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旁敲侧击
02/10/2021
黄婉玮.价值差异在亚洲不须是冲突
黄婉玮

西方和东方的文明价值本就存在很大的差异,亚洲不少国家都能将不同的价值观融会贯通,美中的价值差异在亚洲不一定得是文明冲突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随着亚洲地区的经济和安全的需求与日俱增,国际关注围绕在美中两国,谁带来威胁和谁给予保障的问题,而近来两国为亚洲新秩序建构的交锋越来越明显,各有四方安全对话与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成为焦点。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中国申请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CPTPP),将使印度、日本和澳洲再为中美的竞争疲于奔命,尽管明知道阻止中国这一个崛起大国的加入,是对所处的区域贸易机制毫无建树。或许他们可以期许美国加入来主导整个贸易机制,完全以西方发达经济体的规则规范亚洲新兴经济体,可是,美国从过去到现在,国内政党对跨太平洋伙伴的协定也摇摆不定。

美国为了牵制中国崛起而对亚洲格局的影响力,更多的从军事防御的层面制定抗衡战略,但另一方面,美国也是看重与中国的贸易关系,可以说从亚太到印太战略及四方机制,美国都在计算如何让中国妥协于美国利益的战略,而不是区域利益,正因美国的战略导致了印度、日本和澳洲与中国深厚的贸易伙伴关系也受破坏,如今都成为美国防御中国的重要角色。

美中两国的官方发言与学者站在各自国家的角度批评对方带来的威胁,而在媒体的分析也一直较多的从负面的角度谈论两国竞争的机制,突出了不同体制和价值观的冲突,无形中促成文明秩序的冲突论。但其实亚洲是一个复杂的结构体,也是文明价值最多元化的展示地区,部分国家倾向民主价值观,而部分国家需以威权治理复杂的结构,面对大国竞争建构的新秩序各有着力点,各国也尽各取所需。西方和东方的文明价值本就存在很大的差异,亚洲不少国家都能将不同的价值观融会贯通,美中的价值差异在亚洲不一定得是文明冲突论。国家同时有西方的民主,也有东方的等级观念,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国家之间也能发展合作伙伴关系。

ADVERTISEMENT

若论美国和中国竞争贸易规则,象征前者是发达经济体带领,后者是新兴经济体中的崛起大国带领。美国要求的统一贸易规范的机制必须包含民主价值的体现,而中国没有公开的输出社会主义,不过以大批的投资项目去吸引沿线国家加入行列,发展中国家依循适合和需要的采纳规范,竞争促成的结果是共享而非紧张的两极对立。

竞争的负面效应确也无从躲避。媒体和学者警示大国竞争恶化的后遗症,概括看来“抗中”联盟逐步塑造亚洲的新冷战秩序,而加入“抗中”联盟的国家,原来也是中国的贸易伙伴,他们面对骑虎难下的窘境。当拜登与习近平通话并默许了中国和加拿大以交换人质的方式达成释放孟晚舟归国时,美中关系看似和缓许多,不过这仍然不会让美国完全停止“抗中”计划,并会继续以美国为轴心,借用盟友联合抗衡中国在亚太和印太的影响力。美国已将澳洲置于整个战略中一个前锋的位置,甚至不惜破坏澳洲与法国的潜艇协定,这一切让澳洲在“抗中”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除非借CPTPP的契机公开欢迎中国加入,以打破澳中僵化的关系。而除了澳洲和日本这些盟友陷入与中国的僵化关系影响国家经济利益,“抗中”也令盟友之间反目,如英国与法国,正因澳洲的核潜艇计划导致两国关系尴尬。

ADVERTISEMENT

习近平
拜登
黄婉玮
旁敲侧击
孟晚舟
四方安全对话
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CPTPP)
亚洲新秩序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2天前
4天前
4天前
6天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