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面粉涨价

(新山9日讯)随著主要原料面粉涨价,部份“嘛嘛档”连锁餐馆基于过去两年疫情流失大批顾客,本地顾客尚未完全恢复到疫情前的人潮,其印度煎饼决定暂不起价。不过,一些营业规模较小的业者则已酝酿起价,涨幅在20仙至30仙之间。 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访问多名业者后得悉,除了面对面粉起价之外,印度煎饼熟食业者也同样得应付其他材料如牛油、糖等食材高涨的问题。 受访的嘛嘛档连锁店负责人普遍透露,马新边境4月1日开放至今,顾客逐渐回流,但只达75%客流量,尚需一段时间才回到疫情前的情况。 当中,迈入后疫情时代尚有许多不确定因素,嘛嘛档连锁店业者必须先从吸引和留住顾客的角度营业,让顾客重拾用餐信心,先以薄利多销方式应对。 有关嘛嘛档连锁店业者负责人表示,要等人潮和生意量重返疫情前的盛况,又或者面粉价格再次大调涨,直至营运成本无法负荷时,才会考虑调涨价格。 不过,小规模经营的印度剪饼摊贩的处境大不同,有关业者向批发商取得面粉的数量比嘛嘛连锁店来得少,所需承担的成本压力较大。因此,在百物高涨,面粉先后调涨4次,涨幅超过60%的情况下,业者已计划于近期微调调涨煎饼价格。 一家嘛嘛档连锁餐馆在依城一处开设新分行,至今刚满3个月。店长玛尔(42岁)表示,老板在多个地方开设分行,这家分行刚开业,为了吸引顾客到来用餐,目前不会调涨印度煎饼价格。 玛尔透露,该店的“无料印度煎饼”(roti kosong)每片1令吉20仙,加蛋煎饼(roti telur)为2令吉。 他表示,为避免流失顾客,店里的印度煎饼将保持旧价。 另一家嘛嘛档连锁餐馆在新山美乐花园营业多年,在过去两年不同行管令实施期间,主要做外卖生意。 店长嘉化(50岁)坦言,现在百物上涨,该店“无料印度煎饼”(roti kosong)现在每片叫价1令吉50仙,加蛋煎饼(roti telur)为2令吉50仙。 嘉化表示,虽然面粉已涨价,但该店以薄利多销方式承担成本涨幅,短期内不会调涨煎饼价格。 他说,除非面粉再来一次大调涨,在无法消化成本涨价压力下,才会调高煎饼价格。 他透露,马新边境开放后,虽然营业时间延长至午夜12时,惟顾客流量和生意量只回升到疫情前的75%,任何食物尤其是煎饼售价的调涨,必须谨慎处理,否则将流失顾客。 另一方面,华裔业者张辅政(46岁)在依城开设印度煎饼餐馆,历经9年光景,烹制印度煎饼手艺了得,深受顾客喜爱。 张辅政坦言,除了面粉起价之外,其他食材如牛油和糖等也水涨船高。 他表示,面粉前后调涨3至4次,这次涨幅最高。为了应付高涨的成本压力,他准备在近期内重新调整煎饼售价,调幅在于20仙至30仙之间。 他透露,该店的无料印度煎饼每片为1令吉50仙,预料往后将调涨至1令吉70仙。 关于顾客在马新边境开放后回流的情况,他指出,客流量已逐渐回复至疫情前的80%,包括本地和新加坡客。
2年前
(新山9日讯)尽管面粉将再度涨价,连带古早饼干和糖果也喊涨,但根据本地零售商指出,目前面粉厂方、批发商的供应量仍见平稳,也没有因价格再度变动而出现人民提高购买量进行囤货的情况。 在百物上涨的情况下,面粉也在今年上半年期间调涨了3次,即本月份会因世界局势走向再调涨14%,调涨幅度也是年内最高的一次。 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走访社区内的面粉零售商、古早味饼干、糖果等相关食品的批发商和零售商,了解面粉涨价所带来的连带效应。 受访的面粉零售商指出,其中一种较受华人家庭喜爱购买、非统制品类品牌的面粉,在今年年初的每公斤售价是2令吉60仙,到了今年5月份的售价涨至3令吉,而目前的价格已涨至3令吉60仙,据了解,7月份的价格还会再调涨。 另一方面,古早味饼干批发商指出,基于饼干厂缺员工和原料,饼干出产货量也跟着变动,很可能在面粉价格再调涨之际,出现货源不足的情况。 根据该商家指出,目前的古早饼干出货量是疫情前的30%。 面粉零售商陈秀真(66岁,从事杂货行业超过20年)指出, 目前的面粉供应量平稳,市场购买情况也相对平稳,不会因为面粉再起价的消息传出后,出现民众大量购买来囤货的情况出现。 她指出,面粉的价格在今年内可说是连涨,其中一个非统制品品牌的面粉价格,从今年年初的2令吉60仙,在5月份涨至3令吉,而目前的售价已是3令吉60仙。 “据了解,7月份还会有另一波的涨价风。” 她表示,来到零售的杂货店购买面粉的多是小家庭,只会小量购买,价格差距不大,而不会因为物价而大量购买至囤存在家,毕竟面粉也是容易长虫的食材。 她说,对于小商家的她来说,面粉也不能订货了之后再退货,为了保持品质,只能“贵来贵卖”,无法花大成本囤货。 零食批发商负责人叶淑微(45岁)表示,古早味饼干或在本月份至7月份期间,价格调涨10%至20%不等,以至每桶饼干售价最低都会超过30令吉。 她指出,根据了解,除了面粉涨价致使价格变动,厂家因为面对员工和原料短缺的问题,出产量也受到影响。 “目前部分饼干厂家的出货量是疫情前的50%,使得供应量不足。” 除此之外,她指出,不仅是饼干价格调涨,连饼干桶的订金,也从原本10令吉一个起价至目前的13令吉一个。 她说,尽管面粉价格调涨致使饼干类产品跟着涨价,但基于市场刚走在复苏阶段,市场“元气”刚复原,消费者的购买能力尚在,短时间内不会因为调涨价格而影响销售量。 本地一家著名烘焙原料批发店负责人黄小姐受访时指出,不会在面粉价格调涨之前大量购买囤货;根据近期的市场,也没有小贩、家庭主妇顾客会因为面粉价格再调涨而大量购买来囤货。 经营批发店多年的她指出,往年若面对面粉起价的情况,最多只会将进货量增加10%,依据店内销售量和销售能力来进货,不会一味地大幅度增加进货量。 “毕竟面粉不能存放太久。”  她说,人民面对百物上涨的情况,已倍感麻木,所以顾客们不至于减少购买量,也不会大量购买进行囤货。 零售商张国强(52岁)指出,在面对百物上涨的情况下,成本越来越高,但利润却没有什么变动。 他表示,此次物价上涨的情况,是历年来最严重的,短时间内起价多次,连土产的价格也起价得有点夸张。 他说,面对物价一直上涨的顾客纷纷表示,只好选择少量购买,来对抗涨价风。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