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阅读

我念大学时候,常会被人问中文系读些什么,前途如何之类的问题。那时不认输,为了维护尊严,找到很多实用理由,并举媒体、教育领域、学术界或政界表现标青例子。如今我看学弟学妹谈中文系毕业生出路,类似心情,问者以功利角度出发,答者以同样思路回应。 中文系毕业同学有强烈归属感,经常回系探望老师。从前我们引用学长经历,岁月如梭,后来我们也成被参考对象。实实在在我1987年本科毕业后的前面20年,没有面对过职业选择困境。我一味读书,享受图书馆冷气,一切水到渠成。本科毕业后当助教,在郑良树老师指导下读书,完成硕士论文。郑老师离开马大后,慈祥的林长眉老师拔刀相助,但是在香港中文大学的郑老师仍是实际指导者,我论文的校外考委还是由他安排。 当时文学院采取英国制度,分单主修、双主修及副修。单主修学生不多,我那一届13位,之前一届5位,再之前一届14位。我那一届读硕的只有我一位,之前好几年无人问津,再往前推,倒有几位学长一边当中学老师一边读硕。读博者更少,都是未有博士学位的中文系老师。我硕士论文通过以后,很快便当讲师。后来得奖学金到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念博,由赵毅衡先生指导。毕业后我重回马大继续书斋日子。 中文系人所为何事?本族人问,外族人也问。我申请大学讲师时,校长泰益·奥斯曼(Taib Osman)上任不久,亲自面试,区区小事由他出马,想来只有一个原因,他来自文学院。校长有慈善相,说话细缓,他问为何以《史记》为研究题目,要我说明两千多年前的历史研究对当代马来西亚的意义。认同问题困扰我多年,他的问题合我口味。我从根的角度切入,分析历史上溯或深化对华人自我认识的重要性,无根无以贴切向他族解释自身文化。我用大概10分钟回答,又说我有一篇论文〈司马迁创作史记的动机〉,刊登在中文系1990年出版的《学术论文集》第四辑里,以马来文书写,为族群交流献微力。校长听后点头,随后再问教学和以后的研究方向等简单问题。回到中文系办公室,系主任洪天赐老师告诉我过关了。 从容地和古人打交道 研究历史或古典文学,是否应该注意当代意涵或实用价值,困扰着无数中文系人。胡适用英文写博士论文时,在导论中即表明他以《先秦名学史》为题,目的是让国民“看到西方的方法对于中国的心灵并不完全陌生的”。胡适不断强调,他所做的努力不过是希望中国可以更加从容面对强势的西方文化,为他在中国推动科学方法寻找凭借。也就是说,做学问不该闭门造车,即使焦点在先秦,还得有现实依据。 我写论文,虽不一定详列实用动机,但是选题前,心中一样思考现实意义,以避开不食人间烟火的讥讽。相对买书,则自在多了,从不以实用考量,我更在意精神和灵魂的洗涤。我始终清楚,舞文弄墨之余,收获更大的其实是阅读过程中得到的情感熏陶。可能是诗,可能是散文,可能是小说,也有可能是人物传记,一句话,一些小情节,一些动作,都可让我铭记感恩。 幸福,因为有书可读。感受境界之提升,似乎才是中文系人学习过程中最值得珍惜之物。我大部分同学都已经从职场退休,他们大半生学以致用,无愧自己,无愧社会。如今能够不带功利性的目的读书,想读什么,就读什么。享受无用之用,同学们说乐趣更大,我当然点头。事实上,大部分中文系人所经历的学术训练,很难从“有用”的角度审核,因为文学本是以“真善美”和“灵韵”的姿态走入矛盾重重的现实社会,在一定程度上,文学扮演净化现实社会的角色,效果是潜移默化的。 