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YB

1月前
4月前
4月前
5月前
6月前
6月前
7月前
在马来西亚的宪政安排下,无论是执政党还是在野党的后座议员(没有担任行政官职 议员的YB),他们都承载着代表选区市民、监督联邦、州和市政府行政工作的重任。这是YB作为民选议员的责任,也是受选民委托的职责。 一位YB不能简单地因为处于在野地位,而认为自己对选区内的事务无能为力,这种行为是极其不负责任的。 市议会作为地方行政体系的一部分,市议员在其中扮演地方立法体系的角色。民选YB应该充分运用本身的权力和影响力,依靠宪政赋予的角色权利,监督市议会的行政工作。 然而,YB不应仅仅谴责政府部门的刁难,而是应与相关单位紧密合作、积极沟通,为市民福祉和社会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 在这一进程中,政府体制和运作的复杂性不容忽视。各级政府部门有明确的职责分工,YB们需要清楚了解并与对应部门紧密协调合作,建立互信和合作的基础。只有这样,YB们才能为市民解决问题、推动解决方案。 然而,我们也要认识到在野党议员所面临的挑战,YB可能遇到部门的不合作或不予理睬的情况。在这种情况下,YB可以在州议会会议上向州务大臣或相关部门的州行政议员提出投诉,并要求他们约束属下部门,确保YB能够行使宪政赋予的权利。州议会本身就是一个平台,他们可以在这里质询市议会主席的工作。 此外,YB已经获得出席县署会议的权利,这也是一个提问和监督市议会工作的机会。 需要承认,政治体制中的误解和不了解会,导致一些YB无法有效履行职责。如果在野党YB有疑虑或困惑,他们应该虚心请教曾任市议员或国州议员的同党同侪,以获得指导和建议。 最重要的是,我们希望YB们能够以全民福祉为重,摒弃甩锅和推诿责任的思维方式。通过与正确的部门和官员进行沟通交流和合作,我们可以共同努力为公众服务,推动社区的发展。 尽管柔佛州目前没有正式的团结政府,但考虑到联邦是团结政府,我们真诚地希望各位YB: – 在为公为民的事务中,与正确的部门及官员进行沟通交流和合作; – 舍弃甩锅推诿责任的负面思维方式。 通过这样的努力,我们将能够更好地服务居民,推动社区的发展,共同努力为居民福祉和社区发展而奋斗。 更多报道,请留意星洲日报、星洲网。
7月前
9月前
9月前
9月前
1年前
1年前
2年前
2年前
(大山脚9日讯)致电冠病评估中心(CAC)逾一小时无人接听,妻女确诊全家隔离,求助无门者只能戴着隔离手环找上州议员服务中心,让武拉必州议员王丽丽感觉要哭了,感叹医疗支援系统是否已崩溃? 王丽丽今日说,她的助理昨天上午9时30分到10时40分,尝试致电全槟所有冠病评估中心(CAC)的热线号码和卫生局行动室热线号码,然而,没有一通电话有人接听。 男子求助无门 冒险戴隔离手环出门 更令她感到震惊的是,昨日上午10时左右,一名戴著隔离手环的男子到她的服务中心敲门求助,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该名男子诉说他的妻女都确诊冠病了,但他无法联络上卫生局任何单位,无助下只好载妻女到服务中心求助。 “这件事让我都快哭了,不是因我害怕隔离者来我的服务中心,而是我们的医疗支援系统是否已无法应付目前大量的筛检者、隔离者及确诊者了?戴手环的男子来我的服务中心,照理来说他已违反标准作业程序(SOP),应该要报警处理,然而事实上他是求助无门无计可施,才会冒险带著一家人向议员求助。” 她说,身为人民代议士,她去年就告诉团队,疫情下必须随时候命,民众有需要就送上物资,可是服务团队毕竟不是医疗单位,无法为病患解答医疗问题。 仅威中CAC允许无预约上门 “槟城5个县,每县有各自的CAC,然而只有威中的CAC允许民众在没有预约下开车到场评估,其他县的CAC都必须等当局预约。有个案例,一名民众筛检呈阳性后,在MySejahtera应用程式呈报,打了好几天CAC和行动室的电话都无人接听,结果家人一个接一个确诊了,直到第5天,卫生局才联系她去CAC。 “目前的热线除了打不通或无人接听,也不是24小时操作,然而病毒是没时间的,民众如果半夜发觉己确诊,但又还没紧急到需要联系999,这是非常煎熬的事,可能会导致情绪忧郁或想不开,因此有必要设立24小时热线。 MySejahtera“医生对话”功能有限 “这2个月我正在搜寻有关冠病的资讯,由于官方资料不足,我只好不断联系卫生局某负责医生获取资料,以提供民众正确的资讯,不过,该名医生大概被我烦久了,上周开始不接听我的电话。我了解医疗系统不是一名医生或官员就能改善,然而因资讯不透明,我们才需要不断的咨询。 “就算MySj附加了与医生对话的功能,我自己体验在线询问医生一些冠病资料,医生还是要求我联络当地的CAC和行动室。” 她说,如果一名州议员在获取冠病资料上都面对难题,一般民众又该如何是好?必须立刻改善咨询服务的弱点,别让民众从无助到失望,甚至绝望。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