舞也能运动。 2016年,庞佩妮(42岁,家庭主妇)在女儿约3岁时怀上二儿子。当她怀孕5个半月去医院进行产前检查时,医生要求进行第二次详细的胎儿扫描,庞佩妮隐约意识到大事不好。 她告诉《新明日报》,检查结果显示,腹中的儿子不仅患有先天性心脏畸形,让她和医生更意外的是,儿子胸腔和腹部的器官还与常人的位置完全相反,即患有罕见的内脏异位。 做出这项诊断的,是现在担任国大医院邱德拔—国立大学儿童医疗中心小儿心脏科高级顾问医生的陈敬杰。他解释,庞佩妮的儿子患有右心室双出口(doubleoutlet right ventricle),即主动脉和肺动脉均连接至右心室而非一左一右,以及肺动脉瓣狭窄(pulmonary stenosis),阻塞从心脏到肺部的血流。 出生后动手术修复缺陷 若不及时矫正,他的血氧水平将下降,长期会影响脑部和身体发育。 庞佩妮和丈夫彭原健(47岁)了解到,儿子出生后就得进行大手术修复缺陷,且有可能每10年就需要一次手术。“甚至有医生告诉我,我儿子以后可能需要全天候看护。” 1万人仅1例    医生:新加坡罕见 医生目前密切关注彭于安心脏瓣膜的状况,若狭窄严重,或得再动手术。 彭于安内脏异位,一般并不对健康造成影响,除非还有其他相关的并发症。陈敬杰指出,内脏异位需要医生改变手术习惯,因此当时采用3D打印,复刻出彭于安的心脏,以便医生将手术步骤客制化。 国大医院邱德拔—国立大学儿童医疗中心小儿心脏科主任兼高级顾问医生郭瑞财教授告诉记者,一万人中约有一例内脏异位,在新加坡属于罕见。 “如果内脏异位包括心脏(即心脏在右),病患一般没有健康问题。但如果内脏异位心脏却正常在左,有心脏缺陷的可能性会稍高。” 决定是否堕胎    人生最灰暗时刻 在新加坡,若胎儿出现生理缺陷,孕妇在24周前可以终止妊娠。关于腹中胎儿何去何从,庞佩妮冥思苦想了两周。她忆述:“决定是否堕胎的那两周,是我人生中最灰暗的时刻。” 儿1岁前动手术    每2年复查一次 但得益于她的基督教信仰,庞佩妮和丈夫决定勇敢面对未知。 2016年11月23日,二儿子彭于安出生。他随后被送进加护病房,并进行复杂的全面检查。距离他一岁生日只有15天时,心脏手术成功进行。 如今6岁的彭于安术后恢复良好,只需每两年复查一次。虽然剧烈运动时仍得暂停休息、跳跃太多次还会因心脏超负荷而呕吐,但他得以正常生活,平常喜欢跳舞以及和姐姐、弟弟玩耍。 为经历相近家长    提供支援和鼓励 庞佩妮加入非正式支持小组,为经历相似的家长提供帮助。 彭于安的手术成功后,庞佩妮了解到,来找陈敬杰看诊的家长们有个非正式的支持小组,于是决定加入。 她说:“有个孕妇也是验出腹中的胎儿患有先天性心脏疾病,她看起来真的很无助,我就去看望她。” 以她的自身经历和累积的相关知识,庞佩妮为经历相似的家长们带去爱和支持。“希望以我的故事,也能让更多人了解到我们的心路历程,以及家长在这情境中所需要的鼓励和帮助。”
8月前
1年前
1年前
已不知多少个天未亮的清晨,我没戴眼镜,惺忪睁眼就见到一团模糊的大黑影,外加一双大眼睛盯着我。又是小e的大头。这种方法一秒就能让我惊醒。 小e有大头,大头是小e。 小e刚出生时,头颅未发育完全,时大时小,我常担心他是得了病,频频询问医生。到政府诊所检查的时候,护士总要露出担忧,甚至惊恐的表情,一副“这小孩不知道患了什么病”的样子吓唬着我。然而日子久了,也就习惯了。 大头对小e的成长是一种负担。一般的小孩大概两三个月就能稳住脖子,但小e大概半岁后才稍微不再摇头晃脑,因此抱他的时候,必须护着他的后脖子。伏地抬头对他而言更是困难,耗了将近半年才可以“抬头做人”,过程中更是艰辛地“呀、呀”叫,满脸通红。他的头部重量大概占据了他三分之二的体重吧,抱着他哄睡是很痛苦的,我就这样撑着逐日增重的头几个月。幸好,小e不喜欢被抱着摇晃睡觉,我的手臂才幸存。 [vip_content_start] 待他开始学习独坐、站立、行走的时候,大头常扯着他倒下,或者经过转角处撞壁,额头的高楼起了一座又一座,除了表示同情,也只能让他学习跟自己的大头抗衡。 大头给小e带来了不少伤,而我的创伤也不少。比如睡觉的时候,他会忽然翻来覆去,一不留神,一头就撞在我的额头、脸颊、鼻梁上,昨天就刚击中我的下巴,力道犹如10号保龄球的猛击,痛个几天才会复原。 最惊悚的时刻其实是在夜晚。 约一岁时的某夜,房里传来小e微弱的叫声,他常在睡梦中醒来后,躺在床上等我进房查看。但那次我进房时,房里一片清寂,毫无动静。我走向他的娃娃床时,忽然看见一团球型的黑影,心脏顿时漏了一拍,差点喊出声来,原来那是小e的大头。