我和几位马大同学春节聚会,大家都说一甲子一眨眼间走完了。如果当初不在中文系念书,此刻会在哪里? 是啊,我们会在做什么呢? “花开满树红,花落万枝空。唯余一朵在,明日定随风。”此诗作者为悟达,活跃于晚唐期间。据说他5岁时,祖父要他写诗咏花,他边走边想,不过几步,诗就写好。不说5岁咏诗传说真假,就诗而言,值得一读。花开花落,为无常人生写照:花开期间,满树鲜红,花落之后,万枝皆空。最后一朵,明日必然随风飘落。读中文系的人,最大好处是可以从容地和古人打交道,思考生命意义,感受高人智慧。即使白发苍苍,也都会通过阅读让日子充实。
11小时前
2天前
“古老的东方有一条龙……他们全都是龙的传人……”是大家熟悉的歌词,传说东方式的龙,颜色七彩象征祥瑞幸运让人崇拜;西方式的龙,身短色黑有翅膀,比较代表破坏与邪恶让人惊愕。 我在甲辰年出世,母亲对我说:“我们家有三只龙;我,你二姐和你。”对龙就有了初步印象。我喜欢体贴关怀的母亲,于是开始喜欢龙,可惜,二姐却脾气急躁,我慢条斯理的举动,她都诸多不满,三不五时对我吹毛求疵,让我明白生肖一样性格不一定相同。 当我刚在社会工作,同事知道我生肖龙,又因电视剧《神雕侠侣》的影响,风趣地称我为小龙女,因此我对龙更是情有独钟;除了沾沾自喜和优越感上升,心里认定属龙是得天独厚,万千宠爱在一声:龙!翱翔青天的龙啊! 后来,在一家公司上班,雇主的老爸在店里帮忙看守,对我照顾有加,适逢我庆祝戊辰龙年,他送给我一只小小的龙饰品,收藏至今已30年。虽他早年驾鹤西去,我仍怀念那份真诚的对待,谨记他的提点。 实践活到老、学到老 在庚辰龙年,恰好是2000千禧年,我还呆在单身一族的列车,眼看同龄的早已成双成对,情绪低落。幸好,在那年圣诞节前夕,我终于巧遇那另一半,隔年如愿以偿出嫁。 婚后,才知道夫妻相处不容易,了解忍耐与迁的重要,几年后,我居然高龄怀孕,平安诞下个女娃。老来得子让我们喜出望外,岂料,在壬辰龙年,母亲却因年迈衰弱与世长辞,成为我最疾首痛心的一年。 随着年龄增长,体验了人生的起伏,得失与离合,感悟即使属龙也不能幸免,不禁感慨良多,渐渐地我对龙的念想从唯美浪漫改为实际。 今年是甲辰龙年,我将迎来一甲子的诞辰。仗着老龙识途的经验在职场轻松自如,不过,身边无数中青年的后辈,无分男女或什么生肖,已经胸有成竹地执掌着他们的专长和领域。与他们接触,听到许多现代特有的见解,令人刮目相看。为此,我经常留意社会动态与阅读,避免过于落伍或让学识停顿或倒退。 然而,认真探索才察觉学海的深奥,又发现自己的学问依然浅薄,显然今后还得加把劲,实践“活到老、学到老”。
4天前
疫情过后到森林公园走走,已有一段时间没有去那里,惊喜的发现在休闲区坐椅附近有一个小小书箱:Book Kiosk。(Stall,书的小摊棚) 由于Book的字眼让我这个爱书的人感到好奇,于是举步走去瞧瞧。 记得在疫情前,新山五福城三楼有一座图书馆,它的隔邻有名为“Kuku”(?)由大厦业主授意成立的店,主要堆积存放各方人士送来的书籍、二手衣服、碗碟茶杯等和各种各样的物品。那里也欢迎大众上门挑选心头好,合心水的可以任意拿走,只要在记事簿上填写自己的名字,再让负责人把物件放在秤盘上称了称,写上重量即可离去。(到现在我还是搞不清楚为什么要这样做,可能是一种记录和对上头的交代吧?) 我曾经在那里找到好几本喜欢的小说、杂志和散文集。