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程豪.种族固打制和经济开放

2009-05-20 21:30

巫程豪.种族固打制和经济开放

在新经济政策推行40年后,根据官方的统计数据,马来人的家庭平均收入依然是华裔的家庭平均收入的55%左右,这和1970年的45%相差无几。反观,没有种族特优政策保护的新加坡马来人,每户家庭的平均收入是华裔家庭的70%强。这和大马城市马来人的家庭平均收入与华裔家庭的平均收入同样是70%,这和1970年的比率是一样,只不过在1970年绝大部份的国民是居住在郊外地区。

广告

如此的收入比率说明了不分种族的城市化、工业化,及更有效的教育普及化政策才能真正提升大马各族人民的生活水平,而大马政府应该感到汗颜的是:新加坡虽然没有实行种族固打制,马来人的拥屋比率不逊于新加坡国内的其他民族,在马来西亚却有高达10%或约200万人口是非法木屋居民,而大部份的城市非法木屋居民是马来同胞。

据说,雪州首府沙亚南的70%的产业发展必须保留给土著,以保留沙亚南是个马来文化中心的形象。笔者认为如此的计划不但深具种族歧视,也和实际的种族隔离没有两样,更没有替贫穷的各族社会带来平等的购屋机会。在柔佛州以及其他州属也有类似政策,而柔佛州土著购屋优惠高达15%,令人觉得可笑的是拥有屋子优惠的房屋款式包括排屋和较豪华的半独立、独立式双层楼屋,也就是说较有钱的土著受到优惠,而也直接加重发展商的建筑成本,以及建造廉价屋的可能性更困难,贫穷的土著更难得到廉价屋的分配。

根据官方的保守估计,在柔佛州境内就有1万5000户非法木屋居民,而这些非法木屋居民是政府政策所造成,包括在分配廉价屋子时,实行所谓的“支持政府固打制”(Kuota Menegak Kerajaan),把廉价屋分配给国阵成员党的地方领袖,造成许多贫穷的民众没有屋子居住,转而向国阵领袖租廉价屋过日子。如此不公平的现象说明了种族固打制是问题的祸首,也是为何国阵政府不但无法解决问题,也进一步让城市贫民居住问题恶化。

首相纳吉公布27个服务业次领域开放以及局部废除固打制,但要达到真正的开放,巫统控制的马来报章《每日新闻》以及《马来西亚前锋报》以及主流电子媒体,就必须开放让人民公开辩论国家未来经济政策的走向。虽然马新两国政府有个共同点,实行言论压制和国会“民主”,执行内安法令对付异议份子,这也让两国失去领导东盟各国走出瓶颈的关键性地位,两国政府也有互相学习优点的地方。

巫统喜欢攻击新加坡政府,但事实是新加坡的马来人在没有政府特别优惠政策下的经济和文教表现,不但不逊色于大马,一般的生活水平也高过于马来西亚国民。种族固打制才是种族隔离的精髓,不但道义上是错误的,经济效应上也是反效果,大马必须改革经济制度,而一般上问题制造者不能成为改革者,那是历史事实。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