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栏大牌档编采手记
06/12/2021
黄俊麟/蜡炬成灰
作者:黄俊麟(副刊主任)
编采手记/蜡炬成灰
很多人说过他随时可以从包里拿出软尺量东西拍照记笔记,到马六甲工作时,負責接待的欧阳珊终于见识到他工余去看老砖,一边量一边念几呎长几吋厚几分宽,另一手抓相机拍照纪录的本事。他说这些年来量遍了周边国家好些地方的老砖,就是为了追寻和解答与槟城老建筑有关的历史疑问,真是傻子一样的傻劲。(摄影:欧阳珊)

中文有句用得俗烂的话是这么形容一种人的:“像蜡烛那样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用“蜡烛”来形容人的还有这么一句:“像蜡烛那样两头烧”。我在编辑这一行业中浸淫的时间说长不长,说久也够久了,25年来遇到的人里,对自己从事的专业始终怀抱热情、择善固执、坚持不懈的“傻子”、“疯子”也不少,但到目前为止,还没见过陈耀威这一款的,不仅燃烧自己照亮别人,还加倍的两头烧,即使病了也衣带渐宽终不悔,至死方休。

陈耀威就是那一根蜡烛。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所有的“傻子”、“疯子”,人生的路上都难免撞墙。一般人再疯再傻,撞多两次就学会了转弯,但耀威不会。他会在撞了第n次墙之后,即使忙得分身乏术,在需要他的时候,仍义无反顾的迎面而上,再撞第n+1次墙。那得要有多大的热爱才能做到啊!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其实那只是因为懂的人太少,所以他才责无旁贷,所有的择善固执、不假辞色,都只是想忠于历史原貌的尊重而己。蜡烛发出的光芒虽小,却足以让黑夜不再昏暗。即便如此,还是有人会觉得烛光刺眼,这样的一个人,最后却落得遭受排挤,郁郁而终,我也记不得到底还要经历多少次“生前潇瑟死后哀荣”才能摆脱“亏欠”华社专才这无可奈何的轮回?

这样的遗憾竟然周而复始,一再重演,除了不值、不忿,情绪之外,一点意思也没有,还是说说“想当年”吧!

2002年3月尾我调回《星洲广场》重作冯妇,我不记得是在何时何地、什么情况下认识耀威的,但绝对在这之前,不知为何,却一直要到2008年1月才请他在【文化空间】版撰写“张图写意”专栏。彼时该版汇集的名家真可谓群贤毕至,欧阳珊、李永球、安焕然、张景云、温任平、黄锦树、张集强、林金城、小曼……曾先后驻场,涉及内容涵盖人文、历史、田野、民俗、文化、文学、建筑、古迹、饮食,风头一时无两。如今回想,仍要感谢这些熠熠生光的名字造就我职涯中最有成就感的一页,虽然耀威执笔的日子不算长,但那一段结伴同行的感觉,真是美好快乐的记忆。

ADVERTISEMENT

俱往矣。这两年经历大疫、丧亲,心中的悲痛本以为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心生波澜,但听闻故人离去,还是怆然神伤,不胜唏嘘,不由想起了郁达夫的诗句:“生死中年两不堪,生非容易死非甘”。人届中年,孔子说的天命犹未参透,只知生死这两件事;确是活着不容易,死亡更是令人不甘,念岁月悠悠,恍惚置身荒野,天苍苍,野茫茫,四顾心怅然,满眼皆是无尽的哀伤。

如今蜡炬终成灰,逝者已矣,多说无用,愿记取寒夜里那一烛亮光传递的丝丝温暖,长存于心;别了,我的朋友,请原谅我有孝在身,不能相送,惟有遥祭默祷,一路走好。

更多文章:

黄俊麟/盘点2021年活力副刊时事专题

黄紫盈/我还在学

叶洢颖/造梦空间

ADVERTISEMENT

梁慧颖/很高兴我们又见面了

黄琬焮/副刊小编upgrade中……

白慧琪/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线”上掌声

ADVERTISEMENT

编采手记
大牌档
陈耀威
张图写意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天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