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影音煲剧联合国
7:10am 18/10/2021
何明修/《斯卡罗》台湾多元混杂的历史
作者:何明修

 何明修/《斯卡罗》台湾多元混杂的历史

台湾公共电视制作的《斯卡罗》在9月中播放完毕,全部共12集。这部历史巨著描述1867年美国商船罗妹号船员被原住民族杀害后引发的风波,最后顺利在美国驻厦门领事李仙得(Charles W.Le Gendre)与瑯峤十八社领袖卓杞笃努力下,化解进一步军事冲突,双方签了“南岬之盟”的协定。此后,原住民承诺保护与善待被迫上岸的船员,船员也不得擅自闯入原住民的聚落与林野。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透过《斯卡罗》的播放,很多台湾人才知道自己脚下的土地原来藏着那么丰富的历史,早在教科书提到的1874年牡丹社事件之前,就有台湾原住民族与外国政府签订协约。斯卡罗是排湾族语中“坐轿子的人”,是指当初从台东知本南下,并且征服了恒春一带的卑南族人。这部电视剧以原住民族为主角,深刻地描述了卓杞笃尽力排解族人内部的纷争,正视日益增长的开垦汉人社群,用智慧与勇气排除了清廷官军压境的战争威胁。相对于此,片中呈现闽南人、客家人、土生仔都只是想要延续自己族群的生存,宁愿苟且偷安、背信忘义,从没有思考过自身族群的尊严。什么是“文明”,谁才是“野蛮人”,观众应该可以清楚体会这部片所要扭转的既有刻板印象。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斯卡罗》花费超过1亿5000万元台币,网罗台湾最优秀的编导团队与演员,是年度重点制作的大戏。这部片改编自陈耀昌医生原著《傀儡花》,因为傀儡一词是当初汉人对于原住民的蔑称,后来才在制播之前改名。

 何明修/《斯卡罗》台湾多元混杂的历史

族群以最原始方式求生

ADVERTISEMENT

在牡丹社事件之前,台湾西部平原有一条官府划设的番界,禁止汉人越界私垦。番界政策延续了一百多年,但根本无去阻止闽粤移民渡海来台,越界私垦。日子一久,在官方不承认的土地上,就长出许多番汉交杂的聚落。番界的设定反映了早期清政府对台湾治理的消极态度,官员只求这座新纳入版图的边疆岛屿不要成为乱源,无视于大陆东南沿海地区的人口压力。此外,番界也意图“以番制汉”,在界线一带扶植平埔族熟番,他们向贌耕的汉人佃农收租,成为所谓的“番头家”,在深山内地还有剽悍的高山族生番。

《斯卡罗》的故事舞台就是这片没有官府管辖的界外禁地,土地上的各个族群只得用最原始的方式求生存。大开垦时期的台湾经常出现所谓的“分类械斗”,亦即不同祖籍背景的移民,用武力争夺耕地与水源,带来严重的伤亡,以及族群之间的仇恨。戏中闽南人的柴城、客家人的保力、平埔族的社寮就处于这样的竞争关系;然而,在面对山上的生番以及大军压境的官兵,他们不得不有某种合作。

 何明修/《斯卡罗》台湾多元混杂的历史

血缘、祖籍与身分认同

血缘与祖籍之别是一条看似无法跨越的界线,值得注意的是《斯卡罗》特意呈现的主角都有多重的身分,他们的自我认同之追求构成了这部戏最主要的张力。李仙得出生时是法国人,后来归化美国,在南北战争中立功,取得了外交官职位,但他始终被美国同侪当成外国人,其忠诚度备受质疑。水仔是社寮的领袖,父亲是汉人、母亲是平埔族,介在闽客相互争夺的生存压力下,只得以奸巧与机智周旋其中,他通晓多种语言,也利用其中间人的角色诓骗不同的族群。吴慷仁饰演的水仔角色非常立体鲜明,呈现出小人物苟求生存的悲哀。最深刻的一幕即是,水仔为了讨好生番地主的欢心,表明自己是忠顺的小狗,还卑躬屈膝地学狗叫与在地上爬行。

 何明修/《斯卡罗》台湾多元混杂的历史

ADVERTISEMENT

蝶妹是剧中的主角,她源自父亲是客家人、母亲是斯卡罗贵族的家庭。由于混血的背景,蝶妹与胞弟阿杰被客家聚落排斥,也被原住民当成外人。蝶妹母亲临终之前,希望她能带领弟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在官府界内落户。蝶妹在府城工作,服侍洋人兼当通译,因此也学会了英语。她好不容易将阿杰接来府城,姊弟两人仍是面临无所不在的汉人歧视,突如其来的罗妹号事件迫使他们回到原先试图逃离的界外禁地。蝶妹是李仙得的仆人与通译,被迫加入了一场有可能消灭自己母系亲族的军事征伐行动;而阿杰则是回到部落,重新学习斯卡罗人的文化,成为骄傲的部落勇士。

蝶妹面临了挣扎的角色冲突,她必须服从主人李仙得的命令,另一方面,她也得要保护阿杰与部落的安全。山上的原住民视她是叛徒,引导军队入山,但官军将领也不信任她,使她处处为难。蝶妺与她服侍的李仙得都是面临相互冲突的认同张力,各自都有想要抛弃的过往记忆,以及想要追求的个人目标,只不过命运不断迫使他们面对不愿回首的往事。

 何明修/《斯卡罗》台湾多元混杂的历史

 何明修/《斯卡罗》台湾多元混杂的历史

建立自我要先正视自身

边陲地区向来就是不同势力交会与相互竞逐之所在,其命运往往不是由当事人所能控制的。南岛语系的原住民是台湾最早的主人,但台湾现代历史却不是掌握在他们手里,而是由西方商人、汉人移民、中国官员、日本殖民者共同决定的,他们也共同形塑了当下的台湾。也因此,多元是边陲的必然特征,当今的台湾文化即是如此,无法套用既有的分类范畴。愿意承认自身混杂的身世,才是建立群体自我认同的第一步。

ADVERTISEMENT

因此,《斯卡罗》更为深刻的寓意在于突显3个混血儿的选择,到底台湾人的期望是卑微求生(水仔)、委屈求和(蝶妹),还是尊严自信(阿杰)?一百五十多年前的恒春半岛战云密布,如今看来也别有一番不同的体会,相信很多观众应该能细细品味与反思《斯卡罗》所要传递的信息。

更多文章:

黄仕煌/《Modern Love》当爱来的时候
方肯/《黑道律师文森佐》正义,既脆弱又虚无
黄爱玲/《全裸监督2》癫狂过后,重新上路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改编自陈耀昌小说《傀儡花》
1867年罗妹号事件
台湾人都必须知道的历史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