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2-14 09:00:00  2192293
【爱长在】妈妈教会我的事——May 子/历经至亲生老病死生命才有深度,陪爸妈变老是福气
优质生活

3620SWY202017115049495319.jpg


●母亲:曾紫燕  73岁     ●女儿:May 子  37 岁

妈妈教会我的事:“活在当下,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


大约十一二年前,我们开始怀疑妈妈患上失智症,当时医生说不是,可她在之后的五六年出现比较明显的症状。还记得有一个晚上,我仍在电台工作,一个陌生人打电话叫我去带妈妈回家,因为她认不得回家的路。自此,我们开始减少让她独自出门。

坦白说,她被确诊是失智症后,我心里感到释怀,至少,我知道妈妈发生什么事,下一步可以怎么做才能帮到她。

失智症无法逆转,只能缓和。确诊至今10年,妈妈一直没有服用药物,原因是服药的第一个月时,她每天仿佛迷迷糊糊的,一直昏睡,和医生提出停药的建议后,妈妈有了自己的生活节奏,也有了自己的时间维度。

如今,她偶尔一两天的精神奕奕,偶尔一两天的精神恍惚。精神状态不太好时会神游太虚,配合度也会降低,此时她会不喝水,但我不强迫她。当精神比较好的时候,我带她出去吃饭时会让她自己吃,因为她那时候会有尊严意识,虽然吃得脏手脏嘴,可她不希望由别人喂饭。

顺着妈妈话题逗她开心

偶尔,她会把我当成中学生,叫我不要太晚回家,或忘了我已结婚,问我什么时候嫁人?我不去纠正,因为不可能纠正过来,我会顺着话题,在她的时空记忆里陪她聊天。只要妈妈开心就好。

她会突然想要做一些不在情境内的事情,像突然说阿姨生病了,我知道她因为想念家人而“创造”出某些情景,此时,我打电话给阿姨让她们聊聊天,妈妈知道阿姨“痊愈”了,就放心下来,否则,她会焦虑。

妈妈也会叫错我的名字,有时候她叫我“阿蓉”,那是她妹妹的名字,可有时候她会叫我乳名“Mimi”,有时候则叫我May子。我其实不伤心,因为失智症是化了妆的祝福,它让我们将爱宣之于口,并将拥抱变成日常的互动方式。

我到过失智症日间照护中心,观察到每个失智症病人都很喜欢握着别人的手,看着对方笑,然后和对方谈天。后来,我才知道,失智症者因在言语上失去逻辑的表达能力,唯有透过触碰、触觉来表达爱。

妈妈成了让我费心的人以后,我才记得她的模样。多年来,她处于需要被照顾的状态,以致我不太记得她从前精神状况良好的样子。但是,当看回以前的照片,我会想起妈妈以前做家事的样子,这时,我会提醒她以前有多厉害,而那些久远的事她还记得,像她记得自己是乡村之花,很多人追求,也记得自己学过裁缝。

照顾妈妈的爸爸先离她而去

虽然妈妈只记得久远的事,但不曾忘记过爸爸去世这事。妈妈被诊断出失智症时,是由爸爸来照顾心智像个大小孩般的妈妈,我以为妈妈由始至终都会由爸爸来照顾,可爸爸在2014年患上癌症后,我替代妈妈来照顾爸爸,而爸爸再无能力照顾妈妈。

那时候,家人决定要请女佣回来分担照顾的细活。开始时,我们抗拒家中住有陌生人,可后来才发现,有照护经验的外籍女佣确实减轻了许多照顾妈妈的繁琐事,如卫生、饮食起居等等,而我剩下的事务是能力范围内的,且不需要24小时陪伴左右,就不影响自己的工作。如此一来,我才可以轻松的心情来陪伴着她,逗她开心。

爸爸卧病在床,妈妈失智,看似愁云惨雾,但其实并不如此。爸爸躺在病榻上的那段时间,我偶尔会因为他胃口不好,食不下咽而焦急,此时妈妈会突然对他说出一些不吉利的话,使得我和爸爸相视而笑,如今回想,我挺感谢这个失智症的妈妈给我们在紧张的气氛中制造了欢笑。

