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

|

护生

|
发布: 11:17pm 27/08/2023

护生

义拍

我们的全家福

主人和老狗狗

Ark

Fifi

曹玉芬

江甯曦

【主人和老狗狗的故事/10】Ark:一生行医,为病人带来欢乐

报道:本刊 张露华 义拍摄影师:胡智明 部分图片:受访者提供
Ark,一生行医,为病人带来欢乐
Ark成为狗医生后,江甯曦就陪着妈妈带着它与Fifi四处出勤,见证了Ark抚慰很多受伤的心灵。

狗,除了是陪伴主人的宠物,也可以当心理疗愈师,饲养的两只狗,从两岁开始就当“狗医生”(Dog Dr),抚慰了许多人的心灵,走过不平凡的“狗”生路。

原本不爱狗的曹玉芬表示,当年丈夫提出养狗时她是持反对票的,无奈家人以三票对一票情况下,养了第一只狗Sparky。

ADVERTISEMENT

“那时我不喜欢狗,所以没有主动照顾Sparky。但Fifi和Ark一出世就来到我们家,慢慢培养出感情,就不再抗拒了。Fifi是Sparky与邻居家的狗生的小狗,而Ark则是丈夫向朋友买回来给Fifi做伴,都在2007年出生,今年已经16岁了。”

Ark两岁左右时,曹玉芬在《星洲日报》看到一则狗医生的新闻,觉得这项活动很有意义,后来机缘下接触到狗医生组织,知道该组织征集狗医生,条件是必须2岁以上、接种疫苗及已经结扎,Fifi与Ark都符合条件,就带着它们去面试。

Ark,一生行医,为病人带来欢乐
曹玉芬带着Fifi(左)Ark出勤。
Ark,一生行医,为病人带来欢乐
每次结束狗医生任务后,Ark上车就倒头大睡,疲惫不已。

她回忆,Ark和Fifi在2009年成为狗医生。狗医生组织发起人觉得这两只狗很乖巧,问她有没有兴趣让它们当狗医生。

“当时我不清楚狗医生做什么的,她跟我解释狗医生是一种动物治疗,带它们去拜访孤儿院和老人院,给中心的人带来欢乐与解压。”

她补充,原本是丈夫带它们去面试,但丈夫临时有事,她只好硬着头皮带它们去。

“我们也不抱太大希望,因为它们平时在家很爱闹爱玩。但奇怪的是,它们去到面试地点时变得很温顺,轻易的通过了三关。”

她解释,面试的方式是考官做各种激怒它们的动作,包括拉它尾巴和耳朵,把手指放在它的嘴巴,它不可以生气咬人或有暴力反应,通过后才可以成为狗医生。最后一关就是牵着它走,然后故意把一包东西落下,发出很大的声音,如果它吓得躲起来就不及格。

“我看到其他面试的狗,当考官测试时,一旁的主人觉得他们的狗被虐待而哭起来,当下就被淘汰。”

曹玉芬表示,狗医生会有一件红色围巾制服及一张证件,上面有它的名字与照片,每次出差必须戴上。每只狗医生必须履行基本要求,如服务次数与时间,好让负责人安排工作。

Ark,一生行医,为病人带来欢乐
狗医生的治疗方案就是陪伴,让病人打开心扉,给病人带来欢乐。
Ark,一生行医,为病人带来欢乐
曹玉芬分享,这名男孩一直不愿做物理治疗,但见到Fifi后却主动做物理治疗的按摩动作,令她深表感动。
Ark,一生行医,为病人带来欢乐
很多老人院或精神病中心的病人开始时都很抗拒狗医生,但最后却跟它们建立亲密关系,重展欢颜。

抚慰无数病人,为爱犬骄傲

由于Fifi与Ark同时当上狗医生,她一人无法带两只,所以每次出勤儿子或女儿会同行。她觉得这项活动对孩子而言很有教育意义,让他们可以经历和接触不同层面的人。

她记得第一次带两只狗去雪兰莪八打灵再也某教会设立的唐氏儿童中心时,Fifi与Ark穿上制服后,乖乖排队进去,有别于平时在家调皮的样子,那一幕令她非常惊讶与感动,觉得它们非常适合做狗医生。

但她也说,虽然只是陪伴与玩乐,但每次任务结束后,它们都显得非常疲惫,上车后几乎倒头就睡,有时连晚餐也不吃,直接昏睡到第二天。

“每次探访时间大概1小时,但每次探访等同于治疗,吸收了很多压力与负能量,所以任务结束后它们都很累,所以我会买零食慰劳它们。它们每次看到我拿出制服会很兴奋,乖乖的上车,因为知道做完工后会有奖励!”

