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新教育用心教育
12:10pm 10/09/2020
【光年之外】丁源森/吐槽一下好莱坞科幻电影
作者: 丁源森(寄自美国)

美国极简雕塑大师理查•塞拉的作品《刺猬与狐狸》,立于作者所在的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作者以此雕塑作为自我警惕。(图为雕塑内部)
美国极简雕塑大师理查•塞拉的作品《刺猬与狐狸》,立于作者所在的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作者以此雕塑作为自我警惕。(图为雕塑内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想像一下,你继承了曾祖母呕心沥血的画作,你穷极心思把它修复好了,并放在博物馆里展示。有一天,有个导演说要给这幅画拍个特辑,但他来到博物馆后二话不说,就只盯着画上的一个图腾拍局部特写,只字不提这幅画的壮阔与历史。

大话星际穿越

ADVERTISEMENT

作为天体物理学家,我是不折不扣的科幻迷。2014年,大导演诺兰(Christopher Nolan)有一部有口皆碑的好莱坞大片——《星际穿越》(Interstellar),作为诺兰老粉的我,那时可是盼星星、盼月亮地期待这部电影上映。然而,盼到电影,却也盼到失望。话说在电影里,女主角的老爸掉进了黑洞,并意外获得操作时空的能力。当女主角叹到“啊,原来爱就是第五纬度”的时候,此处理应要热泪盈眶,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一秒出戏。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