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题焦点
05/11/2020
【网络社交分寸/02】面对恶意攻击,就是当网红的代价?
作者: 郭慧筠(副刊记者)


网络世界里,公众人物容易成为网民公审对象,要不是有强大的心脏,恐怕都难以招架来自广大网民的酸言酸语。对于恶意抨击的免疫力并非与生俱来,是要经历过无数次的跌倒与成长才练就而来。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从心理学角度来看,网络霸凌者到底是怀着怎样的心态做出霸凌行为?而受霸凌者又可如何应对,避免自己陷入情绪泥沼之中?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报道:本刊 郭慧筠
●摄影:本报 陈启基

ADVERTISEMENT

YBB杨虹玲踏入网红界已有10年,起初在部落格分享文章,后来跟上时代步伐,一步步地涉足脸书、Instagram,再到YouTube,通过网络累积人气。

她第一次遇到网络霸凌是在约18岁的时候,当时有一名男网民私讯她,对她说想要买她的内裤之类猥琐的话。她一气之下,就把对话内容截屏了下来,并分享到个人粉丝专页上。

后来那名男网民说是有人盗用了他的账号,并控诉她公开对话的行径是网络霸凌,还闹上警局报警,而这件事情也上了新闻,她反而遭受网民攻击,结果还刊登道歉启事向那男网民道歉。

“那时还年轻,社交平台也刚出现,所以不清楚自己的影响力有多大,可能一个出言不逊,跟网民吵架,就很容易引起争论,加上网络世界难以分辨真伪,从那时候起,我就学会要谨言慎行。”

其实当时她更放在心上的是,发现竟然有亲朋戚友出现在留言区内公开评论她,难免遭受打击,也影响了她的自信心。

另一段令她情绪低落,难以接受的网络霸凌,就是发生在两年前的“狗盘事件”,当时有几个我国YouTuber都牵涉其中,而她是这起事件中,讨论度高的话题人物之一。

ADVERTISEMENT

“当时的情况是有点把私人恩怨搬上了荧幕,老实说,我一开始也没想过会引起这么大风波,几乎全马人都在关注,甚至我那时到澳洲,当地人还来关心我的状态。”

她回忆起,当时影片一出来后,网民都一面倒地攻击她,骂她是“叛徒”、“婊子”、“双面人”等等的恶言恶语。那时她也不懂得控制情绪,以情绪化的言语反驳网民,反而更招黑。

“我更难过的点在于,为什么别人出事,我帮人家,但我出事的时候,朋友们却推我出来当箭靶。虽然现在已经没有人霸凌和攻击我,我却比较难交心,觉得在保护别人之前,还是先保护自己,那件事情的确让我受伤了。”

不过,她也感谢这段经历令她成长,至少学会珍惜当时还留在身边的朋友。现在发文时,她亦学会收敛自己的情绪,而且都会先给经纪人过目和修改,避免再生事端。

杨虹玲踏入网红界已有10年,曾遭受网络霸凌。
杨虹玲踏入网红界已有10年,曾遭受网络霸凌。

面对恶意攻击,就是当网红的代价?

杨虹玲从经营不同网络平台中发现,脸书网民涵盖各年龄层,酸民较多,但部分网民留言其实具备建设性,不完全恶意;Instagram基本上是较和平,充满祝福的空间;YouTube使用者偏向孩童和青少年,加上匿名关系,留言大多不具备建设性。

ADVERTISEMENT

她并不责怪网民的批评表面,或还没了解真相就先攻击,“他们不是当事人,没有经历过跟我一样的事情,当然愿意了解我的人,我很感恩,而且他们都有本身的事情要忙和烦恼,看到表面就批评实属正常。我不会责怪网民,反而会反省自己的表达和处理方式。”

再加上她认为,这就是身为公众人物的代价,“当网红有其利与弊,我们因为网上的人气得到更多机会,能够完成梦想,所以有收获的同时,也要有付出代价的心理准备。”

她说,以前18岁的时候,还接受不到网民的留言批评,不过现在已经过了在意的年纪,除了免疫之外,也明白小事化无的道理,而且有些网民年纪还小,何必跟他们计较。

“我常被网民误解,造成当我有做到不够好的地方,身边朋友都不舍得责备我,都是爱的鼓励,很少人有勇气指点我,所以我会感激网民提出建设性意见,好让我继续改进。”

杨虹玲吁请网民要将心比心,“虽然我可以接受恶意留言,但不代表每个人都可以,就像很多韩国艺人因为承受不住网络霸凌压力而轻生,所以你不希望别人伤害你的话,也不要伤害别人。我都是依靠爱我的人来避免自己往坏处想,希望每个人都可以爱自己。”

