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追梦

5月前
6月前
6月前
8月前
8月前
11月前
1年前
1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在年轻时,有没有过什么梦想?”66岁的柯牧原听了之后,思绪恍如回到17岁那年,因缘巧合下踏入了文艺世界,参与话剧、朗诵、合唱团。这些美好回忆至今依然鲜明难忘。他笑笑地说,原本梦想当一位歌手,不料无心插柳柳成荫,不经意地被命运安排,成为一位舞台剧导演。不过,老天还是有送了他一份奖赏,让他与女儿有幸参与了本地电视台的歌唱节目,也算圆了年轻时的梦想。 报道:本刊 林德成照片:受访者提供 柯牧原年纪轻轻便辍学出来社会工作,17岁从吉打州双溪大年到槟城发展,曾担任咖啡店学徒、裁缝学徒、建筑工人,更多是微薄收入的散工。目前则在登嘉楼从事裁缝业。 究竟如何与文艺结缘?得从小时候的兴趣说起,他爱看歌台和街戏,即人们所熟悉的粤剧、潮剧、福建戏表演。六七十年代,街戏表演在双溪大年很盛行。以往民间酬谢神恩,必定有传统戏班演出,后期才加入歌台或歌剧团表演。他说,除了酬神戏,为期一两个月的游乐场也会有歌唱节目。 [vip_content_start] 从小到现在,他很喜欢这类的舞台表演艺术,想成为他们的一份子。或许那个年代容不下梦想,纵使骨子里喜欢街戏,生活考验却令他搁下这份兴趣。前往槟城工作后,他喜欢上文艺表演,积极参与当地文艺团体,比如槟城小贩联合会歌咏团和话剧团、槟城音乐协会的合唱团。 七八十年代,槟城文艺团体处于发展阶段,当地会馆、乡团、校友会为了凝聚和联系会员的感情,底下设立了很多康乐组,尤其是合唱团。据柯牧原回忆,怡保、吉隆坡和新加坡的合唱团来过槟城演出。当时就有知名的吉隆坡人镜慈善白话剧社合唱团、新加坡李豪合唱团。 此外,在1971年,马来西亚半岛曾发生一场罕见大水灾,香港银星艺术团(当年由长城、凤凰和新联电影公司组成)受邀来马赈灾义演,呈献了歌唱、舞蹈和小品表演,无形中也令很多民众喜欢上文娱活动,带动了本地艺术团体发展。 年少时的文艺熏陶 年少的他很快对歌唱产生兴趣,开始找老师学习歌唱技巧。“大多数是文艺歌曲,以中国民歌为主,比如〈草原之夜〉、〈敖包相会〉等。”柯牧原早上打工,晚上和周末才抽空学唱。然而,碍于居住宿舍,不能随意张口练声。为了实践所学的歌唱技巧,他差不多每天到歌咏团的会所报到。“我那个时候的想法是,希望成为独唱歌手或领唱者。”他笑道。 当时每个月工作收入约两三百令吉,大部分钱都寄回家,剩余的开销能省则省。即使如此,他还是不忘每个星期泡电影院,滋养他看电影的乐趣。“那个时候戏院分成楼上和楼下,楼下前面的位置是一张戏票40仙,中间位子是65仙,后排要价1令吉,如果是楼上位置则是1.20令吉。” 二十多岁时,他决定到新加坡工作,并参与了“实践艺术学院”短期课程,学习短歌创作,以及加入“海洋文艺社”,从中接触到戏剧表演,启发了他对戏剧表演的热忱和爱好。“我一直都很喜欢看舞台演出、电影、歌唱、舞蹈。回来这里工作以后,我也一直有来往新加坡观看戏剧演出,当作取经。” 投身戏剧,创立剧团,推动剧运 “我在新加坡参与很多文艺活动,学习如何有系统地策划话剧活动。回到槟城,我那时25岁,第一次当导演,排演了一部话剧,是新加坡剧作家林晨的作品《不能再走这条路》。后来,我连续拍了另两部作品,同样是采用新加坡剧作家韩劳达的作品《悬赏五百元》和《五比零》。 ”那个时期,柯牧原的作品受到热烈反应。排演舞台剧所得到的满足感,令他不断投入心力去呈献一场又一场精湛演出。 