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栏活力名家物外游
10:00am 22/02/2022
光头佬/把你的名字,拿出来晒一晒
作者:光头佬
“青梳小站” 文艺杂志都取了很文艺的名字。

同学少年多不贱,五陵裘马自轻肥。相识于年少时候的老同学终于重新联系上了,甚少和人煲电话粥的伪光头佬,按捺不住心里的兴奋与喜悦,忍不住和老同学聊了足足一个钟头的电话,长气倒不在话下,意外的是,好多许久未再想起的年少朋友的脸孔,从模糊到清晰,逐一浮现在脑海中,真是高兴极了。

现在回想起来,原本老同学在初中时是与我同校的,他的父亲和我老爸可是老相好呢,可是两人却形同陌路一般,打从中学预备班至中三,长达4年的漫长初中时光里,竟然是完全平行而没有任何交集的,彼此之间固然知道对方的存在,可偏偏两人却从来没有交谈过,甚至是陌生的,说来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17岁那年,老爸不知哪来的突发奇想,问我想不想转校到槟榔屿的名校锺灵中学念中四,然后寄宿在外……难得有此离家出走的大好机会,少年伪光头佬岂容错失呢?于是乎,想都不想就点头如捣蒜,把这转校的事宜给敲定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栖居寄宿槟榔屿亚逸淡路跑马园的学生年代,我的第一个同居室友便是他,这位既熟悉又陌生的老同学。高中2年,附加上中六2年,前后混在一块学习、生活共有4年之久的寄宿生涯。那一段年少轻狂的宝贵时光,是一段甜蜜而美好的青葱岁月,可惜啊可惜!两人自从中六离校之后就失联了卅几年,音讯杳然,这又是另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和老同学聊着聊着,竟然牵扯出一连串的少时伙伴的名字与人物,那就顺便把他们的名字,拿出来晒一晒呗,免得太久没有忆想起这几位少年同窗的名字,而让它逐渐消失在记忆深处。比如皮肤黝黑的美少年阿B,比如魁伟大只、气宇轩昂的阿安,还有经常腼腆而脸上挂着温煦和暖笑容的阿亮等人,均为初中以后,一起到槟岛升学的老友记。知晓他们皆事业有成,生活过得甚好,甚至有的还发迹成了超级富豪,正是应验了杜工部的那一诗句:“同学少年多不贱,五陵裘马自轻肥。”换句话说,即为少年同窗们,现在都混得还蛮不错的啦,荣华富贵,裘轻马肥自相宜,吃香喝辣的,真是可喜可贺滴呀!

在槟榔屿寄宿求学的那几年,多得这位老同学的介绍,少年伪光头佬才逐步的读起课外的文艺书刊,改变、提升了自己的文化品位。犹记得,初初是先从亦舒、蔡澜、倪匡、金庸入手的,后来竟然也看起祖师奶奶的著作来着,甚至还似懂非懂的,迷迷糊糊的看完一遍的《红楼梦》,留下颇好的初次阅读体会。学生文艺刊物方面,则因近水楼台之故,自然而然的开始逐本的追读起“青梳小站”;印象中,那本6人合集出版的《岛上青梳》,当年也曾经买过,只是后来南下龙坡读书就业后,老早就给家人丢得一干二净了,真是徒呼无奈。

ADVERTISEMENT

青梳6位编辑的合集《岛上青梳》。
“青梳小站” 创刊号—《青梳风景》。

最近一直忍住忍住,好长一段时间都不敢胡乱买书了。不买的原因当然有很多,其中一项是:书案上、柜子里排列着长长的队伍,有待阅读的新书、旧书,真的好多好多,多到连自己也暗暗吃了一惊,真系下半世都睇唔晒啊,阴公猪!究其因,看书的速度往往赶不上买书的速度,故此,书似青山常乱叠。睇到都眼冤。照理说,暂时缓一缓,停一停,先把案上的新旧书籍通读一遍,再来买也是好的,岂知凑巧瞄到网上有人丢出几本老旧的“青梳小站”杂志,竟然还包括了创刊号,还有几册早期的,号称“永远年轻的快乐文化杂志” ——《椰子屋》,立马又忍不住出手入藏了。说的好听,哥可是买回少年时光的青春旧回忆。你相信吗?呵呵!

几册早年的《椰子屋》。

相关文章:

光头佬/唬哈过新年!

光头佬/天南一雄笔

光头佬/淹水4帖

ADVERTISEMENT

光头佬/锦灰不成堆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光头佬
青梳小站
《岛上青梳》
《椰子屋》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5天前
3星期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3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