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1-07 21:58:07  2192793
曾毓林/全民阅读——开卷语
读家

迈入2020,有人说我们的“2020先进国”宏愿幻灭了。

曾经为这目标欢腾过的大马人,从二十多年前就期待这一刻到来的大马人,或许都要失望。无法达致目标的原因很多,包括不能避免的政治因素。

但对某个世代的大马人,这切切实实曾经是我们憧憬过的理想!

“全民阅读” 也是我们一直以来的理想之一──同事问我,这理想能实现吗?我毫不犹疑斩钉截铁回答:

“不能!绝对不能!尤其在这声色犬马的网络时代,吸睛的东西这么多,书本已经不再是多数人的选择。”

同事再问:“那我们副刊还做【全民阅读】?明知是没有结果的事。”

我只好笑说:

“ 我教你认识一句话‘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意思是:如果自我反省觉得有道理,无愧于良心,那么即使面对千军万马,我也要勇往直前。”

有些事,我们是无法问有没有成果,我们只能继续去做,就像推动阅读。

如今,读书的习惯去哪儿了?

推动阅读风气,鼓励社会各阶层多看书,一直是星洲日报作为一家文化机构孜孜不倦努力的方向之一。这努力不曾停歇过。多年以来,副刊从阅读版,到每周定期出版【悦读周报】,甚至成立至今已经超过十万名粉丝的【悦读书房】脸书,以及推动“希望阅读”计划,不断展开鼓励阅读的活动,因为我们相信,透过阅读,能令我们的思维多开启一扇窗。

培养了阅读习惯,等于拥有一把开启人生的钥匙──将来不管在自己的人生里碰到什么难题,都可以在书中找到解答。

·读人、读事、读地方

2020年,我们计划透过副刊更全面的推展阅读──把“读”字再度深入开拓,不但读书,也读人、读事、读地方,我们更希望把“阅读”提升到“ 悦读”。日本是个人人手不释卷的国家, 马来西亚却是人人手不离机的国家──阅读这回事,在马来西亚像是越来越小众化,所以更需要有人“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去推动。

只要有人去挖掘出阅读的美好,给大家阅读的路上点一盏灯,还是会有人愿意去领略出阅读的美好的。

所以今年我们设了【全民阅读】版,这个版会结合文字与活动,把“阅读”推向另一个新层次。〈活力副刊〉也把今年定为“全民阅读年”,在全年内容计划中融入推动阅读的理念。

单靠我们的力量是不足够,我们也寻求社交媒体的支援──于是获得国内两个活跃的脸书组织“越读者(马来西亚)”(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454343147970457/)与“我爱阅读 Love Reading” (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356689944488064/)的响应。版主愿意一起配合──副刊在纸版上推动阅读,版主则在网络上以自己设计的形式推动,网上网下互相配合,希望再掀一股读书浪潮。

其他陆续会加入推动阵容的包括“二手书找新主人”(https://www.facebook.com/secondbutnew/)、“〈全民阅读〉+ 〈心灵写作班〉”(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screadingclub/)、“悦读书房”(https://www.facebook.com/SinChewPlus/)。

·告诉读者,阅读的美好

我们希望借此展开我们爱书人的宏愿,倡导全民阅读,增加文化自信!我们的目标:让人喜欢读书!享受读书!珍惜读书!并让全民阅读升级为全民悦读!

第一期登场的内容,我们让“我爱阅读 Love Reading”版主为我们推荐4篇文字,也告诉副刊读者阅读的美好感受。

(编按:本文作者是本报副执行总编辑)


本期推荐:

我爱阅读 Love Reading

群组简介:成立于2019年9月16日,创办人亚伦和各州属的版主想要聚集阅读的人一起分享阅读的喜悦,大家一起在阅读路上一路同行的一个网络社区,近年来也积极推动多元阅读、知识分享、线下读书或分享会和希望在各州属和在地的版主一起推动散播阅读的种子,让爱书人不再孤单,一起众乐乐  。(本期选文由“我爱阅读”版主之一张天德推荐发表。)