她提到,有一次与女儿带着Fifi与Ark到一家精神病患中心出勤,第一次接触精神病患者,她们都有点害怕。当她拉着狗进去的时候,突然被一个病人扯住头发,两只狗看到吓得退后两步,狗医生负责人见状就叫她先安抚狗狗,让它情绪平复后才开工。

“其中一个痉挛孩子特别喜欢Fifi,一见到它就不停摸它。院长说平时那个孩子的物理治疗类似摸狗的动作,但他都不愿意做,现在看到狗却自动去做。还有一位女病人,开始很排斥狗医生,一靠近她就赶我们走。当我们第二次探访时,又再叫她摸狗,她勉强摸了一下Ark,下一秒她竟然笑了,之后每次去她都会跟Ark玩,彼此变得很亲密,狗医生委员会认为这是成功的例子。”

曹玉芬觉得,狗医生不是“专业人士”,但它们的付出能给人带来欢乐,让病人从厌世、排斥到重展笑颜,所以Fifi与Ark能成为狗医生,她非常感动与骄傲。

Ark,一生行医,为病人带来欢乐
Fifi从两岁开始就当上狗医生,去年因病去世,令无法陪伴它到最后一刻的曹玉芬难过不已。
Ark,一生行医,为病人带来欢乐
曹玉芬(后排右)遗憾只与Fifi拍过唯一一张全家福。

Fifi病逝,来不及拍全家福

后来遇上疫情与行动管制,两只狗也老了,曹玉芬打算为它们办退休仪式,可惜Fifi却等不到那一天。

“去年Fifi病得很严重,不巧我刚好要去美国探访儿子,曾想过要不取消行程陪着它。但因为一切已安排好了,就按原定计划出发。临走之前,我在Fifi耳边说:‘孩子,如果觉得很辛苦就走吧,不用等我回来’,跟它道谢、道歉、道爱与道别后才上飞机,两个星期后Fifi就走了。”

曹玉芬表示,尽管狗医生没有年龄限制,但Ark已经16岁了,视力也因白内障而减退,身体功能都在退化中,医生已经叫他们做好心理准备,所以她现在尽量在家里陪伴,减少出远门。

她感叹,Fifi还在世时,曾想过要拍摄全家福,最后却来不及而留下遗憾,所以看到《星洲日报》的“狗狗全家福”活动时,跟家人商量报名参加,不想再留遗憾。

“我们收到入选通知后,刚好跟先生在国外,无法赶回来参与,所以由女儿女婿带着Ark参加,为Ark留下珍贵的回忆。”

带着Ark参加“狗狗全家福”拍摄活动的表示,Ark两年前开始有白内障问题,视力已经很差,心脏也有问题,健康状况不好。虽然吃药控制,但医生让他们做好心理准备,Ark随时会离开,所以唯有尽量陪伴它。

“之前两只狗都在时,没怎么拍照,现在本想趁着Ark还在身边时拍全家福,不巧拍摄日期又碰上爸爸妈妈出国,我们唯有带着它来拍摄。”

江甯曦表示,Ark身体未出状况前,是只快乐、可爱、好动的小家伙,一个指令就会飞跑过来;可现在已经跑不动了,反而会不断撒娇要人陪,有人在身边它就安心,所以现在家里的摆设也不会随便移动,避免它不小心碰撞。

给Ark的一句话:谢谢你16年的相伴,带给我们一家人欢乐,更感恩你作为狗医生,给老人、孤儿、病人带来快乐时光。

Ark,一生行医,为病人带来欢乐
高龄狗医生Ark已经退役了,在家安享晚年,继续备受全家人的宠爱。
Ark,一生行医,为病人带来欢乐
曹玉芬的心愿是与Ark拍全家福,无奈拍摄当天她与丈夫身在国外,只有女儿江甯曦与女婿带着Ark来参与。

相关文章:
【主人和老狗狗的故事/01】从小照顾,相伴17载,Judy超黏妈妈
【主人和老狗狗的故事/02】阿Girl,妈妈心中最美的天使
【主人和老狗狗的故事/03】Bruno最长情的陪伴,见证爸爸妈妈人生大事
【主人和老狗狗的故事/04】Vodka:生命中最美好的礼物
【主人和老狗狗的故事/05】布丁、馒头:忙碌生活的能量补给
【主人和老狗狗的故事/06】小胖妹Tiki,全家人的开心果
【主人和老狗狗的故事/07】Fluffy:乖巧贴心,俘获家人的心
【主人和老狗狗的故事/08】Titi:可爱笑容疗愈人心
【主人和老狗狗的故事/09】Boy-Boy:让我走出阴影,不再怕狗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