后来也将家里不想再阅读的书,就上次拿回来看过的一起放回去。我觉得这样各取所需、安然自得的循环交换方式很好,既不会浪费资源,也让需要的人得偿所愿。 疫情期间该区封锁起来后没有再开过,图书馆也关闭了。Kuku搬到底层,一年后再去蹓跶,发现也已闭门谢客,不知所终。毕竟毫无利润还倒贴员工的钱,要长期服务社会,是很难维持的。 现在森林公园里有性质相同的设施,让我感到高兴。打开摊棚的窗口,里面隔开两层,分别顺序排列各类书籍,多是国文的儿童图书,也有一些中文的,但以宗教的宣传品占多数,不是我想要的。 这时有两个七八岁的男女小孩跑过来,各选了七八本图书后嘻嘻哈哈地走到不远处的一辆车旁,他们的母亲正坐在驾驶座呢! 后来我发现小书葙旁边写着几行字:Dilarang membawa balik buku daripada kiosk ini(不能把这里的书拿回去)。 翻查了一阵子,我发现了新大陆,一本《苏联短篇小说大系》被我翻到,如获至宝。但也感到惊讶,因为那是台湾出版的,还在封面注明“社会主义写实文学第六卷”(七十年代)1992年8月初版。台湾当局对这个不同思维的写作风格,又有什么看法呢? 我想将这本书带回家阅读,迟些日子再连同家里不需要的书一起放回去。 我也很想向已认识多年的公园管理员兼米尔(Jamail)建议,把那条不准带走书本的条例删除,应该可以来也可以去,互相交换,循环如五福城的Kuku,不是很好吗?
5天前
2024.1.1  0:00 是夜,是烟火,也是新一年。 一小妮子皱眉对笔记本涂涂改改多时终抬头。 “21岁的新年愿景都长什么样?” 对于没来由的疑问,我一时语塞。思考片刻,反问道,“那你觉得呢?” 她脱口而出,“大人样呗。” 我不由得失笑,继续追问,“什么是大人样?” “对未来很有想法,遇见事沉着冷静,说起话很有自信……” 一时间,我不知道该如何跟她说,这世界跟她想的不一样。 话锋一转,她又问“姐,那你明年会是一个怎样的30岁?” 我莞尔一笑,耸肩:“我不知道啊……” 做一个执著的人 半晌,我道:“不知道会踏上哪个征途、不知道一路上会遇见什么人、不知道会读上哪些文字,有什么想法,也不知道我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她一愣,我紧接话,“但是,不知道自己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不代表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一个怎么样的人啊。” 她歪头,反复思考我说过的话。 良久,她开口“那你想变成一个怎样的人?” “我想做一个执著的人——终其一生旅行、阅读及思考。” 这个回答云淡风轻,却只有我明白它其中的重量。 她疑惑不解,我又道,“因为它们让我觉得生命里有很多可能。它们会打破你原有的认知,再重新拼凑,让你变得更完整、更像你自己。” 她颔首,眉心逐渐舒展开来。 说时迟,那时快,“砰!”的一声,跨年烟火便在夜空绽放。 烟火依旧璀璨亮丽到——夺目耀眼。 她的视线瞬间被烟火吸引,停留在半空。刹那间,我看见了,她的眼睛装着星星。 我想这一定就是21岁愿景的样子。
2星期前
2星期前