当他变成戏剧导演的角色后,逐渐放弃歌唱兴趣,然而内心依然为歌唱保留了一个位置。“其实我当年排演戏剧后,感觉是欲罢不能。”另一方面,戏剧演出引起民间关注,民众愿意前来观赏,无形中鼓舞他继续呈献更多作品。 “可以说是一种责任,也是一种喜好,加上所获得的掌声和成就,仿佛得到了一种认可。” 那个时期很少看到有团体独立公演戏剧,较多时候以小品形式出现,穿插在民间社团筹办的文娱活动之间。进入八十年代初,柯牧原与其中一个团友徐墨龙共同成立了“槟城青年艺术剧团”,以推动槟城的剧运发展。当时该剧团曾到过北海、亚罗士打、大山脚、怡保、吉隆坡等地方呈献,不管规模大小,至少做过一百场演出。 提到剧运,北马第一届槟威中学生戏剧比赛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该比赛将中文剧场带进校园,后来演变成北马中学戏剧比赛,成为一项全国赛事。无疑也间接为本地戏剧界培养年轻人才。“这个比赛培养了很多戏剧工作者和爱好者。在90年代,槟城中文戏剧可说在高度发展。毕业生到海外留学,汲取当地的表演艺术知识,逐渐将手法变得更专业和娴熟;新生代走出校外也组织剧团,促使中文剧场的发展变得更成熟。在那个时候,我也渐渐退出戏剧演出。” 56岁重拾歌唱梦,与女儿参加《好声Family》 一代新人出现以后,柯牧原终于卸下剧团重担。在“谢幕”以前,柯牧原已经是青年艺术剧团的艺术总监,执导了多部重量级作品,比如台湾剧作家金士杰的《荷珠新配》、美国剧作家亚瑟·米勒的《推销员之死》,及新加坡剧作家郭宝昆的《老九》。令他印象最深的是《推销员之死》,从揣摩剧本、制作舞台道具、搭场景、直到安排演员排练,用了一年时间筹备。他还执导过一部大型的古装剧《风雪夜归人》。为了契合民初时期的故事背景,还特别订做所有演员的服装,力求完美的呈现效果。 卸任以后,他工作越来越繁忙,一心为家庭拼搏,确保他们温饱。直到50岁,生活趋向稳定后,他才重新找回歌唱兴趣。“这个时候我反而去学流行歌曲,间中也有参加比赛,不过年数比较大了,没再磨练歌唱技巧。”接近耳顺之年时,公司安排他到登嘉楼掌管裁缝店分行。同样地,他加入了当地的乐龄局歌咏团,甚至被推荐成为歌咏队的歌唱老师。 柯牧原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在国外工作,小女儿反而继承他歌唱基因,从事歌唱教学。“我小女儿稍鸣可能从小耳濡目染,受到我影响,从事歌唱教学长达15年。去年恰好八度空间有举办《好声Family》,她和自己的女儿参与这个比赛。第二季比赛时,我和太太受到鼓励,一起报名参加比赛。我和女儿搭档,我太太就和孙女。这个歌唱活动算是给了我们很大惊喜,活到这把年纪,首次踏进录影棚、录音室,圆了年轻时的梦想。” 如果重新选择,会不会以歌唱表演为主?他笑说,心里非常矛盾,也难以回答。“毕竟人生没有得彩排,只有一次,好像演戏一样。” 后记:你的心态,决定你的年龄 未来是科技生活,如果拒绝学习科技,最后会被社会隔绝。这几年,政府、非营利团体和企业鼓励银发族踊跃学习科技产品,让科技融入生活。我倒想起了日本有一位“银发科技教母”若宫正子(Masako Wakamiya)。 今年85岁的她原本是一名银行职员,60岁退休以后,不为自己设限,一直为学习新知识,融入社会和活用科技产品去创造有趣的生活体验。在2014年,她登上东京TEDxTokyo舞台讲述自己与科技相遇的故事。3年之后,她用了6个月时间自学编程,推出了一个名为“Hinadan”的应用程式,一个以日本女儿节为主题的小游戏。 最后,是心态决定了身体的年龄,只要有动力和热诚,谁说银发族不能燃烧生命去追梦呢?
