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菜刀

2月前
(新加坡21日讯)疑眼红同行生意太好,六旬男子手持菜刀冲进手机店砍人,女店主肩膀中刀,丈夫被砍成血人,妹妹则被砍到脸部皮开肉绽,3人重伤仍拼命合力制伏男子,涉案4人皆送院。 这起骇人血案于昨天(20日)下午4时许发生,地点在白沙西厦(West Plaza)一家售卖手机、鞋子和包包的店铺。 《新明日报》接获读者通知,在下午5时许赶到现场,发现多辆警车停在附近,数十位警员在场。 附近居民林先生(67岁,清洁员)受访时说,他打包食物后经过,听到店内不时传出叫喊声,接着便听说有人被砍成重伤。 “我看到一个高大的男子手持菜刀,从店的一侧走出来,又发狂冲向另一侧继续砍人。” 一位血流满面的女士紧跟着砍人男子从店内走出,手提着一把雨伞,相信是要阻止男子继续砍人。 根据其他目击者叙述,脸部受伤的是女店主的妹妹,她额头到脸颊中刀,一大片血肉被砍掉,血流满面,情况十分严重。 女店主的肩膀也被砍中,鲜血染红了白衣,她的丈夫同样被砍成血人,用衣服包裹头部止血。 妹妹伤势最为严重,用一块布捂住伤口,在他人搀扶下坐在店内等待救援。女店主随后焦急走到店外,询问救护车是否已经到达。砍人的男子在事发后被3人拼死制伏,涉案4人最终皆被送往医院救治。 警方今午发文告更新情况,指被捕的61岁男子今天下午将在企图谋杀的罪名下被控上法庭。这项罪名的最高刑罚是终身监禁及鞭刑,或者最高20年监禁及罚款或鞭刑,或两者兼施。 男员工冒死夺刀护3人 女店主母亲的好友透露,受重伤的3人合力反击,男员工冒死夺刀护3人。 “女店主母亲跟我说,男子冲进来见人就砍,3人都被砍得头破血流,但是还是拼着重伤反击。” 据悉,3人拿起店里物品砸向男子,阻止他砍人,随即又冲上前合力制伏对方,把男子按在地上。 另一名男店员冒死冲进来,不顾危险从男子手中夺过菜刀,然后把刀丢到店外。 男店员并无受伤,他一直留守到凌晨12时许,直到调查结束才善后并关店离开。 有人目睹男子 当天上午店外徘徊 陈先生(29岁,建筑工人)表示,事发时他在柜台附近,目睹男子冲进手机店。“一切发生得太突然,男子进店后见人就冲上去,把人当菜砍,真的很可怕。” 由于场面混乱,陈先生和其他人立即跑到安全处,然后拨电报警。 此外,警方事后在现场起获染血菜刀和装刀具的盒子,因此相信菜刀是刚买不久的。 据了解,女店主母亲曾跟旁人透露,有人看到男子上午时已在那里徘徊。 在罗央坊当邻居 被指结怨已久 男子和伤者在罗央坊当邻居做生意,并被指结怨已久,数月前男子还涉打人,惊动警方到场。 记者今早走访罗央坊时,涉嫌砍人的男子所经营的店铺大门紧闭,涉事姐妹的手机店则照常营业,店内员工透露,男子曾因生意上的问题,到店里闹事,但他不愿多谈。 附近药房打工的阿兹丽娜(45岁)透露,男子自四五年前在此开店后,这些年都与隔壁手机店员工发生纠纷。 另一名中药店员工薛宗根(27岁)则说,今年七八月间,两家店的人大闹,惊动警方到场。 “男子指责姐妹所开商店的货物摆太出,挡住他的店铺。他到对方店外大声理论,还向对方员工动手。” 当地的商家称,两家店的纠纷持续了至少两年,大约有两次闹得比较严重,其余的小争吵就更多了。 女店主的母亲昨天也在现场提到,指男子生意不理想,因此眼红,对方多年来不断制造各种麻烦,让他们伤透脑筋。  “我们生意好,他生意不好。” 女店主肩膀中刀 朝对面店大骂 根据读者拍到的视频,女店主浑身是血,焦急地站在店门口等待救护车。 期间她情绪激动,指着对面一间店大骂,指责对方挑唆男子。 视频里甚至听到女店主说,所有事情都是眼镜店老板造成的,并称早上看到男子与对方一起坐在咖啡店。 女店主误以为眼镜店女老板怂恿男子,但眼镜店主受访时喊冤,表示事不关己。 眼镜店主林少娟(45岁)透露,自己也是受害者。 “我根本不认识男子,也没与他见过面,事情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她强调自己和手机店一家人素来没有任何过节,与对方母亲也相识,不可能挑拨离间。 店主母亲浑身颤抖 女店主母亲当时也在店里,她过后浑身颤抖向警方叙述案发经过。 她告诉警方,男子进店就疯狂砍人,所有店员先后被砍伤。 “刚好我坐在最后面,前面有人拼命挡住,不然我也难以幸免。” 老人家脸色苍白,显然受惊过度,录完口供后在家人搀扶下到一旁休息。 顾客指店主一家为人和蔼 附近商贩和顾客受访时表示,手机店一家为人和蔼,从未见到他们与顾客发生冲突。 熟客邢先生(59岁,商业顾问)说,自己光顾多年,店家的态度一直不错。 另一家商店的员工张先生(37岁)透露,自己在此工作4年,从未看到店家与他人有任何争执。 “他们为人不错,对人也礼貌,不明白为何遭殃。” 
