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Pinocchio

4月30日的凌晨12点整,我的鱼死了。 雷龙鱼(Snakehead)的其中一个品类叫黄金眼镜蛇,能长到一呎多长,它2021年的8月份来到我房间的时候,大概是几个月大,不到五吋长。当初是因为网课,一直觉得房间里死气沉沉的,毕竟我自己本就不是一个好动的孩子,从小亦是如此。于是想着养鱼,那上网课或窝着看书的时候,也可以悠闲地看着鱼游。恰好看到朋友在倒卖雷龙鱼,于是去看了一看——雷龙鱼攻击性强、好动爱跳水、好养活,其中巴卡雷龙的体型最大,也最贵,我看上的是次之的黄金,成鱼的鳞片特别好看。可是成鱼都太贵了,幼鱼虽然便宜,可是还没显色、灰暗的颜色我实在是嫌它闷,最后决定买了180令吉的中鱼,家人说不好看,我说,养大了能卖钱。我并不是没有想起自己即将出国留学,但是我不负责任地说,到时候会有天上掉下来的法子。现在想起来,这样的动机,似乎不把它当成一个真切的生命。 小的时候也养过好几条打架鱼,还记得那是淡杯的霸级市场,里面有一个常去吃的铁板意面,而从负一级的食堂那里出来,左手边便是一个小型的宠物店。姐姐在那里看过金黄色的小鸡,就嚷嚷说要买,我也就跟着嚷嚷,可母亲说,她不愿养小动物,因为动物有体臭,而且对一个生命负责是很疲惫的。我们好像都争着说,会的会的,我们会清理粪便,会好好照料。 后来是不知如何发现,小鸡是会长大的,想像到母鸡和公鸡在家里徘徊的样子,就不可爱了。再说要养些什么别的——母亲终是不忍心孩子的硬拗,于是与我做了这样的约定:“他们说打架鱼是最容易养的,要是养好了,就能养别的。” 那时候准备了两个小鱼缸,稍大的玻璃缸(但还是很小的,长大概10吋,宽只有6吋),用红色的亚克力板隔开,养了两条色彩斑斓的打架鱼,另一条则单养在塑料缸里。相比起来,我后来为雷龙鱼买一立方呎的缸就大得多——后来那个缸打破了,雷龙鱼就被养在小玻璃缸好几个月,我母亲一直看着可怜,我却冷冷地说,啊,我瞧它过得挺好的。 那群打架鱼是在尝试让它他们交配之后,渐渐开始伤亡的。成功交配的小鱼苗也被它们自己吃掉、反肚的打架鱼被捞出替换,然后在浑浊的缸中最后只剩下小石子和亚克力板。我想起大缸放的是3包沙石,一包一令吉,而我蹲在厕所洗沙的那天晚上,正是外公过世的那天晚上。 我决定再次养鱼或许还有另一个契机,是在看刘特佐与纳吉的解说视频时,旁白提到了《华尔街之狼》和小李子,于是我把电影看了,被乔纳·希尔生吞金鱼的那幕深深震撼。可是鱼做错了什么?它在那里作为“安逸”的图腾而死,在我这里作为“活力”的图腾,也死了。 雷龙鱼有多好养?一个礼拜可以只吃两次、不用控制水温、不用光照,唯一要担心的只是它跳出鱼缸而成了干尸。要是有朋友来做客,我就会拿虾米来逗鱼,让它表演一番。11月我到吉隆坡实习,就把鱼托付给了母亲,母亲一边说,怎么又变成她养了;也说,会常到我房间看看,因为雷龙鱼会想要母亲陪她玩。 今年除夕前两天,我请假回到新山,为了过个好年,就得大扫除一番。 当晚我梦见它复活了 洗好鱼缸,我夹着玻璃壁的手指因为湿滑,或打了疫苗加强针无力而失手,导致玻璃缸滑落,底部敲向了小桌子的桌角,瞬间玻璃缸底碎裂,连带整片玻璃壁炸成碎片割向我的手指,顷刻间鲜血直流。装饰沙和玻璃碎片撒了一地,鱼缸内的水四处外流,我双手捧着自己的血,但终还是漫了出来,滴到了水里。我的鱼早被换到了那小鱼缸中,似乎有玻璃碎片和血溅进去了,可是它有否疑惑了一秒? 两只手最后缝了10针。我想,或许是这样,我选择避不见它。明明是我的逞强而割伤自己,我的感性却不得不怪在它的身上。 4月30日我与母亲视频通话,母亲坐在了我房间的木地板上,眼睛满是泪光。她说,她尽力了。母亲说,它不进食已经好几个礼拜了,问了鱼店老板,老板说可以买几只活虾。可是那活虾现在占了母亲新买的鱼缸——我出国后母亲还是不忍心,于是买了全套的鱼缸,有照明、有水泵,原先的沙石和真水草因为易脏,也被母亲替换成了鹅卵石和假水草。 “我知道,它应该是病了。我不怪你。”我是真不怪我母亲。我只是想着,明明给它取过好几次名字,却没记上心头,它冤不冤哪,到死都没有名字。母亲让我看,它白白的肚皮翻了过来,从那个角度看,它的嘴巴真的有点像蛇。头似乎比较重,但身体是浮着的,像一艘下潜的潜水艇。我看到满地的水,也看到凌乱丢在地上的吸水器、水舀。 “我在你房间看报纸,它忽然乱撞鱼缸,没过5分钟,就翻肚子了,没了反应……” 其实,当初也并不是没有买家,可是我嫌那价钱只有我当初买入的一半,所以不愿出售——所以比起它得到照顾,我终是把它当成了商品吗? 当晚的梦里,它复活了。我好像和它一般大,不知道为什么我隐约觉得我们同在《皮诺曹》里那鲸鱼的肚子里——它不如就叫皮诺曹吧。皮诺曹,我以后还是别养鱼了。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