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花砖

3月前
8月前
大概无论你走到世界哪个城市,都会遇见叫作小王子的小店,这简直成了法国人最成功的文化输出。小王子咖啡馆的老板是个年轻的法国男子,来自里昂,名字叫尚皮耶(Jean-Pierre)。这名字,就像一个男子在马来西亚取名志伟,在韩国取名智勋,或在日本取名翔太,随便往人群中一喊,同时会有好几个男子回过头来。 来葡萄牙生活了两年的尚皮耶,某日心血来潮顶下了里斯本街角一家卖香烟的小店,以小王子为主题,开了这家跟小王子的身型一样小巧可爱的咖啡馆。店里卖咖啡和简餐,还有不少的法文书,当然也少不了不同语言版本的《小王子》。我当时跟自己说,回国之后要给他寄一本马来文版的《Putera Kecil》,后来这念头就像许多旅途中许下的美好承诺,一离开就忘得一干二净。 尚皮耶对语言很感兴趣,我们聊着不同国家语境的故事,他还讨教了几个单字的中文和马来文读法。我在咖啡馆写稿的时候,他坐在吧台,低头在iPad上整理歌单,是那种大学时期常听的欧洲独立乐团的轻快曲风。离开咖啡馆之前,突然换成一个女歌手在吟唱,那是葡萄牙特有的民谣法朵(Fado)。“Fado”的拉丁字源是“命运”的意思,大多唱爱情、乡愁和命运的无奈,听起来有淡淡的哀愁。明明听不懂葡萄牙语,却也莫名地感伤。 咖啡馆窄小的窗口外,是陡得不可思议的里斯本街道,一个驼背的老男人正缓慢攀行,他的后方是一大片斑驳的碧蓝色花砖墙。是不是哪部奇士劳斯基的电影有过一模一样的画面? 告别小王子和尚皮耶,我乘坐里斯本的古老电车,去探访一家花砖小店。店名叫Cortiço & Netos,在葡萄牙语里是“Cortiço和孙子”的意思。一名叫JoaquimJosé Cortiço的里斯本老人,几十年来默默收集别人遗弃的旧花砖,越收越多,后来干脆买下一块地,开了家花砖回收厂。他去世之后,他的孙子决定完成祖父的遗愿,开设一家小店,售卖上千种不同款式和图案的花砖,宛如一家微型的花砖博物馆。 花砖,在葡萄牙人眼里,大概就像尚皮耶志伟智勋翔太那些菜市场名一般通俗普遍吧,哪会像我这个远道而来的游客那样趋之若鹜,兴奋地拍下沿途所见每一片花砖。有的是花卉树叶,有的是飞禽走兽,更多是五颜六色的几何图形,将美丽奇特的花砖图案摄入镜头,好像就此偷渡了一爿里斯本风光。 从里斯本回来之后,我偶尔会刷手机重温当初拍摄的照片,那些照片库里一格格整齐排列的花砖照片,在眼前兀自拼凑成一面延绵不断的墙,时时刻刻呼唤我回去里斯本。   更多文章: 彭健伟/伊斯坦堡机场的下午 彭健伟/坚持到底的决心 彭健伟/与恶的近距离 彭健伟/老先生,记得要复健喔 彭健伟/活得像一株盆栽
1年前
花砖,在葡萄牙人眼里,大概就像尚皮耶志伟智勋翔太那些菜市场名一般通俗普遍吧,哪会像我这个远道而来的游客那样趋之若鹜,兴奋地拍下沿途所见每一片花砖。 大概无论你走到世界哪个城市,都会遇见叫作小王子的小店,这简直成了法国人最成功的文化输出。小王子咖啡馆的老板是个年轻的法国男子,来自里昂,名字叫尚皮耶(Jean-Pierre)。这名字,就像一个男子在马来西亚取名志伟,在韩国取名智勋,或在日本取名翔太,随便往人群中一喊,同时会有好几个男子回过头来。 来葡萄牙生活了两年的尚皮耶,某日心血来潮顶下了里斯本街角一家卖香烟的小店,以小王子为主题,开了这家跟小王子的身型一样小巧可爱的咖啡馆。店里卖咖啡和简餐,还有不少的法文书,当然也少不了不同语言版本的《小王子》。我当时跟自己说,回国之后要给他寄一本马来文版的《Putera Kecil》,后来这念头就像许多旅途中许下的美好承诺,一离开就忘得一干二净。 [nonvip_content_start] 尚皮耶对语言很感兴趣,我们聊着不同国家语境的故事,他还讨教了几个单字的中文和马来文读法。我在咖啡馆写稿的时候,他坐在吧台,低头在iPad上整理歌单,是那种大学时期常听的欧洲独立乐团的轻快曲风。离开咖啡馆之前,突然换成一个女歌手在吟唱,那是葡萄牙特有的民谣法朵(Fado)。“Fado”的拉丁字源是“命运”的意思,大多唱爱情、乡愁和命运的无奈,听起来有淡淡的哀愁。明明听不懂葡萄牙语,却也莫名地感伤。 咖啡馆窄小的窗口外,是陡得不可思议的里斯本街道,一个驼背的老男人正缓慢攀行,他的后方是一大片斑驳的碧蓝色花砖墙。是不是哪部奇士劳斯基的电影有过一模一样的画面? 告别小王子和尚皮耶,我乘坐里斯本的古老电车,去探访一家花砖小店。店名叫Cortiço & Netos,在葡萄牙语里是“Cortiço和孙子”的意思。一名叫JoaquimJosé Cortiço的里斯本老人,几十年来默默收集别人遗弃的旧花砖,越收越多,后来干脆买下一块地,开了家花砖回收厂。他去世之后,他的孙子决定完成祖父的遗愿,开设一家小店,售卖上千种不同款式和图案的花砖,宛如一家微型的花砖博物馆。 花砖,在葡萄牙人眼里,大概就像尚皮耶志伟智勋翔太那些菜市场名一般通俗普遍吧,哪会像我这个远道而来的游客那样趋之若鹜,兴奋地拍下沿途所见每一片花砖。有的是花卉树叶,有的是飞禽走兽,更多是五颜六色的几何图形,将美丽奇特的花砖图案摄入镜头,好像就此偷渡了一爿里斯本风光。 从里斯本回来之后,我偶尔会刷手机重温当初拍摄的照片,那些照片库里一格格整齐排列的花砖照片,在眼前兀自拼凑成一面延绵不断的墙,时时刻刻呼唤我回去里斯本。
1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