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LED灯

4月前
            (怡保11日讯)首相拿督斯里安华的打扪国会选区获取超过200万令吉拨款展开公路提升工程,当中约七成用来替换LED路灯,包括在江沙路全长8公里的路段安装115盏120瓦特的LED路灯,预计可以在12月左右完成,在夜间绽放光明,有助进一步降低车祸率,保障驾驶人士的性命安全。   江沙路属于联邦公路,衔接怡保、和丰与江沙,直达槟州北海,也是怡保市的北部门户,交通繁忙,公共工程局是在609.8公里到618公里,即佳邦园经过珠宝市镇到拱桥的路段安装LED路灯,作为夜晚的灯光照明设备。     黄瑞德:盼11月如期竣工   首相打扪国会选区事务官黄瑞德接受星洲日报《大霹雳》社区报访问时,证实这项LED路灯工程已在8月初动工,希望可以如期于11月杪竣工,率先安置在沿途交界路口和接驳到出入市镇的道路,亦一并鉴定与维修故障和损坏的路灯。   他说,美露拉也路(Lebuh Meru Raya)6个地点也落实换上LED路灯工程。   “怡保市周遭至今已替换了80%的LED路灯,工业区则是选择推行太阳能,双双都具有节能减碳功能,也迎合怡保市迈向低碳城市的愿景。”   黄瑞德昨天在曾吉京丁村长黄景祥、林旦村村长李信良、乌鲁近打区州议员拱桥事务官骆新发和公正党珠宝支部主席吴裕溪陪同下,视察江沙路安装LED路灯、重铺、维修交通灯的路段工程进度,也发现部分路灯已改成LED。   他指出,加强公路设施拨款由工程局,以及领导发展行动委员会的县长米尔,加上怡保市政厅协调申请所得;其中一笔耗资30万令吉重铺江沙路的拨款,经过他会见米尔争取下,获得再加码20万令吉,总数高达50万令吉。   江沙路全长8公里的路段安装115盏120瓦特的LED路灯,预计可以在12月左右完成;左起是黄景祥、黄瑞德、骆新发和李信良。   严重损坏路段优先重铺   他坦言,由于款额有限,所以必须依轻重缓急按部就班分阶段解决问题,铺路工程优先挑选在路面严重损坏的路段进行。   “最近就铺好了从拱桥前往珠宝的一段路,一些路面也重画白线,佳邦豪景苑入口的交通灯和路灯也展开修复工作。”   黄瑞德表示,江沙路人口稠密,住宅区林立,工业区密集,车流量高,重型车辆比比皆是,提升工程一旦完工,连同往返佳邦与珠宝路的新路开通,节省车程与时间,粗略估计至少10万人受惠;如今打扪路升级工程也进入尾声,居民享有的便利度大跃进,四通八达,整个国会选区的交通面貌已焕然一新。   他也披露,珠宝路泽坡英达花园(Taman Chepor Indah)路口也兴建了方便居民进出的交通灯,费用为20万令吉。     清理兵如河缓和沿岸水灾   另一方面,黄瑞德提到,超过10年没有清理的兵如河,在水利灌溉局接获20万令吉拨款后,于7月尾在乌鲁近打、巴占和打扪的8公里河段开展挖深河床工程,如此一来,兵如河能够容纳更大水量,排水更顺畅,面对雨天,尤其是应对接下来东北季候风带来的雨季有助缓和沿河两岸闪电水灾问题。   他声言,水利灌溉局出动技术人员检查河边的抽水泵,确保在紧急情况可以第一时间派上用场。   “首相办公室与选区服务团队密切配合积极解决各项民生问题,以及为选区谋求发展,乃至连水灾黑区的肇因也获得水利灌溉局鉴定,并拟出方案申请拨款处理,可以说是打扪国会选区的首相效应已进一步跃升为首相效益,当地居民都有感受到新变化。”  
5月前