5个故事基本都以同一模式铺陈:主角对人生感到疑惑,因缘巧合之下到社区中心图书馆借书,进而认识小百合。每个人第一次见到小百合都会目瞪口呆——小百合那双制作羊毛毡小玩偶的巧手,与她壮硕的身形成了强烈对比。 青山美智子誉为治疗系作家,在日本得过无数文学大赏。她作品里的角色是我们生活中都会遇到的人,甚至是自己的写照,因此格外打动人心。她的文字没有刻意操弄情绪,散发出隽永的幽香。 《失物请洽图书室》由5个独立故事构成,但每位主角都会客串在其他故事,因此读起来就像连续剧。5位主角分别是百货公司售货员(藤木朋香)、家具公司会计(浦濑谅)、职业妇女兼新手妈妈(崎谷夏美)、尼特族(菅田浩弥)和退休人士(权野正雄)。社区中心图书管理员——小町小百合,是将每位主角串连起来的灵魂人物。不起眼的社区中心图书馆,是每位主角重拾人生的起点,而与小百合的相遇,更成了大家重新思考人生的力量。 5个故事基本都以同一模式铺陈:主角对人生感到疑惑,因缘巧合之下到社区中心图书馆借书,进而认识小百合。每个人第一次见到小百合都会目瞪口呆——小百合那双制作羊毛毡小玩偶的巧手,与她壮硕的身形成了强烈对比。小百合每次帮主角搜寻书籍时,都会把一本不相关的书列在推荐书单上,并随书单附上一只她亲手制作的羊毛毡小玩偶。主角初次看到不相关的书时十分困惑,但也欣然接受推荐,默默阅读。从抽屉随机拿出来送给主角羊毛毡小玩偶,虽然表面上跟所有事都毫无关联,却是最后引领主角看透困境的盲点,救赎他们茫然之心的明灯。 走不下去?学螃蟹横行吧 我最喜欢正雄与女儿的一段对话:“爸爸那时候说,学螃蟹走路很有意思,风景横着从眼前掠过,看到的世界比以前广阔了。横着走,就变成了宽景视角呢……长大以后,我还是经常想起爸爸当时说的这句话。如果一直看着前面,视野就会变窄。所以每当我苦于不知该怎么走下去的时候,就会告诉自己:不妨试着换一个宽广的视角,卸下肩上的压力,学学螃蟹走路。”除了横着走,还可以倒着走,同一幅景象,可以有全然不同的体验。 大部分人日复一日做着同样的工作,却不知道为了什么而做,或在人生不如意时,只会埋怨,却不知道只有采取行动才能改变现状。有时我们被盲点遮蔽双眼,却依然在原有的框架里去搜寻解答。由于客观原因的限制,我们无法体验每一种人生,可是“阅读”却是一个可以广阔我们视野的手段,而且这个嗜好的成本不高。青山美智子试图透过主角和图书馆的相遇告诉我们,人生的无限可能或许就隐藏在一本我们从没留意过的书里面。 《失物请洽图书室》适合在静谧的周末,配着一杯茉莉茶,慢慢细嚼。它没有过时的说教,也没有心灵鸡汤的安慰。5个主角,5个平凡的人生,却可以引发一些思考。 相关文章: 萧婉思博士/打破哲学无用论 把哲学带出象牙塔 萧婉思/我们该任由老马继续说下去吗? 萧婉思/哲学中“自由”的概念 萧婉思/我们都有物种歧视 萧婉思/他与它:生命贵贱之分 萧婉思/什么才是有意义的人生? 萧婉思/人生有意义吗? 萧婉思/你怎么确定你真的存在? 萧婉思/未经检视的生活不值得过
4星期前
2月前
3月前
(八打灵再也4日讯)因新冠疫情暂停一年后,巴生光华独中今年再次获得《星洲日报》“希望阅读计划”的温情赞助,在双方协力推动下,该校克服了疫情对阅读风气所造成的冲击,图书馆的全年借阅率返回疫情前的水平。 值得一提的是,在多年的深耕下,该校今年共有1千零11人到图书馆借书,占全校学生人数的63%,也较2022年进步了8.6%,距离打造书香校园的愿景更近一步。 在“我是K书王”比赛荣登榜首的龙美琳同学全年借阅了210册书籍;而班级组的冠军——初二孝班则众志成城地借阅了1千252册书籍,让阅读成为班上同学的“集体运动”。 