3年前
环游世界不是一个触手可及的梦想,但也绝非异想天开。不少人不想余生嚷着后悔遗憾,勇敢踏出第一步,趁年轻付诸行动,开车自驾游、骑脚车环游,又或者成为背包客踏遍各大洲城镇。 54岁女骑手阿妮塔(Anita Yusof)是一名热爱旅行的背包客,喜欢出走游历探索。2015年,她展开第一场独骑摩托环游世界之旅(Global Dream Ride,简称GDR)。一个人,两个轮子,历经370天,穿越4大洲和40个国家,全程6万5369公里。回国之后,她似乎意犹未尽。2019年,她笑说自己又“失控”,规划第二场独骑旅梦,并决定远赴非洲和拉丁美洲,走进70个国家。 “我不想抱着遗憾而死。”她语气坚定地说,人老心不老,年龄只是数字而已,想做就去做,没有任何事可以阻止一个人去追梦。 报道:本刊 林德成照片:取自受访者脸书和IG 独骑摩托环游世界是一件冒险的事,极需莫大的勇气,阿妮塔学会骑摩托后,打开了一扇探索世界之门。她坦陈,以往脑海里不曾浮现“骑手”这个身分,更意想不到会走上独骑摩托车之路。 在未退休以前,她是怡保师范学院的讲师,常年习惯背包旅行,只因在2010年面临婚姻危机,令她身心灵产生了一种“自然反应”。当时情绪低落,思绪一片混乱,她在电话那头说,简直可以用“crazy”来形容。“在我陷入‘疯狂’(丧失理智)之前,不如我去做一些疯狂的事。”恰好在网上曾浏览一位大马单车骑士扎卡利兹(Zahariz Khuzaimah)的部落格,看到对方骑脚车到吉尔吉斯的故事,她仿佛被大自然感召,一眼喜欢上这个地方。 [vip_content_start] 唤醒了体内的背包魂,阿妮塔决定亲自去看一看,同时借助旅行治愈情伤。不过,吉尔吉斯斯坦交通不发达,四周都延绵起伏的山峦。最后,她听取扎卡利兹建议,决定骑摩托车独自探险。 阿妮塔15岁时有过从摩托车摔下的阴影,时隔多年,年届45岁的她克服心理恐惧,重新触碰了摩托车。扎卡利兹向她引荐一位从吉隆坡独骑摩托车到伦敦的骑手哈迪(Hadi Hussein),对方顺理成章亦成为阿妮塔师傅,并提供一系列“训练”,邀请她一同北上22天,前往泰国、缅甸、寮国和柬埔寨等国家骑行。 “说实话,那个是一场噩梦,我既害怕又很兴奋。出发之前,我仅仅学了43天的摩托车。”她有着初生之犊不怕虎的胆识,一出门就跨国骑行。为在短时间内迅速提升其适应能力,哈迪刻意带领她驶入非一般的道路和小道。初期,她心生疑惑,后来得知师傅用心良苦。由于中亚国家有很多变形路段,路面残破不堪,骑手得随机应变,迎接各种难以预估的路况。 “我后来对摩托车自驾游上瘾,即使周末,我都要越过边境,骑到合艾我也很开心。”有时骑上自己的摩托,或者飞到当地再租借摩托车。在2012至2015年期间,她已经到过印尼、菲律宾、越南、中国云南、尼泊尔等地方。“泰国更不用说,好像‘balik kampung’。” 在塔吉克独骑,喝水中毒晕倒 阿妮塔特别提及2012年的中亚国家之旅,这次她终于要一圆两年前的梦想。先从乌兹别克斯坦开始,一路骑到哈萨克、吉尔吉斯、塔吉克和阿富汗,最后回到起始点。 “独骑原因很简单,我想看吉尔吉斯美景。”这趟旅行她也真正遇到路况的挑战,即所谓的非正常道路(off-road),必须抓紧手把行驶在各类颠簸崎岖的道路、沙石路和泥泞路。“虽然我很担心(侧翻),不过为了挑战自己,我只有随遇而安。” 在“山地之国”塔吉克,路况近乎可用“糟糕”二字形容,期间跌了10次。该国地形复杂,有一半以上的地区海拔高于3000米。沿途一片荒蛮,然后她在骑程大约30个小时的路段时,面临了极端气候的转变。当时是从高海拔地区回到低海拔路段,原本温度是摄氏2度,马上飙升到52度,酷热天气快把她给“焚化”。 