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MR H

画家办个展不稀奇,但若她的年纪仅11岁呢? 2012年出生的Enya林贝恩,以富有想像力的涂鸦(Doodle)创作风格,在本地的艺术圈备受瞩目。无论是咖啡厅、商场大门或烘焙店,只要稍微留意就能看到她的创作痕迹。今日就跟着走入Enya和家人的生活,进一步了解林克勇和郑宝琴的“教育方式”。 报道:本刊 陈星彤 摄影:本报 黄安健 “Enya在3岁时开始涂鸦,我们当时觉得画得还不错,我太太就买了很多画具给她。” 42岁的林克勇从商,相差两岁的太太郑宝琴则是一名家庭主妇。那一辈人,在年少热衷艺术,成年后仍在该领域努力的,少之又少。他有感而发地说:“当时的父母要你好好读书,但现在的社会不一样了,我们希望孩子做喜欢的事。”或许也是过来人的身分,林氏夫妇达成共识,采取较为开明的方式教育Enya。 但与其说是教育,倒不如用“一起成长”来形容更贴切。 不曾被压抑的创意 走入郑宝琴为Enya准备的居家工作室前,一幅7英尺高的画布映入眼帘。画里头满满都是人,一问之下,才发现他们都有专属的穿搭以及角色。   在这之中,身穿帽T、留着胡子的Mr.H最常出现。问起对Mr.H的喜爱,Enya不假思索地回复:“因为他很cool!” 原以为她要接着解释,殊不知Enya立马在其他作品中寻找Mr.H的“亲朋好友”。 指着一个围着围巾,同样留着胡子的角色,Enya没了一开始的拘谨,声音略高亢地说:“这是他的爷爷……我们现在去找他妈妈和妹妹。”虽然说是Mr.H的亲友团,但并非都是人的模样,有三颗头的花生、抱着花儿逃走的苍蝇以及动物园看到的蛇。 原以为只是Enya的随手画,但内里可深藏玄机。她拿起灵感源自乐高船的作品,专注介绍画中细节:“这些人在打仗,有很多‘炸弹’,这边还有水喷去对面……”所谓的武器,其实都是她日常生活里会出现的道具,好比羽毛球和汽水。 “她越向往的东西越会出现在画上,就像汽水,因为我不给她钱去学校买甜品。” “有啊,我有时候会带多的钱买水喝,剩下的我也会存,买自己要的东西。” “贩卖部是她的shopping centre。” “我现在都很少去了,我怕你骂我买新的笔芯笔和胶擦。 ” 画作讲解暂被打住,母女俩开始“交流”。如是的对话和一般老百姓家的无异,在眼前的,就只是一名11岁的小孩,努力与母亲争取在那个年纪渴望的购物自由。 给予自由 成为后盾 回忆起Enya的创作历程,郑宝琴从橱柜中取出一本本剪贴簿。 “她小时候每画一幅画,我很开心地拿给朋友看,但他们都不懂我为何开心。”本子里头,都是她为女儿保存的画。无论是随手的涂鸦或学校作品,郑宝琴一个不落地保存起来,“我看到Enya在纸上画画,觉得很漂亮就剪下来贴上。” 随着年纪的增长,Enya的画作越来越多。冠病时期全民禁足,对Enya来说更是集中作画的时候。为了方便记录,郑宝琴在2019年以“enyalim9.9”为她开设社媒账号,“(作品)存在手机很难找,因为太多了。而且既然她都画了,我们也想把她的艺术分享给大家。” 欣赏孩子的美 与孩子一起长大 从墙上挂满的一幅幅画作中,可以看出在创作空间上,林克勇夫妇给予Enya高度的自由。而为了成为女儿的最强后盾,他们可说是费尽心思。 对此,郑宝琴说:“我是做会计的,他是修车的,遇到一个画画的女儿,我们要怎么做都非常模糊。”好比该如何选择上色的颜料,他们都费尽苦心,她接着说:“买了亚克力颜料,涂了以后发现颜色堆积在一块,去问了Artist才知道颜料放久了会干掉,它们也有使用期限。” 桌子上的日历、帆布袋、贴纸、衣服等,都是印有Enya创作的周边商品。从找印刷厂到选材料等过程,林克勇夫妇均从做中学起,“当作是重新认识新的领域,和小孩一起长大。” 不把“成名”看得重 Enya的知名度,势必会随着参展次数提升。身为父母的两人,表示时刻都会提醒女儿,画画的目的是为了大众分享,并非要出名,“我们会要她保持平常心。”此外,他们也会在不影响Enya课业的情况下,筛选艺术展览的邀约,“Enya也是个孩子,(活动)不可以太密怕她有压力。即便有很好的机会,若不适合或太忙,我们还是会推掉。” 问及会否担心Enya提早踏入成人的世界,失去这个年纪该有的纯真,两人却认为,在参与画展的过程中,Enya有更多接触艺术家的机会。 “参展时,Enya会到其他档口和哥哥姐姐聊天。”郑宝琴接着说:“这些艺术家会给她意见,例如不要去理会外界的眼光、莫忘初衷。虽然对话看起来很深,但她还是能get到。” 在社会框架外重拾自信 随着欣赏Enya创作的人越来越多,随之而来的便是周遭的闲言闲语。林克勇坦言,他们也躲不开键盘侠的“攻势”,“一些家长会质疑说,为什么不让小朋友好好读书?”他澄清说:“其实带Enya参加画展,最主要是增加她创作的信心。” 从对话中得知,虽然Enya的创作在艺术圈获得喜爱,但在校园内可说是屡屡受挫,只因她爱“留白”。“Enya在画画比赛时,都坚持背景不要上色。她会跟我说:妈妈fail了咯。”当问起这么做的原因,Enya的回复总是那句:留白才美。正是郑宝琴曾对她说过的一番话,被她牢牢记住。即便艺术创作本身并无对错,但所热爱的事情不被认可、在比赛中多次落选,大人也会失落,更何况是小孩? “每次参赛但没有入围,她都不知道原因,画画开始间断。”担忧Enya热爱创作的心被打击,林克勇夫妇才决定带她往外看更大的世界,他说:“我们要告诉她,外面也有人喜欢你的创作。” 那如果有一天,Enya不想再画呢?“那也没关系,就去做她喜欢的东西吧。”夫妇俩相视笑着,坚定地说。 更多【新教育】 提供一针见血解决方案 律师不只是懂法律而已 【情商教育计划Havan School 01】庇护所里的情商课 【情商教育计划Havan School 02】情商教育若缺乏各方配合 将难以达到预期效果 解剖:一场跨越灵魂的对话
1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4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