该校的另一项传统阅读活动——华语阅读心得比赛,分成甲(高二、高三级)、乙(初三、高一级)和丙(基础班至初二级)三个级别进行,全年共收到396篇作品。 配合本年度的世界书香日,巴生光华独中也首次举办了“短诗即兴创作比赛”和“班级说书视频比赛”,崭新的活动引起同学们的兴趣,比赛因而收获了一些优秀作品,展现光华生创意的一面。 除此之外,该校全年也进行了6场班级读书会,共读的书籍分别为:《青春的第二课》、《族魂的故事》、《小王子》、《千万别吵醒森林之神》和《奇迹男孩》。特别的是,该校也在家长日当天举办“亲子读书会”,共有18对亲子齐聚在图书馆,针对共读书籍——《受伤的孩子和坏掉的大人》分享自己的阅读心得与教养困境,大家以书为纽带,相互扶持,一起成长。 巴生光华独中校长佘琼凤表示,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因此该校非常感谢《星洲日报》 “希望阅读计划”8年来的赞助,让学校能以更为丰厚的书券奖励吸引学生参加活动,提升阅读风气之余,也发掘学生的才能。 “在这个大家更愿意把时间花在滑手机甚于阅读的时代,图书馆已不能被动地处在那儿等待知音,而举办活动就是一种主动出击的方式,让学生更愿意走进图书馆。我很高兴在多年的深耕下,我们确实看见了成果。” 她继而指出,除了教务处外,图书馆是巴生光华独中的第二颗心脏,因为阅读所能培养的自主学习和思辨能力,绝对是这个变革迅速、诈骗横行的时代的小孩,最需具备的能力。 2023年巴生光华独中各项阅读活动得奖名单 华语阅读心得比赛 第一学期得奖名单 甲组:方梓瑜、洪燕晴、黄旆谙、郑苡彤、李姿昀、邓慧馨、张芷萱、颜宓雪、黄语彤 乙组:张淑惠、林欣莹、陈颢文、周悦、黄欣凌、方俊懿、吴俊宏、陈思妤 丙组:冯羿迅、张伟霖、翁诗妤、黄宇宁、潘安恒、叶惠玉、萧一言、周星喆 教职员组:龙嘉仪 第二学期得奖名单 甲组:洪燕晴、陈慧艳、周俐敏、邓慧馨、马筠宇、张丽渲、黄语彤 乙组:林欣莹、陈臻譞、周悦、黄欣凌、李卉妍、邱巧瑜、林咏璇 丙组:翁诗妤、王安琪、叶保杉、姚丞凌、陈醴怡、黄宇宁、苏语涵、胡可颐 我是K书王比赛 第一学期得奖名单 学生组:龙美琳、陈玓瓅、苏嘉晟、郭靖雯、李嘉晴、刘凯军、黄欣凌、邹明浩、余清璿、陈恒欣 班级组:初二孝、初三忠、初二忠 教职员组:邱宏翘、李晓湘、方美英 第二学期得奖名单 学生组:龙美琳、黄诗恬、李乘丰、李嘉晴、黄欣凌、余清璿、张芯宁、萧子恒、江昕哲、陈思缘 班级组:初二孝、初一孝、初三忠 教职员组:李晓湘、方美英、颜济咏 世界书香日系列活动 班级说书视频比赛得奖名单 甲组:林泽洋、李锦涵、黄彦璇 乙组:李颐瑄、符毅稔、马筱萱 丙组:陈醴怡、郑宇祥、萧恺柔 短诗即兴创作比赛得奖名单: 甲组:冯旖绚、林依娴、梁凯熙、葛乙颖、洪睿襄、黄玮圣、黄骏胜、李紫宁、杨芯仪、张铭权 乙组:赖佳芊、杜薇仪、邱巧瑜、胡玮萱、吴俊宏、何子轩、郭孙丰、曾梓轩、颜君洁、陈韦宏 丙组:沈玺诺、叶保杉、杨博程、陈修涵、梁炜璇、李优念、王子君、石瑞霞、叶博蕙、颜靖璇 教职员组:谢智坤、林秀玉、王宇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在书店工作或是当个图书馆管理员兴许是很多文艺青年的梦想。 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与书相伴、偶尔与书友交流阅读心得;在细雨蒙蒙的日子里听雨,等待雨后推门而入的第一抹身影……因为有书,即便店内空荡荡,心里都可以是满满的。 