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Bossku

8月前
9月前
11月前
11月前
11月前
纳吉申请司法检讨失败,对希盟是好事,能够激励支持者,国盟也无法借此攻击政府,庆幸安华政府不用与纳吉扯上关系。 联邦法院以4对1多数票裁决,驳回前首相纳吉针对SRC国际公司4200万令吉洗钱案终极判决所提出的司法检讨申请,这意味着纳吉无法获得自由,政途终结,却也彰显司法的独立。 正如联邦法院法官王南吉代表五司指出的,去年的SRC案联邦法院上诉程序,纳吉的公平审讯权未受侵害,纳吉的最终上诉也没有发生不正义的问题。 [vip_content_start] 纳吉在终极上诉中采取愚蠢的策略,试图拖延联邦法院的审讯,包括申请聘用英女王律师、撤换律师团队、指控法官、拒绝陈词,全部计谋都失败。 纳吉指控SRC案件主审法官莫哈末纳兹兰存有几项利益冲突,理由是纳兹兰曾于2006年7月至2015年4月期间,担任马来亚银行的首席法务官及公司秘书,而这段期间,正是成立SRC公司及4200万令吉汇入纳吉私人户头的时间点。但是,联邦法院驳回纳吉提呈的所谓新证据的申请。 在依斯迈任相期间,反贪污委员会调查纳兹兰被指银行户头有不明款项一事,联邦法院七司在今年2月24日一致裁定,反贪会针对上诉庭法官纳兹兰涉违反操守的调查,程序不当且时机“可疑”。首相安华则表示,政府尊重联邦法庭的裁决和首席大法官敦东姑麦润对于反贪会调查纳兹兰事件的判词。这显示行政不应干预司法,团结政府尊重司法的立场。 此外,纳吉以东姑麦润丈夫扎马尼依布拉欣曾于2018年5月11日发表“倒纳吉”帖文,担心东姑麦润的思想会被丈夫影响,而要求东姑麦润退审。这也是一项恶意猜测。 SRC案从高庭开审直至联邦法院的终极上诉,有9名法官裁定纳吉有罪,即1名高庭法官、3名上诉庭法官及5名联邦法院法官;纳吉的司法检讨申请,联邦法院也以4对1驳回。这显示纳吉的罪行证据确凿,包括法官纳兹兰认为他涉入SRC公司、沙地阿拉伯王室捐款的说法站不住脚。 SRC案的司法程序基本已完结,纳吉必须在加影监狱服刑12年。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走出监狱的途径,即向国家元首请求特赦。不过寻求特赦技术上可行,但并不容易,包括元首通常会考虑申请者的公共服务、是否为罪行忏悔以及是否有良好的行为;犯人在服刑一段时间后,才能请求或获得赦免,况且纳吉还面对4宗未审结的案件。 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在去年强调,不能为特定人士的利益而随意行使赦免特权,特赦程序得按照宪法和相关法律规定来进行。 纳吉的情况与安华不同。时任国家元首苏丹莫哈末五世陛下在2018年5月全面特赦安华,当时安华已服刑超过90%(已坐牢48个月)。安华在去年12月披露,他在2018年获得特赦是由时任国家元首主动提出的献议,他不曾要求元首特赦。 即使纳吉坐牢一段时间后获得特赦,其余四宗案件无罪,他也无法像安华那样东山再起,因为他面对太多贪污罪状,而且还是轰动国际的一马公司弊案,不容易让人民忘记。安华有改革的光环,纳吉的BossKu效应只是一时的社交媒体热潮,经不起时间的考验。 纳吉7月23日将届满70岁,如果没有获得特赦,出狱之日将垂垂老矣。 纳吉的故事告诉政客不要藐视法律,玩弄或操纵司法。巫统领袖也应吸取教训,不要学纳吉“聪明反被聪明误”,以免悔之不及。 巫统应该放下纳吉这个包袱,与纳吉切断,否则巫统将无法取下贪腐的标签。 虽然巫统加入团结政府,还掌控政治权力,但也不能为所欲为,好像随意更换马六甲州首席部长的事件不能一再上演,这让人们有巫统领袖争权夺利的恶感。 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曾有多次操弄政治的不良纪录,比如推翻国盟土团党首相慕尤丁及霹雳大臣阿末法依沙、纵容沙巴巫统主席邦莫达试图推翻州政府,这不会为巫统加分,应适可而止。安华已经特别照顾巫统,若扎希没有自知之明,将害人害己。 纳吉申请司法检讨失败,对希盟是好事,能够激励支持者,国盟也无法借此攻击政府,庆幸安华政府不用与纳吉扯上关系。