烈日将大地烤得冒烟,阿妮塔强压疲倦感,抵抗饥渴和惧怕。直至看见多辆车子停靠在路旁时,马上精神抖擞,期盼已久的午餐终于有着落。“吃饱后,我继续上路。抵达一个村落时,所携带的饮用水刚好喝完。我请求邻近一位妇女提供饮用水。”对方递了一壶井水,她再三向妇女确认是否安全饮用。看到妇女点头,她没有顾忌地喝下去。“我不应该大意,当地居民习惯类似的水质,对我来说肯定不适合。喝了以后,果不其然,不到一小时,肚子马上绞痛。” 一面骑着摩托,一面强忍腹痛,又要忍受炎阳暴晒,阿妮塔抵达卡拉库姆(Kalaikhum)后,顿时感觉天旋地转。在意识到自己快要晕倒,连忙停靠在路旁,泊好摩托车后,随即不省人事。“我一睁开眼,整村人在我身旁围观。一位不懂英语的医生正在帮我看诊,我只好比手划脚跟对方解释身体状况。当下我全身无力发抖,仿佛已经麻痹,严重脱水。”后来获得民宿老板协助安顿住宿,热心村民也将摩托车推往附近警局停放。“在民宿,我身体太过虚弱,完全没有胃口,一直跑厕所。唯一救我的食物是茶,我放了很多糖来补充身体所需。” 为了养好身子,她比原定计划落后两天了,第三天无论如何都被迫要启程,前往塔什干市(Tashkent)。“结果,路面状况比前面几天更离谱,气温一样是五十多度。这应该是我年度最‘惨烈’的独骑经验。” 在阿拉斯加露营,熊大驾光临 经过多年准备和锻炼,2015年,她请了一年无薪假,展开为期一年的独骑摩托车之旅。为了省钱,她严控所有预算,一晚住宿只能花50令吉。在美国、加拿大、墨西哥这些国家,不可能找到符合这个价钱的住宿。因此,露营是最佳省钱方法,却亦得应对未知风险。 在阿拉斯加时,她选择野外搭帐篷过夜。第一个晚上,一只熊无声无息地靠近营地。“其实漆黑一片,我没有真正看到它,耳朵一直听到熊的吼叫声。”帐篷其实很靠近一条河,根据吼叫声,她推测,熊或许在河的对岸。 回想此事,她颇为懊恼,明明熟读在野外露营资料,居然给忘了。熊有很灵敏的嗅觉,千万不能在帐篷里面存放食物。想要烹煮晚餐,必须在距离营地80米以外的地方煮食和吃完,然后清洗所有餐具,更换身上沾满食物香气的衣物,避免吸引熊大驾光临。“那些旧衣物、食物和任何有香气的物品都要挂在树上。” “那天我竟然失策,在营地煮食,又没有清洗锅具,当晚就有熊叫声,我简直把自己变成诱饵,成为它的晚餐。”她浑身颤抖,内心很恐惧,急着祈祷老天帮忙。不晓得是不是老天听到她求救,降下一场及时雨,冲走了食物香气,赶走了熊。与此同时,夜晚气温骤降至负20度,令她冷得牙齿打颤,寒意四处钻进身体,冻得她手脚不由自主地抖动。“即使身体再累多好,我也不敢睡,一直到凌晨四五点,我才躺下去歇一会儿。睡了两三个小时,我醒来赶紧收拾一切离开。” 疫情暴发,滞留坦桑尼亚一年 “你知道吗,原本公务员是到60岁退休,但我真的很想继续探寻世界。所以,我决定在52岁提前退休,接着在2019年12月1日开始第二次的环游世界之旅。” 这次起始点在南非开普敦,阿妮塔事前委托运输公司将摩托运送到当地。从开普敦一路骑行,很快驶入埃塞尔比亚。按原定计划只需前往苏丹和埃及,便能解锁非洲大陆之行的里程碑。随后,她就可以从开罗进入沙地阿拉伯朝圣,并一路前往伊朗、欧洲国家、北美洲、南美洲、澳洲、印尼群岛,再回到自己的国土。 “我在4个月内成功去到14个国家,全程是2200公里。万万没想到全球后来爆发冠状病毒病的疫情。”边境口岸悉数关闭,而她被迫困在埃塞尔比亚。“我当时还可以选择索马里、厄立特里亚和南苏丹的边境,但是这些国家都很危险。”恰好有朋友居住在亚的斯亚贝巴,她便把摩托车寄放在朋友家,随后赶紧飞往坦桑尼亚“避难”。 为何选择坦桑尼亚?阿妮塔解释,消费水平较低,饮食习惯与大马相近。