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金融风暴

4月前
马币对美元及其他主要货币屡创新低似乎已经不再是“新”闻。目前1美元汇4.67令吉,离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的4. 88水平仅剩一步之遥。 货币汇兑率受许多因素影响。其中,市场对于国家基本面及未来发展的评估占了重要地位。 首相安华最近提及政府正在起草“昌明经济叙事”, 以作为我国中长期经济发展方向的蓝图,一般相信内容离不开提高国家竞争力及人民收入等事项。 他也在不同场合宣布政府不会重新实施消费税或向民众征收其他税务,而是会收紧对富裕群体的津贴。今年年头的大型企业电费补贴削减,以及最近高用电家庭用户电费上涨就是例子。 经济部长拉菲兹也说政府明年将取消低中和高收入的分类,并以家庭可支配净收入取代,以落实针对性(以家庭负担,居住地等为指南)补贴;这些都是有助于缓解国债继续上涨进而压缩政府财政空间的举措。 节流固然重要,但是开源政策才能协助我国调整经济结构及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我们一般说要成事有三要素:天时,地利,人和。我国作为东西方经商要站的地理位置不需多述。另外,我们也没面对大型天灾的挑战,同时也有充足的天然资源及土地以支持各种经济活动。 我认为这几年国际上的一些趋势把握得好的话,实际上可为我国带来许多机会。 首先,不少企业因中美贸易战目前没有暂缓的趋势而正加快实行“中国+1”战略,以加强其供应链韧性和稳定性。政府应捉紧机会提出针对性税务,审批,执照等政策,吸引高科技或高产值企业入驻,以马来西亚作为平台和枢纽,进入东南亚市场。 第二,可持续倡议及全球2050净零碳排放已经是个不可逆的趋势。我们丰富的资源及高森林覆盖率为低碳经济提供了多种可行方案,包括了发展太阳能及相关产业,电动汽车,氢能源等。但是,这些产业多属于重资产项目。因此,政策上的奖掖或由政府牵头承担一些发展开销,才可使我国在这领域占一席之地。 另外,冠病疫情带来的全球数字经济爆发式增长,以及ChatGPT的面世更是让人工智能、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等前端科技不断发展和延伸。我们极需充足且能掌握数字产业化核心技术的人才,才能进一步推动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在未来的变局中赢得先机。 马币持续贬值带来的输入性通货膨胀会严重打击我们的各种努力,人才出走赚取美元或新元也会带来重大影响。 现任政府有的时间及空间已经不多了,结构性改革才能提高大马的增长潜力及国际资本对令吉的需求,从而从根本上协助我们面对经济逆风。
8月前
9月前
11月前
1年前
明年世界经济将会衰退,另一波金融风暴及粮食危机可能卷土重来,已经习惯于耍弄政治把戏,却没有对策和新思维的政治领袖如何带领国家渡过难关? 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用“吃生榴梿”来形容伊党与巫统的关系,而巫统柔佛州主席哈斯尼则以“加饭”来形容伊党。“榴梿和饭”都搬上台面,反映政党政治的不进反退。 哈迪所谓的“吃生榴梿”会导致“胃胀气”,是指目前榴梿还没有熟,等熟了就可以大快朵颐,意思是与巫统在未来还是有合作的空间,只是时机还不成熟。哈斯尼的“加饭论”是说巫统现在吃饱了,如果饿才会加饭,有需要时会找回伊党组织政府。 [vip_content_start] 现在朝野政党已经很少讲政治理念,甚至完全不提政策及治理国家的方针,只关注与谁合作能够获利最多、如何利用政治花招来争取选票。伊党与巫统是最好的例子,只要还有好处,他们以后还会破镜重圆,因此大选过后,估计又会乱象丛生。 政客只讲利益、不讲原则的作风可以追溯至纳吉任相时期与伊党的合作,以及马哈迪和安华的世纪和解。当时纳吉和哈迪达致某种政治默契,纳吉除了放行哈迪提出的伊斯兰刑事法私人法案,还在2018年大选促成三角战,试图透过分散选票来过关。 而敦马和安华则以“救国”作为理由,争取选民支持,但目的是推翻国阵政府,前者是要重掌大权,后者是要实现首相梦。不过敦马只是利用希盟作为“复辟”的平台,无意把相位交给安华。 巫统、伊党及非政府组织举行反《消除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示威,导致希盟政府内部恐慌而U转。随着在补选接二连三落败,希盟更压下了各种改革计划。 敦马说“竞选宣言不是圣经”,跟随巫伊论调举办“马来人尊严大会”,反映希盟政府已远离多元种族的政治理念,向种族主义妥协。 随后希盟内讧引发的“喜来登政变”,政客们把操弄政治的把戏发挥到淋漓尽致。他们“道义放两旁,把利字摆中间”,纷纷参与数人头的游戏。 国盟及依斯迈政府上台后,也没有提出新政策及新方针,更多的是继续纳吉时期的民粹措施,加派援助金。 国会解散了,但是朝野不再像以往那样的重视竞选宣言,因为他们知道在种族政治当头的氛围下,涵盖新政策的大选宣言可能是政治毒药,会有排挤的效应,因此宣言很可能避重就轻,只是包含援助人民的福利方案。 跟谁合作成为本届大选的主轴,比如敦马准备和巫统的敌人合作,慕尤丁做出正面回应,安华也不排除合作的可能性。他们忘了“喜来登政变”背叛的故事,人民却没有忘记。 更可悲的是,国会已经解散,跳槽的戏码却没有平息。沙巴首长署助理部长兼万劳区州议员威特伦巴汉达将退出土团党,加入民兴党。民兴党是政治背叛的受害者,却接受变节的议员,如何说服沙巴人支持该党做回政府?公正党在马六甲州选惨败是前车之鉴。 现在“马来人大团结”成为主旋律,种族和宗教议题是争取选票的手段,例如哈迪抨击希盟支持双性恋及跨性别(LGBT)活动、有共产主义派系和背叛了穆斯林,敦马则一再发表“华人富有论”。或许他们认为这是最有效的吸票招数,但作为资深的政治领袖,走旁门左道不会感到羞耻吗? 民粹政治也是提高受欢迎程度的手段,比如纳吉在2017年向全国9万4956户垦殖民,每户派发5000令吉的福利金,7万7934名垦殖民拖欠的债务,也以一令吉对一令吉的方式勾销。慕尤丁任相时宣布取消垦殖民80亿令吉的债务。看守首相依斯迈沙比利也说,原则上同意取消近2万垦殖民所面对2亿3380万令吉的债务。民粹政治已经取代治国方略,而民众显然也乐于接受。 国人面对通货膨胀、生活费高涨及马币下跌的困境,而且明年世界经济将会衰退,另一波金融风暴及粮食危机可能卷土重来,已经习惯于耍弄政治把戏,却没有对策和新思维的政治领袖如何带领国家渡过难关? 2018年大选政党轮替是民主的进步,不过低素质的政客破坏了这历史的契机,只有淘汰他们才能净化大马政坛。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