作为曾经的书店员工、目前任职于学校图书馆的我来说,以上剧情纯属想像,如有雷同,实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书本”“文青”“爱书人” “书店” 等词语一直给人一种斯文的错觉。一个爱看书的人,想必一定都很文静、内敛、温文儒雅。可事实是,一个太过斯文的人,是很难在书店打工时,扛得起一箱箱沉甸甸的书本的。尤其如果书店生意格外好,那工作内容有很大一部分就是搬运工。 靠近自己喜欢的事情 谁曾想到呢?在书店工作,并不会有时间看书看到眼睛痛,更多的时候是放工回家后,感受到的手脚酸痛。无论是风和日丽的好天气还是大雨澎湃的午后,做个安静的美女店员或帅气店员,在书店里悠哉闲哉地看看书,很多时候都只存在于美好的想像里。 同事曾经问过我,后不后悔来书店工作? 我不假思索:“不后悔,至少我摸得到书,这样也爽。” 而且没有说出口的爽是,我可以比绝大多数人更早地摸到看到全新出版的书以及抢先瞧见作者的亲笔签名。有时候,有作者应邀前来为待发售的书本签名,在一旁认(假)真(装)忙碌的我表面云淡风轻,内心其实早就窃喜得不得了,心脏突突突地跳个不停:“我居然见到本人了!”所以,在书店工作虽然没有“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那般诗意,但所见所闻都让我感觉离自己喜欢的事情很靠近。 当看到自己亲手挑选的书本整齐地排列在书架上准备被选购、当看到自己亲手将一箱箱的书拆分成几十包的独立包裹,并完好无损地寄到顾客手上,那种沾沾自喜的感受,是其他的工作无法给我的。 在灌溉阅读文化这庞大的事业上,有其中一环,存在着我微不足道却自视珍贵的力量,我为此感到自豪。 而后转到图书馆就职,与在书店工作相比,搬运工作少了许多,阅读的时间却多了起来。每日面对浩瀚的书海,我不禁感慨生命的有限。当深知自己不可能读完世界上的所有书籍,选择读什么样的书就成了我每日需要谨慎看待的课题,乐此不疲。 我日复一日坚守着这一寸土,为凡事都很快的时代提供了慢下来的空间。在这里,人们可以跟随着书中的内容去内省、去想像,也去惊叹于文字所带来的,这世界的不同面相。 无论人们是从书店或图书馆走出去后,这世间并不会有什么不同;但我相信,因为书香阁所提供的短暂沉淀,人们终究还是不一样了。 【星云】长期稿约/我们这一行 电邮:[email protected] 来稿请注明:我们这一行 •文长勿超过1000字,可附上相关照片。 •请于稿末注明中英文姓名、身分证号、联络地址、银行户头 、电邮等作者资料,否则恕不录用。 •文章经录用,除了在平面媒体刊载,本报也拥有作品上网、 录影、录音、改编等其他使用权。
3月前
在这个资讯泛滥,实体书店一间接一间倒闭的窘境下,《城视报》出版总监庄家源,冒着风险创立了一间独立书店──“岛读书店”。    庄家源利用岛读书店这个平台,把经过筛选的书籍,推荐给读者。他形容自己是作家的朋友。他尝试去了解作家的作品和特性,再把作家和读者接轨,成为了作家和读者们的媒介。岛读书店连续办过多场讲座会,让原著和读者可以进一步交流。       “岛读书店缘起于2018年《城视报》的一次策划。我们从潮人居的小书摊开始贩售《城视报》和一些周边商品。2019年10月10日,‘岛读书店’终于成形。2023年1月1日,岛读书店正式迁入COEX。