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5/09/2021
达祖丁教授.高教部的百日关键绩效指标
达祖丁教授 Prof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如果我们希望看到公立大学为国家服务,这4项关键绩效指标将确保这些机构为人民服务,而不是自私地为自己或执政党的利益服务。

在本文中,我将为掌管高等教育的部长提出4项无需在国会辩论就能落实的关键绩效指标。这四项建议都是针对属于大马人民的20所公立大学。

第一项关键绩效指标涉及人民对公立大学管理的参与。目前,这种参与只限于理事会和部长本人,因为他们都在某种程度上代表“民众”。然而,由于这个国家有太多的政治游戏,大多数受委的人都有可疑的名声和记录,并且不获广大民众所信任。首相必须致力于“把大学交还给人民”。

目前,由这个国家人民全额付费支持的公立大学,一方面似乎不过是公务员的延伸部门,另一方面也有一些类似于执政党的政治臂膀。我主要关心的是,学术界产生的知识必须显示其对社会发展的关联和影响。这是《可兰经》和《圣训》中规定的知识的神圣目的。知识不应该仅仅是为了自我膨胀或自私地利用,而应该是“wakaf”或“捐赠”给人民的永久财富。许多公立大学校长都没有理解这个简单的信息,尽管他们都声称自己与先知穆罕默德同属一个宗教。

因此,对于第一项关键绩效指标,我建议高教部与公民社会组织合作,委任民众进入公立大学每个学院的顾问委员会。在真正意义上,每个学院都是大学的实质精神。校长只是一名“荣誉书记”,因为其办公室不颁授任何学士学位或博士学位。学院是大学的核心。在校长和其他人员之上的是教授,他们是任何大学的行走知识机构。

我还想建议,在教授职务晋升委员会中,至少应该有两名来自公民社会组织的成员。教授不应该仅仅展示他们在特定学术的知识深度,而应该实际展示跨学术的新方向以及对社会和国家的哲学构建。我看到太多教授在其特定领域的自我美化,以至于虽然大马有3000名教授,但我们在社会、经济、教育、政治和科学发展的各个方面都非常落后。顾问委员会和职务晋升委员会的成员不应该有任何政党人士。

至于我提出的第二项关键绩效指标就是教育部应鼓励学生参与校园政治。然而,学生团体在建立其政党时有三个重要限制。首先,不应该有以种族、宗教或任何国家政党为基础的团体;其次,校园团体可以与非政府组织和他们选择的国家政党建立网络;第三,任何团体如果不能证明其成员没有达到20%的混合种族和宗教信仰,将被解散。我们不希望基于种族或宗教的政治来支配这个国家的未来。

在校园里,学生代表应被视为国会议员,因此,必须指定或建造一座专门用于学生国会和政治的建筑。这座大楼将全权由学生管理,由大学拨出基本服务和学生活动预算。来自所有公立大学的5名学生代表必须获得特别许可和津贴,在真正的国会大厦里参加为期2周的辩论,以激励他们成为更好的明日领袖。

我的第三项关键绩效指标是所有公立大学都必须建立一个普世宗教中心,以容纳除了伊斯兰以外的其他宗教信仰的学生举办活动及充当办公室。相比起兴建大学清真寺的庞大预算,每所大学以500万令吉的适度预算兴建这座建筑应该是足够的。我必须提醒部长,大马公立大学属于所有信仰、所有种族和所有公民,无论他们的生活方式如何,只要他们有缴税来管理这个国家。

至于我的第四项关键绩效指标,我想讨论一下实验室设备和图书馆的问题。由于公立大学的经费来自税收,而不是像私立大学那样来自学生的学费,我主张所有昂贵的实验室设备、器材以及图书馆的书籍都应归大马人民所有。既然这个国家的私立大学是由这个国家的公民建立的,这些大学就拥有这些器材、设备和书籍的使用权。教育部必须尽快让这些设备和设施供所有大马人使用。除了维护这些设备和器材的一些象征性费用外,将不收取任何费用。我们是一个马来西亚。任何公立大学都不能要求对这些由纳税人资助的设备、器材和书籍宣示拥有权。即使这些器材是由企业或私人“捐赠”的,它们仍然属于大马人民。我国私立大学支付了数以亿计的公司税,而公立大学的税收贡献为零。一旦他们可以轻易和有意义地使用由他们的税款支付的设备、器材和书籍,这才算是公平的。

如此,这就是高教部长可以考虑落实的4项关键绩效指标。所有这些都只需要一个指令,而不需要向国会提呈任何文件。如果我们希望看到公立大学为国家服务,这4项关键绩效指标将确保这些机构为人民服务,而不是自私地为自己或执政党的利益服务。

Professor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100-day KPI for Ministry of Higher Education

达祖丁教授
冷眼横眉
公立大学
教授
高等教育部长
关键绩效指标
分享到:
热门话题:
4天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