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影音试听间
7:40am 25/04/2022
林佚/专业比稿人
作者:林佚

林佚/专业比稿人

专业填词的领域有一个不明文的默契;。不管初出茅庐或资深,其实并无太多选择权和话语权。,很可能是唱片产业链创作的最底端。引录实况实例,李焯雄曾在访谈中自揭梁静茹的〈可惜不是你〉尚未发表前,基于业界高深莫测的考量,歌名险些胎死腹中。后来唱片公司老板认为“只有这句最卖钱”,才得以保住心血。意想不到的是,作者在一段时间后才知道这首歌竟是以比稿方式征件,回收件数动辄逾以百计,付出相同甚至双倍3倍努力的同行统统落选,令他顿觉难为情。

ADVERTISEMENT

不被采用没有稿费

比稿乃是唱片圈常态,也是陋习之一,主流唱片尤其如此,一般会广小样给词人竞写,最终,多半只有一个人的作品被采用录制成歌,其余都只能作废。“落选者”一般领不到一分钱,碰到比较有良心的业主,或许会拿到少许的润笔费。填词时,由于一生经历有限,感情蕴含量自然不庞大,时而还得用二手经验下笔。听到一见钟情的旋律,感情绝不留力,不乏灵感;若遇上不合耳缘的,油田霎那变成荒井,如孽缘,十分痛苦,惟有多听几次,盼能日久生情,只怕到时体力已近黄昏,歌词不可能有感情滋润与光彩,填词并不是填字游戏那么简单的事,是以,每次比稿落选,皆为一次情感、时间与脑汁的虚掷,说大伤元气也不为过。

从自身案例出发,比稿案十之八九以“改编词”为主,也有些是翻译改编红极一时的外国歌曲,版权收益不但被稀释剥削,署名还在原作者后面,特别滑稽。然而,对于一个新进词人而言,不写就等于放弃发表作品的机会,写了又像欣然接受这种不良风气,将就点,忍着点,一刀挨一刀,熬着不死早晚会有出头天。此外,这些案子对词人提出的要求往往也莫名其妙,什么“方向未定”、“歌手未定”、“要中港台都能接受的文字”诸如此类,比洗发精广告还轻率,只能凭空猜测主观臆断。我认为创作并非请客吃饭,温柔谦让,好歹也是文艺工作者,面对大规模的才华浪掷,难道不该质疑这个机制?难道不该重新建立更健康的制度吗?

作为商品,词人不得不为商业服务,不能独沽一味地追求心目的表达形式。歌词创作是要拖着脚镣前进的,先天性的技术限制不说,又要取悦听众,又要对得起自己的创作良心,实属一件苦差。压榨脑浆去写的歌词,会经过作曲人、A&R、企划、制作、歌手、老板等好几个人的挑三拣四,顺应阴晴不定的口味,呕心沥血的作品屡改屡退,或被修改得支离破碎,或硬生生拿两三人的词拼凑一块,在短窄的篇幅内共冶一炉,沦为四不像,作品才有机会一见天日。

抒情歌歌词陈腔滥调

在这行业生态下,多数以情歌励志歌为主,旋律编排忌讳复杂,用词遣字务必浅白易懂,按部就班照着主流风向去写。我的疑问是,歌词就只有风花雪月,还有失恋热恋再失恋?听众竟然还会为意料之内的歌词、用滥了的比喻、陈腔滥调的字眼、相似的套路写法,听得泪眼汪汪?枯燥乏味且不提,专业词人多半也没人发言,可能习以为常而麻木,又或是对这样的控诉觉得奇怪,干嘛那么多意见呢?可见大多数词人都选择顺应机制,对于业内的各种狭隘做法无动于衷,刻意避而不谈,明哲保身。

文字可载道,歌词一定也可以。主流为什么逐渐衰弱,因为听来听去都大同小异,想百花齐放,却限制花香,到最后又投诉市场不买单,未来如何跨出关键的一步改变现状呢?思来想去,不禁掩卷而叹,内心满是遗憾。我常想,这样下去,专业填词人当不成,或可加入团队,成为专业比稿人,若歌手真的是商品,那我们做的,其实就跟广告人写文案差不多了。

更多文章:

ian/Forceparkbois《Lotus》嘻哈,从国境之南谈起
林佚/有一只马来魔──Dato' Maw 
Tom Phan/Yuna《Y1》在探索的路上,我们寻找着“Y” 
Chris/进入EDM电音世界 

打开全文
比稿
填词人
流行歌曲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