一直以来我们都在做阅读这核心的工作,我们的初衷是做《城视报》,后来思考是否可以延伸到把整个社会带入‘看书阅读’的时代。我们通过办各类活动,再从中去了解读者的阅读习惯和喜爱的书籍。通过岛读书店,我们把这些书籍刊物带到读者们的面前。”家源说道。     岛读书店的使命   他表示,科技不断进步,希望大家能够每天拨出数十分钟开始阅读,因为知识匮乏的群众将逐渐被社会淘汰,无法与新时代并进。岛读书店在做的,就是把书籍,交到读者手中,燃起他们阅读的兴趣,让他们沉淀在作者的思想中,开拓自己的思维。         在书的世界里,每一本都蕴含着无尽的故事与知识。然而,快节奏的生活,让我们很容易忽略这些宝贵的东西,因此错过了很多值得探索的经验。     爱书人相聚的平台   “当有教授、作家或学者从外地或国外來到槟城,岛读书店就自然是一个接待他们的地方,一个让人与人、人与书相遇,然后碰撞出更多想法的火花。”家源很自豪地相信岛读书店有能力成为书和爱书人相见相遇相惜的地方。   书店不只是个买卖书籍的地方,而是更多情感和知识交流的场域。在竞争激烈的书市红海里,如何在新的时代里,善用跨域能力在书店这个场域里呈现出意想不到的形式,是一大挑战。笔者看到了家源和团队的用心,就像他所说的,经营独立书店需要大家的用心,从选书、购书、推广,到把书交到读者的手上,都是一门学问和考验,甚至一本书的摆放都很重要。一本长期不被发现的书,换个地方摆放,竟然迅速的被喜欢它的读者发现了。     岛读书店选书以历史文化、地方创生的内容为主,除了本地中英文出版物,也有独家进口中港台文化艺术生活类杂志。 岛读书店的地址是COEX,123, Jalan Timah,10150 Georgetown, Pulau Pinang, Malaysia
3月前
我喜欢阅读,喜欢写,喜欢学外语,喜欢独自漫步。 喜欢的东西很多。有人说,在那之中,要找到那么一个闪光点,出现在所有的兴趣当中,串联起个人的喜欢。当你找到那个光点,就找到了自己,看到了来踪去路。 我喜欢文字。喜欢用一个个方块字去描绘眼前的细枝末节、去勾勒情绪的点点触动、去重塑睡梦中光怪陆离的人生。好多年前我执着于画画,盲目地相信只有线条和色彩能够把梦境刻画,不让它们被清醒的繁琐冲走。无奈画技始终没有长进。 年岁流去,这双眼睛未曾见过的那些画面依然停留于脑子的虚空中,还有备忘录,和对话框里。每每睡醒会忍不住抓起手机记录下那些奇幻的经历,跟朋友分享,或留待日后一笑。有时简单一两句不足以描述,便忍不住加些细节,黄昏中的烟雾、拉下门帘的商店、人来人往的校园,拼图似的一块块凑成所见的情景。我的灵魂曾在那里逗留。日日穿梭于不同的世界,一旦离去便无门再回。文字的微妙,留白的暧昧,引发出无限遐想,筑建起立体活生生的世界。把那些从不曾发生的记忆停留在纸上、在屏幕上。 我想我并不热爱写作,不是非写不可。忙碌一天,夜深人静之时不会牺牲休息,拿起笔创作。或许作家的梦终究与我无缘。我只是,在见到许久不见的好友、在抬头见枝叶映在云朵上、在听见弟弟睡眼惺忪跟我说生日快乐的这些平平淡淡,却又掀起思绪波澜的时刻,想把触动留下。 感动我的终究是语言 我喜欢文字。文字是线索,线索越多,越能看清真相。每个人的所见所闻如此不同,饶是双胞胎的性格也能天差地别,心绪如此繁杂,人心难测,善恶难分,即便是至诚挚的笑容也有伪装的可能。一颗苹果,是健康,是远离医生,是巫婆所赠,是毒物。《小王子》里说“语言是误解的根源”,可是人与人之间的相通只能依靠语言。