7月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台北不是我的家 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熟悉这首歌的人,都知道这是罗大佑的〈鹿港小镇〉副歌歌词,以霓虹灯来隐喻繁华的都市。 港剧拌饭的日子,镜头一转来到香港时,画面上就会出现五光十色的霓虹灯招牌,不用字幕题字也知道话说香港了。 霓虹灯曾经是繁华大都会的表征,而今它也要逐渐退场了,换上进化后的LED电子显示屏广告牌,短短的几秒至几十秒里爆发出更多的资讯,务求在这个速食文化或浅阅读时代,给人投喂最多的资讯。 尤其是吉隆坡武吉免登金三角,购物商场外墙不时发出万丈光芒的闪动广告,或贯通雪隆两地的联邦大道上,路旁或道路中间的灯柱都竖起大大小小的LED广告牌,为塞在车龙中的人制造了视觉享受,抑或是视觉伤害? 报道:本刊 张露华摄影:本报 潭湘璇、林明辉 LED广告牌已经是市场需求大趋势,然而相对静态的平面广告,安装LED广告牌的条件与要求,例如安装地点、广告牌的灯光高度等,明显多而复杂,广告商是否有条例可依循,政府又如何管制? [nonvip_content_start] 雪兰莪掌管地方政府的行政议员黄思汉表示,州政府及各地方政府都有制定广告牌指南,虽然各自为政,但条款还是大同小异的。如今,广告牌指南的条款也随着LED广告牌日益普遍,而有所修改,确保不会给公众带来影响。除了民众所担心的灯光亮度刺眼问题之外,还有广告牌距离、面积及挂放的位置,都有明文规定。以LED广告牌为例,灯光亮度是有限制的,而且不可以播放录像(video),都是平面广告或资讯。 他坦言,在LED广告牌开始出现在联邦大道时,的确引起一些争议,反对声浪不少,但联邦大道属于联邦公路,归公共工程局管辖,所以州政府与地方政府可以做的就是召集广告商,要求调节广告牌的亮度。 “调节之后,投诉减少了,加上民众已经习惯,所以反对声浪没有这么多!” 他认为,LED广告牌是环境大趋势,平面广告已经逐渐没落,因此州政府在2020年修正广告牌指南时就加强了条款,将电子广告牌也列入管制范围,当中包括了白天与晚上的亮度管制。 “另一个加强重点就是内容方面,不能播放影片,因会分散驾车人士的注意力。同时,也必须与住宅区保持距离,不可安装在会给附近居民带来不适感的地点,也不可以靠近学校、宗教场所,这些都清楚写在指南中。” 工程师负责广告牌设计与安全措施,政府负责监督 黄思汉表示,目前雪兰莪州内安装大型LED广告牌的地区主要是八打灵再也、梳邦再也、沙亚南一带,只要符合指南的,政府都会批准。 他不讳言,开始时LED广告牌的确引起蛮大争议,大家都不懂得如何处理,包括广告公司也不清楚界线在哪里。不过,随着指南出炉后,广告公司都愿意配合,以免客户的广告出现反效果。 询及监督LED广告牌的安全问题时,黄思汉表示,除了每年更新广告牌执照时必须符合条例,广告公司所委任的工程师是关键,政府是负责监督角色,工程师是负责广告牌设计与安全措施。 “广告公司投资这么多钱建一个大型广告牌,也是他们的生财工具,所以一定会确保设备的安全。而在更新广告牌执照时,工程师必须提呈完整的检查报告,一旦发生任何事故,工程师与广告公司必须负上责任。当然地方政府也会不定时的突击检查,但也只是扮演监督角色,有关安全的技术问题还是必须由工程师来负责。” 他表示,虽然LED广告牌有日益增加的趋势,但现在来说数目还在控制范围,并没有到泛滥的地步。主要还是吊挂在灯柱上的为主,大型广告牌数目并不多,毕竟要建一个大型广告牌,很多文件及技术问题需要克服。 LED广告牌使用省电灯泡,更符合减碳排考量 LED广告牌除了可以达到宣传效果之外,也可以借由灯光的魔幻力量,把一个城市打造为一个闪烁的旅游城市。 雪隆广告公会会长潘莉诗表示,LED广告牌在近5年内已经成为一种新趋势,有动也有静,惟现在已经趋向动态广告为主。一般上动态广告的时间是两分钟,所以如何在2分钟内吸引路人的目光是最关键。 在全世界都在讲着减碳降低温室效应之际,一个LED广告牌动辄需要几百颗灯泡,消耗能源,不就与减碳背道而驰吗? 潘莉诗却说,相比之前所使用的霓虹灯广告牌,LED广告牌用的是省电灯泡,而且可以弹性调节亮度,减低耗电量,反之霓虹灯的耗电量更大,如果说环保的话,LED灯是更符合减碳前提。 “与各种灯泡相比,如聚光灯(Spotlight)、霓虹灯、Digital light比较,LED灯的耗电量也是最低的。当中霓虹灯与LED灯的用电量相差5至10倍。” 她认为,减碳,不只是广告业要响应,任何行业都必须响应,平衡生态大家都有责任。 