2月前
(新加坡21日讯)疑因生意纠纷酿成血案,数人在购物商场内遭凶徒持菜刀砍伤,包括嫌凶在内的4人紧急送院。 这起砍人案于昨天(12月20日)下午4时左右发生,地点在新加坡巴西立72街的白沙西厦(Pasir Ris West Plaza)内的一家手机饰品店。 事发后,手机饰品店外鞋子和货物散落一地,地上还有长5公尺左右的血迹,场面骇人,而因警方封锁事发地点取证调查,多名警员持枪巡逻,现场气氛紧张。 据《联合早报》了解,嫌凶是一名60多岁的男子,他涉嫌手持菜刀行凶砍人。事发后,嫌凶没有逃离现场,直到警察到场将他逮捕归案。据传,嫌凶和一名男伤者,以及两名女伤者被送院治疗。 嫌凶和手机饰品店的人被指是相识的,现场传出袭击案涉及生意纠纷,早前也传出恐吓要致他人于死地的事件。 目击案发经过的陈姓司机(50岁)受访时说,血案发生后有3男2女在场,其中有人伤势严重。“有人的眼球甚至都快掉出来了,还有一名女子的背部被砍。伤者伤得不轻,都被救护人员包扎得像木乃伊一样。” 事发地点对面的眼镜店业者林少娟(45岁)说,手机饰品店主要由一对姐妹打理,被砍伤的应该也包括她们。 她说,案发时曾听到两声大喊,不少人仓皇而逃,当时在店内的送货员也赶紧出去查看,结果惊见有人被砍。“送货员起初以为有人打架,本来打算去帮忙。后来却告诉我们,有一名卷发女子被砍到流血,据说脸上都掉了一块肉。” 林少娟受到惊吓马上锁上店门,同旁边商店的店主一起避难。“我们吓得手脚发软,只能把自己锁在店里。” 附近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药店店员拍到事发后的视频,视频中可见一名40多岁的女子肩膀严重受伤,不断地大声喊叫。 据了解,被砍伤的一男两女中,包括一对夫妇,另一名女伤者是受伤妻子的姐妹。这对姐妹在被砍伤后,还联手制伏了嫌凶。 新加坡国务资政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昨晚在脸书贴文说,这不是一起随机砍人案,据了解可能与涉事各方之间的纠纷有关。 也是白沙集选区议员的张志贤说:“我知道大家都很关心12月20日发生在白沙西厦的砍人案。相信嫌犯是单独行动的。” 新加坡警察部队答复媒体询问时证实,在昨天下午4时50分左右接获报案,一名53岁男子、两名分别为53岁和55岁的女子,在意识清醒下送院。 61岁男凶嫌被警方逮捕 61岁男凶嫌送院时陷入半昏迷,他过后在涉嫌持危险武器蓄意重伤他人的罪名下被警方逮捕。 初步调查显示,涉案双方彼此熟识,但关系不洽。警方的调查工作还在进行中。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4月前
5月前
7月前
7月前
(新加坡23日讯)女网红申诉,搬到盛港新家两个月,一直被楼下邻居斥责自己制造噪音,门口还被人泼泥,她忍无可忍,已数次报警。 《新明日报》报道,一名女网红在Instagram账号上申诉,她于今年5月搬进位于盛港一带的组屋单位,岂料与楼下的一对年迈的邻居不断起冲突。 根据她上传的图片和视频,女网红的房子装修时,门口就曾被人泼泥。 记者走访事发组屋,联络上女网红黄小姐,她受访时透露,对方经常制造噪音,结果还反指是自己先发出噪音。 “我当初刚搬来时,买了蛋糕给附近的邻居,送蛋糕给楼下的夫妻时,对方还很友善。岂料,后来有人在我门口扔泥土,楼下夫妻不时会大声骂人,还一直敲天花板,制造很大的噪音,然后反指我吵闹。对此,我忍无可忍,已经报警了好几次。 老妇:对方先制造噪音    忍无可忍才敲打天花板 针对指责,楼下居民林玉珠(82岁,退休人士)辩解称,是黄小姐先发出噪音。 “昨晚楼上一直有脚步声以及物品掉落的声音,影响了我们休息,我们忍无可忍才用晾衣的竹竿敲打天花板,希望对方安静。” 林玉珠也说,由于楼上邻居的噪音,自己才患上高血压。 “我每天要吃高血压的药,还要服用安眠药才能睡觉。” 另外,林玉珠也否认曾经向邻居大门扔过泥。