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26 07:00:00  2105109
【我们还需要婚姻吗?二】终身单身,不好吗?
周刊专题



“结婚是要负责的。我有很多梦想要去实现,比如骑脚车去旅行,要去多远、去多久很难估算,一旦要实践这个计划,我就得把这里的事情全部放下。”

有人选择结婚生子过美满的婚姻生活,但也有人抱持独身主义过自由自在的单身人生。

婚与不婚,没有对与错。婚姻仅仅是人生中的其中一个选择,而非唯一选择。


“我还是不接受访问好了,免得我的家人看到会有反应。”这是我向文聪(化名)提出采访邀约时,他的第一反应。后来我表明可以匿名后,他才欣然接受,侃侃而谈。

文聪是外地人,影视圈的自由业者,走入他在吉隆坡租住的房间,不大的空间只有一张书桌、一个衣柜、两张叠在一起的床垫,而书桌上满布着纸张,衣柜上有个大背包,还有一个空荡荡的矮书柜。

“我的书已经捐出去,之后会再买些书回来。现在我只对书比较有欲望,哦,还有背包旅行。”

他坐在摇椅上闲适地说,自从开始修行后,欲望越来越低,这种欲望包括食物、物质,乃至于感情需求。比如吃饭只是为了生存,而非去享受食物的味道,有时候一日一顿就足矣,水亦很少喝。

然而在如此清心寡欲之前,他的人生也有过结婚的计划和想法。

“我以前想过,如果35岁前没有结婚,那我这辈子就不结婚了。因为35岁前结婚的话,我觉得比较有精力照顾家庭,能花比较长的时间工作赚钱,为小孩提供比较好的生活环境。但是35岁之后,可能没有这么充沛的精力了。”

而他今年正好34岁,距离他决定终身不婚的期限还剩下一年,有无回转的可能?他笑着摇头说:“现在我修行的欲望越来越强烈,可能有一天我就进山里修行了,我不可能抛下妻儿不管不顾吧?所以为什么还要结婚呢?结婚是要负责的。”

此前他原本还会尝试使用交友的APP,现在基本已经不用了。


钱作怪,两段情不得善终

前年,文聪在母亲鼓励下前往印度展开10天的佛学修行之旅,他坦言那次的修行让他得到心灵的满足和愉悦,以至于后来在工作遭遇挫折,心情再度滑落到谷底,身心疲惫还带着一身病痛时,他又背起行囊到印度学瑜伽。

“第二次去印度时才真正认识瑜伽,发现瑜伽跟宗教是有关系的,意识到这是我真正要走的路。我现在开始不吃肉,身体健康已经好转了。”

提起修行,文聪滔滔不绝且面带喜悦的神色,心灵的富足和精神的欢愉显而易见。当然看着超凡脱俗的修行只是文聪不婚的其中一个因素,其他的原因现实得相信让许多人产生共鸣。

“我对房子的概念很弱,我觉得可以不必要有。可是以前谈恋爱的时候,对方都会希望有一个家,我们的第一个价值观就不符了。”

他有尝试过为此努力,想存钱买房,但渐渐地感到不快乐。每日辛劳工作只为了买房,于他而言完全不是动力。

除了经济问题,如何“处理”感情亦是他过不去的坎。

“第一段恋情只谈了一年就分手,但我用7年的时间才真正地放下。我不会处理感情,在这几年来我一直觉得非她不可,她身边的人来来去去好几个,直到去年她跟我认识的熟人在一起,我才说服自己走出来。”

也许是寂寞作祟,在这期间他又经历了第二段恋情,为期仅3个月,让这段恋情夭折的原因又与钱有关。

“她的依赖性很强,会希望由男方负担所有开销,跟我的想法不同。一旦发现不合适,当断则断,不想再拖下去。”

两段恋情不得善终,“死因”现实得让人唏嘘。


身边不快乐的婚姻太多

除却经济问题,文聪身边有太多不幸福的婚姻成为他的前车之鉴,令他望而却步。像是刚离婚的表妹带着两个小孩,其中一个是残障儿童;对3个小孩不管不顾,完全没有尽父亲责任的表哥;朋友们后悔结婚,下班后都不愿回家等等,让他更不愿入围城。