或许会越描越黑,或许多说无益。但也有可能,再多说一句,故事的结局不是遗憾,再多写一句,雾会散开,孤寂会化成灵犀。 后来我发现,感动我的终究是语言。语言是生命,之所以生,因其能死。只要世上仍有人,即便在万万人中仅一人还在说着,它就有那么一口气,能苟延残喘。写作是件多么浪漫的事情,字字句句都是生命的延续。书写之时是一层,阅读又是另一层,层层铺叠,坚不可摧。它并非某人的发明,而是世代更迭的结果,流转于时空套上平凡无奇的躯壳存在在我们的生活里。只要仔细听,会听见过往每一段因缘的痕迹,会听见千百年前人们的日常。所有的所有藏在里面,替我们活下去。 这是什么样的喜欢,我是什么样的我,似乎依然无从知晓。或许,我只是个啰嗦的人。
4月前
读《夏花》,有种使饱受俗事缠身的成年人,回到孩童时阅读童话、置身童话的错觉,寻回消失许久的天真浪漫。 它更像是一部写给大人的童书,小孩也适合阅读,不过两种读者群得出的感想或许并不一样,这样类型的书写并不把读者群单一化,这类型书写并不多见。 作者巧妙地将动物拟人化,接着把情感实体化,也不乏见到许多只会于童书出现的角色,例:想穿越海洋面到天上一窥的鲱鱼、会说话的猫、浣熊孩子、巨岩人、精灵、地底生活、收买悲伤的商人……而里边那些场景和生活方式,颇有些西式书写的格调,作者通过这种特俗的角色,把人类失去的、丢失的美好给寻回,也许是对人的信赖,对生活的憧憬、自我价值的肯定,逐一踏上一段找寻之旅给寻回。短故事中大抵都以圆满的结局落幕,也像是借着一篇篇的小故事来告诉读者,对生活可以有颓丧的时候,但不能失去憧憬与希望,这是整体阅读下来所得到的,最直观的感受。 如开篇的〈雨梯〉,鲱鱼索拉因好奇,想离开自己熟悉的海洋到天空探索,那种冒险有些许“鱼跃龙门”和“逍遥游”的影子,其不畏惧的勇气,正是我们现代人逐渐丧失的特质。 再如〈赶冬人〉中的男孩麦克,因不舍冬季,继而在地的冬天迟迟不散,原来是因为男孩的眷恋,雪精灵实现了想过长冬的愿望。经过赶冬人劝解,男孩冬天很快便会散去,温暖的季节和漂亮的花朵便随即而来。这种必须舍弃一些事物来换取另一些事物的场景,不正是长大后的我们对现实的一种妥协吗? 〈流浪猫之乡〉里讲述三色猫和灰猫为了寻找乡愁而外出的故事,可本是流浪猫的的它们何来乡愁之说?在踏上旅途的过程里,三色猫一直没找到所谓乡愁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感觉,直到三色猫在某天发现外出许久的灰猫迟迟未归,它找寻不果后才意识到,自己的乡愁并不是地方,而是一路上陪伴自己的灰猫!这也像是在述说我们,因着习惯,很容易忽略一直陪在自己身边且最亲近的人,这种当头棒喝正是故事的成功之处。 唤醒你去相信世间美好 本书由19篇短故事组成,长短不一。说是短故事,作者又如童心未泯的孩子把一些糖果藏在边边角落,即若干篇章中又与其他短篇有着微妙的联系,稍不留神便会错失其连接性,可这并不影响单一篇章的阅读。 除了说故事,本书最大的特点要数能唤醒人们找寻已经失去的事物,也使人能再去相信一次世间还存在着的美好,而这些书写较难处理地方在于,如何将那些抽象的情绪很好地梳理,继而通过故事叙述,为此作者将描写对象从人身上抽离,借由他者呈现,更以不一样的视角去看待事物,有趣活泼之余,我们就在不经意中,融入到一则则故事里去了。
5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