Chang Ting Cheong:影响

简介:藏书丰富,阅读范围广,对各类知识都有独到见解。太太Lisa Say是资深导游和旅人,著有《三眼猫看欧洲》)。

我很小就看书,家里有各种小人书,也有从第一期就开始收藏的《儿童乐园》。忘了哪年开始看纯文字书,印象中小学五年级读第一套武侠小说,只记得一些情节,书名忘了。

升上初中一,老爸买了《三国演义》给我,那时读得废寝忘食,很喜欢,很快就读完《西游记》、《水浒传》、《东周列国志》、《聊斋志异》、《镜花缘》等。只是《红楼梦》试了几次,至今还是看不下去,我想是时机未成熟吧。

中学也读金庸和古龙,那是从报章连载的《天龙八部》开始,当时每天翻开报纸的第一件事,就是找金庸,然后才看其他。把全套金庸看完,前后经过了近20年,最喜欢的是《天龙八部》、《连城诀》和《白马啸西风》。

如愿进入想要读的大学科系后,大三那年我做了个大胆的决定,决定到工学院以外的所有学院,各选一门课来上,结果本科成绩当然是一塌糊涂,可是事后来看,这是我人生的转捩点,世界因此不同。

这段时间,读了影响我最深的两本书: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以及铃木大拙的《耶教与佛教的神秘教》,他们极大改变了我的世界观。

在进入职场后,慢慢养成一个习惯,每年会订下阅读的目标,要看那一方面的书、要满足那个好奇心,最后我发现,对我影响最大的书,基本上都不是本科相关的,或许这才正常吧!

所以我可以肯定的说,阅读除了可以放松自己,也可以带来巨大的改变,因为这是我亲身经历过的,那什么时候才会发生变化呢?我想,只能是厚积薄发。到目前为止,对我影响最大的十本书(排名不分先后):

《战争与和平》

《耶教与佛教的神秘教》

《傲慢与偏见》

 The Lady Testing Tea

 ⑤ 《周易六十四卦通解》 (朱高正)

《小王子》

 ⑦ 《孙子兵法》

《定位》

《影响力的本质》

 ⑩ Economics with Islamic Orientation (Zubair Hasan)

Kee Chye HO(何启才):悦读很个人

简介:马来亚大学中文系高级讲师,资深活跃群友,熟悉学术类和本地著作,也喜读小说,经营着赤道书屋和在马大推动漂书计划。

我一直认为阅读是很个人的,它如同一个由自我建造的半封闭场域,没我的应允,外人难以逾越,反之亦然。在那样的场域里,我犹如一个掌门者,像司芬克斯般守护在无知与有知的边界上。

然而,在现实的生活里,我也需要为生计奔波。因此,我把阅读分成3类:为个人而阅读、为专业而阅读、为工作而阅读。个人喜好层面,主要阅读有关魔幻、推理、文学和小说;在专业方面,阅读有关本地的左翼或华人研究的专著;至于工作上的阅读,目前偏向华侨华人/中国历史/文明/研究方法。当然,一个人只有24小时,扣除睡眠通勤作业等难以估算的时间(包括写这几段文字),我想我还剩50%甚至更少的时间阅读。作为杂食阅读者,我得变换阅读习惯,只能让我缓缓消化,慢慢地书写。

于是,我爱阅读、越读者、阅读共和国、书宴等书群的出现,让我更能在有限时间里,无限地快速了解各类图书的要点或是否符合我的阅读兴趣/所需。书群的出现,也在某个意义上促成了我朝向大量“阅读”(书评也好,要点也罢),总之让我知道了这本书是不是我要的书。诚如郝明义在《寻找那本神奇的书》中提到:“那本可以改变我们人生,让我们人生在拿起那本书和发下那本书之间,产生神奇变化的书。”