“我没有做过这种事,不要随便污蔑我。” 前屋主:老妇曾挥菜刀敲打门 黄小姐也透露,前屋主曾联系上她,并告诉她老妇曾经拎着菜刀上门。 根据黄小姐出示的视频,老妇曾与前任屋主起争执,甚至拿着一把菜刀在单位外,似乎也是因为噪音问题。画面显示,老妇情绪激动时,还曾挥刀敲打大门。 视频画面也显示,民防部队在楼下布置了气垫,当时出动了许多民防人员。 针对菜刀一事,林玉珠则解释说,她当时只是想吓吓当时的屋主。 “我没有要杀她,只是要吓唬她,后来警察来,我怕把我带走,就威胁说要跳楼。” 对于这起菜刀事件,警方受询时证实接获报案。 楼下坐月邻居:凌晨4时传敲击声 黄小姐透露,今天早上老夫妇再次上门,指责她凌晨时分发出噪音。 “她一直说是我发出的声音,不过凌晨的时候,我们一家人都在睡觉,怎么可能吵闹?” 黄小姐称,她希望对方的孩子或有关当局可以帮助老夫妻。 住在老夫妇楼下的居民受访时也透露,今天楼上从凌晨4时就传出敲击声。“我女儿刚生了孩子,在坐月子,凌晨4时左右就有断断续续的敲击声,有点影响我们的休息。” 事主报警也联络议员 除了报警之外,黄小姐也联络了盛港集选区议员林志蔚。 林志蔚回复黄小姐的电邮时称,此事很复杂,并已与老夫妇及他们的儿子联系,但对方拒绝接受精神评估。  
7月前
11月前
12月前
我知道,若遭遇家暴,可以拨打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的“关爱热线”:15999。可是,若遭遇的是“家务暴虐”,我可以找谁呢? 我迫切想控告我家的浴室地板、水瓢(也有叫水杓的)、水桶、砧板、水果刀、镬、拖把、洗衣机、晒衣架……但我最想控告的是罪魁祸首──家务。 这个名叫“家务”的“施暴者”,在妈妈跌倒受伤只能躺着养伤的时候,将“魔爪”伸向我,让我每天都得好好侍候它们,例如:浴室地板得天天刷,不然就滑给你看;家里的地得常拖,桌子、柜子也得常常抹,才能免被尘封。还不包括那些衣物,光是贴身衣物就洗得我够累了,然后那些镬、锅、砧板、刀具、碗盘,只要在家开伙,就不能避免使用它们,所以,一整天下来,就是刷刷刷、洗洗洗的体力活,当大汗叠小汗地忙完后,才发现,腰都直不了、手抖得比赶版时更甚,而且,更悲剧的是,“家务”是个危险分子,一不小心就会受伤。 我有一次在刷浴室地板,提水时水瓢柄突然断了,那提拿的力量反弹,将蹲着的我以双膝跪地、脸颊贴地的姿势摔倒。摔倒的那瞬间,脑袋是空白的,待清醒时,还很奇怪为何自己脸贴地上,然后才想起刚刚摔倒了。当我环视摔倒的地方,立即捏了一把冷汗,离我脑袋约一公分左右有块用来盖出水口的砖头,若我摔下时多偏离一公分,那就真的悲剧了。 还有,切菜时稍微分心,呵,菜刀百分百会瞄准时机在你手指上咬上一口。我就因为想快点完成切洗的工作,结果被刀子在食指上切了一个豁口。为了让伤口快速愈合,在伤口涂抹了医疗用的鱼油。就在我高兴伤口在瞬间就愈合时,才发现大错特错──伤口需要流血,然后流出脓水,肌肉先长好,最后皮肤才愈合,但我一开始就将皮肤豁口封了,血水脓水没地方溢出,结果肿了一个包,以致最后得在那脓包上划一刀,挤出脓水后才消肿。 手指被二度伤害,伤愈的时间拉长了,而我的双手还得一直泡水,煮饭、洗涤,甚至帮妈妈以及我自己洗澡,都不能“脱水”,怎么办?只好戴上手套。这里有个经验分享,若你发现家里负责做家务的那人,突然戴起了手套做洗涤的工作,十有八九是手有个不能泡水的伤口,你千万别视而不见,立即去帮忙吧,伤口若一直泡水,对愈合不好。 经过“家暴”的日子,我特别佩服那些十年如一日,甚至一生都在为一个家忙家务的女人。其实,若给女人选择,她们应该不会想做家务的,尤其是那些职业妇女,像男人一样在外工作打拼,回到家后却不能像他们一样跷起二郎腿,等着饭来张口衣来张手。家,是所有家庭成员的,家务,应该也是所有人一起分担的。只是,有多少人会主动帮妈妈、妻子忙家务呢? 因此,对于政府推出的家庭主妇保险计划,提供家庭主妇各种保障,包括家务伤害,我是非常支持的,终于,有人看见并关心被常年“家暴”的妇女了。   更多文章: 林德成/我与马荣成 林芷桑/Covid-19全球紧急状态快要结束?你准备好了吗? 张露华/大地回春 展翅高飞 许钦斐/可可?椰汁?甘草露!
12月前
1年前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