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附身

6月前
11月前
2年前
读《附神》想起,我也曾是“附神”的女儿,在我很小的时候。只是啊,我与我那被神附身的父亲,想来缘分极浅,时隔二十几年,依稀记得香烟袅袅的神坛和神坛上的唐茶,却记不得父亲当时的样子。 其实从未问过父亲,那到底是真的,还是“演出来”的?如今也已无从问起。 生于道教家庭,我自然也拜神。若问我信不信神,我想我是信的,但偶尔也不信。很矛盾吧?我知道。作为神的信徒的父亲,这一生过得并不好。他也曾风光过一时,但也只是两三年的光景。仿佛神的信徒只能过两袖清风的日子。 到底该说他憨厚老实,还是笨得可以?耳根子软,人家说什么都好都好。若非读了《附神》,我想也不会牵引出这一些往事。 后来发生许多事,父亲选择不说。什么都不说的父亲,实情也就无从知晓。那,神是否知晓呢? 我从不问神这件事,也几乎不“问神”。少数“问神”是为了远游,讨得一道符化为灰烬,喝两口好让母亲安心,相信平安出游平安归来。 很多时候我不禁想,若真有神,何以让我们家陷入困境,却不搭救呢?作为“神”的父亲,替众生解除疑难杂症,却解救不了自己今生的命运。那时我还小,我不真的了解神,也不了解父亲,更不了解落在头上的困境,到底是怎么演变而来的? “神在吗?关于这个问题,我始终处于无法得出正确答案的疑惑。当然希望神存在,但许多我以为神该在的时候,神似乎都不在。” 我不确定神在不在,唯一确定的是,那能够被神“附身”的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不在”了。如今,也无法得知他真的成为了“神”,抑或是仍在人间修神的学分。 附神的女儿是信神的,但我信的神是无色无香无味无形无体的那种。而“人”,那就难说了。 我更相信的其实是自己。我深信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神,都是独一无二的神。也惟有自己能成为自己的神,其实,我们都无需外求。 欲望永无止境,若不满足,求完世间的神也补不了贪念的洞;心中若有神,又何需怕风吹草动? 在成长的岁月里,如父如神的父亲缺了席;长大成人后的我,学会成为自己的神——不恨不悲,心中有神,便有了神。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