我想,这就是为何我们阅读,也相信阅读。坚信通过大量的阅读,总有一天,我们会和这本神奇的书不期而遇。

阿琦:滿足想像

简介:一个小男孩的妈妈,活跃的群友,也是图书馆的拥趸。常在群里推动阅读,相信各种软硬内容都有相关领域的读者,不分高低。涉猎的书类广泛,近来多分享自助心理、旅游、家居和亲子类书籍。也通过“书·琦”及“阿琦:和孩子一起过日子”脸书专页分享阅读。

阅读于我,是满足想像力的生活乐趣。

人的时间与精力有限,无法全然体验各式各样的人生。然而只要翻开书本,不管是虚构的异想世界,或是真实的现实世界,都是任君挑选。

每一次阅读,我都把自己当主角。对应作者的文字叙述,用想像力在脑中构建场景、揣摩角色,轰轰烈烈地体验主角的人生。现实的生活可能枯燥乏味,却得以在书中经历一次又一次的精彩冒险。

但阅读的乐趣还不只如此。

阅读后的自我启发更是最大收获。我在一本又一本书带来的省思中,不停摧毁、重建、整合自己的思维方式。然后在年复一年的阅读里,欣喜地发现属于我的知识结构和世界观逐渐成形并持续优化。

此时的阅读就变得更加有趣。

那些曾经读过的书,会和当下读着的书,形成某种亲密的连结。就像一个作者对另一个作者对话,也像过去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对话。

最后所有读过的书,都会在岁月的沉淀下互相交融,常驻在我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给予我一种安定的力量。

那里是我用书构筑的美丽新世界。

Lai Weng Sheng:“看”书

简介:超级活跃群友和快读者,别号Killer,直率,好胜心强,喜欢晒藏书展现实力,常抛笑弹,觉得读书,爽最重要。一向钟情于漫画,但近年也大量看社会科学书和小说,认真得连自己都害怕地写读后感,应颁他年度飞跃大奖。

首先,请允许我用“看书”来代替“读书”,谢谢。

关于看书,关于为什么要看书,原本我真的不打算参与这个活动的,因为对我来说,看书只因我喜欢,就这么简单。但是洗过澡后,我打算根据以下几点谈谈看书之道。

我是小学老师,在学校面对家长时,最常听到“我孩子很喜欢看漫画”、“我孩子只看漫画”、“我不给孩子看漫画的”之类的看法,甚至连我老婆也说看漫画没有用……在此我想简单提出看法。自问是看书很杂的人,我会看日漫、港漫、美漫各种漫画;各种小说、历史、社科、人物传记、科普、心理、犯罪学、影视文本、美术设定等。

商管和激励类的书较少看,不排除以后会看金融趋势的书。我认为,能够被出版的书,基本上应该都会有它的价值。应该不会有人出版一本完全没价值的书吧?就算是看漫画,也一样可以学到知识,更何况现在很多本地漫画已寓知识于作品了,因此我真心希望下一代孩子可以培养阅读的兴趣,就算是从看漫画开始也不要紧,最重要是愿意看。他们周围太多娱乐可以选择了。

我两种都看,也常常看到比较喜欢电子书的人说“电子书携带方便,可以存很多很多书在电子书里面”,也一直看到喜欢纸本书的人说“还是比较喜欢纸本书的感觉”等等各种意见。其实两种我都同意,那么为什么不可以两者兼得呢?这不是鱼与熊掌,不需要选边站呀!就好像我们常说老一辈的人用不惯智能手机啦不会上网啦什么的,有时不是他们不会,而是他们不敢尝试,甚至是没有尝试过就排斥新东西。

所以电子书还是纸本书?两种都试试看,然后看情况选择任何一种来看吧!比如去旅行的话,带个平板或者直接用手机看书,或者在每天的时间碎片中(通勤时/等电梯时甚至大便时/吃东西时)可以看电子书,而当你在家里或者咖啡馆舒舒服服的看书时,就可以选择纸本书,两者其实是可以相辅相成的。

(编按:以上4篇文字乃摘录,全文可直接上“我爱阅读”脸书点击阅读。)


作者 : 曾毓林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1-0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