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1-07 19:00:00  2191819
【犁生活】久违了,季候风/彭敬咏
星云

久违了的东北季候风在12月份送来了大量的雨水,有好几个早晨,一起身就感受到凉意,阴霾的气氛笼罩着四周,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地下着,仿佛全世界最舒适的生活方式,就是此刻待在屋里喝杯咖啡。“今天应该不会太忙碌吧?”心想着。这个时候,心情往往会沉淀出一种淡泊。而淡泊,其实是大叔们的一种骄傲,因为不合时宜。(菜园不用顾吗?小孩不用顾吗?还有时间喝咖啡!)

我喜欢马来西亚的雨季,雨季让我们这个热带国家,稍稍有秋季的凉爽感觉。一直以来,不管是之前身在拥有四季的温带国家,还是不乏季候风吹拂的马来西亚,我最喜欢的是秋季的景象。或许是因为环境有颜色的改变,让我觉得改变这回事是必然会发生的好事。在一年间曾发生过的种种情境,如意或不如意的事,秋季正是赋予沉淀的最好一段缓冲时间,像是刚从风浪中回到码头的小船引擎放缓,逐渐靠岸时在轻柔水上的滑翔期。那也是一趟从颠簸的状态回归到安稳的平地上的,可以定下心回顾的旅程——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还好,居銮只有一座南峇山。)

其实马来西亚也有秋季的景象。记得小时候,屋子的正前方有一座高高的橡胶园,每当橡胶树落叶时,恰恰是学校放假的时光。年底的风会把一片片的黄叶刮到家前的马路上,小学时期的我,总爱在树叶飘下时,企图抓住在空中盘旋的落叶。那漫天黄叶的景象和伸出的小手,是一首梦想也可以被捕捉的童诗。我们也曾笨拙并肌耐力不足地跳跃,有时会侥幸地捉住没有固定轨迹如蝴蝶般飞舞的落叶。现时代的小孩们应该大多数都无法想像,屋前的马路曾是我们大叔大婶们的游乐场啊,可了不起呢,我们还可以在那玩“别论(注1)”,跳飞机,拍打逆风的羽毛球。

抱持着顽童心态

当屋前橡胶林的叶子落到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时,雨水总会来临,像一名喋喋不休的母亲,亲手将新的嫩芽重新别在树梢上。胶林换着新装,我的小学假期也往往在这个时候结束了。就在那段小得还不清楚岁月如何运转的年纪,现在回想也记不得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屋前的橡胶园被夷为平地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社区羽球馆。换了场景,年轻人依然在拍打着羽毛球,只是馆内没有会让羽毛球偏离的风。

少啰嗦了,即便秋天适合缅怀,却也是丰收的季节,是挥汗耕耘再继续努力收获的时刻,是属于农人的季节。这个12月的蔬菜价格确实也提升了不少,但这却是代表着整体地方上的农作物歉收。许多地方的农田甚至被雨水淹没了。而我的农田侥幸地正在开始进入高产期,可是产量还是比预期来得少,毕竟农业是需要阳光来生产的植物工厂。

在这个凄凄凉凉的季节里,我每天预测着手机上气候雷达表式的风向,看天空的乌云走势,来和伙伴们决定着几时“买入和卖出”,哦不,是翻种的工作次序。

今年的东北季候风像是抱着教训农人的态度而来势汹汹。我唯有抱持着像小时候懵懂无知的顽童心态,对迎面而来的灾难或挑战,在马路上试图跳跃,往空中抓住落下的叶子。

久违了,季候风

在我辗转翻译一页充满启示的晨曦时

你吹拂我一夜未眠的诗意

将一整座游乐园吹入我的脑里

棉花糖 旋转木马 寻宝图 小孩再也无法

躲藏的 无辜的猫咪

……(注2)


注1:在地面的横纵线(王字)上防止对方越过的童年游戏

注2:以上是名为〈久违了,季候风〉的诗作中的几句,收录于本人的诗集《安全岛》


作者 : 彭敬咏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1-0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