另外,大马公民可在当地居住最长3个月。她很快选定住在一个岛上,从达累斯萨拉姆乘坐渡轮到奔巴岛。“这是一个非常漂亮和令人心旷神怡的地方,90%人口是穆斯林,想吃清真食物不成问题,让我完全松懈心情去享受清闲日子,直到疫情结束。”原以为只需四五个月就能继续骑行,不料大错特错。 “说实话,我有一点抑郁,在这个地方太久了,每天都在等待,不知道疫情何时结束。”在坦桑尼亚滞留一年后,恰好政府打开与肯雅的边境,她迅速进入肯雅待了2个月。此时,埃塞尔比亚正面临政治动荡,又无法取回摩托车。与其等待一个未知,她决定提前结束旅程。正值当地政府在5月份解封边境,她赶紧买了机票,从内罗毕飞回大马。 别让思维捆绑你的梦想 “其实,我原本以为退休后,能够用背包旅行方式环游世界。当我爱上摩托车自驾游,还倒不如用这个方式走遍全球。毕竟当你拥有代步工具,相等于有自由度,油费也比汽车自驾游来得便宜。” 当问及她的两名儿子是否想过独骑摩托车旅行时,她毫不隐瞒地笑说,他们没遗传到母亲的冒险精神,“当我从第一次GDR回来,曾开车自驾游载着他们去泰国珍珠岛。这是我最舒服的旅程,然而,对他们来说一点也不享受,感觉非常折磨,还劝我以后直接搭飞机。” 随着年纪越大,时间剥走了冒险的勇气,从而令很多人不敢去追梦。她不以为然,认为一切是心理作祟。“我一直相信,没有任何事是不可能的,别让思维捆绑着你。一旦克服了,凡事都会水到渠成。”
3年前
每个人会抗拒变老,看着两鬓斑白,华容美貌不再;又怕变得唠叨健忘,逐渐失去生命热忱,只求安养颐年。当然,每个家庭条件有所不同,我们的父母年轻拼搏大半辈子,只求温饱生活和抚养家庭,放弃追逐年轻时的梦想。在年过半百或步入耳顺之年时,轻然一声喟叹,看着梦想悄悄逝去。 如今时代改变,每个人对“老”这件事有不同解读。退休,不是意味人生抵达总站,而是要下车换另一趟火车,开启新的生活。老了,不代表停滞不前,反而要逆势成长,重新掌握生活的主导权。 有人投入大量时间解锁新兴趣、新技能和新知识;有人转眼变成运动健将,成功挑战自我;有些向新生代传承技艺经验,留住历史和传统。现在透过社交媒体科技,可以汲取年轻一代新观点,寻获资源人手协助实现梦想目标。即使不提当年勇,也可以选择过一个积极的老年生活,把握机会完成年轻时的“人生清单”岂不是美满? 报道:本刊 林德成照片:受访者提供、取自SeniorsAloud部落格 “在我们这一代,秉持的观念是有志者事竟成。年龄不是局限,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成为绊脚石;反观传统老一辈的人会淡淡地说,‘老了!’心里想含饴弄孙,又或者投入心思参与宗教活动,下半生在等时间到。”今年73岁的非营利组织SeniorsAloud创办人符莉莉(Lily Fu)如此说道。 [vip_content_start] 她原先在坤成独中执教,17年前放下教鞭,开始规划余生的退休生活,构思如何在人生下半场创造更高的价值和意义。身为婴儿潮世代,家庭拥有较为稳定的经济条件,而这个世代的老年人绝大部分受过高等教育,在各方领域成为专业人士。相比祖辈的生活,两代人的价值观很不同,婴儿潮世代更懂得安排退休计划。 然而并非事事顺遂,她回忆说,当自己成为银发族了才深刻体会老年人的无力感,同时发现政府没有为高龄者提供太多福利和工作机会。以新加坡和澳洲为例,该国政府有专门负责老年人福利政策的部长,反观大马是由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全权负责。然而,资源拨款有限,社会上待援的群体却越来越多,有单亲妈妈、贫困家庭、独居老人等等,恐怕已经接应不暇。