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栏昔日专栏迷你相馆
7:55am 02/08/2021
Frank Wong/不动如山‧记忆横町
作者: Frank Wong
(摄影:Frank Wong)
(摄影:Frank Wong)

而你不动,如一座沉默的山。那些热闹的仪式,你从年轻时就已经回避至此。虽就那么几个小时的事,但你知道,那需要多少的准备与计划。还有服从。是的。如果没有服从,所有的仪式将不复存在。不管需表达的是什么,伟大、威严、壮观、威慑、关怀、自由,最后都一样。列队需要秩序,舞蹈需要编排,时刻需要规划,而人,在此时他是次要的。我毕竟是拼图中的一块而拼图缺一不可,他这样告诉自己。如此他才能安心,并接受一切安排。但这次不同的是,那巨大的运动场,如今真的成为了一个舞台,一个孤岛。没有观众,没有掌声,那么大的一个地方,即使有零星拍手,也越显得孤寂。那是一个无人机的夜,这是一个无人机的时代。空中的地球由无人机组成,真实的地球亦为无人机包围。其中的玄妙,不知有几人领会。也许大家都如此沉醉,沉醉于那大疫期间这段遥远且短暂的热闹,沉醉于那热闹背后的争论,沉醉于意义的寻找,抑或是忙碌于将敌我两方划清界限,即使事不关己亦要大作文章,尝试一呼百应,一边说着和平与爱,一边聚气大反攻。此时我想起,那套古老的《奇爱博士》中的名言:“绅士们,你们不可在此殴斗,这里是战房。”(Gentlemen, you can't fight in here. This is the war room!) 库布里克已逝,库布里克也是永生。那一晚,北野武说他看到睡去了,而我则是听唱片到深夜,最后也在沙发上睡去了。

* *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早晨里的横町,店铺大多是关闭的。那里有一间早市的荞麦面家,满座大约可坐8个人。黄灯之下,师傅穿白袍,戴白色纸船帽,将小碗快速陈列,渌面,装汤,再铺上一块与碗同大的炸蔬菜饼,有时再加上一颗温泉蛋。我记得师傅通红的手。肥大的手掌,修剪整齐的指甲,在水蒸气中移动。荞麦面分量极大,但不可两人共享一碗,价钱是东京里的良心。师傅垂目干活,但你知道每个客人他都默默观察着。这是东京吧台饮食逃不开的压力。氛围是客气中带点距离,递上的英文菜单,总是简化版,将多数选择剔除,颇有打发之意。此时横巷扯秋风,热汤灌入肚里,冷暖自知。既然是过客,又何必自作多情?匆匆食过,递上铜板几许。回头座位已经有人填上。记忆横町,新宿西口出,路上有许多投注站。东京,一个到处都有人排队的地方。投注站尤其多人,经过时总要绕道闪开人潮。哪里都一样,每个人都有梦想。期望离开,期望挣脱,期望一朝发达,什么都不用再想。东京,一个过客的城市。那天在冷风中,隔着玻璃,我们看居酒屋的店员准备当晚串烧的材料,看了好久。几年之后,我们还偶尔在开烧鸟价钱的玩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更多文章:

Frank Wong/孤岛山头

Frank Wong/希治阁的后窗

ADVERTISEMENT

Frank Wong/酒与舒伯特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