失智症并不仅是忘记东西,而是失去组织事情的逻辑能力。所以,我不知道她是否知道自己失智,她脑海里甚至没有失智的概念。很多老人家活到晚年心里还是有很多烦心事,而经常眉头深锁,可妈妈如今笑起来时,那笑声是从丹田发出来的,那快乐是发自内心深处,那份单纯的快乐,让我觉得失智症就像化了妆的祝福。

让长辈爱上晚年生活

亲子关系,是“你看着我长大,我看着你老去”的过程,在这段面容随着时间推移而产生变化的过程中,存在于彼此间的,是陪伴,而比陪伴多出的那一些些责任,是照顾。无论陪伴或照顾,都不应该建立在长者因老化或失能而“看着他”就好;有品质的陪伴和照顾,是让长辈爱上晚年生活,是晚辈照顾长辈时,圆满了自己。

因此,能够陪伴爸爸妈妈变老,甚至到他们百年归老,是我的福气,毕竟,唯有经历过至亲的生老病死,生命才有了深度。



妈妈患上失智症后,我们才能将爱宣之于口。
妈妈患上失智症后,我们才能将爱宣之于口。







作者 : 报道:本刊特约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14


广告

其他新闻
【爱长在】妈妈教会我的事——王振成/照顾陪伴母亲走到终点是最好的道别
【爱长在】第五堂:节哀顺变真的能够节哀吗?谈丧亲陪伴
【爱长在】妈妈教会我的事:黄玲玲/照顾老小孩不嫌烦,母女一起寻乐子
【爱长在】萧婷文/送去安养院是不孝吗?绝不能忽视的照顾B计划
【爱长在】萧婷文/不想被長照,快點“動起來”
【爱长在】第四堂课/自杀防治:“其实,我想活著”
【爱长在】面对死亡为了好好活
【零垃圾生活】横扫千军的垃圾分类
【爱长在】萧婷文/当另一半先离开,长辈要如何“了无牵挂”?
【爱长在】第三堂课:向死而生,哲学家开的『救命』药方
【爱长在】自杀防治04·完:自杀念头随时袭击,24小时支援很重要
【零垃圾生活】北京有机农夫市集
【爱长在】萧婷文/看医生前要做这些功课,医病关系和谐病情好得更快
【爱长在】自杀防治03:想自杀!等一等 求助,才能获得帮助
【爱长在】萧婷文/全龄居家住宅的温暖营造 民众更想贴近辅具
【爱长在】自杀防治02:自杀前“你说我听”
【爱长在】自杀防治01:自杀,真的没有“凶手”吗?
【爱长在】第二堂课:华人民俗传统中的生命教育——浅谈儒家丧礼的价值观
【零垃圾生活】郑凤云/衣衣拍卖会
【爱长在】萧婷文/灵活选用生活辅具 维持最后的尊严与快乐
【爱长在】李秀华/第一堂课:殡葬产业的美丽与哀愁
【零垃圾生活】郑凤云/One-for-One公益项目
【爱长在】萧婷文/探索心灵、创作人生——为老人家疗心
【爱长在】家有特殊儿03:滋养好情绪,才有照顾能力
【爱长在】萧婷文/“自立支援”逆转退化?家属请放手,长辈能够自己来
【零垃圾生活】郑凤云/榴梿壳最后的归宿在哪里?
【爱长在】家有特殊儿02:手足之难
【爱长在】萧婷文/关注长辈重听——跌倒、忧郁、失智症可能报到
【零垃圾生活】郑凤云/买东西想好好
【爱长在】家有特殊儿01:夫妻同心扫除障碍
【爱长在】萧婷文/如果他真的将不久于人世,要告知还是隐瞒?
蕭婷文/松绑照顾孝顺枷锁,找回失去的自己
【爱长在】参展书写释怀面对,告诉大家我的心碎事
【爱长在】叶福成:礼仪师助完善打点丧礼,人生终点送行者
【爱长在】萧婷文/生命没有最美好的临终方式 安宁是“善生”、“善别”
【白衣天使二之二】王美仪带著敬重,为最后妆容润色
萧婷文/为了儿孙好,退休时请先准备好“遗嘱”!
【爱长在】姑息治疗,长期助病人减痛苦
【零垃圾生活】我们要如何为环境撑起防护伞?
【爱长在】白衣天使(二之一)/謝金盈整修遺容,也修復了往生者尊嚴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