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栏昔日专栏迷你相馆
7:45am 30/08/2021
Frank Wong/灭霸响指‧黑狗朋友
作者: Frank Wong

2845CFL2021-08-27163006908932510780466.jpeg

2845CFL2021-08-27163006908930810780465.jpeg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电影里的泰国女子琴,将屋里的杂物逐件打包。垃圾袋就像黑洞,丢进去就消失了,她说。因为追求极简主义,因为需要一个看起来可以见得人的空间,她决定将过去一切以一种连根拔起的态度送走。我们不再使用的东西,既是非必需品,她说;无法带来sparks joy的事物,跟它说声多谢,告别吧,近藤麻理惠说;她是穿着天使衣裳的恶魔,琴的哥哥说。储物房的一架老钢琴,那是离开了的爸爸留下的。有一晚,琴打电话给爸爸,但爸爸已经认不出她的声音;如果我忘了他,你们要负责吗? 琴的妈妈激动地说。人的一生,终归要被废弃几次。只是那些被废弃的人,记忆却往往停留在某个时空,如与主人失联的狗猫,久久无法释怀,不愿意忘记。不要再插手他人的生活了,哭泣的妈妈说。不久前,妻寄来的一箱包裹,内里有一张画。黄色画纸,画着一对牵手的男子与小孩,以及一个红色爱心。画的上方写着:I miss you, papa. good friend!~Dante. 那一刻我泪如雨下。这一刻在电视机前的我,亦泪如雨下。我开始担心有一日,那满室的书与音乐,这个空间,将对留下的人带来太多的负担,太大的记忆枷锁。此时若灭霸响指真的存在,将一半的事物消失,许也是一种解放。但人一心希望被亲近的人记得,一心又不愿意忘记,于是人有了储物的习惯。储物吞噬着空间,储物对后人或自己残酷,但是我们忍不住。因为生命太轻,需要一些物质打底。那些老是在说断舍离的人,后来过得如何,我们都鲜少再关心。他们也许不知道,故事往往就结束于丢弃的那一刻。也许他们后来后悔了,也许他们一直都收起了一点而隐瞒着他人,也许真正让人感到生命之珍贵的,不是什么怦然心动,而是遗憾。那些失去的,无法弥补的,曾经渴望的,不可对他人言的,说不出的,在夜里突然想起的。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朋友跟我说,他偶尔会买一罐黑狗,停车在路边,慢慢把它喝完,再开车回家。我想像那车窗外的花岗岩群山,每隔一段时间飙过的车,以及车内的静默。此时也许有雨,细雨如丝,轻飘飘的那种,也许朋友会扭开雨刷(尽管没有这个需要),雨刷的塑胶与镜面摩擦发出微小声响,此时他也许在想:是否应该将讯号灯开着?因为脑里浮现了另一辆车失控撞上自己这个方向的可能。讯号灯开着,也许可以让对方避开这里。因为我只是停在路边,在微雨中,在花岗岩群山下,路边的野草,以及泥土的气息之中短暂逗留半个小时,喝完一罐黑狗即会离开这里的男子。若如此丧命,将没有比那更荒谬的死亡。于是他将讯号灯开着。偶尔看见另一部车也停在路边,大家都有默契地保持着距离,不打扰,不故作亲近,在微雨中等待时间过去。

更多文章:

Frank Wong/枯井与梦

ADVERTISEMENT

Frank Wong/不动如山‧记忆横町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