ADVERTISEMENT

临床心理学家:遏止网络霸凌,须从三方面着手

双威大学心理学系主任伍来运教授说,只要从“谁将是网络霸凌得益者?”的角度思考,就不难厘清网络霸凌发生的理由。

他分析,首先得益的可能会是霸凌者,再来是他们身边的朋友,还有追踪他们的粉丝,甚至是认同霸凌者的社会大众,而他们之所以得益是因为认为自己在伸张正义。

除此之外,也基于他们觉得网络霸凌是可以跟朋友或粉丝分享的有趣事情,而且在网络世界里,很多时候难以察觉谁是第一个散布消息的人,就算找出散布消息人的身分,由于没有真实接触,所以霸凌者通常不会在意。

再加上霸凌者一般上都不认识受害者,在无法感受到受害者痛苦的情况下,霸凌者不会遭受任何影响,也间接导致网络霸凌轻易发生,“霸凌者不一定患有心理障碍,每个人,甚至是你和我,都可能曾经涉及网络霸凌。”

他说,值得庆幸的是霸凌不是个性,而是一种行为,所以网络霸凌是可以停止的,而要遏止网络霸凌,不只是要关注霸凌者,还需要从受害者和社会着手。

伍来运说,霸凌不是个性,而是行为,所以网路霸凌是可以停止的。(受访者提供)
伍来运说,霸凌不是个性,而是行为,所以网路霸凌是可以停止的。(受访者提供)

针对霸凌者,有必要让他们认知到他们的行为不只会毁坏掉受害者,还可能给他们的家人、朋友,甚至社会造成负面影响。

ADVERTISEMENT

“当受害者感到羞耻或失去面子,同时也会丧失归属感,感觉自己无用,遭社会唾弃,进而患上心理疾病,抑或因羞耻感产生愤怒或恐惧,造成出现试图报复的行为。从我的研究也发现,在亚洲,羞耻感是引发自杀念头的强烈因素之一,霸凌者有必要意识到他们正引爆这一连串问题。”

至于社会方面,大众要共同创造安全的网络空间,“民众要经常谈论网络安全议题,就像冠状病毒病来袭时,大家都在说要戴口罩,就有越来越多人戴口罩,政府也因此制定戴口罩规范,不遵守的话,就会被罚款,所以网络安全议题也一样。”

面对网络霸凌,受害者可以这么做

对于网络霸凌,伍来运教授建议受害者可以这么做:

1. 勿回应留言──有时候基于面子问题,而迅速回应,反而招来更多批评,因此要学习不要回应留言。

2. 保留证据──可以用截屏方式储存证据,并清楚记录下网络霸凌发生的日期、时间、霸凌内容等,以作为举报用途。

ADVERTISEMENT

3. 封锁霸凌者──没必要无止境地接受网络霸凌,然后不断捍卫自己,受害者要了解网络霸凌者有意图让你沮丧,当你反击,他们反而觉得获得胜利。

4. 举报──用搜集好的证据向警方,抑或社交媒体网站举报。

5. 寻求支援──要是情绪受困,建议向信任的家人、朋友或老师倾诉内心感受,抑或可寻求辅导员协助,要谨记不是只有心理障碍患者才能寻找辅导员。若情况严重,请寻求专业心理咨询。

无论什么情况,受害者应保持友善和尊重他人

至于身边人除了要懂得聆听和接受受害者,也要帮助受害者了解他们可以采取措施来应对网络霸凌,而最有效的应对方法就是忽略。除此之外,身边人需要扮演安全网角色,让受害者知道当他们遇到问题时,可以向身边人求助。

更重要的是,教育受害者保持友善和尊重他人,就算对霸凌者也一样,“当霸凌者言语充满恶意,也反映着他们的内心世界,其实他们也在承受痛苦,所以何必加剧他们的痛楚,也无需把他们的痛苦转嫁到自己身上。”

ADVERTISEMENT

他说,要是受害者能明白霸凌者的状况,也能培养同理心,“试想想若霸凌者批评你,你却给他送上食物和饮料,他会怎样反应?他可能就会转移目标或停止霸凌。”

再来要教导受害者忽略霸凌者,专注在对他们好的朋友上,让受害者了解既然霸凌者都不在乎他们,他们又何必在意霸凌者。

延伸阅读:

【网络社交分寸/01】键盘侠看过来!别顾左望右,说的就是你……

ADVERTISEMENT

相关稿件:

【疗愈系那些事儿/02】疗愈为上──慢综艺有市,种田游戏有理

【“宅妆”物语/01】美宅手:室内风格师VS室内设计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