随着我国迈入老龄化社会,老年人群体占了很大比例,她认为政府必须将其单独分割出来,针对他们所需打造合适的援助方案。 “你有点老了”,想当人生导师却面临年龄歧视 当问及符莉莉的人生Plan B时,她计划成为一名人生导师(life coach)。无论求学时期或工作,她已热爱参与社团活动,退休后更马不停蹄地报名参加课程,“如果是我感兴趣的活动,一定会报名参加。姑且试一试无妨,说不定会拿到名额呢?” 在2000年以前,她参与很多工作坊、论坛和课程,比如世界顶级潜能激励大师安东尼·罗宾、《富爸爸,穷爸爸》作者罗伯特·彻·清崎的培训活动,重新定位自己和激发自身潜能。“我已经准备好成为一名人生教练或激励讲师,但,我发现,身为一名退休人士,在社会上是会面临年龄歧视(Ageism),别人不愿再给你机会,只用一句话来婉拒,‘你有点老了。’” 立誓一生奉献给社区服务 符莉莉曾在2005年参加由马来西亚管理学院(MIM)所主办的“MIM-RAMLEA”活动,这是一个协助退休人士如何应对突如其来的退休生活,以及寻找下半生的目标和意义。在活动的最后一天,主办单位要求学员分享未来计划,她便在众人面前承诺,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社区服务,尽力帮助老年人度过一个有质量的晚年生活。“自从那一天,我谨记誓言,一直努力到今天。” 尔后,她不断浏览社交媒体、部落格或论坛,希望物色合适老年人的资讯和福利,无奈资源实在太少。既然没有人做,她就独自创立一个资讯交流站。2008年,符莉莉开设一个名为“SeniorsAloud”部落格,成为老年人的线上交流平台,撰写与退休相关的乐活经验、理财观念、保健资讯,让老年人从这些分享探索生命的另一种可能,释放自己的隐藏价值。2011年,她还无意中发现了第三年龄大学(University of Third Age),是一个供50岁或以上的乐龄人士学习的终身学习中心。符莉莉自然不会错过自我精进的机会。 提起部落格,有一部分原因是与她的母亲有关。符莉莉的母亲在82岁那年出现了阿兹海默症的症状。对方经常忘记东西、不记得家人名字、日期,她还以为是身体机能老化的常态。直到2011年,经过医生诊断后,她才正式认识这个病症。 活到老学到老,圆父母心中的梦 通过Coursera平台,她报读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线上课程,深一层了解阿兹海默症。2015年,她有机会前往荷兰参观侯格威村(De Hogeweyk),是一个专门收容失智老人的养老社区,并学习和观察他们如何妥善照料失智老人。 “我想要知道更多,毕竟也会担心自己患上这个疾病。因此,我写了很多关于失智症的文章。”2017年,符莉莉还前往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深造,修读应用老年学(Applied Gerontology)硕士学位,并积极推动“积极颐年”(Active Ageing)心态,鼓励老年人主动学习,继续有热情和乐观地活着。 她笑说,其实是女儿建议她去修读这个课程。一开始因学费过于昂贵而踌躇不前,但女婿二话不说就答应赞助学费,满足了她的好学之心和求知欲。“是不是很美好?我女儿告诉我有这个课程,我女婿赞助学费。所以我想要鼓励年轻一代,如果真的有能力,好好地坐下来,认真和你的父母谈一谈,询问他们内心真正想做的事。” 老一辈人心中都有一个梦,却不愿告诉孩子。脑海里面必定经历了很多挣扎和顾虑,担心经济问题,又不想打扰孩子生活。