不过,她认同,广告牌灯光的亮度会影响道路使用者的视线,必须要控制。在这个节骨眼上,相关部门坐下来拟定政策监督,而不是各司其法。 她提到,之前巴生河流域有一条道路因为太多广告牌而引起争议,在一番扰攘下,当局曾说要监管,但之后却不了了之。 “在道路安全下,适当的管制路边广告牌是必须的,但地方政府的指南都不一样,以雪隆来说都是各自为政,所以在制作这些广告牌时必须要了解清楚挂放的地区。” 大马LED广告牌发展落后中国十多年 广告屏幕制造商黄冠量,是国内LED广告牌制造商。他直言大马的LED广告牌发展比中国落后十多年,当地不但广告牌是LED灯,连路牌、室内投影灯都是LED灯,而大马只是在起步阶段。 “大马的广告牌是以租约性质使用,通常都是租半年或一年。以一个大型LED广告牌来说,费用是50万令吉,但它可以播放不同客户的广告,一个广告通常都是15秒,一天就可以播放几十家公司的广告,所以比起静态的广告牌,LED广告牌可以为广告商增加很大的收益。” 提到亮度问题,他表示,可以在广告灯盒背后安装自动控制系统,通过软件设立自动调节灯光亮度的时间。如白天的亮度是80至100%,而晚上则会把亮度调低至50至60%,达到不会刺激视觉的效果。 不过,他直言,很多广告牌都没有安装这套自动调节亮度系统,这方面地方政府应该采取行动,甚至发出警告信或罚单给有关广告商。 他表示,LED广告牌的成本虽然比较贵,以一个4呎乘20呎的广告牌来说,需要3万令吉左右,而传统的广告牌则只须7000至8000令吉,但以耐久性而言,LED广告牌是更胜一筹,不需要经常更换灯泡。 “但前提是必须购买一线生产商所生产的灯泡。目前我国的广告牌制造商都是向中国购买LED灯,但中国生产LED灯的厂商就有六百多家,选择品质较差的灯泡,耐久性自然大打折扣。” 他也提到,10年前的LED灯非常耗电,所以必须在广告牌后面安装一台冷气让广告牌降温,否则就会因为过热而损坏。经过几代改良后,现在已经非常稳定,不会再有过热的问题。 LED广告牌会越来越普遍,电源设置是发展关键 他认为,LED灯不但是未来的广告趋势,也是推动旅游业的助力,好比中国深圳已经有80至100栋建筑物利用LED灯每晚呈现灯光秀,吸引游客打卡。 “中国目前已经有5至8座城市效仿,政府也提供电费津贴给这些参与的企业,鼓励商家以灯光秀的方式促进旅游业,也是美化城市的重要环节。” 黄冠量表示,以往做广告牌,主要管辖政府单位是地方政府,近年来也要过语文出版局这一关,所有广告牌的字眼、画像都需要通过审核才能使用,所以在构思广告内容时必须更谨慎。 他赞同路上的广告若含有剧情会吸引驾车人士注意力,进而危及其他道路使用者,应予以控制,这部分是地方政府与广告商必须控制的,除非是室内广告则另当别论。 他表示,亮度是可以控制的事情,当接到投诉后广告公司就应该马上调节亮度,这对大家都公平,无论是从道路安全与眼睛伤害层面。如果广告公司不予理会,将会接罚单、进一步行动就是吊销有关广告牌执照及拆除广告牌。 不过,他认为,管制方面的问题都不难解决,最大的挑战是LED广告牌会越来越普遍,电源问题要如何处理才是重点。 老行业须跟上潮流发展,克服技术问题势在必行 叶天海,雪隆广告公会名誉会长,是广告牌行业的老行尊。他从1950年代就开始做广告牌,当时的广告牌都是全手工制作,必须具备“四宝”,分别是毛笔、漆、尺及刀片,从切割广告牌铁片到广告字眼都是手作。 后来进化到有灯光的广告牌,也只有2至3种颜色可以选择,1970年代过后就进入电脑割字的时代,此后广告牌行业就迅速进入大蜕变的年代。 叶天海表示,LED广告牌在六七年前就已经面市,但当时需求量不大,欧美、中国等地区很盛行,因为当时稳定性不强,直至4年前才克服稳定性问题,发展为一种新趋势。 “但这是一种趋势,我们都必须跟上潮流,当中一些技术问题是可以克服的。” 【下篇】广告牌新趋势02:电子广告牌会闪瞎你的眼吗?
1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