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栏活力名家节选好物
07/09/2021
赵少杰/月亮的脸偷偷的在改变
赵少杰

封闭在家久了,什么节日都一样,直到妹妹问我:“要吃月饼吗?送一盒给你。”这时我才突然想起我家中秋节的画面,显然这已是非常久远的印象了。

村子里,夜幕渐渐地降下,一群小孩们点上一根根的彩色蜡烛,在各种造型的“玻璃纸”灯笼中点燃,他们提着用小木棍撑起的灯笼闪闪烁烁,游走在幽暗的小路上,那时候村子里的街灯不是很亮,我的最爱是一只威猛的红龙灯笼,妹妹有她可爱的小金鱼灯笼,有一年我们的灯笼都被烧毁之后,父亲用Milo桶做了2个烧不坏的灯笼给我们,当时感觉有点丢脸,最后也忘了到底有没有提着Milo桶在村子里游荡。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其实我不太吃月饼,主要也是因为爸妈也没有买月饼和送月饼的习惯。记得小时候每当中秋节临近的那段时间,村子里的杂货店就会有那种一条条用蜡纸和红色塑料包装的乌豆沙和莲蓉月饼,个头分量十足,味道甜滋滋但饼皮有点干(我最爱乌豆沙馅里的瓜子)。小时候根本没听过什么冰皮月饼、上海月饼、翡翠、芋头、金瓜、奶黄……,金华火腿和五仁月饼都是我四十几岁后,才学会欣赏的味道。那时最嫌弃的是月饼中的蛋黄,母亲总是默默地将我们挖出来的咸蛋黄吃掉,至于有个红色塑胶笼子的小猪公仔饼,那是用来犒赏小朋友的最佳礼物。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公仔饼我最爱原味Kosong,友人PW几乎每一年都会跟一个阿姨订购Sambal虾米公仔饼,PW连续两年请我吃这微辣的公仔饼,她说这个阿姨至今仍坚持使用炭火烘烤,因为她不会变通,就老老实实地按照家婆教导的方法来制作公仔饼,就连虾米也不肯使用便宜货,由于成本太高,售价也比一般菜市场的公仔饼来得贵,只能依赖着那些忠实的老顾客,每年继续订购并享用阿姨那不会变通的老滋味。我了解这位阿姨的坚持和PW的善心,每年当我收到一小袋油滋滋、软糯、香气十足的公仔饼(其中还有一个我不太习惯的梅菜莲蓉馅的公仔饼),忍不住想问问这位阿姨到底还能做多久?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坚持,在这事事讲求效率和利益的社会,坚持用木炭烘烤的这种行为,简直像是傻子一样,然而传统节日不就是让我们在现实中,守护着过去的那些记忆与价值吗?什么时候过节只是为了贪新鲜,一直不断地追求那些永远无法满足的精致与惊喜的包装呢?

有个学生知道我喜欢吃传统潮州菜,她订了槟城中路一家“传统潮州芋泥酥月饼”请我吃,她讯息我说:“月饼送来了!但是家人不在家,老师你得自己到我家门前拿月饼哦!“绵密的芋泥加上油酥的外皮,这月饼难得表里如一地朴实和单纯,尺寸大小也刚好搭配一杯手冲咖啡的分量,最适合当作一个人下午茶。

ADVERTISEMENT

因为长时间居家工作,突然觉得屋里的空气的品质,变得尤其重要,平常不怎么在乎屋内的味道,只要没什么怪味道就好。原本想说买个空气过滤机好了,但因为价格昂贵而放弃,偶然间却在友人的脸书帖子上,看到马六甲安陶居烧制的盘香炉,造形胖胖的像是一颗硕大的石榴,但由于个人没有点盘香的习惯,左思右想迟迟没有下订,最后还是忍不住挑选了一个,然后再继续上网选购一盒盘香来搭配它,就这样室内的空气顿时变了氛围,有一种类似佛堂的沉静氛围。其实这不是我第一次购买安陶居的陶器,曾经在好几年前到马六甲旅游的时候,友人带我前往安陶居逛逛,那时就买了一个深皿,后来经常用它来吃饭,颜色和质感让人爱不释手,从此一直很想再拥有安陶居的作品,如今看着盘香炉飘起一丝缕缕白烟,纷乱的世界仿佛被挡在门外干扰,最近我的下午茶就是一杯手冲咖啡、一小块月饼,再点上一炉盘香,风格简直混搭到不行,就像被疫情和政治所捣乱的生活,人民也只能靠自己一点一滴拼凑起来,过过日子。

突然想起一首非常有年代感的歌〈你看你看月亮的脸〉,其中歌词有一段:“我们已走得太远已没有话题/只好对你说你看/你看/月亮的脸偷偷的在改变”当所有人都词穷的时候,眼前看到的改变不只是月亮,还有那看不见的未来与期待。

相关文章:

ADVERTISEMENT

赵少杰/父亲的老工具

赵少杰/细数每一个清晨与黄昏

ADVERTISEMENT

月饼
赵少杰
灯笼
中秋节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天前
7天前
2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2月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