“老人家肯定不希望对孩子造成负担,然而这个是双向的。孩子也要学会问,正如女儿清楚我的兴趣,主动问起,不然怎么会知道应用老年学的课程。” 追逐梦想不言迟,72岁拍纪录片 符莉莉有两个“永不言迟”的讯息:第一、强身健体永远不嫌迟;第二、无论什么年龄,追求梦想永远不言迟。她直至72岁才开始追逐梦想,在没有任何拍摄知识基础下,向《自由电影节》申请基金拍摄一部名为《Meniti Senja》的纪录片,探讨雪州蒲种一家穆斯林照护安老院的故事。“我拍摄了人生第一部影片,自己真的觉得格外骄傲。” 这一切或许得感谢其好友陈俊生(Victor Chin),对方几年前获得一笔资金拍了《传家之忆》。这部纪录片讲述文丁百年客家村的历史和现况,影片中访问了当地最年长的居民——江淑群女士,通过她的分享和回忆去了解客家村数十年来的变迁。符莉莉后来在SeniorsAloud的一个工作坊播映了有关纪录片,映后还做了很多观后讨论。“从那次开始,我想要用影视传递讯息,引起社会反思或关注。” 尽管当局有提供研讨会磨练拍摄技巧,但她终究难以独立完成整部纪录片拍摄。因此,《自由电影节》安排一位电影摄影师帮忙,她可以专注在调整叙述角度,寻找合适的采访者。“我负责剧本、访问,然后告诉摄影师我想要什么(镜头画面),同时我也在向对方学习,以后自己拍摄时知道怎么做。” 纪录片的遗珠——这些被遗弃的老人 最初概念,她想拍摄两家安老院,一个是纪录片中的蒲种Al-Ikhlas穆斯林照护安老院,另一个是同心乐龄关怀中心。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她必须忍痛割舍,没有办法纳入这间安老院的故事。“我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去拜访这个地方时,真的很想哭出来。” 同心乐龄关怀中心与广东义山毗邻,是一家两层楼的店屋。楼下是棺材店,楼上则收容了50多位孤苦无依的老人。在拜访院长张来时,她开口询问是否需要什么援助,对方仅仅要求安装闭路电视。“因为他的办公室在楼下,楼上没有人看管这些老人,总不可能每天上下楼梯巡查。” “绝大部分是被孩子遗弃的老人。”在与他们交谈过程中,符莉莉得知有些是单身汉、有些与兄弟姐妹失联,晚年生活颇为凄凉。“一些老人是从医院送过来,孩子当初载他们去医院治疗,之后撒手不管,不要父母了。” 所幸很多慈善团体、善心人士前来捐赠物资食物,确保这班老人家穿得暖吃得饱,无形中亦减轻了创办人的经济负担。 除了安老院,符莉莉当时还想关注街友课题,纳入在纪录片当中。前后花了3个月时间,不断到茨厂街曼谷银行(Bangkok Bank)那一带与街友做朋友。“每个星期去两三次和他们交谈,让大家放下戒心,慢慢聊自己的故事。我们在那里拍摄了很多素材,很多珍贵的画面。”但为了避免模糊焦点,稀释了整个纪录片的份量,她唯有将街友内容留待下一部作品。 退休生活可以是最美好的时光 “退休岁月应该是,也可以是我们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除了照顾身体、精神和心灵的健康,我们几乎没有任何责任了。对一些人来说,可能要帮忙顾孙子和孙女。”她强调,自己在70年考获应用老年学硕士学会,72岁拍摄了《Meniti Senja》。“改变从我们开始。如果我们说可以,就一定可以。” 热情像磁铁,它们会相互吸引。她说,再艰辛也要坚持到底,一定会有贵人或资源找上门。“如果我们的激情够强大,梦想就会实现。”
3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