不知何时他已会双手扶着围栏,站立在娃娃床上。他吓人的是他就这样默不出声,顶着一个大头立在黑暗当中。 这种惊吓延续到他5岁的今日仍在发生。已不知多少个天未亮的清晨,我没戴眼镜,惺忪睁眼就见到一团模糊的大黑影,外加一双大眼睛盯着我。又是小e的大头。这种方法一秒就能让我惊醒。 他的特长就是默不出声,静静盯着人看,像鬼魅一样。 前阵子,我和小e搭乘电梯回家,同乘的还有住在其他楼层的邻居。 抵达我们居住的楼层后,我们便一起走出电梯。当我准备开锁时,忽然听见电梯内发出惊叫声。我才发现小e不在身边,赶紧回头望,才见小e正呆立在电梯门口望向里面。两位女性邻居已被吓得花容失色。 我还来不及问个究竟,电梯门已经关闭,但仍听见电梯内的骚动声。 “你刚才做了什么?”我问小e。 “我回去看电梯门为什么这么久还没有关上。”小e回答。 我可以想像,小e又是默不出声忽然现身,像个电影里寻仇的鬼娃,吓坏了人。 总之,当我在厨房专注地煮饭,或者从浴室专注地走出来时,他就一声不响,站在角落看着我,我没法不高声惊叫。 为什么小e不出声?想想,他其实也没什么要说的,他只是想看一看而已,看妈妈在做什么,看发生了什么事。只不过……他的头太大,添加了惊悚的气氛。 专栏主角自己取名 我的头也不小,左右轴比较长,而小e的爸是前后轴较长(骑摩托车很难找到合适的头盔),就这样我们俩头部的尺寸都遗传到小e头上,前后左右纵横加宽,于是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大头。我必须给他留点刘海,因为他的额头占据了一半的脸庞。 我们有时会取笑小e的大头,趁他年纪尚轻,心胸宽大的时候。他并没有抗拒,也没有埋怨,很坦然接受自己的大头。 有一天,我和小e的爸说到“大同小异”时,小e跟着就问:“妈妈,你在说我吗?大头小e。”我们因他的误听都被逗笑了。啊,我正好为新专栏的名字苦恼着,既然专栏主角自己取名了,索性去取“大头小e”,这便是这专栏名字的由来。 大头的脑容量会不会比较大呢?小e的确记得不少事情,3岁以后到过哪里,发生的事,甚至很小的细节,他记得不少,让我们时常感到惊讶。 我听说有些小孩会记得胎儿时期的事情,比如会在妈妈的肚子里玩脐带、打哈欠、喝羊水,甚至会说出他们曾在云上选择自己的父母,然后进入妈妈的肚子,成为父母的孩子。我问了小e是否对这些事有印象,他笑着说不记得了。 不管怎样,我偶尔会想,当小e成人以后,他是否还记得他小时候,爸爸妈妈怎样爱护着他,而他又是如何每天问妈妈:“妈妈,你喜欢我吗?你有多喜欢我?”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新加坡24日讯)感染冠病出现症状的同时也感到剧烈腹痛,怀胎20周的初孕妇女称,到竹脚妇幼医院急诊室苦等四小时被告知胎儿“应该已经死亡,不需要做超声波”,随后更独自把胎儿排出体外。妇女还称院方手术处理不当,术后把胎儿尸体当医疗废物丢弃,让她身心严重受创。 社交媒体最近流传一则匿名贴文,一名妇女声称在2月感染冠病,当时她初次怀胎,已有20周身孕。她在染病时出现冠病症状,更一度感到剧烈腹痛,到多家医院求医被拒后,最后前往竹脚医院急诊室。 “我在下午约2时抵达,苦苦哀求后被要求在外等候三小时。期间我腹痛不止,还一度大量出血,才被安排进入病房。” 据她所说,医生在傍晚约6时为她诊治,她提出检查胎儿的要求后,不料却被告知胎儿“应该已经死亡,不需要做超声波”,让她痛哭欲绝。 “医生随后去叫高级医生,我独自一人在病房里痛哭。突然我感到腹部一阵挤压,还没反应过来却发现我已经把胎儿排出体外。” 送院两小时无人看诊导致流产 国大医院道歉 妇女称,护士在10到20分钟后发现异样,她被运送过程中晕厥,醒来后被告知已流产。 “我要求医院归还胎儿的遗体,好为他处理身后事。医院称需安排殡葬人员接手遗体妥善处理,不料医院后来通知我们,胎儿的遗体已被当作医疗废物处理。” 此外,妇女也指为她进行手术的医生处理不当,自己冠病康复后找主治医生复诊,发现腐烂的胎盘仍遗留在体内,险些导致她失去生育能力。 “这次的经历让我的身心严重受创。我知道医疗系统因为疫情而面临负荷,但这样的事应该发生吗?” 竹脚妇幼医院妇产科系主席陈学崐教授今天下午发表声明说,院方已知晓有关的贴文,并严肃看待病患的反馈,调查工作正在进行中。 不过,院方根据现有信息全力追查病患不果,呼吁病患联系医院。 “我们关心病患的情况,希望能有机会解答她的疑问,并给予必要的支持。” (联合早报)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