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1-06 09:15:00  2164976
抽屉/画室笔记之别扭
抽一只象

3620SWY2019122011521229208.jpg


画自己,怎么那么别扭呢?大概是因为不敢直视自己,或怕心软美化了自己,怕面对真相,怕和别人看见的不一样,总而言之就是“在意”。画与自己无关的人反而比较轻松。文艺复兴以前或许人们只仰望上天,后来才想起了“啊有人,啊有我”,之后才有了镜子有了自画像。那时的人应该很难想像如今我们可以轻易地看见自己。镜子、照片、手机、别人的tag里、自拍里,够红的还能在热搜里看见自己。离开画室的路上忽然想起,或许一直以来我在追求的是“与自己相处不来但我想试试看”的别扭感,所以写所以画,好像是这样。



作者 : 抽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1-0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