“那些朋友说压力很大,回家要面对家人,但自己又达不到标,于是放工后就会去健身、喝茶,很晚才回家。”

“所以当我表姐说要给我介绍女朋友时,我坚决地拒绝了。”讽刺的是,这位表姐亦是离婚人士。

他能理解她的一片好意,但是眼前一个个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无法说服他“婚姻”等于“幸福”。

曾听到过这么一个比喻:“当你觉得这家餐厅的菜肴美味时,你才会介绍别人去吃,若这家餐厅不好吃,你会介绍人家去吗?”当你的婚姻并不美满,甚至可以说是破碎的,又如何说服身边亲友结婚?难道是抱着共沉沦的心态?

“她离婚了又希望我好,因为她认为人不应该孤单地活着。”




有一种孤单叫别人觉得你孤单

“孤单”往往是家长催婚的原因,他们担忧孩子会孤独终老,老无所依。然而他们忘了,每个人只能陪你走一段路,总会有人先下车,最终还得独自走到人生的终点。

他们也可能不知道,若选错了人,两个人的孤单会比一个人的孤单还要孤单。

而有时候“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比如文聪已经习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去旅行。他享受一个人,他甚至觉得自己患上了人群恐惧症。

“我的上班时间比较自由,所以喜欢早上去看电影,感觉就像包场似的。后来有一天晚上我去电影院,选的是正中间的位置。当时前后左右都是人,我觉得特别压抑,电影没看多久就逃跑了。”

而跟朋友相约去看电影这种群体生活,大约是掰掰指头都能数出来的次数。

但矛盾的是,他既害怕人群却又离不开人群,他与房东一家三口同住在一个屋檐下,而没有选择自己独居,因为他害怕寂静无声。

“我害怕没有声音,如果周遭太安静,我反而会失眠。”

他承认自己很矛盾,但毕竟人是群居动物,没有人可以成为一座与世隔绝的孤岛。因此他有时间就会到朋友开的咖啡厅,一坐就是一整天,看着人群在身边熙来攘往,听着来自人群的细细碎碎说话声,感受着人世间的烟火气。

如果根据网上流传的“国际孤独十级”的标准,他又是属于哪个级别?

“我不能一个人吃火锅,不能一个人去医院做手术。吃火锅更多是吃氛围嘛,就是要一群人吃;去医院做手术要办很多手续,一个人会比较麻烦,那就真的很惨。”


负不起责任,不如不要

文聪笑说,曾有个朋友给他算过紫微斗数,铁口直断他命里有个旺夫的贤妻,只要娶妻就会改善他的财运。但个性与喜好出门旅行的他完全相反,她会喜欢待在家里。

“我朋友只说好的,我后来自己再去查,得知我的婚姻里会出现小三。我觉得有可能是因为我是不甘寂寞的人,妻子跟我个性不合,可能以至于会出轨。所以我就觉得我不结婚是正确的。”

这种左右逢源的齐人之福,他自认无福消受,认为婚姻关系不该是如此模样,加上他不擅长处理感情问题,三人行会让他更疲惫。

“真的不要害人。”

既然知道自己承担不起责任,不如一开始就将之拒于门外,免得害人害己。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又何尝不是负责任的一种态度?

“我还有很多梦想要去实现。比如骑脚车去旅行,要去多远、去多久很难估算,一旦要实践这个计划,我就得把这里的事情全部放下。”

他已经为自己未来的老年生活做好了计划,退休后便到国外做义工,生活也可以过得很充实。

“这是受到我中学老师的启发。他至今未婚,但是积极筹款为国外贫困地区的孩子建学校,日子也过得很有意义。”

婚姻仅仅是人生中的其中一个选择,而非唯一选择。天空那么辽阔,有人愿意驻足灌溉家园为爱付出固然好,但围城困不住意欲展翅翱翔的鹰,无需他人为它的独自飞翔感到心酸。

人生是自己的,没有人可以为别人负责。

作者 : 叶洢颖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2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