11月前
11月前
熟知巫统的人士认为,这一次党选的胜利者,一半是扎希,一半是纳吉。 表面上,Bossku近来沉寂许多。内政部长赛夫丁转述他正在牢里准备攻读学位,以及最近因为肺部感染而频频就医,虽然引起一些注意,但都和政治无关。 加上监狱内不能使用通讯器材,Bossku失去和外界的沟通管道。除了出庭的日子还有镁光灯之外,他似乎逐渐消失在公众的视野中。 难道纳吉就甘心如此在狱中度过年华?难道过去一往情深的追随者就这么淡忘了他? 或许这些只是表面现象。实际上,纳吉并未完全沉寂,只是人们看不到他在做些什么;Bossku其实并未结束,它只是转换了型态,以另一种方式继续在产生影响力。 就在上星期,大众捷运布城线第二阶段通车,24个捷运站投入运作,不但增添了沿线居民的交通便利,也加强了巴生河流域公共交通系统的连接。 尽管推展礼的主角是首相安华,但是,在马来社交媒体上,人们纷纷认为这是纳吉主政时留下的贡献,掀起一阵赞扬和缅怀纳吉的风潮。还有网民议论说,纳吉之后,历经不同政府,再也没有交出发展成绩。 尽管很多人因为1MDB案件,怀恨于纳吉,但是,也有人怀念纳吉;此外,还有人认为一事归一事,纳吉有过失,也有功劳,功过应该区分来谈。所以,如何评价纳吉,因人而异,无须勉强。 只是,功过已经成为过去,而纳吉是否也已经过去? 最近完成的巫统党选,以及巫统的新领导阵容,看来还有纳吉的影子,以及Bossku的影响力。 一般以为,阿末扎希是最大的赢家,领导层尽是扎希人马,今后扎希独揽党内大权,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这种看法,只对了一半。 熟知巫统的人士认为,这一次党选的胜利者,一半是扎希,一半是纳吉。 纳吉的亲信,在最高理事会中高票当选,如三苏安努亚(霹雳玲珑)、阿末嘉兹兰(吉兰丹马樟)、阿都阿兹(吉打华玲)、佐汉(雪州乌鲁冷岳)等,而他的旧部,即使在党内地位不高,如依山加里尔、洛曼亚当,也能够打入最高理事会。 新委任的党高职,阿斯拉夫出任总秘书、阿莎丽娜担任通讯主任、东姑安南留任总财政,这三人一路以来都被视为纳吉人马。 当然,基于扎希和纳吉在政治上已经结盟,因此,其他多数中选或受委的理事,已经分不开究竟是扎希派或纳吉派,而是共同属意的人选。 正如凯里在一个节目上所说,不要低估来自牢里的声音,目前的巫统领导层,并不一人领导,而是扎希和纳吉共治。凯里也认为,纳吉还未成为过去,好戏还在后头。 此外,纳吉的3个孩子,分别中选浮罗交怡区部主席、北根副主席、女青年团执委,虽然不是中央要职,但是,显示基层对纳吉的支持犹存,还有人戏称,巫统走了一个纳吉,却换来三个新纳吉。 扎希虽然是党主席,但是,他从来都不是强势的领袖,在党内的声望和控制力,远远不如当年的纳吉;在党内,他是凭纳吉的扶助而上位,正如在政府里他是凭藉安华的支持。 党选之后,虽然他的地位更加稳固,但是,这是他和纳吉结盟之后的胜利成果。政治上没有白吃的午餐,他领导的巫统,以及在政府内的权力,今后也必须回馈给纳吉。 至于如何回馈,那是新的故事。
11月前
12月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